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盗宝
作者:夏浔      更新:2017-05-09 08:16      字数:2898
    夜晚,万物沉睡,大地陷入了寂静,无尽的星空悬浮于天际,点缀着璀璨的光芒,那如银盘般的月亮也被什么东西给啃了一半,只露出半个月牙大小,散发着朦胧的银白光泽。

    借着微弱的月色依稀能看到一座座气势庞大的建筑拔地而起,这些建筑大多建于山顶之巅,密集而和谐,坐落有序,而那最远处最高的一座山巅,巍峨的耸立着一座巨大的阁楼,足有数百丈高。遥遥望去,那阁楼中间,却挂着一块硕大牌匾,上面写着几个穹劲的大字“天阙阁”。

    忽然,地面上有两道矫健身影朝着那阁楼顶层急速的窜去,速度极快,在月光下甚至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在飞掠。可是,那空旷的地面上,还有一大批黑影在身后狂猛追逐着,带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压迫感,朝着阁楼方向追去。

    “孽障,我看你们往哪里逃。”

    一道铿锵有力的苍老声音自空中传来覆盖了整个山顶,便见一个身穿长衫,头戴发髻的白眉老者,身下骑着一匹雪白的白鹤,朝着阁楼方向急速窜去。

    “不好,云师兄,你先走,我来掩护,这严爵长老出了名的铁血无情,要是被他抓住了,非要送进洗剑池投了那铸剑炉不可。”一道白色身影在数丈高的屋檐奔走,忽然急声说道。

    “风师弟,这次去藏宝阁盗取天阙阁镇派至宝,是否就是你说的传家之宝,云浮天阙盒?”另外一个青色的身影忽然反问道。

    “没错,就是我家族至宝,当年我家族式微,祖先无奈之下将这宝物交给了天阙阁,想要寻求其庇佑,而我家族从此便一蹶不振,甚至遭来杀身之祸,全族上下五百口人尽数被屠,我爹将我藏在一口古灶之中,我方才保住性命。”白色的身影淡淡的说道,眼神中闪过一抹恨意。

    “风师弟,你不必多说,你我与这天阙阁都有说不尽的渊源,今日若能逃离此地,来日我们必将这里夷为平地,现在情形很是危险,若是再不想办法逃离,我们都要遭受刑堂最严酷的血刑。”云师兄望了一眼即将临近的屋顶,有些吃力道。

    “云师兄,要想活命,只有分开逃跑了,若有来世,我们还是好兄弟,保重!”风师弟说着,脚下用力一踏,直径跃上了百米高的屋顶,淡淡的看着那些冲上来的黑影。

    见风师弟引开了追兵,云师兄头也不回的朝着阁楼另外的方向急速奔去,之前制定的逃跑撤离点就在这里不远处的一座荒山之上,为了不辜负风师弟的一片好心,云师兄将气力运转到十层,借着朦胧的月色,消失在了山巅。

    看着那果断消失的身影,风师弟眼神更加坚定,他身体一沉,丹田之气沉入脚底,脚下的瓦片承受不住这冲击,瞬间被内力震裂而开,脚尖深入碎片之下,然后一道气劲发出,那些碎片纷纷朝着阁楼边缘飞射而去。

    “小心,有暗器。”

    虽然有人提醒,但是瞬间便有人被这些破碎的瓦片击落,身体也跌落而下,然而更多的人朝着屋顶冲来,而面对他们的则是急速射来的瓦片。

    “我靠,罡气护体。”只见后面上来的一批黑影,被这些瓦片射中,居然毫发未伤,风师弟瞬间瞧出了名堂。

    “居然派出了护宝堂的师叔一辈,这些人那一个不是后天十层的实力,还真是看的起我啊。”风师弟脸色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朝着阁楼边缘再次踢射出十多片碎瓦,又干掉了两名黑影。

    “统统都给我上,一定要抓活的,活的海沉风,还有布惊云。”

    那骑着白鹤的长老也是终于攀上了白丈高的阁楼,朝着那些护宝堂的弟子大声说道。

    看着远处来的老头,风师弟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浑身气劲全部运转在腿上,脚下的瓦片也是急速的飞射而出,纷纷激射在那些上前的众人。

    虽然说有罡气护体,但也不能长久的坚持,那些高手们只运转了半个呼吸间便消耗了不小的内力,此刻是万万不能护体了,而是面对飞来的瓦片急速的闪避着。

    “都给我住手,海沉风,你也给我住手。”一道犹如九天雷霆般的厉喝声自远处的阁楼传来,只见一个身穿金丝长袍,头戴九霄崇云冠的中年男子,大步流星的走来,带着一股威严气息。

