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偷窃者
作者:禁代曲奇      更新:2017-05-10 15:11      字数:2630
    偷窃者,变换属攻击系。攻击方式是偷窃他人能力,为自己所用。可偷窃的等级以自己的等级为限。具有层出不穷的攻击方式和五花八门的使用手法。常让对手头晕目眩,防不胜防。被誉为掌握难度最大,攻击力度最强的能力。没有之一。

    偷窃者,曾经是一个风靡一时的能力选择。现今虽时隔已久,但江湖中却还流传着不少偷窃者的传说、杂记、故事、话本儿……里面无一不称,偷窃者能以一敌百,以下克上。妖孽又风骚,让人叹为观止。其中,最众所周知的偷窃者,就是如今当权的内阁主君了。

    一代皇朝一代君。当朝的内阁主君,手握最大的权力的同时,拥有历朝历代主君所不及的——最多的传说故事。因为他偷窃者的身份,即使是平淡无奇的事,也可以说得跌宕起伏。何况他还曾在内阁选举时,力挽狂澜,缔造过一段传奇的攻击神话。

    那是内阁选举中的一个转折点,至此之后,他所在的团队屡战屡胜,所向披靡,最后登上了权御天下的宝座。

    但也因为他的存在,人们看到了,并艳羡起偷窃者的辉煌。往后数十年,偷窃之风盛行,选择这能力的人满街都是。因而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妨碍到了日常生活。大家走在乡间小路上,对决仇敌时,都要防备能力会不会突然消失,给自己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在此种情况下,一个民间团体势力猛增。逆转了局势。

    这就是护卫队。

    护卫队前身是祭祀组织,以卫道、卫礼、维护主神权威为宗旨。平常也就是做一些编订礼仪册子,担任祭奠主事之类的事。但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始大张旗鼓的绞杀偷窃者。打的是灭渎神者的旗号。理由还振振有词,说能力是主神给予每个人的恩赐,是所有人不可分割的宝贵财富。偷窃能力便是亵渎神明,伤风败俗。于世不容,于礼不合。

    绞杀行动血腥残暴。但在那个偷窃者盛行的时代,却没有人对此有太大的反弹。饱受偷窃之害的人们,全都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一个人曾出来质疑,偷窃能力也是在领受礼得到的,主神赐予的能力,如何能亵渎主神。所有人想的,也只是自己。希望能力不再被窃,再远点,希望对敌时敌人不那么变幻莫测。

    后世史书中对比时,有时会举到古代人间罗马斗兽场的例子。只要一句非我族类,人们就可以安稳的坐在观众台上,看着那个可怜的人被野兽撕成碎片。善良和正义姑且不谈,事实就是。这次偷窃者倒在斗兽场里,所有人都看着他们,甚至兴奋的等着他们被撕成碎片。

    舆论风向倒戈,护卫队队长便雷厉风行。寻到一位偷窃者立即就地扑杀,甚至动用凝固法器,保存尸体三天三夜不得消散。一时之间,报纸上都是偷窃者暴尸荒野的图片。吓得新一届学生选择能力时,连变换属都没一人敢选。更别谈偷窃者了。

    甚至,和变换属一字之差的变化属,所选的人都寥寥无几。可见事态之极端。从此,偷窃者渐渐销声匿迹。即使没有被捕杀干净,也都偷偷藏匿了起来,隐姓埋名,再不见人。

    当然,除了无人动得了的内阁主君之外。

    内阁主君还是同以往一样,主持政务。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

    但偷窃者的时代,就这么过去了。

    偷窃本身,就是一项十分需要天赋的技能。要把偷来的技能熟练的运用出来,需要快速学习,灵活运用,又要能举一反三。要做到多种能力快速切换,比单一能力者不知难上几倍。而那些跟风乱选的偷窃者们,自身天赋不够,本就练不出主君那种独当一面的能力。一群散兵游勇,再对上强势的护卫队。原本过盛的气势便一下萎靡衰落。如一团乌黑的云雾,在强风的猛吹下迅速烟消云散。

