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严天正“卖”身
作者:迢迢迢      更新:2018-07-15 23:21      字数:3191
    陈怡母女在李四宝他们几个过来闹后就没有出去过。田里的菜张嘉怡也不理了,在家认认真真的照看自己女儿。陈怡也没有去上课就直接在家“自习”。她把虚掩着,就留下一条缝隙。陈母刚开始会开开门进去看看陈怡学习怎样,到后面见陈怡学得很好就没有打扰女儿了。陈怡却是进悠然居学习别的东西去了。每次都在陈母进来的一刻回神。

    “绿绿,你看看这个。悠然居竟然还有简介。”陈怡在书房的桌子找到悠然居的简介。

    “采一灵气,保本不枯?”

    陈怡照着念了出来,虽说是简介但就一行字,上面再写俩醒目的字“简介”陈怡觉得像是被人整蛊的感觉。她不知道她刚念完就有一道微弱的金光收了起来。

    “姐姐,姐姐。上面发光呢。”绿绿立马变好奇宝宝。

    “没有啊,哪发光啦,对了绿绿,那个'虚草'你见过吗?”陈怡忽然想到。

    “哪个虚草啊?”绿绿还没嘟哝完,陈怡脑海里就已经有了答案。“神奇了。我自己怎么会知道呢。”陈怡心里疑惑。她又念了一边悠然居的简介,这下不用问绿绿,自己就知道答案了。

    悠然居原来是充满灵气的随身空间,后来灵气全没了就变成现在的悠然居。于简介还不如说是任务。要找到灵气才能保证悠然居完好。但是去哪儿找呢?又怎么汲取?陈怡想到,不一会脑袋子里就出现几个字:时机未到。我勒个去还能这样卖关子呢。

    “笨蛋姐姐,你直接你用奶泉不就好啦,或者去泡一泡温泉不就好啦。”绿绿甜甜的声音唤醒陈怡的沉思。捏捏绿绿白胖的脸道:“对呢,还找什么草啊,我们家绿绿真聪明,木啊。来给姐姐亲一个。”陈怡没再打趣绿绿转身投入到书海当中。每看一本书陈怡就觉得自己像块干涸已久的海绵不断吸取水份,翻页一眼望去过去便能理解记牢……

    “鑫鑫小学”是新城镇里面的一所小学。地瓜村离镇上比较近所以大半的适龄小孩都去镇上的鑫鑫小学念书,在村民的眼里,小孩去上那么几年书就好了,多了也用不着,学会看两大字报就差不多得了,特别是村里的女孩子有些根本就不让去念书,能干活的时候就该去田里干活帮家里喂猪做饭洗衣服,十五六七了就开始相亲嫁人生小孩。

    陈怡两天没有去学校上课,六年级二班早就炸开锅了。班里不少同学都在议论陈怡为什么没有去上课,有几个跟陈怡同村的女同学为了得到更多同学的关注就夸大的讲陈怡跟她妈妈勾引人的事情。别看小孩子未成年,说起这些话来却老道得很。“铃铃铃……铃铃铃……”清脆的下课铃声响,班主任张长海布置完作业后收拾完东西就往地瓜村走去。他要去陈怡家家访。他一路问到陈怡家门口,看着破旧的远门生了苔藓的石阶门槛不由的想大概又是一个上着上着就不念的孩子,对于这样的学生和家长张长海已经见怪不怪了。该走的程序张长海还是会遵守的,敲了敲院门道“陈怡家长在家吗?陈怡家长在家吗?”张嘉怡在厨房煮饭,刚生好火,就听到门外喊声,她警惕的来到门口发现这声音挺熟悉的就开了院门:“原来是陈老师啊,快进来坐。”张嘉怡快步的从房间里拿了把椅子出来放在门口那叫张长海过去做。在悠然居一日千里看书的陈怡听得声响从悠然居出来,把课本翻了几页转身就出门口。“张老师好。”陈怡向张长海弯问好。张长海不过两天不见陈怡发现这姑娘像是换了个人,变得好看不说,身上的气质是别人怎么模仿都模仿不来的。“张老师,我能申请到考试的时候再去学校吗?”张长海还没开口便听到陈怡讲不去上课。“陈怡同学,还有一个多月就考试,我希望你能够去学校上课,拿到毕业证。”这个时期还没有国民教育普及强制上学,除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中专这些都是要考上去的,学费也不算便宜。张嘉怡倒了水出来道:“张老师喝水,我们家陈怡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其实我们家前两天发生了一些事情,对于我们家孩子的学习我也会看紧的。”张长海接过水,听到家长这么说了就只好罢了,也不再劝。“那明天家长去一趟学校办理请假事宜。”“张老师再见。”

