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青帮三大亨
作者:秋日红叶      更新:2018-03-01 18:34      字数:4776
    斧头帮在为孟小山众兄弟欢欣鼓舞之际,青帮却又是另一番耐人寻味的景象。

    黄金荣利用早年在法租界担任巡捕房督察长建立起来的关系网,在商道上依靠了商业奇才陈翰玉二兄弟,在黑道上依靠了郝栋天四虎六豹十兄弟,把青帮打造成为了上海滩帮会老大。黄金荣也成为了上海青帮的代名词,青帮大亨黄金荣更是成为了上海滩的黑道老大。

    继青帮四虎六豹被斧头帮陈飞彪十三兄弟打的大败,死的死,伤的伤,郝栋天带领其余五兄弟黯然出走上海滩,最后全部被斧头帮所杀,青帮大亨黄金荣的霸主地位也开始动摇。但也就在这个时期,黄金荣的二个心腹门生的势力却正在悄悄崛起:杜月笙和张嘨林。

    杜月笙,41岁的年龄,比黄金荣小20岁,年轻时入了青帮,因为做事机灵、稳重被黄金荣收为门生。

    1922年4月,黄金荣在共舞台戏院为了一名戏子暴打了一名喝倒彩的青年人,不料这名青年人竟然是浙江军阀卢永详的公子。几天后,卢永祥公子亲率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直接将黄金荣绑到了军牢里。命悬一线之际,杜月笙带了张嘨林冒险前去营救,经过与军阀卢永详谈判和斡旋,救出了被关押地牢七天的黄金荣。自此,黄金荣视杜月笙为心腹,并与杜月笙结拜了兄弟,同时收了张嘨林为门生。

    黄金荣为感谢杜月笙的救命之恩,把上海最大的公信赌场全权交与杜月笙打理,渐渐的又把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一带的赌馆、烟管交给了杜月笙。

    杜月笙自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之后,他的才能,特别是对人的驾驭能力得到充分的施展。他利用了公信赌场的平台渐渐建立起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军阀政客、党国高层、社会名流,乃至金融工商巨子,倾力结交,甚至结拜为把兄弟或收为门生弟子。对文化名流、报界影剧界人士给予各方面的关照、援手。甚至是对失意、落魄的政客,不惜慷慨解囊,甚至养为食客。戴笠当初就是一个落魄青年,因囊中羞涩,想在赌场上碰碰运气,结果输的身无分文,走投无路之际,杜月笙给了戴笠500块银元作盘缠,戴笠感恩戴德,发誓要报答杜月笙的恩情。

    杜月笙利用各界的人脉关系,自立门户创办了中汇银行,继而投资上海的棉纱工厂、地产买卖,使得财力和势力得到快速增长。

    黄金荣眼见杜月笙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威望和势力提升迅速。按此势头,假以时日,杜月笙必定会在自己之上。为防止杜月笙势力过大,黄金荣暗中扶持了自己的门生张嘨林掣肘杜月笙。

    张嘨林42岁的年龄,比黄金荣小19岁,长得体格魁梧,好勇斗狠,不善言词,是一个粗人。年轻时期是杭州的一个小流氓,因为犯了人命官司逃到了上海滩,期间遇青帮杜月笙与其他帮会火拼受伤,张嘨林出手相救而认识了杜月笙,后随杜月笙加入了青帮。

    自青帮四虎六豹的位置空缺后,黄金荣把十六铺堂口堂主屠之洪提拔到了青帮大院。屠之洪是张嘨林的拜把子兄弟,也是张嘨林贩卖烟土的合伙人。

    张嘨林在杭州混黑道时有一名结义兄弟在运河做船运,见上海烟土市场庞大,兄弟几个就开始通过水路偷运烟土进入上海,渐渐的就打通了水路稽查关卡。自屠之洪进入青帮大院成为黄金荣的红人,张嘨林更是把烟土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在烟土生意上不仅发了大财,也几乎垄断了上海烟土渠道和烟土生意。

    随着张嘨林在烟土生意上越做越大,张嘨林也萌生了自立门户投资烟馆和赌馆,黄金荣也正好想通过张嘨林的势力来掣肘杜月笙,于是就同意了张嘨林自立门户的想法。不久,张嘨林就开始在自己势力范围下的各个堂口开设了赌馆和烟馆。见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一带人气较旺,于是就试着把赌馆和烟馆开到了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一带。

    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一带是杜月笙的势力范围,杜月笙眼见张嘨林为了自己一己私利,竟然不顾青帮行规和兄弟情分行事,虽说心里很是不爽,但碍于张嘨林的兄弟情分,也忌惮屠之洪十二金刚在青帮的势力,于是主动撤出了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一带赌馆和烟馆的全部生意。

