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抱打不平  一战成名〔二〕
作者:秋日红叶      更新:2018-02-10 21:16      字数:4657
    虽是晚上时分,寒风夹着雪,但十六铺码广场的丁字马路上依然有不少的行人。路人忽然见几十个人在广场上摆开一副斗殴的架势,纷纷驻足停了下来。

    双方在广场中央站了二排,孟小山抱拳说道:“各位就一起上吧!”

    “好啊,你们十二人,我们不占你们便宜,我们也十二人。”屠之洪边说边解下了脖子上的围巾。

    十二金刚站成了一排,煞有介事的挥动了几下胳膊,压了几下腿,然后二腿微蹲,双臂垂在二腿旁,弓着身子,“各位,请吧。”屠之洪抬头大声说道。

    孟小山见对方短大衣未脱,推想是为了掩盖插在后腰上的短枪。

    “注意他们身上有枪。”孟小山轻声关照众兄弟。

    为了防止他们在搏击中有出枪的机会,孟小山决定以快速打击法迅速取胜。

    孟小山众兄弟散开身子,几个小移步向前,屠之洪十二金刚身影未动,静静的看着对方。

    孟小山突然身子一蹲,一个伏虎双踢腿扫向对方下三路,一个转身,双臂一扬,双拳打向对方上三路,屠之洪移腰侧身闪过伏虎双踢腿,双肘一提,挡住双拳,不料对方借力一个转身快速闪到了自己的背后,要想转身已是太晚,屠之洪纵身一跃向前扑去,一个贴地前翻滚,双腿旋转,双臂一摆,一个鲤鱼打挺,身子已转身蹲伏在地。纵跃前扑、向前翻滚、转身拔枪、蹲伏在地,动作连环,一气呵成。不料在整个快速连环动作中,有一个动作因反应迟缓竟然没有完成。当屠之洪双臂向后一摆,欲拔枪时,突然发觉双臂酸麻不听使唤,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在屠之洪双肘格挡时,孟小山双拳准确的打在了对方胳膊的“孔最穴”穴道上,使得对方胳膊动作立时变得迟滞,屠之洪在惊赫之下不由得方寸大乱,眼见对方剪刀双踢腿打到面门,慌乱之中反应不及,头部和胸部被孟小山踢中,立时仰面倒地不醒人事。

    董雨阳、任天翔众兄弟在捉对搏斗中,很快也分出了胜负。十一金刚在董雨阳众兄弟疾风暴雨般的击打下,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眼看形势危急,想从后腰拔枪,却发现根本没有拔枪的机会,没一会儿,就被董雨阳众兄弟的罗汉金刚掌打得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孟小山迅速从屠之洪身上搜出了二把手枪,“快搜他们身手的枪,把枪扔进江里去。”孟小山生怕有闪失赶快提醒兄弟们。

    站在一旁的瘦高个子六人突见十二金刚一个个都躺在了地上没了动静,顿时傻了眼,一个个呆在那里愣住了。

    就在这时,突听得“嘟,嘟,嘟……”的一阵警哨声响起,“都给我站住别动!”随着一声大喊声,几束手电筒强光照向了站立在广场中央的孟小山众兄弟。

    “我是法租界巡捕房的裴探长,你们非法持枪聚众斗殴,全都给我带回巡捕房。”一名身材魁梧穿着警服的中年巡捕大声喊道。

    几个巡捕见孟小山手里拿了二把手枪站立在广场中央,立时端着枪围了上前。

    随巡捕一起来的二名记者拿着相机和镁光灯快步冲到广场,随着“嘭,嘭,”镁光灯强光的闪动,二名记者在一旁忙开了拍照。

    裴探长朝站立着的孟小山众兄弟看了看,只见他们个个身着破旧的粗布棉衣,头戴一顶双耳瓜皮帽,又朝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十余人看了看,只见他们个个身着黑色短大衣,内穿黑色紧身衣,腰系宽宽的铜头皮带,几顶黑色礼帽散落在一旁,一看就是帮会里的人。见一旁站着六名黑衣着装的年轻人,个个手里拿着一把短刀,神情木纳的呆立着。

    “你们是什么人?”裴探长朝六名年轻人问道。

    “我们,我们是青帮的。”瘦高个子赶紧扔下了手里的短刀答道。

    “这些是什么人?”裴探长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人。

    “他们,他们是青帮十二金刚,这是我大哥屠之洪。”瘦高个子朝仰面躺在地上的人指了指说道。

    “什么?青帮十二金刚?这是屠之洪?”裴探长赶忙拿了手电筒在屠之洪身旁蹲下身子,见屠之洪满脸是血,二指朝鼻孔处探了探,竟然没有了气息。

    “哦,已经断气了,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青帮屠之洪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裴探长站起身子摇了摇头说道。

