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19)
作者:以歿炎涼殿      更新:2017-10-11 19:58      字数:3331
    平庄主一等反应过来,当即答道:“有劳江大人挂怀,一切全依您吩咐进行。您可要再详加检阅?”江冽尘一摆手,道:“不必,你平庄主办事,本座信得过。贵庄招亲一事,现今如何?”

    平庄主道:“那些不自量力的求亲者,已尽为在下俘获,关在牢中。没接着您指令,不敢贸然动作。”江冽尘颔首道:“很好。将人都带上来。”平庄主向木立在旁的家丁扬手喝道:“没听见大人吩咐?还不快去将人犯提上来!”

    平若瑜听不惯两人一板一眼的讲话,满心好奇的走上前,道:“江大人,闻名已久,今日有缘一见,当真是幸会,幸会。”江冽尘冷哼一声,却不作答。平若瑜碰个钉子,也不气馁,便又转向一旁的凌霜烬,微笑道:“这位就是凌少爷,不愧为英雄出在少年,果然是一个可爱的孩子。”扇柄轻敲掌心,忽又伸过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

    平庄主看得提心吊胆,只怕女儿无礼冒犯,喝道:“瑜儿,不得放肆!快回来!”平若瑜笑道:“咦,爹爹,你平日里总跟孩儿说,七煞圣君师徒是何等强横无敌,要我多效仿着些。难得相见,自然要多亲近亲近。”

    那凌霜烬自然就是一年多前给江冽尘带走的玄霜,眼神无半点波动,身子悄没声息的一晃,已从她手掌下脱将出来。冷冷的道:“阁下谬赞了,我是个杀人者,也从没指望过讨人喜欢。但有一点,我最讨厌别人拿我当小孩子看待,即使你便是新近出道的平盟主,也不例外。”

    平若瑜讨个没趣,尴尬不已。气氛正僵持间,门外忽然传来阵喧闹。只见一位家丁手中执了串绳子,将一群人牵牲口般拖了进来,躬身报道:“禀庄主,牢中人犯,已尽数带到。听候庄主审问。”

    平庄主道:“知道了,你下去吧。”眼神不经意的一扫,望向那一群畏畏缩缩,战战兢兢的众人,脸上显出几分不屑。那正是多日前关在牢中的求亲者。衣衫较早前更为褴褛,满身肮脏,反比大街上的叫化子更狼狈几分。一件本以昂贵锦缎制就的衣衫,到此时已磨损得豁口四散,寻不出一块白净之地。面上还有不少相互做殴,带来的块块血迹淤青。

    一进厅中,登时七嘴八舌的吵嚷起来。众人恼的是自遭擒以来,一直锁在黑漆漆的牢房中,主人家不闻不问。好不容易离开了牢房,不论情势何等逆转,总好过困在暗无天日之地,只等自生自灭。因此纷纷大发议论,有的是同伴间商讨,有的则是高声向平庄主喊话,质问他究竟想将自己怎样。

    另有些似不开窍之人,仍在异想天开,指望着“莫非是平小姐想通,愿意接见我们了?”这话自然多遭嗤之以鼻。怎地不想想,以众人此时这副尊容,又脏又臭,仿佛刚在猪圈里打过几个滚,没半分“人”的相貌。平小姐若是当真选婿,眼光能差到何种地步,才会在其中挑选出一个丈夫来?

    南宫雪混在人群之间,长发乱蓬蓬的披在身上,其中沾满牢房中的根根稻草。换了一身平庄主特意提供的破衣烂衫。涂满污泥的面上同是鼻青脸肿,这倒不是刻意作伪,而是拜数日前一顿棍刑所赐。

    这般走在街头,只怕立时就将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然而混在这一群底层囚犯之间,无形中竟透出种巧妙的和谐来。视线满怀畏惧,小心翼翼的朝四周打量,望见江冽尘与玄霜站在面前,心脏登时狂跳起来。略微埋下头,唯恐给他二人认了出来。这本是做贼心虚,但夹杂在一群心怀恐惧的犯人间,竟与旁人眼神不谋而合,融会得恰到好处。

    平庄主与平若瑜在旁,不敢对她过于关注。然而一眼扫过,这无非是一群差大不多的犯人,南宫雪站在何处,暂无法一眼认出。

    众囚徒吵吵嚷嚷,就如大厅里平白飞入一群苍蝇,不单吵闹,更吵得人心中极为烦躁。江冽尘目光如电,迅速一扫,冷声喝道:“吵什么?安静!”这一声虽不甚响,其中隐含的威胁却是分毫毕现,众人在他气势压迫下,一个也不敢发出动静来了。何况七煞圣君之名,对这一群江湖人物,即是再孤陋寡闻之人,也必然是听闻已久。

    南宫雪悄悄抬起视线,偷瞧了一眼。见他目光周转,并未落在她身上。但不知怎地,总觉他正专盯着自己一人,一举一动,全给他看得一清二楚。这等候之时,厅中一片静寂,真比法场上等候行刑前更苦。偏生众人都不敢过多动弹,她此时要再躲藏,必然最为显眼,只好僵挺的站立着,极力模仿旁人。

