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作者:厌笔书生      更新:2017-08-10 20:12      字数:2122
    女子翻了翻白眼,却是什么也没有说。方浩然的木讷她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她自己不小心。再说这里也没有外人……月岂荷心中,早就把方浩然当成了自己的丈夫!

    “我进去换衣服了……”方浩然坐在了月老身边,听到女子的话,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点了点头,身边的老者有些挪揄的笑了起来。想必月老此刻也发现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不过他心中倒是有些不以为然,毕竟是过来人了。

    “哈哈……换什么衣服啊!这样子不是挺好看么!本少爷的心可痒的不行了,你换什么衣服啊,先过来帮本少爷止痒吧……”

    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衣衫的青年,猛然出现在了院落中,眼睛一直盯着月岂荷的身子。方晓心中却是暗道,这月岂荷的姿容也是上等。自己怎么以前没有注意了,不过现在也不晚……方浩然,你就哭去吧!

    月岂荷正要往屋中走去,方晓给身边的人使了一个颜色。一个剑者身周立马爆出了火红色的剑气,身形一纵,便到了月岂荷面前,一把抓住了这女子。

    虽然被抓,但是月岂荷的面上除了怒气,却是没有惊恐等其他神色。这也真说明了以前月家是一个顶顶有名的大户,虽然现在落寞了下来。但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族女子,都能有这等心性。

    “方晓——你!”方浩然见此,立刻大声喊了出来。他现在哪里还不知道对方是为了要报复他,至于报复他的办法。只要是个明眼人,此刻都能看出来。月岂荷都被对方抓了起来,方晓这种人还会干些什么?

    方晓嘿嘿一笑,然后一步步的走上前去。一步步的接近着月岂荷,方浩然终究是没有忍住自己心中的愤怒,猛然间冲了上去。

    啪——

    一声拳到肉的响声传了出来,方浩然的身躯被那方晓一拳砸飞了开来。跃上空中一米多高,才落到了地面。幸好地面只是泥土,方浩然只是嘴角吐出了鲜血,并没有受到什么撞击。

    月老赶忙将方浩然拉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方晓一行人。月老是月家之人,他的心性自然也是非比寻常,所以即便遇到这种慌乱。却也没有什么大的惊恐,至于恳求,怎么可能。这方晓摆明了是不怀好意而来,恳求这种人,还不如一死了之!

    方晓狰狞的笑了起来,站到了月岂荷的身边。伸出一个手指,抬起了后者的俏脸。他鼻青脸肿的面庞,此刻看起来有些恐怖。

    “方晓……有种杀了我!别做这种无耻之事……”月岂荷自然知道这个故意陷害方浩然之人是谁,当时砸方浩然的信摊,书店之人就是这方晓。

    “哈哈……小美人儿,别怪本少爷,要怪就怪你那没用的情哥哥吧。谁叫他叫人收拾了本少爷一顿,本少爷要在你身上偿还回来。当着他的面,让他看看你是怎么样被我欺负的,好不好啊……哈哈哈哈!”

    方浩然心中已经燃起了滔天怒火,但是他能做些什么。看着月岂荷安慰的眼神,他心中却是心痛不已。至于身边的月老,面色有些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兄……快点回来啊!快点回来啊!”方浩然心中不由自责,若是张辰不去和方泽谈话,想必这方晓此刻也是不敢随意动手的。若是张辰谈话时间太久,这里的事情恐怕早就完了。月岂荷的清白不保,那个时候,即便杀了方晓,又能怎么样!

    “方浩然,怎么样!后悔了吗,后悔了就过来给本少爷磕一个响头,然后说你无能……本少爷就放了这小妞……”

    方浩然闻听此言,心中一震。没有说一句话,便缓步往前走去,因为他的心,不允许他喜欢的人被侮辱。所以,他要自己来承受这一份侮辱。

    “不要!”月岂荷立刻喊出了声来,一个男人能为她做到这种地步,她如何能不感动。但是话音刚出口,嘴便被方晓的手捂了起来。

    月岂荷的神色一变在变,从先开始的挣扎,感动,到此刻的绝望和下定决心……忽然,所有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齐齐将头转向了门口——

    第一卷域外篇 第九十二章怒

    张辰走到月家所在的巷道之时,隐隐有些感觉不对劲。不过细想之下,却是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了,这里应该没有什么人会对自己不利吧。难不成,那枫川越还真能丢下枫城跑来追杀自己?亦或者,那百剑门的人?

    开什么玩笑,当那天所谓的沐师兄停在云月山脉之外的时候,张辰就隐隐知道了他们在顾忌着什么。不然绝对不会放了近在眼前的自己,也许那个顾忌是因为他们不舍得那代价。因为,继续追杀自己有可能会让他们丢掉……性命?

    不对!张辰神色猛然一阵,心中的直觉告诉他绝对有着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这直觉来的如此清晰,以他的心性都不能生出质疑。即便这件事情,与他本人无关。但是却与另外一个人有着关系,那个人是——方浩然!

    张辰心头一震,忽然间觉得自己算漏了什么。对了,对了,方晓!宁惹阎王不惹小鬼,这种人为了利益和自己的面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这么说来的话。前面的隐隐传来的不安感,是——方晓!

    心中念头电转之下,张辰已经想了个清清楚楚。哪里还不知道是那方晓来对付方浩然来了,但是偏偏他又不在。  可是张辰哪里知道,那方晓本来只是为了对月岂荷行辱一番,以报一箭之仇。可是,方浩然却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也许,张辰和方浩然一同留在方府。也许方晓就打道回府了,因为他并不知道月岂荷身在何处。可是偏偏好巧不巧的方浩然就做了这引路之人,所以事情才会偏移了方晓原来的想法。不过张辰不在,方晓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念及于此,张辰哪里还能平淡心思。他心中,有三种人不能欺,一为父母,二为朋友,三便是老弱妇孺!如今有人居然当着他的面,欺辱他的朋友。若他张辰尚能平心静气,那不是修养高,而是没有自己的原则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