    偷窃者渐少,护卫队却依然用力如初。不依不饶的打压着,仿佛想要斩草除根。这时日一长,偷窃者,也就跟着那些血腥的报道一起,完全成为了历史。如今,再没有听说什么地方有过偷窃者。而内阁主君,大家也似乎选择性的淡忘了,他身为一个偷窃者的事实。

    时至今日,虽然偷窃者的传说还在流传。但真真正正的偷窃者,纸蓉他们,却是一个也没见过了。仿佛这就是个遥远的传说,像是童话里的王子公主一样,曾经的真实和事实,现在却和面前的现实,再没有关系了。

    在中程学院,落英近代史课程中。为了让学生们充分了解选错能力的后果。学院导师,放过那曾经各地散落尸体,血流成河的场面。

    英花历3771年,死亡季。清冷宽敞的教室里,放映法器投着亮光。屋外点点珍珠月露缓慢飘散,美得像是触手可及的晶莹珠子。院外的林子里,有清脆的鸟鸣。而整个教学楼去鸦雀无声。那三百四十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们,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跳动的画面。中程学院的导师,面无表情的站在旁边。

    画面里,一个秀气的男生仰面倒在沙滩上,死不瞑目。腹部中的致命一刀,加上腿侧三刀,导致动脉大出血。血流染红他淡青色的上衣,流到外套上,顺着身侧流下一大滩血迹。那地上的血已经干涸,但尸体却没有消失。艳阳光照着,伤口处出现腐肉,蚊虫一只只的钻进身体深处,在他身上繁衍生息。

    即使只有画面,人们仿佛也能闻到他身上难闻的味道。

    他颈部空白,没有颈纹。皮肤灰白,像是所有血液都已流干了。五官清秀的脸上,苍白的嘴唇微张,眼眶突出,神色中带着不甘和恐惧。无神的浅绿色眸子里,含着的绝望,令人永生难忘。

    沙滩在云虚城郊外。偶尔有行人路过。但他们却像是没看到他一样,就这样麻木的走过。有些还对着地上,护卫队用黑色血莲排出的“渎神者”三字,露出了轻微的鄙夷。

    画面终结在,偷窃者渐渐放大的瞳孔中,清澈的眼眸,浅绿色透亮的瞳孔。倒映出的蓝天云影。这些都明晃晃的提醒着所有人,他的主人,暴尸荒野。

    这一幕给还不满十二岁的孩子们,留下了浓浓的心理阴影。而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这个最终湮灭在护卫队铁蹄下的偷窃者,只是伤亡数据中的,毫不起眼的一个而已。

    看着各种偷窃者有关的报道。纸蓉当时就决定。

    偷窃者。还有护卫队。

    她还是……

    能躲多远是多远。

    死不可怕。

    但是护卫队,很可怕。

    这是很早就印在小小纸蓉脑袋里的了。

    纵然现在护卫队,已经很久没有这般血腥行事了。但她还是不希望哪天,会像那个人一样躺在地上,身上是腐肉和蚊虫。

    星光清淡,铺满亮蓝色的晶莹琉璃。纸蓉怯懦的表情印入眼底后,枫叶神色淡漠的切了一声,“怕什么,有我呢。”

    “……”

    纸蓉一下无语了。护卫队的招人标准,高的不能再高。基本非第一批不要。全是精英,实力强横。五级以上的高手比比皆是。而枫叶一个还没参加完领受礼的人,就敢说这种话……纸蓉默默的腹诽着。是不是火属性天赋的人,都有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傲啊。

    “这什么眼神?你不相信?”枫叶扯了嘴角,斜斜的笑着问。

    “……”

    坦白说,是不太相信。纸蓉正想着,要如何委婉的表述自己的意思又能够一举打击枫叶过高的自信心。忽然,远处响起了受时的钟声。主神坛大门上的炫纹,映着天边摇曳的星光,忽然猛烈的震了一下。

    时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