    “裴探长,旁边一个也已经没气息了,其他十人都受了重伤。”一名巡警向探长报告。

    “裴探长,他们是青帮的十二金刚?一名记者问道。

    “裴探长,这是青帮的屠之洪?他死了吗?”另一名记者又问道。

    “是啊,没想到躺在地上的居然是青帮十二金刚?屠之洪居然被打死了?”裴探长摇头叹息道。

    “裴探长,这些人是谁?”一名记者指了指一旁站立着的人问道。

    “是啊?这些人是谁?”裴探长转身再次朝站立在一旁的十余人望去。 “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裴探长大声问道。

    “警官,我们今天刚从宁波坐船到上海,见这六个人在欺负一名女子,我们就上前阻止,他们就请来了这些人说是要教训我们,我们……”孟小山说着指了指一旁瘦高个六人。

    孟小山话未说完,裴探长朝旁边的巡捕挥了挥手大声说道: “好了,都给我带回巡捕房!”

    裴探长又朝另几位巡警吩咐道: “你们几个守在这里等候救护车,其余的人都给我押回巡捕房。”

    孟小山十二兄弟和青帮瘦高个子六个被巡捕一起带上了警车,广场上就留下了四名巡捕和躺在地上的青帮十二金刚。

    興鴻旅馆掌柜眼看这些外乡人随青帮十二金刚去了外面,知道外乡人此去必定凶多吉少,担心出了人命牵连到旅馆,毕竟这些外乡人是旅馆的客人,故马上向法租界巡捕房报了案。巡捕房接到消息后马上出警赶往现场,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在法租界中央巡铺房的关押室里,吴探员和王探员二名警员把孟小山带到了审讯室做询问笔录,在做了惯例的询问笔录后,吴探员问道:“你是他们的大哥?”

    “是的。”

    “从哪里来?”

    “福建惠安东林渔村,今天下午刚到上海。”

    “到上海干什么来了?”

    “到上海来找我们的大哥。”

    “你大哥?叫什么名字?住哪里?做什么的?”

    “大哥叫黄蕉雄,听说是上海斧头帮的帮主。”

    “什么?斧头帮帮主黄蕉雄是你们大哥?”吴探员吃了一惊。

    “是啊,我们十八年没见面了,听说他在上海,我们就来了上海。”孟小山说道。

    吴探员朝一旁记录的王探员耳语了几句就匆匆的离开了审讯室。

    吴探员来到了探长办公室,见裴探长正在伏案写着什么。

    “探长。”吴探员敲了敲门轻声说道。

    “什么事?进来。”裴探长朝吴探员望了望说道。

    “探长 刚才我审讯了十二个外乡人,他们说是来上海找他们的大哥的,你知道他们的大哥是谁吗?”吴探长神秘兮兮的低声说道。

    “是谁?”

    “斧头帮帮主黄蕉雄!”

    “哦,他们的大哥是黄蕉雄。”裴探长不由得一惊。

    裴探长,38岁的年龄,也算是一位法租界巡捕房的老资格华人探长,为人正直。带队赶到现场时还以为躺在地上的是外乡人,但看到站立着的和躺在地上的着装有异,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当终于明白了躺在地上的不是外乡人而是青帮十二金刚,对这些外乡人的功夫和胆识不由得暗暗佩服和心生敬意。

    裴探长有心想帮这些外乡人,但因为涉及打死打伤的是青帮的重要骨干,青帮的势力在上海不容小嘘,如何处理这起案子不由得大伤脑筋。突然听说这十二名外乡人是斧头帮帮主黄蕉雄的兄弟,心里不由得暗暗惊喜。

    “这样吧,我马上和斧头帮黄大哥打个电话核实一下情况。”裴探长说着就拿起了电话。

    “是斧头帮吗?我是法租界中央巡捕房的裴鸿声,黄大哥黄蕉雄在吗?”

    “哦,是裴探长啊,我是李三,大哥在广慈医院看望十三弟去了,有什么事吗?”

    “哦,是李三大哥啊,今天巡捕房抓来了十二名外乡人,听他们说是来上海找他们大哥的,说黄蕉雄是他们的大哥。”

    “十二人?他们叫什么名字?”

    “其中有一个叫孟小山。”

    “什么?是孟小山十二兄弟?我听大哥提起过好几次了,这十几年来大哥一直都在找他们啊!”

