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秦国灭楚 侯谏战死
作者:左云      更新:2017-05-09 10:10      字数:3045
    秦军灭掉魏国的同一年,即公元前225年,秦王命大将军李信、蒙武进攻楚国,由于轻视敌人,没有做充足的准备,被楚军连破两营,大败而回。

    第二年即公元前224年,嬴政二十三年,秦王再次招令征召王翦,强行启用他,派他前去攻打楚国,而楚国派出的是楚国名将项燕。王翦集结了将近二十万大军,秦国的大军从秦国浩浩荡荡的出发来到了楚国边境。

    到了平舆,王翦说道:“传我命令,众将士现在筑建壁垒,设置防护。注意在未得到命令之前,我们要始终防守,不准迎战,静静等待战机,如有违令者,格杀勿论。”

    一时间,秦国的二十万大军便开始忙活了起来,大家将壁垒建造完成,听王翦大将军的命令,守在自己铸造的壁垒里,没有轻举妄动。

    而此间,楚国的军队,没有搞清楚秦军出的是什么招数。便时常到秦营前挑战,试图想要攻进秦军所建造的壁垒,更想试图将秦兵引到壁垒外面,好与秦军大战一场。但是秦军按照王翦将军的部署,在壁垒内,坚持操练兵马,坚守不出。

    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秦军每日操练兵马,士兵的状态极好。而楚军因为多次挑战未果,导致楚军军心涣散,锐气大减,而秦军却养精蓄锐,斗志旺盛。

    “项燕大将军,我们和秦国已经在平舆僵持了一年,我们现在是要怎么做?”楚国一员副将有些焦急地对项燕提问道。

    “我们两军都僵持一年了,秦军都没有要战斗的意思。依我看来,秦军仅仅是想占领平舆,并没有南下的意思。现如今,我们楚国的士兵因为一年多次的挑衅,多有些疲惫不堪。不如,我们现在向东撤退。”

    “将军这样真的妥当吗?”副将有些不能理解地发问道。

    “听我的,传令下去,现在就让众将士向东撤退。”项燕不容置疑的发出军令。

    “将军还请三……”副将还想再劝阻。

    项燕一个眼神过来,他便识趣地闭上了嘴,咽下了没有说完的话。改口说道:“末将遵命。”说完便出去集结军队了。

    不一会儿,项燕便带着二十万大军向东撤退了。此时在一边的秦国大将军王翦见时机成熟,便乘势率领精兵追击,赶往蕲南。

    两军在蕲南相撞,此时的秦军士气高涨,个个看起来生龙活虎,一见到楚国军队的士兵就如同虎豹见了猎物一般心中不免觉得害怕。与之对比的是楚国的士兵此时疲惫不堪,本以为可以向东撤退暂时休息一下,却没有料想到秦军杀了过来,这让楚国的士兵大为吃惊,更是措手不及。

    秦军的士兵拿起大刀便是一杀一个准,而此时的楚国士兵因为慌乱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迎战。楚国的将军项燕,见此状也是大为失色,他没有料想秦军竟然会出这样的策略,他有些茫然的看着两军交战,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指挥才好。在他发怵的时候,王翦将军骑着马杀了过来。

    “项燕往哪里逃?今日我要你人头落地!”王翦发狠地说道。说罢,便拿起手中的大刀将项燕斩杀。

    楚国的士兵们见到自己军队的将军被杀,更是没有了主心骨,整个军队变得茫然而不会所措。

    王翦发令:“秦国的众将士听命,现在全力歼灭楚国军队,击杀人数多的,本将军有奖励。”

    “杀……”秦军拿起手中的武器,不断狠狠地砍向楚国的士兵。三天后,楚军的士兵所甚无几,秦军士兵便乘胜追击,将楚国在平舆的主力军歼灭。此次战斗大大挫伤了楚国的实力。

    秦国大将军王翦将平舆的楚军消灭完之后,乘胜攻占城邑,最后破楚国都成寿春,俘获楚王。自此,一代强国走向了末路,从此落下了帷幕。

    秦国的实力越发强大,兼并的国家越来越多。秦王想要一统天下的心愿也快完成……

    曾侯谏和苏秦离开鬼谷山之后,曾侯谏一直在寻找曾国之前的旧部署,暗地里准备向秦国发起攻击。而苏秦打算走曲线救国之路,他想联合其他国家一起对付秦国。他先出使赵国。苏秦到赵国后,提出合纵六国以抗秦的战略思想,并最终组建合纵联盟,任从约长,兼佩六国相印,使秦十五年不敢出函谷关。后因小人挑唆,苏秦被人追杀,勉强逃命后找到了曾侯谏,二人齐力算计秦国。秦国灭掉楚国之后,王翦之子王贲率军在攻灭燕赵残余势力,俘虏了代王嘉。同一年,秦王派将军王贲进军辽东,歼灭燕军,俘虏了燕王,燕国自此彻底灭亡。秦一统中原乃是大势所趋了。

