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为谁辛苦为谁伤
作者:精灵嘟嘟      更新:2017-05-19 04:18      字数:3648
    虽然死罪可免,但一百皮鞭的惩罚是逃不脱的。

    身体是疼痛的,但抵不过心里的空茫,我心事重重,偏偏死嘉西还不肯好好在家陪我,只打发了一个人过来伺候我的饮食起居。

    我终日趴卧在塌上,觉得日子索然无味,对于即将要到来的远行充满惊奇与惆怅。

    安吉亲王倒是派人送了极好的鞭伤药,半月光景,我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硬硬的一条条,硌得身子难受。

    自从那日,嘉西把受刑后的我背回来,他就再也没露面,说实话,我还有点惦记着他,可是这小子会打发人送东西给我,他却没来看过我,心里不是不失望的,但随即就又释然了,劝慰自己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昨夜落了一场雨,今早黄莺在枝头鸣唱,被雨水冲洗过的树木越发苍翠明艳,如水晶一般,我已经可以少坐片刻了,便吩咐了人把软垫放在凳子上,搬到窗边,我坐在那里,正好可以看到碧空如洗的天空,一株高大的魔鬼桉,成群的鸟儿拖着长长的五彩尾巴在空中追逐嬉戏,叽叽喳喳,不亦乐乎。

    这和谐的一幕还是被突如其来的闯入者给破坏了。

    那人顶着一头绚丽的红发,招摇而蓬勃,就像此时她的表情,美丽的容貌下是已经掩饰不住的熊熊怒火,天,这人发疯怎么发到这里来了?

    “嘉西!嘉西!,你快出来,你这个骗子,大骗子!”她嚷嚷着大步流星就进来了。

    我缓缓地从凳子上起身,迎接这位公主的大驾光临。

    她手中的皮鞭扫过院中的花草,旋起一阵风,繁花凌乱飞舞。

    “嘉西,让那个女人出来,我倒要看看是怎么样的尊贵美艳,竟然敢拒绝本公主,出来……”她高声叫喊着已经迈进来了,一抬眼,我对着她笑了笑,而她,显然非常吃惊,我想她之所以惊讶一定觉得我出现在这里显得堂皇而突兀。

    果然,她抬手,以皮鞭指点我,“卑贱的奴隶,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说着话,手中长鞭甩开,铮铮作响,我头一侧,堪堪躲过,眉目自认清朗无害,“尊贵的达娅公主,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您认为我不该待在自己的地盘,难道我该待在你父王的身边?”我呵呵笑着像只狐狸。

    她听到我的话,显然一愣,随即,恨恨地瞪了我一眼,阴鸷地低吼,“你就是他的的那个王妃!”答案已经很清楚了,她这样说出来,不是要问我什么,只是在她自己的心里更加确认一下,然后,她气呼呼地越过我,到我身边时,还故意撞了我一下,我孱弱的身子晃了晃,终究被我固定住。

    “嘉西人呢?让他出来,本公主可没有多少耐心,他要对我负责,”随即很不友好地看了我一眼,“就凭你,不是阻碍!”

    的确如此,我很有自知之明,肩膀一耸,双手一摊,表示承认。

    她应该很满意吧,也不再搭理我,径直向卧房走去,“嘉西,你躲不掉的……”她嚷嚷着走了进去。

    不大功夫,她就又气势汹汹地走出来,用鞭子指着我,“你说,嘉西去哪里了?”说实话,我实在不喜欢被人这样指着,好像我是她的奴隶似的,事实上,我不是,现在我是嘉西的王妃,来日我将是她的继母,她怎么能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未来的继母呢?这不是大逆不道又是什么?

    我的两条腿就像两根木棍子,乏力地很,但我还是迈步过去,抬手把皮鞭拨开,“我是好心提醒你,嘉西不喜欢野蛮的女子,他所喜欢的女子应该是……”我故意卖个关子,瞥她,心里暗笑,她果然就沉不住气了,已经显现出急躁的表情。

    哎呀,我站得有些累了,我得找个座位歇歇,于是,我很从容地走到床边,尽量缓慢优雅地坐下。

    她急步冲到我的面前,又习惯性地举起皮鞭,似乎又想起我刚才的话,举到一半便倏然甩下,“你说呀,磨磨蹭蹭……”

    我招手我的侍女,我有点口渴了,便要了一杯自制的花茶,独自品着,不去管她。

    “你刚刚说我什么?野蛮?你说我是野蛮的女人?”这位公主也是个慢半拍的,到现在才回过味来,她是受不了了。

    “哦哦,我说得不对,尊贵的公主你不是野蛮,而应该是……”我故意做出思索状,“你应该是残忍才正确。”我盯着她的眼睛,果然,那里已经爆发出和头发一样艳丽的火花来。

    “什么?你竟然这样说我,一定是你阻碍了我和嘉西,就凭你,一个女奴,有什么资格……”我看到她手中的皮鞭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想时间也差不多了。

    “对呀,我一个卑微的女奴,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呢?”

