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难忘的野营拉练(二)
作者:秋日红叶      更新:2017-01-19 11:39      字数:4214
    春天的农村是美丽的,特别队伍行进在田埂路上时,周围的菜花香,还有一片连着一片的翠绿农田,常常使我们忘记了行军的劳累,更有甚者,个别人因为光顾了欣赏美景,一脚踏空跌倒在了田埂路下。

    王丽华好像比昨天好了许多,因为她用手频频托背包的动作明显少了很多。只是走在田埂路上时为了欣赏美景而忘了脚下,于是,我不得不时时的要拉住她的背包。

    晚上六点钟的时候,我们赶到了宿营地。那天晚上天下起了小雨,农村的雨天出门是很不方便的,且不说农田的道路很泥泞,就是住宿地周围也没有好好的路可走,更不用说是晚上了。于是,大家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不是聚在一起闲聊,就是打牌消磨时间。

    上午仍在下着小雨,大家纷纷穿上了雨衣。塑料雨衣都是团里统一发的,颜色有红的绿的,什么颜色都有,雨中的行军队伍顿时看上去一片的五颜六色,煞是好看。中午休息地离出发地只有十几公里,但因为是雨天,行军速度大打了折扣。行军途中时时有人不小心的摔倒,特别是队伍中的女同志,对泥泞路特别不适应,时常的滑倒在地,于是,男同志就承担了搀扶照顾女同志的任务。其实许多男同志自己本身就已经自身难保了,于是在拉扯中双双摔倒在地情景,可以说是比比皆是。而我当然是负责照顾王丽华了,好在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对泥泞的烂泥路具有了很好的平衡能力。我紧紧的勾住她的胳膊,有时她一个打滑,全身的分量都压在了我的身上,虽然被她带的左右摇晃,但始终没有滑倒过。

    那天晚上七点多才赶到了宿营地,雨仍然在不大不小的下着。晚上,营、团首长一行人,到各个住宿地来看大家。在说到雨天泥泞路难走,男同志要照顾好女同志时,营长用手指了指我告诉团长;“全营当中,照顾女同志的都摔倒过,就是他没有摔倒过!”“是吗?”团长说着走到了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那要介绍一下经验啊!”我被说的有点难为情,我轻声的说道;“团长,小时候我在农村长大习惯了。”

    首长们走了,可能大家经过几天的行军都累了,也可能是雨天影响了大家的情绪,反正,那天大家都早早的就睡了。

    第二天继续下着雨,队伍中仍然不断的有人在摔倒,或许是看的多了,摔倒了的也不再大声的嚷嚷了,而看到摔倒的人也不再大声的喝彩了。行军的队伍空前的宁静。队伍缓慢的移动着,团部的宣队员沿途的歌声和口号也没能唤起队伍的士气,而通信员带来的下午还要下雷暴雨的消息,更使得原本低落的士气,一下子跌到了低点。“什么,还没有到夏天竟然要下起雷暴雨!”大家无奈的咕哝着。

    下午雨越下越大,队伍移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了。营长估计按照目前的速度晚上八点钟前也赶不到宿营地,急的在队伍旁边直跺脚。队伍中摔倒的人越来越多了,许多的人经过几次摔倒,身子的里外都已经湿透了。有好几位女青年,被接连的摔倒,害怕的呆呆站在那里,任凭男同志怎样的劝说,竟然不敢再走了。更有甚者,竟然站在队伍旁边,抹着眼泪呜呜的放声大哭起来。

    队伍仍在静悄悄的缓慢移动着,时不时的可以听到几个人同时跌倒的“啪,啪”声,时不时可以听到女同志呜呜的哭泣声。雨仍然在不停的下,天空时时闪过道道的闪电,并伴随着隆隆的雷声。雨越下越大,天色也越来越暗了,每个人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了。我终于没能保持住不滑倒的记录,王丽华一个后滑把我一起带倒在地上。其实摔倒了没什么,因为地上有一层泥浆和水起到了缓冲作用,但一旦摔倒了就会产生一种恐惧感,就会摧毁你原有的自信。而结果就是这样,一次摔倒后我又接着摔倒了好几次,原来的平衡能力竟然消失殆尽。接下来的一次摔倒就更狼狈了,二人一起摔倒在路旁的水塘里,水塘的水有齐膝深,等到爬起来时,二人浑身上下里外都成了落汤鸡了。看到她在水里狼狈挣扎的模样,看到她湿透的身子在风雨中止不住哆嗦的样子,我的心止不住的感到阵阵疼痛。

