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45)
作者:以歿炎涼殿      更新:2018-01-13 01:42      字数:3499
    玄霜暗耐惊异,赞道:“好眼力!”通智道:“凌少爷小小年纪,倒是身兼数家魔功之所长!着实不易,但只怕对身子也自伤损不小,还是适时罢手的为好。”玄霜哼了一声,自忖:“走到这一步,不管起初是对是错,都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御崖子此时转过身来,挥刀便砍。他牵动内劲,与敌人真气硬拼,强行震离牵扯,虽得脱身,周身却有丝丝冷气停留,上下流转,受创不轻。好在他精修的“十丈仞冰掌”正是偏重于阴寒一类功夫,倒不致手脚彻底僵硬失灵,但功力却也是大打折扣。

    玄霜腾身跃起,一脚向他顶门踏落。御崖子体内真气终于运转通畅,向旁略一侧身,手掌犹如铁箍,牢牢扣住玄霜脚踝,脸上显出种得意神色,恨不得将敌人碎尸万段,双眼同时暴突,尖声笑道:“且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十丈仞冰掌’,也好让你这假冒的小子开开眼界!”

    掌心催力,丝丝白气顺着指尖蹿上,阴冷气息在他脚底四周结起一层白雾,温度就似西域至阴之地。逐渐化虚为实,聚为坚冰。那冰块有如活物,仍自向上攀升,逐渐蔓延过小腿,所过之处,一路罩上层层寒霜。玄霜挣扎几下,竟而分毫动弹不得,冷意自脚底蹿升,逐渐连手脚也僵硬了。

    御崖子冷笑道:“如何?你这小鬼可服气了没有?不想成为冰块,就快快认输!”玄霜却是全不心急,漫不经心的道:“认输以后,还要怎样?用不用跪下来给你磕几个响头?”

    御崖子没料到他竟有如此爽快,道:“你要是愿意,那是最好不过。”玄霜冷哼一声,口中念念有词,道:“下等的功夫,能使人外在结冰——”御崖子哈哈大笑,道:“便是如此!正要你这小子知道,你道爷的厉害!”

    玄霜道:“我还没有说完。那只配叫做下等,真正深层次的功夫,却是能连人的五脏六腑一并冻结!”话音刚落,双掌在胸前交错,甫一发劲,腿弯冰块猛然爆裂,四向飞散。

    御崖子吃了一惊,没料到自己战无不胜的独门绝艺竟也会出了偏差,惊愕下只来得及双臂护住头面,抵挡急袭而至的碎小冰块。玄霜借此机会,一个翻身纵出,跃上树梢,御崖子身侧冰粒散落,钢刀一摆,紧随其后。

    玄霜单手握住横伸树枝,半身一转,那刀锋直砍入树干,深入寸许。御崖子蓦然不备,攻势稍缓,忽觉眼前一花,一弯如同太阳的金灿光芒直逼而至。围观众人有认得这兵器者,失声惊呼道:“日月双轮?”

    御崖子急中生智,钢刀猛然一斩,生生将树干砍成两截,钢刀从缝隙间穿出。他刀法也是极快极准,那树干上半截仍是落在下端顶部,未曾滑落。御崖子大喝一声,双脚借此为倚,向上奔行。

    玄霜日曜轮一转,抵住斜压下的树干,借力使力,也跟着跃上。两人一路奔至树顶,因力道互为反向,彼此抵消,竟使那半截树干依旧笔直屹立。只在滚动气流滋扰下,微微摇晃。御崖子不敢稍缓,钢刀上下挥舞,将身前防护得密不透风。

    玄霜毫不示弱,日曜轮舞成一片连绵光影,旁观者连形迹也难于捕捉。两人攻势瞬息不停,将树冠绿叶削得片片惊起,在两人身侧环绕。而与散发出的凌厉剑气一经触及,立即化作条条细丝,未等落地,在空中已然散了个无影无踪。

    直到那树冠已是光秃秃的,只剩几处盘根错节的枝丫。玄霜先发制人,腾身而起,日曜轮向他头顶劈下。御崖子高举钢刀,架住他轮盘锯齿,嘿嘿冷笑,一寸寸压下,眼见着就将逼到玄霜胸口。树下已有不少人叫出声来,多是为御崖子鼓劲,另有几人见玄霜年幼,相貌又很是可爱,正有几分为他担忧。但双方立场敌对,倒也不敢直言。

    玄霜满脸漫不经心,脚底一蹬,彻底将那树干掀了下去。正是被御崖子忽视的另一只手,掣出柄形似弯月的银轮,向前一推,划过御崖子喉咙,溅染开一路鲜血。底端树干同样成了通体透红,显得又是诡异,又是可怖。

    玄霜几个跟头翻出,稳稳落地,背后一声巨响,正是御崖子掉了半个头的尸体紧随着栽倒在地。玄霜略一拱手,将日月双轮插回腰间,表情丝毫不变,冷冷地道:“承让,承让了。还有哪一位英雄愿来赐教?”

