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作者:厌笔书生      更新:2018-03-22 23:21      字数:3740
    躺在床上美佳有些睡不着,也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害怕。

    快凌晨的时候,叶云坤回了房间。

    美佳紧紧闭着眼睛,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叶云坤大概以为她睡着了,开了灯,小心翼翼的握起她的手查看。

    美佳猛地甩开他,怒吼,“别碰我,疼。”

    他看着她手上显眼的两个水泡,眉头微微皱了皱,眼里有一丝心疼闪过。

    最终,她听到他低沉的声音说了句,“对不起。”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刚说什么?”

    叶云坤突然翻身压在了她身上,复杂的眼神望着她,磁性的声音低低说着,“以后不要再惹我生气了。”

    他说着温柔的吻上了她的手,亲吻着她手上的水泡,最终来到她的红唇。

    那一晚,美佳出奇的安静,没有挣扎,没有反抗。

    事后叶云坤把她紧搂在怀里,不停的亲吻着她的手。

    他后悔不已,从咖啡泼到她身上,他就开始后悔了。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弄伤你。”

    美佳偎在他怀里,淡淡的说道,“我不怪你,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不要说,我不想从你嘴里听到那个名字。”叶云坤有些烦躁的说着,“现在睡觉。”

    ——

    美佳第二天被叶云坤强令在家休息,其实也就两个小小的水泡,叶云坤却把她当病人似的。

    有时候想想心里会难受,倘若多年前他这样宠她,那该有多幸福,悲剧又怎会发生。

    美佳趁着周末,给自己放了两天假,叶云坤这两天也在家陪她。他总是很闲,也不知道那些钱是怎么赚来的。

    后来叶云坤也没计较那一千五百万,美佳也当什么都没发生,就当他施舍给了自己。

    两天以后水泡消失,变成了两个黑黑的印子,手摸上去完全没有感觉。

    美佳总拿出来跟叶云坤抱怨,“我多么好看的手,现在留下两个疤,摸上去还没感觉,都是你害的。”

    叶云坤已经很后悔,被她这么一说更自责了,两天内也不知道跟她说了多少回对不起。

    “算了,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她状似大度的说道,“以后别再因小事跟我生气了。”

    叶云坤微微挑了挑眉,“你拿我的钱给陈晨漾,这算小事?”

    美佳嘟了嘟嘴,闷哼道,“都说了不提了,你怎么还说呀。”

    叶云坤突然认真的说道,“林美佳,这回我原谅你,再有下一次,我会让陈晨漾付出代价,我的钱可不是白白给他拿的。”

    美佳哪里还敢有第二次,她现在恨不得跟陈家没有任何关系。只希望这件事后,一切都能够平静。

    可是她想错了,事情一桩接着一桩,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

    美佳休息了两天,这天一早她就去咖啡厅看看。

    梁思雅指了指靠窗的位置,“安暖姐,她在这里等你两天了,怎么劝都不肯走,非要问我要你号码,结果你没接。”

    美佳现在在家几乎用不到手机。看了看王玉珍的位置,美佳无声的叹了口气。

    最终还是走了过去,“王姨,你找我有事吗?”

    “美佳,你终于出现了。”

    王玉珍一把握住了美佳的手,十分激动的说着。

    “王姨,发生什么事了吗?”

    王玉珍有些哽咽的声音说着,“小漾把那三千万全填进去了,公司正常运作中,可是那边突然要让他缴一千万的罚金,我们到哪里再去筹一千万呀。给的时间还很短,一个礼拜就要筹到。”

    美佳眉头微微拧了拧,陈晨漾这回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美佳,我实在没办法了,才会又来找你。”

    美佳轻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王姨,你把我当什么了?取款机也没那么多钱呀,一千万不是小数目。上次我跟您说得很清楚,我卖了叶云坤送我的戒指,才拿到一千五百万,我身上再也没有多余的钱了。”

    “不,美佳,你一定要帮我。,只有你能帮忙了。我知道叶云坤一定不止送你一枚戒指,他肯定还送了很多给你。”

    美佳真觉得好笑,无力的说道,“王姨,我实话告诉你,我身上值钱的也就那枚戒指,我已经卖掉了,而且这件事还被叶云坤知道了,他很生气,你看我的手,就是被他用热水烫的。”

    王玉珍看了看她的手,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美佳,我对不起你,我们陈家对不起你,你原谅姨的自私,姨真的只能依靠你了。要不这样,你先给我弄一千万,我们的别墅已经在联系买家,等房子卖掉了,我慢慢再还你钱。”

    那一刻,美佳是那样的无奈。

    “王姨,我真的没有钱,你就算逼死我,我也弄不到钱,您还是赶紧去想其他办法吧。”

    “美佳,你还是不原谅姨对吗?你一定是不肯原谅姨,可小漾是无辜的呀,你就帮帮他吧,看在他以前对你这么好的份上,姨求你救救他。”

    王玉珍说着又要给安暖跪下。

    这回,美佳铁了心的站着,居高临下的说道,“王姨,不是我不愿帮忙,实在是我没那能力,如果我有钱,我一定会给陈晨漾,可我真的变不出钱,我也不想再惹怒叶云坤了。姨,真的很抱歉,我已经尽力了。”

    美佳说着直接离开了咖啡厅,陈晨漾的事件上,作为普通朋友,她已经尽力了。一千五百万,不是谁都愿意拿出来。李家家大业大,她就不相信他们拿不出一千万,他们生意人,太精,不会把所有的赌注都下在陈晨漾身上。

