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她很孤独,却没人知道
作者:惜知言      更新:2018-03-26 16:37      字数:2342
    顾安,那个一直宠着她的姐姐入了狱。

    顾正没有和顾一有过多的交流,顾一依旧没有回家,对与顾一来说,家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家,只是隔一段时间顾诗诗会想顾一说家里的情况。顾一很是心寒。

    家这个字特别难,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顾正对她没有一句关心,无论当初顾一是不是做了不对的事情,到后来顾安出事情,顾一都没有见过顾正,她都是听说顾正来了A市,又听说顾正回了家。

    顾一想,他大概也是不想见她的,很奇怪,莫名的难过。

    顾诗诗说顾正对她很好,顾安说顾正很好,为什么顾一从来都感觉不到,不知道顾正是真的好,还是顾一要求太高,总之在顾一的心中,顾正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爱妻宠女的父亲,而是娶了陈丽茗有了顾诗诗的顾正。

    每次面对顾诗诗对她的问候,顾一都觉得无法接受,刚开始她甚至直接将顾诗诗的电话号码拉黑,谁知道她又换了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反反复复不厌其烦。后来顾一放弃了,顾诗诗是一个让顾一感到讨厌的存在,她一直以为顾诗诗也是不喜欢她的,直到现在,顾一才恍然,顾诗诗可能是为了当初顾一帮她所以才这样,顾一释怀了。

    别人无法理解,为什么她依旧接受不了顾诗诗和陈丽茗,他们对她没有做太过分的事情,可是谁又知道,她过不去,从来不是他们两个人,而是自己心的那一道砍,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以前总是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后来她明白了。

    王秀,她的亲妈,从来没有来看过她。

    她如同消失一般,似乎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她的消息,很奇怪,她联系不上王秀,电话换了,地址没有,顾一觉得自己反倒是像一个孤儿,比起王秀,至少顾正还让她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家,即使她并不想承认,也不会再回去。

    她绝情吗?不是,养育之恩难以为报,但是,一个人如果心里有了芥蒂便很难消去,可以说她不懂事,她倔强,那又如何?人一辈子短短几十年,如果都活在条条框框里,她早就不是现在的顾一了。顾正,大概等到她以后结婚才可能见面吧?不对,结婚会不会邀请他呢?应该会吧?陆尚景时常劝她,人生在世,不必计较太多。

    陆尚景明明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有时候说话特别老成,顾一看不过去,“你怎么老劝我?”“我爱你啊。”陆尚景扬起嘴角。

    她很孤独,却没人知道。

    在陆尚景的面前,顾一总是笑意满满,但天天笑着的人并不一定开心。陆尚景应该知道吧?又或者他不知道。有时候他会对着她发呆,顾一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一个人总要经历过什么才会成长,明明如花一般的年纪,顾一总觉得自己变老了,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

    徐琛应了家里的相亲后,真的和相亲对象在谈恋爱,相亲对象长得仙,顾一没有见过,却一直有听说,王元凯那个食堂男,顾一却是想笑,是他没错了,听说是他硬生生的将两个人撮合在一起的,说是媒婆吧也不想,一个大男人,长得这么帅,就是欠揍了些。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消息,何娜怀孕了,父亲是韩子林。他们结婚了,但是没有邀请任何人。他们是旅游结婚,两个人去了法国度蜜月,这件事很多人知道,但顾一想,顾安肯定不知道。顾一不知道说什么好,韩子林和顾安,这两个人明明捆绑在一起,却又被命运捉弄,遗憾吗?没有人有资格去谈论。

    韩子林为什么会答应娶何娜,谁都不知道,只听人说刚开始是何娜逼着韩子林结婚,打着怀孕的名号,韩子林不知道拒绝过多少次,后来何娜摔了一跤,而正好是这一摔,韩子林答应了结婚。

    顾一不相信何娜是真的怀孕,因为陆尚景说何娜前不久才查出不孕。顾一特别惊讶,这种私密的事情为什么陆尚景会知道?当时不管顾一怎么问,撒娇撒泼浑身解数都用了,但陆尚景依旧笑而不语。

    那是一个秘密吧?顾一想。

    顾一去找过牧歌一次,牧歌拒绝见她,后来,顾一向陆尚景打听了探监的时间,她知道牧歌一定会去看胡三,当天,天下着小雨,顾一出门忘了带伞,等到的时候全身都被淋湿。庆幸是下的小雨而不是瓢泼大雨。

    牧歌看见顾一那一刻,无动于衷,面对这样的牧歌,顾一无可奈何,她努力扯着嘴角笑了笑,“牧歌,我们可以聊聊吗?”牧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是谁?”顾一内心难过不已,曾经有多要好,如今就有多陌生,似乎陌生也有分等级的。

    “他是谁?”顾一看着坐在牧歌身旁的男孩,这个男孩她从没有见过。牧歌不说话,“弟弟,你叫什么?”顾一看向了男孩,主动的询问。“我叫小智,智慧的智。”顾一点点头,“小智?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够了,你不要再问了。”牧歌打断顾一,牧歌的眼神带着一股悲伤,一丝恨意,顾一看着牧歌,“如果可以,你告诉我,我要做什么?”问出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两个人的感情想要重修旧好不可能。

    顾一从一开始就明白这个道理,一张纸已经破了,怎么补都不会恢复原样。“你要做什么?”牧歌目不转睛的看向顾一,眼神迷离,似乎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离我远远的,我不想见到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想见到你。”牧歌突然激动起来,“一看见你我就觉得我被人背叛了,即使你什么都没做,你不能理解我的感受,我拜托你,我求你,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顾一离开了,没有再打扰牧歌,后来顾一问陆尚景,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人,他叫小智。陆尚景抱着她,在耳旁呢喃,“想知道吗?”终于知道为什么牧歌会阻止她问小智问题,又为什么牧歌为如此激动,大概不止是她的原因。生活没有那么容易,牧歌过得并不好。

    小智是胡三的弟弟。顾一回忆着,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很熟悉却又特别陌生。胡三,这个可怕的男人,你是有多么的幸运,得到牧歌的爱。这样一个女人,她将为你等待一生。

    有时候顾一特别不能理解,每次问陆尚景,陆尚景都告诉她,爱情无所不能,爱情比现实更可怕。

    顾一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如果可以,这辈子就这样过吧,她要的很简单,好好读书,以后找个不错的工作,努力赚钱,等有了一定的存款,再把工作辞掉,然后去全世界旅游,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感受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

    “为什么不说话了?”陆尚景问。

    “我在想,以后要去哪里旅游。”顾一思考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