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反目国民政府(三)
作者:秋日红叶      更新:2018-08-07 14:00      字数:4404
    国民革命军九师三旅军营就坐落于杨浦区东北角的复兴岛。复兴岛是上海黄浦江唯一的封闭式内陆岛,全岛面积1.4平方公里,呈月牙形,唯一的一条共青路纵贯南北全岛,北端有内江路桥、南端有定海路桥。幽静,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成为了上海历代政府最理想的驻军兵营。

    1932年10月28日,一场大雨后的深秋清晨,复兴岛更显得绿意盎然,鸟语花香,景色宜人。只见窄窄的、笔直的共青路,大树环抱,绿树成荫,静静的杳无人影,整个复兴岛沉浸在一片宁静之中。

    共青路南侧毗邻定海桥,有二扇四米宽的黑漆大铁门,这里就是九师三旅的军营驻地。

    上午八点三十分,军营的二扇大铁门打开了,一辆墨绿色的吉普车缓缓驶出了大门,车上坐着三名挎着双枪的士兵,紧随其后的是一辆黑色福特轿车,轿车二旁的车窗窗帘拉的严严实实。

    像往常一样,三旅旅长孔二虎每天上午九点都要去参加驻军司令部例会。孔二虎随身带了四名警卫,三名警卫跟随吉普车,一名警卫跟随福特轿车。车子过了定海桥就沿着定海路向北朝江湾路急驶而去。

    定海路波阳路的十字路口有一块地摊商品集市,十字路的马路二旁摆满了各色地毯,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落,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吉普车在前面一路急驶开道,在接近波阳路时,吉普车像往常一样按响了喇叭。

    一辆右拐自行车突然迎面驶来,似乎被汽车的喇叭声惊了一下,只见自行车晃了晃,连人带车就倒在了吉普车的前面。

    吉普车一个急刹车,“找死啊!快让开!让开!”吉普车前座的警卫挥手对倒在地上的骑车人大声喝道。

    倒在地上的人慢慢站起了身子,突然双手一扬,一个快速转身,“砰,砰”前排的警卫和驾驶员头部立时被打爆。几乎同时,“砰,砰”又有二声枪声响起,后排的二名警卫未来得及拔枪,也被另一名枪手爆了脑袋。

    福特小车正紧随着吉普车后面行驶,突见吉普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赶紧跟着一个急刹车停了车。听得吉普车上的警卫挥手朝前大声呵斥,也不以为然,突见人影一闪,车前已站立了二个头戴青布鸭舌帽,身着灰色背带工装的精壮汉子,孔旅长和前座的警卫顿时一惊,刚想拔枪,可惜为时已晚,只听得“砰砰砰……”车内三人的脑袋立时已被打爆。

    吉普车上的三名警卫是三旅警卫连的佼佼者,在直奉战争中都是建立过战功的士兵。而孔旅长同车的贴身警卫张天亮,跟随孔二虎多年,是三旅警卫连的上尉连长,不仅擅长擒拿格斗拳,二把双枪更是被称为九师神枪第一。

    可怜四名警卫和二名驾驶员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的被爆了脑袋一命呜呼了。

    上午九点半,坐落于江湾路上的驻军司令部会议室里,会议桌二旁围坐着团长以上的驻军军官。

    “咦,时间到了,怎么孔旅长还没到?”主持例会的驻军副参谋长李洪江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道。

    忽然参谋部的杨参谋急急走进了会议室。

    “什么事?”李副参谋长见杨参谋一副紧张的样子问道。

    “孔旅长在来的路上遭到伏击身亡了!”杨参谋俯身在李副参谋长二旁轻声说道。

    “什么?孔旅长在路上遭到伏击身亡了?”李副参谋长不由得大惊失色。

    “孔旅长被刺杀了?”

    “是谁干的?”

    会议室里立时炸开了锅。

    孔旅长被刺身亡,原本奉命在龙虎帮大院门前守卫的二个班士兵也很快撤回了军营。

    傍晚时分,通往龙虎帮大院的内江支路一片寂静,淅沥沥的小雨,摇曳的灯光,不远处的龙虎帮大院二扇黑漆大门禁闭,全然不见了往日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整个大院沉浸在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夜渐渐深了,偌大的龙虎帮大院各个屋子不见灯光,整个大院笼罩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此刻,唯有大院东庭的一间小屋子里还亮着淡淡灯光。屋子里坐着三个人:帮主孔三虎、军师卢宏生、副帮主洪三,三人低着头一脸肃穆。