    楼家人风尘仆仆的从京城赶到陆川县。

    一行人有严天正,叶倩倩,叶倩倩的侄女叶魅可还有两保镖一道过来。楼家老爷子因为建国前参战腿留下了严重的伤要随时上药不方便出门,楼广平部队有事也去不了。养尊处优的叶倩倩坐着车一路到陆川,早已经疲惫不堪。若是放在平时她是绝对不会这般,不管怎样叶倩倩都保持优雅端庄的仪态。严天正下了车就派人去找陈怡了。叶魅可想要跟着严天正,严天正还没有开口拒绝,叶倩倩就道:“魅可,我们出来是找人的不是给你找机会的。”之前不管叶魅可怎么作,怎么搞,叶倩倩都不会管她一句说她一点不是,可这事关自己儿子的生死,自己不得不严加管控。“对不起,姑姑。”叶魅可眼睛红红的像一双泡了水的蜜桃。“魅可,你要注意场合,你回房间休息去吧。”叶倩倩单手揉着鼻根,换换这刚到来的不适。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静寂的半山腰响起。“严先生,你等下啊。一会准有人过来开门。”村长接到通知说有大人物过来找陈怡她们家,叫他带路过去。村长这大半辈子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县长了,所以对这个未知的大人物很是敬畏,又有些巴结和讨好。严天正并没有说话,紧抿着唇,看着院门点点头。张嘉怡和陈怡在厨房里吃着饭,又听到有人过来敲门,两人眉头不约而同的轻皱起来。“妈,你在这吃饭,我去看看。”陈怡放下碗筷。“陈家的有人在家吗?”“村长呢?什么事儿啊?”陈怡听到村长的声音没有马上开门,问了句话这才慢条斯理的拉开门上的木栓。“陈怡啊,有贵客来找你们呢。”村长讲完们也开了。“是你?”陈怡看到严天正有些惊讶。“你们认识啊?”村长挠了挠他那头发斑白的后脑勺。“麻烦村长带路了,我到了您请回吧。”严天正直截了当的给村长下了逐客令。村长就算有不愉快也不敢发怒便道:“唉,好嘞,我也该回家看孙子去咯,你们慢聊啊。”“弄弄快吃饭先,不然菜都凉了。”张嘉怡见陈怡还没有回来从厨房里喊了一声。“妈我马上。”又道:“严先生,不嫌弃,进来坐坐吧。”陈怡领着严天正进厨房。“坐。”陈怡讲完继续吃她的饭。严天正看着小巧的矮板凳,愣了一下还是坐了下去。看看干净的桌上摆的一小盘咸菜还有一大盘青菜,陈怡她们说的吃饭与其还不如说喝粥。上次陈怡赚了不少钱这么就没有换个环境至少在吃上改善下啊。当然这是他的疑问他并没有说出来。“小伙子,吃过饭没啊,阿姨给你盛一个?”张嘉怡是一个很淳朴善良的人,高中毕业就跟丈夫定居在地瓜村定然是没有见过这般神武的人物。她只是本能的觉得这小伙长得好看气质不凡,定然不是她们这层次能够够得着的人物。“阿姨,我叫严天正,叫我阿正就可以了,我来这里是有事拜托你女儿的。”“妈,就是,有次我在山上找到一株药他们想要,所以就过了问我。”陈怡讲完侧脸跟严天正挤眉弄眼的。“咳咳。阿姨是啊。就是我们需要大量的那种药想叫妹子给我们带路。”“妈,你快去收下衣服,你看都快下雨了,一会我收拾就好了。”张嘉怡吃完饭陈怡就喊她去收衣服转移她注意力。“妹子你看?你带我们去找找?”严天正真觉得陈怡是个小机灵鬼。“严先生我们不如谈下交易怎样?我要是治得好你弟弟,你有什么好处给我?”严天正掩不住的激动道:“陈小姐,能治疗好的话,我严天正任你差遣。”他不知道他这一说他就要告别军队成为一方财团管理者。“严先生这么肯定我能同意?你什么时候接我去看我就什么时候出发,哦,对了,顺道带我妈一起,到了随便找个借口让我妈去医院检查一遍。”陈怡在前几天是想让陈嘉怡检查的一想到自己家里的情况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奶泉跟温泉悠然居的一切东西都不敢给张嘉怡用,还有在悠然居学的医术在没有“小白鼠”的情况下。陈怡不敢乱来,至于钱,陈怡是不能直白拿出来用,打算给严天正拿去做事。不过彩票还有几天就开奖了……“陈小姐?陈小姐?”“没事。”陈怡回过神来。“陈小姐,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严天正有些等不及的说。“那等我收拾完吧。”陈怡不再理严天正慢条斯理的吃完。再慢慢的收拾碗筷……

    另一边在陆川酒店刚收到消息的叶倩倩可高兴坏了,立马给楼老爷子打了电话。楼老爷子听后立即派了直升机过来。谁都能等得了就是明礼等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