    不知道什么时候,当一道闪电划过夜空,借着闪电瞬间的亮光,我突然发现大部队已经不见了踪影,环顾周围,在空旷的田野里只剩下了我们寥寥可数的十几个人。我清点了人数,总共有十五人,其中有五名是女性。

    在持续不断的雷暴雨中,大部队终于被彻底的冲散了,我们终于掉队了,并迷失了方向。

    天很快就全黑了下来,周围一片的漆黑,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突然一道长长的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仿佛把夜空撕裂了一条长长的裂口,随后一声炸雷般的巨响,震的耳朵都嗡嗡作响,伴随着一声巨响的同时,在百米开处的田野里,一个明亮的火球在田野里飞快的滚动,瞬间火球又突然的消失了,情景真是又诡秘又恐怖。

    在闪电划过夜空的一瞬间,我突然看到了王丽华的脸色竟是那样的惨白惨白,张的大大的眼睛竟是一眨也不眨,任凭雨水流淌过眼睛,流淌过脸颊,顺着脖子流入身子,眼神是那样的紧张和恐惧。伴随着那一声炸雷的巨响,我感觉到她整个的人都震颤了一下,原本靠着我的身子靠的更紧了,我情不自禁的将她的身子拦在了怀里,她的头顺势就靠在了我的肩膀上,而双手则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腰,而她的身子在我的怀里剧烈的颤抖着。我只能紧紧的抱住她的身子,努力温暖她冷的发抖的身子。

    在茫茫的漆黑田野里,我们发现处在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尴尬境地,环顾四周,竟看不到一处灯光,也无法辨别方向。但我们知道不能等待,在雷电交加的田野里等待无疑是危险的。只有一个选择;继续往前走。其实,往前走还是往后走都不重要,关键是要找到有人住的地方。为了安全起见,为了防止再有人走失,我们十五个人相互都拉扯在一起,并时时互相大声的呼唤着。

    我们走的很慢,因为没办法看清楚脚下的路,所以脚下常常踏空而使人摔倒。已经到了晚上八点钟了,我们仍然在黑夜里摸索着慢慢的移动。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忽然我们隐隐听到了广播的声音,我们停了下来,静静地听着。是的,我们听到了,是农村的有线广播声音,只是广播声音离这儿较远,在雷雨中时隐时现。于是我们决定顺着广播的方向移动。广播声渐渐的清晰了,广播的内容是在呼唤失散在田野里的拉练战士:“——灯塔公社的各个村、生产队在风雨中寻找你们,你们可以在就近社员家里住宿,我们会及时与你们团部取得联系!”。广播的内容在不间断的反复呼喊着。我们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广播的声音,此刻风雨雷电中的广播声音听起来竟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悦耳动听,几个女同志听着听着竟然失声哭了起来。

    晚上十点半的时候,我们终于找到了一处社员的家。很快,生产队赶来了几个干部并把我们妥善的作了安排。五个女同志安排到一个社员的家里住宿,我们十个男同志则安排在生产队的一个会议室里。

    不一会,社员们给我们端上了热腾腾的面条,这是我们终身都难忘的一碗面条,面条鲜美的滋味,真是无与伦比。我想,只有在特殊的环境下,在特定的条件下。才能感受到一碗普通面条的美味。