    龙虎帮与数百名搬运工和黄包车车夫一战,元气大伤,好在二哥孔二虎及时赶到,在军队的强大支持下,龙虎帮才得以有一个喘息和重振旗鼓的机会。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二哥居然遭人暗杀身亡,眼见龙虎帮没了强大的后台,众多手下纷纷作了鸟兽散。如今偌大的龙虎帮大院只剩下了十几名手下,而且大多是受伤行动不便的人。

    何去何从,这是他们三人必须要作的决定,是继续带领兄弟们走下去?是放弃龙虎帮的基业隐居他乡?以龙虎帮如今之势,随时都有可能被仇家所杀,但要舍弃来之不易的基业一走了之,实在是难以割舍。

    “唉!”孔三虎又是一声长叹。

    “帮主,如今龙虎帮已是大势已去,不如我们三人就先离开上海吧!”军师卢宏生轻声说道。

    “是啊,大哥,事不宜迟,我们尽快离开上海吧。”副帮主洪三急切的说道。

    “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既然要走,不如我们今天就走!”孔三虎沉默了一会,拍了一下大腿低声说道。

    凌晨三更时分,孔三虎、洪三、卢宏生三人带着一顶黑色礼帽,随身斜挎了个包裹,悄悄的从后门隐入在了夜色之中。

    孔二虎旅长被杀之后,黄蕉雄就安排了手下对龙虎帮大院日夜进行了监视,眼见孔三虎三人想逃跑,二名手下继续尾随跟踪,一名手下赶回斧头帮大院报告。

    如今之势,要诛杀孔三虎对斧头帮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之所以没有派人前去龙虎帮大院诛杀孔三虎,只是断定孔三虎一定会逃离上海,不如在半路上截杀了孔三虎更好。

    孔三虎决定先回老家湖南再作打算,为了防止仇家在上海各车站、轮渡设卡暗杀,孔三虎决定舍近求远,绕道从嘉定乘坐汽车到苏州,再由苏州乘坐火车赶往湖南。

    孔三虎三人一路步行,下午一点到达了嘉定汽车站,汽车候车室里人头攒动,“哦,那里是买票窗口!”卢宏生指了指右前方说道。

    孔三虎正欲朝购票处走去,忽然听得耳旁一声低语声,“帮主要去哪里?”

    虽是一声轻声的低语,但对孔三虎来说犹如一声惊雷,“你,你……”孔三虎惊的一个转身颤声问道,突然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双手捂住了肚子,身子晃了晃就朝前合扑倒了下去。卢宏生和洪三忽听得身后孔三虎发出一声轻声惊呼,慌忙回过身子,突然脖子一凉,“啊,啊,……”二人双手几乎同时捂住了脖子发出来嘶哑的声音,随即鲜血从手指缝中喷涌而出,身子晃了晃一头栽倒在地。

    黄蕉雄接到了手下的跟踪报告:孔三虎三人沿军工路一路朝北奔去,黄蕉雄判定三人一定是朝着嘉定汽车站奔去,因为上海北面只有嘉定汽车站可以通往江苏和浙江二地。黄蕉雄当即派陈飞彪三人驱车赶往嘉定汽车站,在汽车站守株待兔诛杀孔三虎三人。于是,陈飞彪带了三弟陈树屯、九弟陈小村驱车赶往嘉定汽车站。二个时辰后,果然看到孔三虎三个出现在了汽车站候车室门口,候车室里人多,为了尽量不惊动到周围人群,陈飞彪三人悄悄围到了孔三虎三人身旁,在三人毫无防备之下一击杀之。

    孔三虎被杀,龙虎帮被灭帮,本是江湖之事,不足为奇,百姓为之称快,警署也就眼开眼闭装作不知道。但孔二虎旅长作为一名国民革命军的高级军官,居然在光天化日的大街上被刺杀身亡,不仅震动了上海国民政府,更是震惊了上海驻军部队。上海国民政府当即要求市警署严查刺杀孔旅长的凶手,驻军司令部更是强硬要求警署限期十日之内破案。

    上海警署正忙于应付杨新生四人遭到驻军和龙虎帮残害引发的风波,不料居然发生了驻军高级军官被杀事件。二者是否有关联?是哪方面的势力介入了这一事件?上海滩谁有如此胆魄和能力?倪署长不由得暗暗心惊。

