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的另一个版本
作者:落殇流      更新:2017-07-19 19:28      字数:980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绵雨过后,太阳出来了,一片晴朗。整个世界像刚洗过似的,特别清爽,空气十分新鲜,呼吸一口,甜丝丝的,像喝了蜜一样。

    伊艺怡领着女人入座,女人一路的沉默不语让伊艺怡很疑惑,她觉得女人应该会询问她关于“忘”的传说。可事实上,女人从进门到到入座都沉默不语,除了刚进门时,对伊艺怡说的一句谢谢外。

    伊艺怡走到茶柜,推耸了一下整理茶瓶的淳于馨予,疑惑的问道:“馨予,你说那女人是不是真的只是来品茶的而已?”

    淳于馨予闻声抬头,随着伊艺怡的目光,看到了靠窗处的位置有一名女人,她手捧瓷杯,闭眼品茶。

    雨后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潵入茶居,倾于在女人身上。窗外的木棉花随风摇曳着,阳光于女人身上忽明忽暗,显得她格外落寞。

    “不是,她一定会找老板的!一定会!”淳于馨予淡淡的撇回目光到茶瓶上,却坚定地说着。

    “为什么?”伊艺怡不懂淳于馨予为什么回答地这么坚定。可回答她的,是淳于馨予无尽的的沉默。

    为什么她能知道女人一定会找老板?为什么她不能知道?如果非要讲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看出了女人露出的微笑与老板的一模一样——凄美而落寞……

    几天过去,女人每天早上都会到来,轻品一杯叫“安然”的茶,稍坐一会便离去。

    伊艺怡观察了她好几天,都没发现她有找老板的现象。如果不是淳于馨予那次坚定的回答,伊艺怡会觉得她纯属是过来游山玩水的。

    如果你问伊艺怡为什么那么坚信淳于馨予所说的,那她就会深恶痛疾的告诉你——淳于馨予这只狐狸的狡猾是仅次于老板的奸诈呐!

    就在伊艺怡感叹的时候,女人又来了,这次,她的脸色没有了前些日子的苍白,化了淡淡轻妆,慵懒轻散的头发被绑了起来——这使她看起来精神了很多。一身穿着被洗的褪色欲发白的红棕色运动服,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钻戒。

    “小姐,您好!照旧?!”伊艺怡走到她面前,轻问。

    不料,女人摇了摇头,说了前所未有多的话:“嗯,不用了,我是来找你们老板——单至卿的……请问,你老板可在?”

    伊艺怡微愣,她从第一次听到女人说句“谢谢”时,就知道女人的声音肯定很温柔,可她没有料到的是,女人的温柔的出乎她的意料温柔,温柔到犹如是在梦中的喃呢。

    伊艺怡微微一笑,说:“嗯,在!请随我来……”

    伊艺怡带着她进去了一间最不显眼的房间,推开门后,就看到了单至卿左手抚摸着虔铖,右手持着一把小扇子的同时还扶着头,慵懒地侧躺在榻榻米上。

    单至卿抬眼看向了门口,看到了一名面容温和的女人

    (二的另一种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