    御崖子在武林间虽称不上数一数二的高手,终究也是登得上台面的人物。玄霜这几下将他制服,全程未落下风,再由其年龄所限,对他实力更须得刮目相看。

    南宫雪与孟安英对视一眼,目光中都有藏不住的忧色。华山之劫势不可免,两人原已抱定必死之心,无论如何,总不能令李亦杰为难。另有援军虽是预料之外,但见转机再度破灭,仍是禁不住的难过。

    李亦杰忙宽慰道:“只是输了第一场,咱们尚有通智大师坐镇,只要七煞魔头守约不战,想来仍是有得胜机会的。”南宫雪轻嗔道:“算你的徒弟有出息。”话一出口便即后悔。此时此刻,李亦杰心情绝不会比两人的轻松,无非是强颜欢笑,好令他们不至于太过为难。叹一口气,轻轻搂住李亦杰左臂,显出种同生共死的决意。

    李亦杰目光微转,终是不忍将她推开。再要回应,也是有心无力,手臂便如木偶般,直挺挺地垂着。

    场中陷入一片混乱,或是指责玄霜手段过于残忍,或是商讨下一战该由谁上场。毕竟下一战至关重要,若是胜了,则双方扯平,只剩最后一阵的机会。若是败了,则形势已定,无力回天。

    玄霜双手抱肩,冷哼道:“作战总免不了伤亡,更何况咱们事前可没约定点到为止。技不如人,又怨得谁来?少再磨磨蹭蹭,我师父没有那许多时间耽误。”这番话狂妄已极,更惹得众人哗声大作。

    人群中便有高声质疑道:“你这小鬼目中无人,那御崖道长好歹是你的长辈,你出手竟是如此狠毒?果然不愧为有其师必有其徒,七煞恶贼的徒弟,天生就是个小魔鬼。”

    玄霜抬眼一瞪,懒散的目光忽然极为凌厉,在人群中一扫而过,右手五指微屈,道:“常论道敬贵天、地、君、亲、师,敢问这牛鼻子老道于我而言,又算是排得上第几号?有话别在背地里讲,有胆子的出来同我战上一场。”

    另一个声音叫道:“你以为我不敢么?”话音刚落,一个手持铁叉的高大汉子忽然跃出,手中兵刃在地面重重一顿,力道之巨,竟连整座朝阳台也瞬间摇晃一下。喝道:“血魔少爷,看来从没有人好生教过你礼教啊,我‘铁杵震四海’方威是个粗人,没读过一天书。但要教你,想必还是绰绰有余。”

    玄霜双眼眯成一条细缝,道:“你不是刚才那人。怎么了,这胆小鬼是缩头乌龟不成,要你来代他出头?”方威道:“要收拾你,凭我一人也就够了。想来我的远祖,可是当年‘屠虎叉温良瑾’的徒弟,你可别小瞧了我。”

    血煞教一名教徒劝道:“副教主,别同他一般见识。大伙儿讲过三局定胜负,要是给他激得化作四局,对咱们可不大划算。”

    玄霜生平最恨给人小瞧,恼道:“有什么不划算了?无论再战几场,一般的还是我胜。”方威嗤笑道:“嘴皮子功夫倒不坏。只可惜,你也只剩下这一场了。在我手下,出不了十招,便打得你爬不起来。”

    玄霜闻言大怒,道:“你等着,我就先收拾了你这狂徒,再向通智大师挑战。你们谁敢自诩为功夫比他更高,那就是下一任武林盟主的不二人选!”

    如此一来,是摆明了煽动正道不合。要知少林派功夫在武林中虽有不可撼动的地位,但通智并非以武功见长。他初时脾气暴躁,佛法悟性不及师兄通禅,习武天资更有所不及。只因在寺中与通禅同辈,师承一脉,山门危难关头,少林寺不可无人主掌,经众位禅师匆匆附议,才推举了他出任方丈。但要说正道中属他武功第一,倒是大有异议。如今正有机会,怎不令人人心痒难耐?

    玄霜不再多言,身形滑如游鱼,瞬间欺至方威身前,双掌分自不同方位进击,令人百忙中难以招架。方威借着武器优势,横向一扫,同时卸去两重攻势。玄霜应变也是极快,立时跃起,方威铁叉斜斜砸出,料准方位,正中玄霜脚腕。

    玄霜此前受了御崖子“十丈仞冰掌”攻击,表面虽是若无其事,但小腿一段也已僵麻,只在众人前咬牙强撑,但动作也受了不少影响。受铁杆一绊,猛一踉跄,险些跌倒。另一脚及时在竿头上一点,连续几个翻身,稳稳落地。全身重量都集中在一只脚上,登时一股刺痛顺着骨骼攀升而上。

    方威片刻不停,将铁叉在手中舞成个圈子,再度刺去。招招势稳力沉,使玄霜趋避灵巧的优势全然运转不出,稍一疏忽,背心就已重重挨了一叉。他身穿护身宝甲,刀枪不入,未受皮肉之伤,然而那一股冲击之力仍击得肺腑剧烈震荡。身子一晃,吐出口血来。

    这一来对众人士气是个极大鼓舞,叫好声、鼓掌声四起。李亦杰心境当真是两头为难,既盼着正道得胜,却又放心不下玄霜。

    无论如何,自己曾答应过沈世韵,对她的儿子,同样有督导、看顾的责任。还在迟疑间,玄霜又已挨了几下重击,下巴一片鲜红,就如同漫溢出的泉水般。脚底一个纵跃,避开捅到胸前的攻势。此举正中方威下怀,铁叉紧跟着向旁扫出,狠狠撞上他腰眼。

    玄霜一时竟未刹住,身子轻飘飘的跌了出去。方威铁叉一转,向他下落方位冲出,对准头顶朝向处疾刺,一副不戳出个透明窟窿不罢休的架势。玄霜半空中仍能转向,左掌抵住右边手背,真气击中地面,回向反弹。借势横转,探手握住铁竿。落下时收势不及,掌心撞上铁叉尖端,顿时满手鲜血淋漓。方威冷笑道:“如何?你认不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