    驻军九师少将师长刘长天与孔二虎是生死之交,对孔二虎的被刺杀,更是怒火中烧,发誓要找出幕后的元凶,为死去的孔三虎报仇雪恨。

    刘长天,45岁的年龄,湖南枣阳人,长得人高马大,早年在孙传芳十九师当过兵,因作战勇敢由最初的一名士兵晋升到排长、连长、营长,后被升任为十九师三旅十八团少校团长。在参加围剿安徽第一匪“山魈军”激战中,击毙了匪首邵成龙,俘虏了一批匪徒,其中有一名匪徒引起了刘长天的注意,这名匪徒就是孔二虎,刘长天见他身材高大,一手三十六路擒拿手打的不俗,加之又是湖南老乡,于是就把他留在了警卫排当了一名警卫,刘长天少年时也学过少林拳,空闲时常常找孔二虎练练拳脚,渐渐的二人成为了朋友,后被刘长天提拔为排长、连长,在一次直奉战争中,刘长天不慎被奉军包围,生死之间,孔二虎冒死救出了刘长天,于是,二人成为了生死之交。刘长天晋升旅长、师长,孔二虎紧随其后升任团长、旅长。如今,孔二虎被刺杀,刘长天唯有诛杀真凶以告慰在天之灵的孔二虎。

    刘长天即令唐副官组成了一支特别行动组,负责对孔旅长被刺杀一案的全权调查和行动。唐副官深知刘师长和孔旅长亲如兄弟的关系,当即全力以赴去彻查此案。

    唐副官安排了二名亲随直接介入了警署侦稽处协同调查,自己则亲自深入到定海桥排摸案情。

    功夫不负有心人,案情很快有了一定的进展,整个事件的关键交集点首先在雄风车行,因为雄风车行的黄包车车夫几乎都是斧头帮成员,特别是被孔二虎旅长致残的杨新生和王大山二人,不仅是定海桥黄包车车夫的主要领头人,也是定海桥斧头帮的主要成员,而上海滩有胆量为他们出头讨公道,并且有能力刺杀孔二虎旅长的非斧头帮莫属。

    倪署长眼看案件的主要目标指向了斧头帮,顿时感觉后背阵阵发凉,且不说斧头帮与国民革命政府关系非同一般,蒋介石见了斧头帮帮主黄蕉雄都要礼让三分,上海帮会老大青帮见了斧头帮更是绕道走。这警署若要得是罪了斧头帮那一定没好果子吃,说不定哪天他署长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刘长天师长初来乍到,不谙上海白道黑道之门道,只是听说了上海斧头帮不好惹,但想想手下拥兵一万,区区一个黑帮有何可惧,故根本就没把斧头帮当回事。当即下令抓捕了雄风车行数十名黄包车车夫,经过对车夫们的严刑拷问,又顺藤摸瓜抓捕了新开河码头的其他几名斧头帮成员,终于得到了一条重要线索:一周前,斧头帮大院突然来了五名外乡人,但外乡人具体相貌和来上海干什么,无人知晓 。

    刘长天师长断定这五名外乡人就是斧头帮请来的抢手,事不宜迟,刘长天决定突击搜查斧头帮大院,如能侥幸一举抓获疑犯,就可以坐实了斧头帮的作案事实,即使抓不到现犯,也可以打击一下斧头帮的嚣张气焰。

    斧头帮按计划成功刺杀了孔二虎旅长之后,黄蕉雄当天就安排了徐标五人离开了上海,但他知道刺杀了国民革命军高级军官,国民政府肯定会为之震怒,肯定会责成警署全力破案,但因为查无实据,最后也只能是不了了之。但黄蕉雄判定上海驻军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特别是驻军九师师长刘长天必定会顺藤摸瓜而最终怀疑到斧头帮。黄蕉雄为此已做好了应对的万全之策,只等刘长天师长带兵前来拜会。

    斧头帮自从把帮会搬到了法租界甘世东路17号,为了保证大院的安全,暗中悄悄收购了大院对门18号和20号二栋别墅,并悄悄对大院别墅的地下设施做了精心改造,首先从地下连通了三栋别墅,其次开挖打通了三座别墅与18号和20号别墅的地下通道。18号和20号别墅表面上看是二栋很普通的住宅别墅,实际上却是斧头帮大院的二处观察哨所。

    刘长天师长决定今夜就对斧头帮大院进行突击搜查,如若斧头帮胆敢阻扰搜查就地镇压。

    深夜十一点,刘长天亲自率领了全副武装的警卫连前去斧头帮大院搜查,考虑到是在法租界执行任务,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参加行动的每一个人全部便衣着装。刘长天和唐副官头戴一顶黑色礼帽,身着一套灰色西装,乘坐在了一辆吉普车上,警卫营全体警卫士兵则乘坐了三辆敞篷卡车,趁着夜色向徐汇甘世东路急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