    第二天,雨停了,团营干部忙着联系昨天失散的人员情况。后来才知道,那天风雨中走散的人很多,最惊险的要算炊事班了,他们在过一座石桥时,其中一名炊事员,脚底打滑,眼看人就要跌到河里了,此时另一名炊事员急忙拉住了他的身子,同时另一只手拉住了旁边的装满货物的黄鱼车,但没有想到桥面上很滑,加上风很大,竟然把黄鱼车一起带入了河里,在二人连人带车跌入河中时,又有二名炊事员企图拉住黄鱼车,结果车没有拉住,二人脚步没有站稳也掉入了河里。所幸的是,经过一场大乱后人都救了上来。据后来通信报道,昨天的一次雷雨中走散的人员共计463名,因雨淋受冷生病的有24名。

    团部根据实际情况,作出了决定:1、生病人员全部送上海休养。2、分散在各个生产队的人员,在所在地休息一天,明天中午前必须归队。3、全团以排为单位组织学习半天,5月28日恢复正常行军。

    中午的时候,太阳出来了。我和王丽华漫步在田间的小路上。雨后的田野是一片的绿意葱葱,大地充满了勃勃生机,天空显得是那样的清彻、蔚蓝。此时的她满面春色,精神焕发,或许是受到了美丽田野感染,她兴奋的朝前奔去,然后在距我十几步的地方转身停了下来。她默默的站在那里凝望着我,我也禁不住止步凝望着她;她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配上了浅米色的裤子。阳光下,她那高挑挺拔的身子,显得异常的妩媚动人。微风下,她那乌黑的头发随风飘逸,白净的脸庞散发着甜甜的笑意,乌黑的大眼睛中闪动着快乐的光芒。我突然发现,她的美丽和大自然的美丽是那样的和谐,人和自然构成了一幅最动人的美丽图画。她见我停在了那里,于是就向我奔了过来。

    “怎么了,不走了吗?”她站到了我的面前轻轻说到。

    “哦,我在欣赏你,你真的很美丽!”我一脸严肃的说道。

    “好了,谢谢了,走吧!”说着她拉了拉我的手。

    我们一边观赏着两旁美丽的田野,一边感慨着大自然的美丽和恐怖。

    我告诉她,对人生我有了一种新的感悟:“大自然是伟大的,人是渺小的,人活着应该是一种满足,是一种快乐!”我有点动情的说道。

    听了我的一番感悟,她竟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人生其实是很无奈的,快乐是需要缘分的,快乐往往又是无奈的开始。”说完她朝我望了望,她说的有点伤感使我好奇的朝她望了望,竟意外的发现在她的眼框里闪动着一丝的泪花。我赶忙说道:“好了,人活着本身就是快乐,享受快乐,珍惜快乐,这就是我的人生哲学!”

    “嗯,我会的!”她又突然的笑了起来,笑的是那样的灿烂。

    第二天中午前,我们赶到了连队,那天全连有26人走散了,有四人生病回了上海。根据团部的安排,下午以排为单位组织学习。学习是安排在露天的打麦场地上,大家就地在场地上席地而坐,排长把团部最新的通信材料发给大家传阅,并选择了有关内容进行了学习讨论。

    学习讨论很热闹,大家畅谈着雷暴雨中的感想,回想起泥泞中的摔倒、挣扎、恐惧以及女同志的哭泣声,此刻竟然成了大家有趣的话题。

    人的适应性真的很强,经过一个星期的行军,大家渐渐完全适应了长途的快步行军,在后来的几天里,不仅不感到累,而且精神饱满,精力充沛,在整个行军途中欢声笑语和口号声时时的此起彼落。

    6月3日,拉练队伍来到了最后的一个宿营地:上海虹桥光明公社。那天晚餐炊事班特为每个人加了菜。饭菜特别可口,而每个人的心情更特别的兴奋。是啊,明天就要结束拉练生活了,每个人又将重新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了,就要分开了,大家竟然都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

    晚饭后,我与王丽华漫步在田间路上,天已经暗了。田野的绿色在夜色的笼罩下显得分外的朦胧,蟋蟀和不知名的虫子在欢快的鸣叫,树丛中不时传了几声“咕咕”的鸟叫声,朦胧的夜色给人以朦胧般的陶醉。

    我们默默的走走停停,尽情的享受着夜朦胧的美丽。是啊,难忘的拉练生活就要结束了,这短短的十二天,经历过的快乐、经历过的磨练是永远令人难以忘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