    ——

    王玉珍见美佳如此坚决,她也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李月柔开着车子在外面等她,一看她的表情便知道结果不好。

    王玉珍一上车便自言自语似的吼道,“林美佳不肯帮忙,小漾这次彻底没救了。”

    李月柔撇着嘴道,“妈,我早跟你说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林美佳身上,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她现在跟我们陈家没有一点关系,而且她还很讨厌我们,上次的一千五百万也是看在晨漾的面子上。”

    王玉珍朝着她大叫了起来,“你还好意思说,你娘家多有钱,怎么就不肯借呢。你不是你爷爷最疼爱的孙女吗,结婚前说得多好听,等你们一结婚,就让小漾继承你们家的公司,现在呢,出现困难,连帮个忙都不乐意。”

    李月柔抿了抿唇,委屈的说道,“妈,我爷爷一直觉得我和晨漾关系不好,毕竟刚结婚那会儿,晨漾从来都不肯碰我,结婚这么久,我肚子也没消息,我爷爷他做事比较谨慎,只要一天我没怀上孩子,他是不会信任晨漾的。”

    王玉珍突发奇想,“你可以跟你爷爷说你怀孕了呀,去医院做个假报告。”

    李月柔嘟着嘴道,“妈,您太不了解我爷爷了,在医院做个假报告还能骗过他,这绝对是行不通了。爷爷最讨厌别人骗他,若是让他知道我和晨漾合伙骗他,那我们都死定了。”

    王玉珍忍不住讽刺道,“真是个奇怪的老人,孙女婿有困难都不肯帮忙,难不成他还指望你那没用的哥哥。”

    “妈,您怎么说话的呢,我哥哥再不好那也是我亲哥呀。”

    王玉珍受不了李月柔对她大呼小叫,骂道,“李月柔,我还想问你是什么态度跟我说话,我说你哥哥说错了吗,你哥哥难道不是吃喝嫖赌样样都来,他的坏名声早就在外流传了。”

    李月柔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转移话题,“妈,现在不是说那些的时候,我们应该想办法筹钱,晨漾这几天每天都去银行的朋友,可每次都吃闭门羹,我怕再这样下去,他会对自己失望,对社会失望。”

    “你说的谁不懂,可是这一千万到哪里去弄。”

    李月柔灵机一动,煞有其事的说道,“妈,我倒是有个法子,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尝试一下。让爸去求林美佳,林美佳对爸爸是有感情的,你觉得怎么样?”

    ——

    这些日子,陈天栋也在外面拼命的找人找关系,只是他从徐州搬来没几年认识的商场上的也不多,以前积累的人脉完全没有用。他真恨自己,作为一家之主,出了这种事,家里拿不出钱,竟然只能靠儿媳妇回娘家要钱。李月柔从娘家要来的两千五百仿佛狠狠的砸在了她头上。现在又需要一千万,怎么还能再去李家借呢,往后小漾在李家如何能抬起头。

    在外面走动了一天,回到家只觉得身心疲惫。

    王玉珍不知怎地,今天突然热情了起来,给他端茶倒水,关心的问道,“今天是不是在外面走了一天,以前的朋友都不肯帮忙吧。”

    “可不是,世态炎凉,我总算是体会到了。”

    王玉珍咬了咬牙说道,“其实我有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陈天栋挑眉问。

    王玉珍在他身边坐下,认真的说道,“你可以去找林美佳,她跟了叶云坤,肯定有钱,一千万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

    “不行。”陈天栋异常的激动,“你都把美佳害成这样,我怎么还有脸去找她帮忙,你忘了,你以前是怎么说她怎么嫌弃她的,你好意思嘛你。”

    王玉珍冷下脸,闷哼道,“你以为我乐意,我也不想去求人,可是为了儿子,就算不要这张老脸,我也愿意,难不成你想让小漾坐牢去。陈天栋,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为你生儿育女,你这辈子都没什么用也就罢了,现在为了儿子,你必须拉下脸去找林美佳,必须!”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陈天栋说着起身就要上楼,王玉珍走过去拦住了他,恶狠狠的说道,“你不去也得去,如果你不找林美佳借到这一千万,我死在你面前。”

    “你——”陈天栋被气得不轻。

    “林美佳现在很有钱,叶云坤随便送她一枚戒指就是两千万,区区一千万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再说,我们也不是不还她,只是现在拿来应急。等这次风波过后,我们就把别墅给卖了,把钱还给林美佳暖。我们年纪也大了,不需要住什么豪华的别墅,我们乡下还有几间小房子,去那里养老好不好?”

    见陈天栋有一丝动容,王玉珍继续劝道,“我们都老了,我们奋斗一身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儿子过上好日子。小漾他也只是信错了人,才摊上这档子倒霉事,等事情过了,他很快就会振作起来,到时候欠下的钱都能还掉。陈天栋,为了儿子,无论如何你也要去求求林美佳呀。”

    陈天栋是个老实人,他犹豫着,坚持说道,“不行,我不能去找美佳,我们陈家已经够对不住她。”

    王玉珍火了,站在陈天栋面前张牙舞爪道,“我们常家怎么对不住她了,你忘了小漾差点为他送了命,如果不是儿子替她挡了一下,林美佳也许现在已经没命了。我今儿就把话搁在这儿,你如果不去找林美佳借钱,小漾如果被迫坐牢,我就直接死在你面前,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寻死了,上次幸运被救了,这次你们谁都别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