    “苏大哥,你那边集结多少兵力了?”曾侯谏问道。

    “嗯,我们联系了一些反对秦国的小诸侯国家之后,再加上曾经鲁国的一些旧党羽,现在只凑到两万的兵力……”苏秦有些泄气。

    “没关系的,我这里现在有五万兵力。与秦国比人数,我们必然是比不过他们。但是还记得鬼谷子先生所说的智取吗?也许我们可以使用一些谋略来打击秦国。”曾侯谏眼睛里有闪闪的光芒在闪动着。那是对胜利的渴望,那是对这一刻等待已久的喜悦。

    “嗯,也对,那么我们如何打击秦国呢?你有什么计划?”苏秦问道。

    “我想,我们可以去偷袭秦国的军营,在不同时间段,每次派出少量士兵,然后再把他们军营的粮草烧掉,断了他们的粮食供应;在秦军的食物里下毒,让他们的士兵生病,削减他们的战斗力,使他们士气涣散;我们还可以暗杀他们的大将军,引起他们的恐慌……我所想的就是这些计策了,都是下下策了。”曾侯谏说道。

    “虽然是下下策,但总比我现在没有计划好,我们可以试一试。”苏秦说道。

    “好。”曾侯谏便命令几小队人马前去秦军的军营实施不同的计策,几次试行成功之后,秦军有些惶恐,但士兵士气未见低落,反而加紧了对军营的看守。

    他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再次低估了秦国士兵的抵抗能力。

    再一次的偷袭时,曾侯谏旗下的众位将士被秦军抓了个正着,低落之时,屋漏偏逢连阴雨,苏秦被几个小国家的残余势力抓住。于是,曾侯谏便率领剩余的兵力,前去营救苏秦等人。

    是夜,鹧鸪一声叫得比一声凄厉,天色也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曾侯谏带领的士兵,只能凭借记忆摸着黑向苏秦被抓的军营赶去。

    近了近了……军营的火把慢慢进入眼帘,曾侯谏命令先在原地待命。又令一个士兵前去刺探情况。等到营帐基本熄了灯火,曾侯谏便下令道:“大家现在准备攻击军营,让我们把心中的仇恨发泄出来,让将苏秦救出来。”

    “遵命!”

    说罢,众将士便轻手轻脚来到了营帐旁。刺杀开始了。寂静的深夜,渐渐开始变得吵闹。击打军鼓的声音,兵器相碰撞的声音,士兵相互搏斗的声音……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

    曾侯谏终于找到了苏秦,脸上掩饰不住地喜悦,这一回终于不会再错过救身边人的机会了,心情一放松,忘记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曾侯谏后背被重重的一把利箭击中……他的笑容凝固了,在这一瞬间,他似乎看见很多故人向他走来,他的父王母后在看着他微笑,站在他们旁边的大夫大将军也在微笑……他还看到了子仪哥哥,灵儿也在那里站立着一脸的笑意盈盈……苏苏也跑过来叫他哥哥。

    “真好,又见到你们了。”曾侯谏笑着说道。可不一会儿,他突然哭了:“我对不起你们,我辜负了你们的厚望,我没有完成复国,没有实现自己想要解救天下人的愿望……我……”曾侯谏吐着大口大口的血,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远处,他眼里的聚焦越来越小,慢慢地失去了光辉,他微微一笑,想要伸手去抓住什么,却永远地倒在了地上……

    “曾侯谏!”苏秦大惊失色,却又无可奈何。他奋力挣脱手中的绳索,然后以飞快的速度,前往他们大量军队所在的地方。试图指挥着军队,逃出去……

    此时的大批的士兵已经彻底清醒,他们众将士将苏秦他们包围,一举歼灭。

    黎明划过长空,然而,苏秦和曾侯谏,以及他们这些的众将士都看不到那初升的太阳了……

    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又回到了平常。那个怀有梦想的少年,最后被淹没于这个时代。

    这是时代的悲哀还是个人命运的多舛?不得而知。世界仍然在运转,日子任然在继续。这自然的运作,终究不会为谁而停留,历史的规律,也终究不会改变。

    公元前221年,秦国灭亡最后一个诸侯国——齐国。自此秦王扫六合,统一天下,结束了天下纷争的局面。一个时代的落幕,意味着新的纪元也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