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擂台上的生死对决〔一〕
作者:秋日红叶      更新:2018-01-16 21:05      字数:4570
    日本赫赫有名的十二樱在上海失踪,引起了日本军部极大的震惊。十二樱不仅仅是日本武术界的顶尖武术高手,更是日本军界战功显赫的传奇人物。如今,十二樱初到上海没几天就突然人间蒸发了,虽说怀疑是上海斧头帮所为,但要说十二樱是被上海的一个帮会组织所杀,世人知道了又会如何评说,那也太灭了大日本武士的威风而长了中国人的志气了吧。

    日本军部的少壮派军人提出了借机出兵占领上海,认为中国国民政府立足未稳,上海驻军军力薄弱,日本驻上海的海军陆战部队完全有能力击溃上海驻军。但日本军部认为中国问题首要的是先解决中国东北三省,现在出兵上海时机尚不成熟,待时机成熟了再出兵上海不迟。当然,日本军部对十二樱的失踪是不会置之不理。

    日本军部为了挽回日本武士不可战胜的神话,打击中国人的民族精神,更为了报渡边勇一、十二樱被杀之仇,决定以日本民间武馆的名义向上海斧头帮发起一场公开的比武挑战赛。

    4月10日下午,斧头帮大院门前出现了三个身着黑色和服,脚系木屐的日本人。

    “喂!你们几个日本人鬼鬼祟祟站在这里干什么?”一名护院指着三个日本人怒声喝道。

    “我们的,是虹口柔道馆,我们是来向贵帮递交比武挑战书的。”一名矮胖个子慌忙毕恭毕敬的双手递上信封答道。

    如今的斧头帮早已是今非昔比了,经过一年多的发展,随着黄蕉雄众多生死兄弟纷纷投入斧头帮麾下,斧头帮也不再是一个安徽人的地方帮会团体了。斧头帮麾下高手云集,帮众已达到了十万之众,风头早已盖过了上海帮会的龙头老大青帮。在全国各地,斧头帮已有了八家分支帮会,北有卢天雄、谢正昕、杨啸天、裴易天,南有葛镇山、顾阳农、王一田、徐标,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

    斧头帮随着家大业大,大院也从原先的临平路搬到了甘世东路17号。甘世东路17号,位于徐汇区东侧,属于法租界,原是清廷正三品大员吴亦龙的一处私宅。黄蕉雄把这座私宅重新进行了改建。院内有三栋二层楼的独立别墅和一排新建的单层排屋,院内建有不同风格的停阁、花园、水榭。一条二米宽青砖甬道弯弯曲曲的把三栋别墅连接在一起。大院正门前方是一块青砖铺就的开阔场地,二旁宽宽的马路绿树成荫,二扇四尺宽的黑漆大门,三米高的灰色矮墙,整个大院犹如是一处官府衙门,气势非凡。靠近大院东南旁的别墅一楼是帮会大厅,大厅的中央墙上嵌有一块黑漆木扁,木匾上“斧头帮”三个白色草体字很是醒目。木扁下方悬挂了二柄相交叉的大板斧,下面是一张长长的红木矮桌,桌子上放着一尊手握青龙偃月刀的铜制关公像,二旁分别摆放着香烛台。大厅二旁,摆放着一个长长的紅漆木架子,左边木架子上插着28把斧子,右边木架子上插着24把短柄双钩戟。矮桌居中放了一张宽大的红木靠背大椅子,二旁分别排列着十几张红木靠背椅子,整个大厅给人以威严、肃穆的感觉。

    斧头帮大院如今人才济济,除了被上海滩誉为十三太保的陈飞彪十三兄弟,还有被上海滩誉为十二罗汉的孟小山、董雨阳十二兄弟。斧头帮庞大的帮会内外事务都由黄蕉雄麾下的结义兄弟李三、陈飞彪、孟小山二十六兄弟共执掌。