    “那太好了,等会你大哥回来了,就请他来我这里一下。”

    “好的,我现在就去广慈医院告诉大哥。”

    “果然是黄大哥的兄弟,吴探长,快回去好生安排好这十二位好汉。”裴探长朝吴探长挥了挥手说道。

    李三接到了裴探长的消息后,马上心急火燎的赶去了广慈医院。黄蕉雄和陈飞彪众兄弟正在医院陪住院的陈华十三弟说话,听得李三告知孟小山十二兄弟在法租界巡捕房,不由得大喜过望,急忙赶往法租界巡捕房,李三、陈飞彪十二兄弟紧跟其后。

    不一会黄蕉雄众兄弟就赶到了法租界中央巡捕房。

    “没想到黄大哥这么快就赶来了。”裴探长带了二名副探长赶到大厅里大声说道。

    “我找了兄弟们十八年了,没想到今天终于能见到他们了,真是太高兴了。”黄蕉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大哥,陈督察长在办公室等你。”裴探长朝黄蕉雄小声说道。

    陈海富督察长42岁的的年龄,是继黄金荣之后华人在法租界巡捕房担任的最高职务。

    黄金荣在法租界巡捕房任督察长期间,陈海富是黄金荣手下的一名副探长,故与青帮关系一直比较密切。当听得这些外乡人竟然打死了青帮屠之洪二名金刚,重伤了其余十名金刚,不由得大感意外和震惊。当得知这十二名外乡人不是常人,而是斧头帮帮主黄蕉雄的兄弟,陈督察长更是感觉事情棘手;一方是上海滩的青帮老大,一方是名震上海滩的斧头帮。青帮是上海滩帮会老大,势力盘根错节,黄金荣又是自己的前辈。可这斧头帮帮主黄蕉雄不仅与国民政府关系密切,更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杀人魔王。陈督察长再有天大的胆子也决不敢得罪斧头帮。陈督察长深知裴探长与黄蕉雄有私交,慌忙请教裴探长如何处理这件案子。裴探长就把自己的打算如此这般一一告知,陈督察长想想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就同意了裴探长的处理意见。

    “陈督察长,多日不见了。”黄蕉雄众兄弟随裴探长来到了督察长办室抱拳问候道。

    陈督察长赶紧起身迎向前去抱拳大声说道:“哈哈,黄先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你那十二位兄弟我已听裴探长详细汇报了,不愧为是斧头帮帮主的兄弟啊,居然打死了二名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屠之洪大金刚和他的一名兄弟,其他十金刚也身受重伤,果然个个是盖世英雄啊!”陈督察长哈哈笑道。

    黄蕉雄朗声笑道:“哦,给督察长添麻烦了。我那十二个兄弟,想当初可是广东响当当的人物。这青帮十二金刚算他们倒霉遇到了我的兄弟们,哈哈。”黄蕉雄大笑道。

    一众人来到会议室坐定后,裴探长将孟小山十二兄弟和青帮十二金刚冲突事由详细的介绍了一下,然后把初步处理意见说道:“整件事是由青帮屠之洪带人前往興鴻旅馆找孟小山兄弟报复引起,屠之洪十二金刚非法持枪二十四把,六名手下持短刀六把。孟小山兄弟们是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被迫自卫,结果在搏斗中,青帮十二金刚反遭重伤,其中屠之洪和高小弟二名死亡,宋劲松等十人受重伤。巡捕房根据案情事实认定;孟小山兄弟们属于被迫的正当防卫,故属于无罪。青帮虽然二人致死,十人重伤,但依然要追究他们非法持枪罪。”

    “既然这十二位是属于正当防卫,等会黄先生就可以带他们一起回去了。至于青帮十二金刚非法持枪,滋事斗殴,我们巡捕房将另案处理。”陈督察长补充说道。

    在另一间接待室里,黄蕉雄见到了失散了十八年之久的孟小山众兄弟。

    孟小山众兄弟和黄蕉雄相互凝视着对方,虽然十八年的岁月沧桑改变了人的容貌,但双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黄大哥,真的是你吗?”孟小山含泪轻声低语道。

    “兄弟,我的好兄弟们,终于见到你们了。”黄蕉雄上前激动的喊道。

    “大哥,大哥!”董雨阳众兄弟在一旁兴奋的叫道。

    兄弟们激动的相互拍打着对方的肩膀。

    “兄弟们,大哥这十几年来一直在打听你们的消息,没想到今天终于见到你们了。”陈飞彪兴奋的大声说道。

    “是啊,听说大哥到了上海,我们马上就赶了过来。”

    “大哥,……”

    众兄弟你一言我一语激动的说道。

    “好,好!兄弟们,我们回家好好唠唠,好好庆祝庆祝,走!”黄蕉雄二眼闪动着泪花大声说道。

    夜已经深了,斧头帮大院依然是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不断。今天,斧头帮大院注定了是一个不眠的狂欢夜。

    第二天中午,上海大公报刊登了头条号外,主标题:青帮流氓持强凌弱,遇江湖高手,二死十伤。副标题:青帮十二金刚技不如人,二名金刚命归西天,十名金刚重伤成废人。

    一时之间,孟小山众兄弟名声大噪,因闻孟小山众兄弟是罗汉拳高手,又是斧头帮帮主黄蕉雄同盟会时期的兄弟,现在已是斧头帮的成员,故被上海滩誉为斧头帮十二罗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