    “参见掌门。”

    一众弟子见到此人,纷纷跪伏在地,行参拜之礼。

    风师弟并没有跪下,而是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眼神有些复杂,心情也很复杂,戒备的看着一行人。

    “海沉风,布惊云,你们是我多年辛苦才培养出来的出色弟子,耗费了极大的心血培养,本座不想看着你们走向不归路,放眼整个古武界,谁人不知晓你们风云二人,谁人不知晓我天阙阁。”

    掌门一脸傲气的说道,眼神落在风师弟的身上,忽然厉声喝道:

    “可你们为什么要背叛师门,违背你们当初许下的誓言,入我天阙阁者,皆永生不得背叛,永世为我天阙之人,难道你们忘了为师交给你们的重任了吗?”

    众人一片沉寂,望着眼前那个提拔身姿的青年,有妒忌,有惋惜,有憎恨,反正每个人心里都希望这人在天阙阁除名,消失。

    没错,在整个天阙阁,最牛逼的首席弟子便是这风云二人,也是掌门的亲传弟子,在这古武界年轻一辈中也是名列前茅,年纪轻轻便已经迈入后天十二层境界,距离那恐怖的先天之境,也只差一步之遥,这二人在天阙阁简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极负盛名。

    盯着掌门那骄傲,威严的神色,风师弟脸色不变,淡然道:

    “十二年前,世俗界有一名门望族,族中传有一宝,极具神器魔力,唤云浮天阙盒,不知道师傅你可知道?”

    果然,闻言后,掌门脸色有些不淡定了,惊奇的说道:“你,你怎么会知晓,那宝物名为此物,难道。”

    “掌门师兄,这海沉风与布惊云入我藏宝阁就是偷盗了此物啊,此乃我镇派之宝,岂可由他们盗走,真是可恶至极。”那白发长老严爵吹胡子瞪眼睛说道,眼神看着风师弟的样子恨不得吃了才是。

    “哈哈哈哈哈。”

    一声大笑自掌门口中传开,他红着双眼瞪着远处的海沉风笑道:

    “我见你的时候,便觉得你有些面熟,可你却挺聪明,居然改换了名字,恐怕你的名字叫王渊吧,我的好徒儿!”说道此处,却是压低了声音。

    瞪了一眼掌门,风师弟淡然一笑,惨笑道:“没错,我当年见过你,你也是其中之一,是你杀了我全族,今天也该到了偿还的时候了。”

    “偿还,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偿还,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拿什么来和我斗。”掌门脸色变得阴沉了下来,泛着丝丝杀气。

    “就算是死,你们也休想得到这云浮天阙盒,”风师弟惨笑一声,看了一眼前方冷眼旁观的众弟子,眼神没有丝毫留念,他运转起十二分的内力,化为一道残影,急速的朝着楼阁的另外一端飚射而去。

    “不好,他想要跳入万丈崖,快拦下他,不要让他带走云浮天阙盒!”白发长老严爵一声大喝下,所有人全速阻拦,却是迟了半拍。

    掌门看着这个出色的弟子,朝着绝望的万丈崖奔去,眼神流露出一丝不屑,这云浮天阙盒自己研究了十二年,一点用处都没有,早就想弃置不管,但是碍于明面,却放在了藏宝阁,为的就是壮大门派名声,如今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至于风云二人,这两枚棋子早就可以抛弃了,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风师弟没有丝毫犹豫,他的身体摄入了云海之中,被一片黑暗所吞没,伴随他的则是呼啸的风声,他就像是一片树叶,不断的下坠,还有那微弱是呼吸声。

    传说这里是天阙阁最恐怖的地方之一,万丈崖,乃是上古就遗留下来的,其中不时会传来一些恐怖的嚎叫,以及震感,甚至有时候会爆射出滔天的血腥之气,曾经有人想深入一探究竟,但那些人再也没有上来过,几十年后再也出不来了,不知生死。

    而就在风师弟快要落地的时候,他怀中忽然冒出一道巨大的银色光芒,那光芒之中悬浮着一个拳头大的神秘银盒,爆发着一股恐怖的能量,瞬间将风师弟的灵魂从肉身中拉扯而出,吞没后,旋即又消失在了这一片黑暗的崖底,只留下风师弟那具被摔的七零八碎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