    大厅里,黄蕉雄和众兄弟正在议事,听说是日本柔道馆送来了比武挑战书,马上接过了信封。

    “哦,是虹口柔道馆向我们挑战了!”黄蕉雄边拆开信封边大声说道。

    “去年他们死了个渡边,今年不知谁又要送死了。”李三哈哈笑道。

    “……本柔道馆特向贵帮提出徒手比武,地点虹口公园,时间4月20日。”黄蕉雄大声念道。

    “徒手比武?这小日本去年在兵器上输了,今年竟然想要在徒手比武上争回面子!” 陈飞彪哈哈笑道。

    “行啊!那就让小日本尝尝我铜锣的拳头!”二弟陈铜锣挥了挥拳头大声说道。

    “众位兄弟,这日本人是有备而来,我们务必要小心对应为好,况且,这日本的徒手功夫……”黄蕉雄的语气似乎有点凝重。

    “什么徒手比武?还不如斧头上见高低干脆,让那比武的小日本去阴间陪渡边就是了!”李三怒声说道。

    “是啊,就让小日本的武士刀和我的双钩决个高下吧!”孟小山大声说道。

    “哦,不忙,小日本既然提出了徒手比武,我们如果不应战,他们还真以为我们中华武术的徒手搏击不如他们了。”黄蕉雄说道。

    “当真与小日本徒手比武?”李三问道。

    黄蕉雄朝李三看了一眼没有回答,似乎在想着什么。大厅里一时静了下来,大家心里都明白,在座十三太保兄弟的斧子功夫个个都是江湖一流高手,十二罗汉兄弟的短把双钩戟也称得上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了,不论是斧子还是双钩戟,对阵小日本的刀剑还是有足够把握的,但要众兄弟仅靠自己的双拳与小日本相博,这胜负实在是心里没底了,难不成让大哥亲自上阵,万一?

    忽然听得 “啪”的一声响,原来是黄蕉雄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只见黄蕉雄站起身子兴奋的大声说道:“好,就让谢正昕去应战那个小日本。”

    众兄弟一听谢正昕的名字,顿时笑逐颜开,一连声的叫起好来了。

    谢正昕是黄蕉雄同盟会时期的好友,同盟会期间,谢正昕曾得到过杜心五大侠自然拳的亲授,虽说谢正昕那时已经是一名威震江湖的“四通锤拳”拳师了。杜大侠是黄蕉雄的师傅,故二人也算得上是同门师兄之称了。同盟会时期,谢正昕是令清廷闻风丧胆的四枪手之一,黄蕉雄排名第一,江湖号称枪王,谢正昕排名第三,江湖号称鬼见愁,但在拳术造诣上,黄蕉雄却远不是谢正昕的对手。

    谢正昕山东淄博桓台,1米85的个子,不仅长得人高马大,膀大腰圆,而且力大无穷,17岁那年在山里遇到一头豹子,硬是靠一身蛮力打死了豹子,被当地誉为神力王。

    山东自古有四大名拳;螳螂拳、孙膑拳、四通锤拳、文圣拳,螳螂拳排名山东名拳之首。相传山东原先的四大名拳之首一直是四通锤拳,只是到了十九世纪中叶,四通锤拳才屈居排位第三。

    四通锤拳是山东卞家拳创建的拳种,四通锤拳的核心精要:出拳如锤,一拳致伤,一拳毙命。四通锤拳的威猛曾令江湖拳师闻之色变。但四通锤拳对习武者的先天性体格要求很高,因难觅到体格出众的弟子,四通锤拳的威猛拳风也就大不如以往了,于是,四通锤拳走下坡路也就成为了必然。

    四通锤拳的大当家卞洪杰58岁的年龄,是卞家拳第十二代传人,眼见谢正昕体格魁梧强壮,孔武有力,是卞家拳难得一觅的可造之材,于是就把谢正昕招揽门下收为弟子。谢正昕体格高大,一身蛮力,力大无穷,而且身子反应异常敏捷,在卞洪杰精心指导训练下,几年下来,谢正昕把“四通锤拳”打得虎虎生风,端的是威猛无比,更是将四通锤拳的“出拳如锤,一拳致伤,一拳毙命”的精要招数打出了新高度,令江湖拳师为之胆寒。不久“四通锤拳”又成为了山东名拳排位第一。

    谢正昕盛名之下依然不满足现有的拳术成就,在数次的比武实战中,感觉四通锤拳刚猛有余,敏捷不足,故又拜了山东“北腿王”谭天英为师。几年后,谢正昕把学到的十二路“弹腿”,十六路“劈腿”精髓溶入到了四通锤拳之中,使得四通锤拳威力倍增。从此走南闯北,展臂挥拳,拳脚随影,打遍大江南北竟未遇对手。同盟会解散后,谢正昕就在山东开了一家名号“广福武馆”和一家“广福镖局”,对外打出了谢家拳的旗号,内授谢家拳拳术,外接押镖业务。拳馆办的红红火火,誉满山东,镖局开的顺风顺水,生意兴隆。忽然听说师兄黄蕉雄在上海打出了斧头帮旗号,就将武馆和镖局易帜为“斧头帮武馆”和“斧头帮镖局”。前几日,听得师兄召唤,立时启程赶往上海。

