第五章
作者:寂秋      更新:2017-10-10 12:57      字数:2249
    今晚去隔壁院子看看,不过要等红袖睡了来,不然这丫头又要唠叨,像个老妈子似的。

    好不容易等到红袖睡了,林小唯才蹑手蹑脚的来到墙底下,翻了过去。来宫里半个月,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至少这墙很轻易的就翻了过去。

    哇,这里少说也有好几十棵樱花树,这里干嘛不安排住人呢,多美呀,这些樱花,可惜她没有被安排进这个院子里。

    咦,这里也有秋千,还在花海中央。不知道以前住在这里的是何许人也 。

    林小唯坐在秋千上,轻轻的晃动着双脚,这场景,莫明的让她想到了小龙女是怎么回事?她记得小龙女也有一场是荡秋千的戏,美的像仙女一样。不过人家那是白天,而现在是晚上,虽然月亮很亮,但是看着就像是女鬼一样。

    呃,好像不应该这么说自己,可是真的很像啊,哈哈哈哈。林小唯笑得皱纹都快出来了。

    咳咳,正经一点正经一点,她可是来看樱花的。

    抬头,仔细看着这些樱花,微风拂过,花香扑面而来。林小唯的思绪一下子就飘远了,林小唯从小就是个孤儿,是被林奶奶收养的,林奶奶家就在农村,房子周围就有这样一片樱花林,每到花开的时候,花瓣就会随风飘落,整个村子都香气四溢,如今,却再也看不见那番景像,也不知道林奶奶怎么样了。

    鼻子酸酸的,眼泪一点也不争气,就像水龙头坏了一样,止都止不住。

    “林小姐可是在思念亲人?”

    “啊,谁?”突然出现的声音把林小唯吓得半死,条件反射的从秋千上站了起来,一个没站稳,就向前倾去。

    “啊”原以为会摔个狗吃屎,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呃,为什么感觉脸烫烫的,脸肯定红透了,还好是晚上,看不大清楚,不然肯定糗大了。

    “呃,谢谢,”林小唯尴尬的松开了手,此时的林小唯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小姐为何在此,这里可是禁地哦,没有皇上的命令,谁也不准踏入这里的”男子见林小唯眼框红红的,便起了逗弄的心思。

    林小唯一脸震惊望着他。他怎么知道她姓林?

    林小唯一脸警惕的拉开了距离,“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姓林?”这人从哪冒出来的呀,她来的时候明明一个人都没有。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男子一脸笑意,看得林小唯想扁他,

    男子无视林小唯想扁他的眼神,继续说道。“林小唯,林富的大女儿,从小体弱多病,深居简出。唯一一次出府竟然还平安回来了,啧啧,挺不可思议的”说完,还瞅了瞅林小唯的小身板。一脸嫌弃的样子。

    “话说你还没谢谢我呢,,要不是我把你安排进了宫,你现在还在相府受罪呢,所以啊……”男子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杀气逼来。

    “敢情老娘进宫都是你搞得鬼呀”林小唯彻彻底底的怒了。胡乱的把眼泪擦干。

    一个扫膛腿过去,直接下狠手。

    “唉呀,有话好好说呀,干吗,动手动脚的”男子嬉皮笑脸的,闪躲着。

    妈蛋,根本打不到人。

    “啊”林小唯脚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一滑,便倒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男子一脸真城的伸手去扶林小唯,可林小唯压根一点也不领情,对,就是现在。叫你丫的把老娘搞进宫,有想过老娘的感受吗。

    “你简直欠揍”,林小唯抓着手就不放开,另一只手直接上脸,这一拳林小唯用了很大力气,直接让对方挂了彩。

    “我警告你,别让我在宫里再看见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林小唯咬牙切齿的说完这些话,头也不回,理直气壮的拍拍屁股走人。

    留下男子在风中一脸懵逼。靠,他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给打了,还被打的其明奇妙的,这要传出去,他还怎么在江湖中立足。古人城不欺矣,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矣。

    回到院子,林小唯就怂了,也不管肿得像核桃似的眼睛,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刚才只不过是在装腔作势而已,真打起来,她肯定打不过,输什么也不能输气势,而且对方生在古代,肯定会武功,硬碰硬,肯定吃亏的是她自己。还好溜之大吉了。不然小命休矣。

    御书房内。

    “小辰辰,人家被打了啦,好痛哦”人未到,声先至,下一秒,御书房内便多出一人。揉着脸委屈巴巴的坐在椅子上。此人正是被林小唯打的那位。

    “再不正常点说话,朕就把你丢出去。”顾明辰头也不抬,继续批改着奏折。声音里的威胁气味不言而喻。

    “好啦,人家只是想缓解一下气氛嘛,真是,你的好兄弟都挂彩了耶,你也不知道关心关心人家。”说着还硬把脸凑到顾明辰的面前,生怕他看不见一样。

    “能让武功天下第二的白墨衣挂彩可不容易,我很好奇是何方神圣。”顾明辰一脸戏谑,双手环胸,等待下文。

    “还能有谁,还不是那天在长安街上咱们见着的那女子。我只不过在选秀上帮了她一点点,恰好我又把实情告诉了她而已,她听了之后,也不知那招惹她了,然后我就变这样了。”果然,古话说的对,说得很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矣。

    他还是离那女人远一点吧。免得再遭毒手。虽然他武功很6,可毕竟不会对女人动手。那样有失他的身份。

    “自己作的,怪不得旁人”顾明辰倒是听明白了,想必是那女子根本不想愿入宫,而白墨衣却帮了倒忙,所以这事怪不得别人,只能说白墨衣是自己作的。

    “哎,什么叫我自己作的,怪不得旁人,我怎么啦?”白墨衣估计脑子缺根筋,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下手还是太轻了,应该往死里打才是。不过她一个女子能让你挂彩也实属不易,对了,她是哪家的千金,我想应该去拜访一下才是。”顾明辰脸不红心不跳,继续说着无耻的话。

    “你你你……哼,林富家的”白墨衣你了个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来,丢下一句,便气冲冲的走了。

    对于白墨衣气冲冲走人的行为,顾明辰不以为然,早习惯了,保不准明天又是嬉皮笑脸的。

    顾明辰看了一眼外面,三更天都过了,天也快亮了。

    “小全子”

    “皇上,不知有何吩咐”小全子一直在殿外守候,以便皇上有事吩咐。

    “等会直接把朝服送到金銮殿后殿,朕稍后会直接去朝堂。”说完,便踏出了御书房。

    “是”小全子默默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