    随着杜月笙和张嘨林势力的渐渐崛起,大亨黄金荣独掌青帮的时代终结了,从而开启了三大亨:黄金荣、杜月笙、张嘨林共掌青帮的新格局。

    1927年3月,戴笠随北伐军进驻上海。曾经的落魄青年,如今已是国民革命军军事委员会密查组的创始人和负责人,已是国民政府中位高权重的显赫人物,更是蒋介石身边的红人。戴笠没有忘记当初的诺言,在上海与杜月笙结为了兄弟,并引荐给了蒋介石。4.12反革命事件后,蒋介石亲授杜月笙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少将参议。

    青帮十二金刚被十二名外乡人打死打伤,很快就传遍了青帮大院和各堂口,一时之间,青帮上下为之震动,特别是屠之洪的五个拜把子兄弟:十六铺堂口堂主巴青山、副堂主曹醇、曹家渡堂口堂主冯小狗以及榆林堂口的陈家二兄弟,更是悲愤难按,当天深夜就赶到了张公馆,想从张嘨林那里打听青帮的打算,不料张嘨林在杭州办事还没有回家。

    陈督察长在家里听到裴探长关于青帮十二金刚被外乡人打死打伤的案子,慌忙从家里赶到了巡捕房,详细听取了裴探长的汇报后,马上就打电话找到了黄金荣。黄金荣正打算上床就寝,接过电话听得十二金刚被十二个外乡人打死二人,重伤十人,不由得大吃一惊,“陈督察长,这,这,……”黄金荣一时之间话都说不出来了。

    “黄大哥,你看这个事情?……”陈督察长问道。

    “这,……这样吧,你先了解一下这些外乡人的情况,然后尽快告诉我。”黄金荣说道。

    如果说二年前青帮手下的四虎六豹被斧头帮十三兄弟打的大败尚情有可原,但现在十二金刚居然被十二个外乡人打得如此惨败,这叫青帮在江湖上如何立足。但黄金荣感觉这件事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屠之洪十二金刚虽然算不得是江湖高手,但也绝非是泛泛之辈,而这十二个外乡人居然赤手空拳就轻易的打死打伤十二金刚,胆略和武功之高可想而知。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是什么来路?他必须要搞清楚之后再做决定。前车之鉴的惨痛教训,他黄金荣实在是不敢忘记。

    约一个小时后,陈督察长打来了电话,说这些外乡人是斧头帮黄蕉雄的兄弟。黄金荣想不到这些外乡人竟然会是斧头帮黄蕉雄的兄弟,不由得陷入了二难之中,久久拿着电话筒说不出话。

    “大哥,你看这件事怎么办才好?”陈督察长见对方久久不发声,再次问道。

    “陈督察长,容我再想一想,等一会我再打你电话。”

    “好,我在办公室等你电话。”陈督察长说道。

    黄金荣放下电话静静的陷入了深思。这些外乡人竟然是黄蕉雄的兄弟?这十二金刚怎么会去惹上这些混世魔王,以斧头帮今天的实力和背景,青帮根本不是斧头帮的对手。上次黄蕉雄的十三太保上门挑衅,大败了四虎六豹,使郝栋天兄弟们无颜立足上海滩。他之所以隐忍没有出手与斧头帮开战,一是看在同是国民政府手下做事,二是忌惮黄蕉雄的威名。如今黄蕉雄的兄弟又杀死和重伤了他的十二金刚,如果再继续忍,那他黄金荣又如何面对手下兄弟,但以青帮的目前状况,青帮也不再是自己一人的青帮了,随着杜月笙和张嘨林自立门户,势力不断见长,青帮已是三足鼎立,过去尚无法抗衡斧头帮,今天我黄金荣又怎么可能是斧头帮的对手?搞不好连自己的老命都可能丢了。罢了,罢了,如今我已老亦,杜月笙风头正茂,又是国民政府的红人,不如就让杜月笙去决定怎么做吧。

    半个钟点后,黄金荣打电话给了陈督察长:“陈督察长,我仔细想了一下,现在的青帮不是以前我黄金荣一人的青帮了,我已老朽,现在青帮的事务主要是杜月笙在管理,我想你可以直接找杜月笙,一切听杜月笙的就是了。”

    “那好吧,既然大哥已发话了,我马上通知杜先生,看看杜先生怎么说?”陈督察长说道。

    黄金荣的表态令陈督察长大感意外,但设身处地想想,以黄金荣目前的势力要想和斧头帮抗衡,那是不自量力。也罢,既然黄金荣已说了找杜月笙,那我就听听杜先生怎么说了。

    陈督察长接通了杜公馆的电话, 杜月笙已经就寝,接过电话相互寒暄了几句,杜月笙问道:

    “陈督察长,这么晚了,想必有重要事情告知吧?”

    “哦,是这样,青帮的屠之洪十二金刚被外乡人打死打伤的事不知杜先生是否知道了?”

    “哦,我刚听得兄弟们说起,这事怎么啦?”

    “想必杜先生还不知道这十二个外乡人的身份吧?”