    三天后的下午,谢正昕风尘仆仆赶到了上海,“哈哈,正想会会这麻生小子,不料他居然来挑战我们斧头帮了。”谢正昕刚踏入斧头帮大院就朝迎上前来的黄蕉雄大声嚷嚷道。

    “哈哈,谢老弟已猜到了是麻生?好!众兄弟都已在大厅等你了。”黄蕉雄拍着谢正昕的肩膀大声说道。

    谢正昕随众兄弟按序入座,黄蕉雄坐在居中的椅子上。谢正昕坐在了左边之首的椅子,旁边是孟小山十二罗汉兄弟,右边椅子首座是李三,旁边是陈飞彪十三兄弟。

    “谢老弟,这么快就知道了对手是麻生,想必你已经有了对付麻生的招数了?”黄蕉雄朗声说道。

    “大哥,众位兄弟;这次小日本之所以提出了徒手搏击,那是因为近几年日本出了个徒手搏击高手麻生,他参加了200多次的世界徒手混合搏击赛,没有一次落败过,这麻生不仅是日本柔道十段第一,也是跆拳道和空手道的顶尖高手,不过,要战胜麻生在我看来也不难,在搏击中只要能避开他的“拿、缠、绕”的贴身招数,寻机用“四通锤拳”的重锤拳可将他毙命当场!”谢正昕豪情满怀的说道。

    日本军方之所以决定用徒手搏击比武的方式向斧头帮挑战,因为他了解中国武术文化的博大精深。中国在冷兵器上,盛名天下的就有十八般兵器,其他类的兵器更是有数百种之多。兵器之间亦有相克相生之说,日本刀剑如遇中国的相克兵器,高手对阵,相克兵器往往就能决定胜负。日本第一刀渡边勇一败于斧头帮李三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中国武术发展和日本武术的发展是截然不同的,中国武术各门各派都是以战胜对手为终极目标,各流派的武术都涵盖了冷兵器击打术和徒手搏击术,每个拳种不仅有自成一体的拳法套路,也有自成一体的兵器击打术,如少林拳的棍术,八卦掌的八卦刀,武当拳的剑,洪拳的大关刀,每一个拳种都有适合自己拳术的兵器。

    日本的武术则比较单纯,大体就分成刀剑击技术和徒手搏击术二大类,而且流派较少,在兵器技击武术上,兵器使用也很单一,主要是以刀和剑的技击类兵器,刀剑门派也是屈指可数的几个,如一刀流、神道流、念流、津田一流等八个流派。徒手搏击的武术门派则更少,不外乎三个门派:柔道、空手道、跆拳道。

    日本武术文化的特色,注定了日本刀剑技击术根本无法匹敌中国博大精深的冷兵器击打术,但日本徒手搏击术的发展却优于中国徒手搏击术,特别是日本明治时期,日本不仅推行了社会改革,同时也影响了日本武术文化的发展,日本柔道十段第一的麻生奈未就首先打破了徒手搏击术的门派之分,将柔道的擒拿、空手道的拳打、跆拳道的脚踢组合相容,开创了日本全新的徒手搏斗术,麻生奈未把自创的搏斗术取名为“新膝道”,五年中,麻生奈未以“新膝道”参加了国内外200多次搏击比武而完胜,成为了日本武术界的传奇人物。

    麻生奈未40岁的年龄,1米60的个子,黑黑的四方脸,结实的五短身材。麻生奈未是日本新木社武士组织的第一武士,擅长徒手格斗术,是日本柔道世家嘉纳治五郎的第二代弟子,17岁就被日本武术界公认为柔道十段第一。18岁麻生奈未开始涉足世界徒手格斗比赛,20岁已是世界小有名气的徒手格斗选手。

    麻生奈未21岁那年,在名古屋大街看到一名受伤的中年人被几名持刀武士追杀,麻生奈未抱打不平,出手相救,被相救的中年人不是一名普通武士,而是三口组的杀手三田横内。那天三田横内遭到了稻田会四名杀手的伏击,终因寡不敌众而受伤,命悬一线之际,被麻生奈未所救。三田横内是日本空手道世家佐久川宽贺的弟子,虽精与空手道,但终因喜欢剑道,后来成了北辰一刀的剑客,后加入了三口组成为了暴力组织的杀手。三田横内见麻生奈未为人率性,很讲义气,于是就把空手道家传绝技传授与他,麻生奈未将学到的空手道格斗绝技融入到了柔道之中,使得自己徒手格斗术威力大增,于是就倾心致力于空手道、跆拳道、柔道相容的搏击武术研究和实践,二年后自创了新膝道。在以后几年的徒手搏击生涯中更是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麻生奈未为了把自己独创的新膝道发扬光大,在名古屋开办了新膝道馆,本打算招收100名学生,不料消息一出,当日就有数百名年轻人前来报名,麻生奈未不得不忙于对报名学生进行体格资质的甄别选拔,道馆还没来得及开张,突然收到了日本军部的通知,要求他三日后动身前往中国上海参加徒手搏击擂台比武赛,麻生奈未只能暂缓开馆之事急急赶往中国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