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难忘的野营拉练(一)
作者:秋日红叶      更新:2016-04-18 13:12      字数:2443
    文化大革命时期,与苏联的关系很紧张,在与苏联接壤的黑龙江边境,我边防军与苏联边防军发生了多次的武装冲突,其中1969年冬天发生的珍宝岛冲突事件,是那时期发生的最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双方军队不仅动用了重型火炮,而且投入了众多的坦克进行了作战,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大有一触即发的架使。为了作好与苏联大规模、长期的战争准备,党中央向全国人民发出了:“练就铁脚板,打击帝、修、反!练就铁脚板,解放全人类!”的号召。于是军队开始了紧张的军事训练,随着二国关系的继续恶化,各个企业也开展了半军事化的“野营拉练”。

    那时期的野营拉练,规定了凡是参加工作的人员,除了老、弱、病、残外,都必须参加单位的“野营拉练”。我厂根据上级的要求,公布了1971年5月的第一批参加野营拉练的名单,我有幸被安排在第一批的训练名单中。

    王丽华要求和我一起参加第一批的野营拉练,并得到了部门领导的同意。于是,我们编在了一个班里,班里编排时,她排在我了的前面。能朝夕相处二个星期,她那兴奋的神情,也深深的感染了我。

    根据上级化工局的要求,我厂被编制为一个连的人员参加训练,编制是按照部队四四制的标准,即:一个班12人,四个班一个排,四个排一个连,外加一个通信班及连、排长的干部编制,全连共210人。

    因为是第一批的野营拉练,各级领导特别的重视。厂领导对规定参加野营拉练的1000多人集中进行了动员。5月20日下午,我厂第一批参加野营拉练的全连人员来到杨浦区工人体育场参加全团的动员大会。我们团共有近4000人组成,连长都是由各个基层单位的复员军人担任,营长都是由上级公司的领导担任,团长是由局级领导担任。我厂的连队被编为上海市103师8团6营第6连,我在3排12班担任副班长。

    野营拉练的要求是依据军队野营训练的基本要求,拉练人员除了没有带枪外,其他的生活用品包括被子必须随身携带。按照要求,每人随身只能带二件必用品,一是被子,二是一个书包,按照规定,每期的野营拉练为12天,每天必须要完成70里路的行军。行军的路线是经川沙-南汇-奉贤-金山-上海,整个行程:420公里。

    5月22日上午8点,全团在杨浦区工人体育场集合后就正式出发了。

    第一次参加军事般的训练,大家的兴致都很高,一路上说说笑笑,到也不觉的累,有时感觉有点累了,于是团宣传的人员会时时的出现在队伍旁,不时唱着革命歌曲,并时时的带领大家喊喊口号,时间就在不自不觉中过的很快。只是肩膀时时感觉有点酸痛,不得时时的用手去托起被子,减轻肩上的压力。我作为副班长排在全班的最后,王丽华则排在我前面,她不停的用手托着被包,我知道她比我更累,她体力差,但被子比我重,背包里带的东西又多,于是,我时时的用手帮她托上一把,并时时的与她闲聊,来分散她的注意力。12点钟的时候,我们在川沙的一个村子里吃了午饭,午饭是由团炊事班供应的,他们比大部队提前几个小时就赶到了规定的地点。走了4个小时,大家又累又饿,第一顿的午饭也就吃的特别的香。下午1点钟的时候,我们又开始赶路了。据说上午因为队伍集合、乘船摆渡浪费了一些时间,下午必须要走50里才能赶到南汇的祝桥公社住宿地。

    下午的行军明显要比上午累了许多。5月下旬的天气,本就有点热,加上太阳底下的急行军速度,几个小时走下来,原本热闹的队伍渐渐的就没有了声音。大家拖着疲惫的脚步,任凭宣传队的同志们为大家怎样的鼓气,队伍仍然是静的出奇,只听到队伍“沙——沙——沙”的行走声。此刻,大家都怀着一个共同的心愿;早些到宿营地!

    下午5点半的时候,我们终于赶的了祝桥公社住宿地。接待我们住宿的村干部忙着安排我们晚上睡觉的地方,我们排40多个人被安排在一个大的仓库里,仓库沿墙边放上了一排厚厚的稻草,我们放下背包,一个个都躺倒在了稻草上,直到排长赶着我们起来吃饭。

    晚饭很丰富,是吃馄饨,每个人的胃口大的惊人,我一口气吃了65个,感觉上好像还没有饱,但是肚子涨的实在是吃不下了。

    那天晚上,有一个小插曲,成了整个野营拉练营津津乐道的故事。在我们排里有个叫沈兴海的青年,他和我一同进厂,是仓库的搬运工,晚上吃馄饨时候,一口气吃了260个馄饨而获得全团第一(其实是259个,因为他坐下去时不小心吐掉了一个),而名扬全团。晚上,小沈在互相的嘻闹中突然肚子发生了剧痛,脸色发白,浑身汗如雨下。连里马上用车把小沈送到了南汇中心医院。经过检查,发现小沈的肠子不知怎么打了个结,当医生听说他一顿吃了260个馄饨,赶忙对他进行了清肠,结果清出了整整一大盆的馄饨,当场令医生们目瞪口呆。但终因肠子打结过紧,最后不得不开了刀。

    一顿吃260个馄饨,已经够出名了,而吃馄饨造成肠子打结,就更令人咋舌了,最后吃馄饨吃出了开刀,那当然是名声大振了。于是,整个化工局都知道了我厂有个大名鼎鼎的沈兴海。

    虽然白天大家走的都很累,但晚上时份,大家的精神却异常的好,大家三五成群闲聊的闲聊,散步的散步。

    王丽华也不例外,她兴高采烈的邀我一起去散步。

    虽然太阳已经落山了,农村的美丽景色已经渐渐的笼罩在一片的朦胧之中,但农村特有的宁静和清新的田野气息,仍不失它的妩媚和美丽。我们沿着农田小道慢慢散步,周围各种蔬菜混合的阵阵清香宜人心肺。王丽华显得异常的兴奋,与白天行军时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有时她会突然一个人蹦跳着走到了前面,然后站在那里,远远的望着我,静静的等我走过去。

    天很快的暗了下来,月光下的农村,是那样的宁静,处处充满了诱人的魅力。

    晚上很晚了,大家才陆续的准备睡觉,难得有机会这么多人挤在一起睡觉,大家都感到很兴奋,虽然都躺在了被窝里,但是唧唧喳喳的嬉笑声仍然持续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凌晨才渐渐的安静了。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有亮,起床号就响了起来,大家赶忙起身,忙着打背包、洗脸、吃饭。早晨六点半队伍开始了行军。因为起床早,加上昨天的劳累还没有恢复,数千人的行军队伍竟然悄然无声,只听到沙沙的脚步声。上午九点钟的时候,团宣传队的人员出现在队伍旁,用歌声、口号激励着大家的士气。疲劳在行军中渐渐得到了恢复,于是行军队伍又开始热闹起来。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队伍里时时发出了阵阵的欢声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