    她忽然就大笑出口,很放肆很无忌,“对,我就是这样的女人,但所有的男人都爱我,这是一个女人的荣耀,像你们这种卑贱如蝼蚁的女子是永远没有办法体会的,我也不妨告诉你,在嘉西成人礼的那一年,他的俊美出众就已经把我折服了,可是,他最后关头还是失利了,一支意外飞来的金箭刺穿了公牛的肩胛,它在场地上横冲乱撞,竟然跃上高台袭击王上……后来,两国联姻,我注定是要当王后的,储君为谁便嫁给谁。”

    “这便是你毒死你表姐的理由?”自打这位招摇的公主在亚特兰蒂斯出现之后,关于她的言论一波接着一波,我闲来无事,躺在塌上,就让伺候我的人讲来听听,这一听,我完全打乱了以前的种种设想,原来啊原来,事情竟然是这样的,这位美丽高贵的公主毒死了自己的表姐,这位表姐是达娅姑姑的女儿,因为父母早死,一直寄居在宫中,虽然出身也还不错,但毕竟寄人篱下,受尽白眼,本来在嘉西自成人礼之前,便由王后做主定下了达娅的表姐为妃,但是不久之后,这位表姐竟然离奇死去,奥兰提斯对于这件事讳莫如深,再加上嘉西成人礼当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王上受了惊,生了一场病,到现在也没有好,所以,王后就责罚嘉西每年都要参加成人礼,直到王上痊愈。嘉西娶妃的事情也就无限期地拖了下去,直到我的出现,他终究是娶了一个身份卑微的女子。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不去争取就注定会失去,既然他也爱着我,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他爱着你?哼哼,他爱的女子可真是多。”我冷冷嘲笑。

    “怎么,难道他也说过爱你?”她的神情出卖了她的心,她不止是在怀疑,是根本就不相信,她用一种嘲讽的语气质问我,那样子实在是不屑地很。

    “我?”我多么有自知之明,“他爱的女子可不是我,”

    “是谁?是谁偷走了他的心?”

    “这个吗?达娅公主这几日一直游走民间,难道不知道真相都是最简单的吗?”

    她沉思片刻,忽然就很诡异地笑了,她在我身边转了个圈,手拍在我的肩头,“其实你也蛮可怜的,嫁给了如愿的男人,却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生不如死?这话……我觉得一个人的生活很惬意。”

    “哦,对对对,我明白,其实你爱得人是索朗王子。”

    “谁说的呀,”我招手,唤她附耳过来,“其实我爱的人是安吉亲王。”然后,我哈哈大笑。

    她一愣,随即也附和着大笑起来。

    傍晚时分,我吃了晚饭,正和侍女一起玩着我发明的那种纸牌,在我的调教下,这个侍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敬畏,我们现在的相处就跟朋友似的,我有时就会指使她打探一下索朗王子那边的情况,知道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能吃能喝,就是不能下地,朱丹姆伺候得尽心尽力,听说娜比王后每天都往那边走动,看到朱丹姆的殷勤照料,还封赏了不少好东西。我在心里疑惑,朱丹姆没有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吗?

    我手中把玩着纸牌,迟迟不能确定。

    “撺撮着别人争风吃醋,你倒是躲在这里悠闲自在。”清冷悦耳的声音就像一阵风,自外面刮进来。

    我手中把玩着纸牌,微微侧脸,就看到窗口处那一方艳丽的晚霞,云蒸霞蔚,飘忽不定,“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他也移到窗口,回头望着我,看不到他脸上的恼怒与纠结,只是有数道霞光映衬在身后,反倒有些朦胧空幻之感,我慢慢起身,走向他,渐渐的,他俊美的容颜印进我的眼中,我看清楚了他斧凿雕琢出的轮廓,坚毅的下巴,挺直的鼻梁,幽深的湛蓝色的眸子,这是一张让世间多少女子如痴如醉的脸啊,我抬手,抚摸它,“都是这张脸惹得祸,你难道一点也不愧疚吗?”

    “我并没有要求她们为我如此,而且,我已经有了王妃,。”他看着我,嘴角的笑意带着骄傲。

    “自大的男人!”我的手摩挲到下巴处,那里有着扎人的胡渣,我捏着他的皮肉,用力拧了一把,他的皮肤很紧,被我揪住的皮肉就这样从我手指间滑掉了,我的手颓然坠落,却被他抓住,重又抬起,他看着我,眼中的笑意越发冰冷,“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也是个有心机的。”

    “怎么,心疼了?你的梅丽一定胜不过你那骄傲的公主。其实,她们都没有错,你说,错的人不是你吗?”我愤然甩开手,想要转身离去。

    谁知,他就在后面抓住了我的手,清凉淡雅的声音带着愉悦与无所谓,“我也没错,喜欢的时候就去喜欢,倦了的时候,自然也就无关痛痒。现在,我只惦记着你……”

    这个混帐男人,说出这番混帐话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可是,对于这样喜新厌旧的男人,我莫名的就义愤填膺了,想也没来得及想,我回首,对着那张俊美的脸就甩了过去。声音清脆悦耳,连我自己都惊呆了。

    我有点慌乱,对于自己刚刚的行为有点不知所措,虽然他依旧站在那里,并没有因为我的一巴掌而反击或秉承着好男不和女斗的宗旨气愤地掉头而走,他的姿势没变,表情变没变,我没敢看,只想快点远离他,越远越好。

    我一急,脚步就不稳,心也惶惶,只想快步走进卧房,然后关上门,自己理一理思绪,我怎么会这样冲动?

    我都快要走进去了,才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很沉稳,他是要走了吧,我拿不定主意,停步,驻足,轻侧头,没想到正与他的视线相对,他立在门边,显然是要离开了,不知为什么,他也回了头看过来,我们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无声无息,忽的,他脸上绽开极为耀目绚丽的笑,我一惊,尖叫着向前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