    “外乡人的身份?什么身份?”杜月笙好奇的问道。

    “刚刚才得知这些外乡人是斧头帮黄蕉雄的兄弟。”

    “什么?是黄蕉雄的兄弟?”杜月笙吃了一惊。

    “所以我想听听杜先生的意见,怎么处理为好?”

    “问我吗?陈督察长,这十二金刚是黄金荣大哥的人,你问黄大哥吧!”杜月笙说道。

    “杜先生,是黄金荣大哥让我找你的,他说青帮的事你说了算,这十二金刚……”

    “哦,是吗?既然黄大哥这么说了,依我看,十二金刚这事,还请你们巡捕房依法查办吧,我杜某人决无二话。”杜月笙不假思索的说道。

    “好,杜先生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陈督察长说道。

    陈督察长听了杜月笙的表态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张嘨林第二天上午回到了张公馆,闻十二金刚噩耗,当听到屠之洪居然被打死当场,只惊的半响回不过神来。当听得杜月笙明确向巡捕房表示:不干预巡捕房办案。巡捕房当晚就释放了十二个外乡人。张嘨林不由得仰天长叹一声:“没想到青帮竟然落到如此软弱可欺的地步!”

    张嘨林心有不甘,马上赶到了青帮大院见了黄金荣,“大哥,你如此器重杜月笙,没想到他全然不顾青帮的面子,为讨好斧头帮竟然轻易放过了那十二个外乡人,令青帮的脸面何存啊?”张嘨林愤愤不平的说道。

    “唉,兄弟啊,现在的青帮不是当年的青帮了,你和杜兄弟二人在青帮自立门户以来,青帮实际上已是三足鼎立下的青帮了,我黄金荣已做不了青帮的主了,而斧头帮如今可谓是兵强马壮,如日中天啊,杜月笙也是为了青帮而不得已而为之了,你就别再责怪他了。”黄金荣说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张嘨林听了也不由的低下了头做声不得,想想也是,虽说青帮是上海滩的老大,帮众号称十万,但早已不是当初黄大哥一人执掌的青帮了。如今,大哥明摆了是要隐退了,看来我的好日子也差不多到头了。

    张嘨林在短短几年中有如此成就,一是靠了黄金荣的提携,二是仗了屠之洪十二金刚的力量。如今,屠之洪已死,黄金荣隐退,杜月笙风头正盛,张嘨林担心杜月笙会对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一带区域有所动作,毕竟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曾经是杜月笙的势力范围,张嘨林不由的开始担心起自己在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一带的赌馆和烟馆生意了,毕竟他在那里投入了大笔的资金。

    张嘨林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杜月笙并没有动张嘨林在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一带的赌馆和烟馆生意。但杜月笙接下来做的二件事却令张嘨林一下子陷入了绝境。

    第一件事:杜月笙通过戴笠的关系,切断了烟土进入上海的水上渠道,开辟了陆路的烟土渠道,而新开辟的陆路渠道由杜月笙一人掌控。  

    张嘨林的烟土历来都是经过水路进入上海,一旦水路运输渠道被切断,且不说断了张嘨林赖以发财的烟土生意,还意味着张嘨林在上海各堂口的几十家烟馆都断了来路,更不用说是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一带的烟馆了。

    第二件事:杜月笙在新开河码头和董家渡一带重新恢复了关闭的赌馆。以杜月笙的名望和赌馆规模,张嘨林的赌馆立时显得门庭冷落。

    张嘨林不得不佩服杜月笙的手段,无奈之下,张嘨林只能服软从杜月笙手里去拿货,不料杜月笙明确告诉张嘨林,他不做贩卖烟土的生意,他手里的烟土只给青帮和自己名下的烟馆自给自足。

    张嘨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名下的烟馆断粮关闭,看着投入的资金顷刻化为乌有,虽心有不甘,却无能为力,只能怀恨在心。到后来索性投靠日本人当起了汉奸也似乎不足为怪了。

    杜月笙之所以对青帮十二金刚一事做如此表态,表面看似乎是青帮向斧头帮服软,但杜月笙心里自有一番打算,斧头帮与青帮的过节,只是与黄金荣之间的私人恩怨。自己和黄蕉雄并无过节,再说戴笠是自己的结义兄弟,也是黄蕉雄的拜把子兄弟。自己正好借机给戴笠一个面子,也给黄蕉雄一个面子,同时借此机会独掌青帮大权,可谓是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黄金荣眼看杜月笙在政界、商界、黑白二道的生意和势力如日中天之势,自愧不如,选择了隐退。好在杜月笙对他尊重有加,人前人后“大哥,大哥”不离口,令黄金荣稍加欣慰。

    至此,青帮重又回到了一人独掌青帮的格局,只是黄金荣换了杜月笙而已。

    杜月笙不仅成为了青帮的大亨,也成为了上海滩帮会的第一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