    江冽尘不知究竟有未看出异常,给玄霜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两人虽在一起仅待一年,彼此间却自有种默契,就如历来配合已久般。玄霜心领神会,点了点头,一步跨前,提高声音道:“奉我师父旨意,尔等一干江湖贼党,本应赶尽杀绝,以展本教威风,全师尊声势……”

    那群囚犯个个面如死灰,慑于强权,不敢开口求饶,只得用眼神向他苦苦哀恳,恨不得将全家老小的哀求神色,一并掠来安在脸上。

    南宫雪从来不惯向人求饶,更学不出这等奴颜卑相。但她自怜身世,想到与师兄相恋,苦受煎熬,好不容易苦尽甘来,最终却仍付诸黄粱一梦。莫非连上天也不愿看到两人走到一起,才造出这许许多多辛酸苦楚来折磨于她?而今为了师兄,注定要走上一条不归路,前途未卜。脸上自然而然的显出种悲悲戚戚的神情来。

    玄霜不理众人,续道:“你们口中的‘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师父从不稀罕。但眼下正值用人之际,我师父可破格开恩。愿归降我教者,可从轻发落,从此为我教一脉。有肯降者,就请上前一步,不必理会旁人。或许他下一刻,便得成为刀下亡魂。”

    南宫雪往日与玄霜接触不多,但从李亦杰口中提起,却是个聪明机灵,纵有少许倔强,却不失可爱的孩子。面前这个谈及杀戮,面不改色的少年,实难相连。不由暗叹环境对人之易,竟如此显著。怪不得早前在华山学艺之时,师父曾三令五申,断断不可与魔教中人往来,久必深受其害,一脚踏上歪路,再欲转圜,也是为时已晚。

    那时她还是师父的乖徒弟,虽然不甚了解,仍是遵命照办,当时心里却还是大不以为然的。想到玄霜成了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魔头,又将重蹈暗夜殒昔日之覆辙,全怪自己当年没能及时阻止。一时之间,除了对自己的悔恨,对沈世韵竟也生出些愧疚。

    江冽尘冷冷的道:“规矩一次说清,免得他们空抱幻想。到头来,再埋怨咱们不讲信用。”这句话一出,令人感到种阴嗖嗖的冷意。几个本已打算投降之人,当即也转了念头。

    玄霜应道:“是。众位所知,本教近年初次崛起,虽在各地招兵买马,却也不是随意的杂碎均可混入。为此,所有投降之人,还得展开一场比武。说白了些,就是直截了当的厮杀。途中并无限制,也不须另分组别,待一声令下,便算开始。只要竭力杀光身边之人,同时还得提防着被旁人所杀。等约莫仅剩得二十余人上下,只要你还活着,就算过了第一关。不过其中另有一条规矩,须当事前讲明。别有人妄想投机取巧,混在里头东躲西藏,撑持到最后。纯为杜绝此类现象,各人每杀一人,都得砍下他的头颅,取来别在腰上。最后以此判定通过与否,再以人头数目,排定长幼辈分。诸位有何异议,现在就提了出来,别等到时再来缠夹不清。否则你就算能说出花来,也没人买你的账。”

    投降之议尚可考虑,然而众人听得这一条规矩,登时怨声载道,终于嚷了起来:“岂有此理!战场上尚且不斩降将。我们既已受降,为何还要再比那该死的武?”“是啊!若是如此,又何必叫我们投降?直接干上一架,岂不痛快?”“好不容易得胜,又得做你们一辈子的奴才,你当我们都是傻子?”

    玄霜冷冷的道:“你们这一群鼠辈,说话给我注意一点。不愿降也成啊,你想顽抗到底,有把握活着走出这里?降者还有一半的可能存活,不肯降的,就地处决!总而言之,我不管你们接受与否,肯不肯服气,这就是战场,就是现实!很抱歉规矩由我们定,你就非遵守不可。如果实在不愿,我另指给你一个方案,你上前来挑战,我就亲自陪你练练。只要赢了我一招半式,便可立即离开。凡本教教徒,此生不得滋扰。如何,哪一个人想来试试?给大伙儿开一个头,也算是你造福于人!”

    等过许久,仍无一人敢上前挑战。“血魔少爷”有多恐怖,他们多多少少都听说过。与这群囚犯混战,说不定运气够好,撞上个弱些的对手,有望生还。但想挑战凌霜烬大人,还要在他手下取胜,那简直是想也不敢想之事。到时落败,只会死得更惨。如此一来,非议声渐渐小了下去。

    玄霜冷冷一笑,似是这结果早在意料之中,道:“怎么,这或许是你们唯一的生路,没有人敢上来挑战么?”稍顿片刻,见场中仍是一片静谧,重又开口道:“很好。武功不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自知之明,整日里妄想自己天下无敌——”

    南宫雪心中猛地一跳,抬眼望去。这话明里听来是劝诫众囚犯,详加想来,却又分明是借此讥讽江冽尘。但看他二人神情,仍是如常的云淡风轻。暗想难道是自己多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