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躺着中枪了。
作者:已长发及腰。d      更新:2017-11-19 09:47      字数:3422
    司徒听溪,也就是本美女啦,很幸运的抽中了我最喜欢的《干将莫邪》,没想到那青衣男子看着情商低,哄起女孩来,那叫一个牛逼,在干将莫邪生离死别的那个情节,感觉他好专业,该哭那眼泪一瞬间就下来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就因为他拿投入的眼泪,我们得了第一名,虽说,我之前看他挺不爽,看见他那么敬业,,不由得偷偷的给他点了个赞。

    “魅夜哥哥,你也来参加花灯会啊,你是知道我在这里,所以,特意来找我的吗?”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位粉衣女子,梳着时下最流行的少女梨花髻,配以粉色石榴发簪,加之星星点点得翠绿珠子,大大的眼睛,画着可爱的梨花妆,嘟着嘴笑着,充满了灵气,腰间搭配鹅黄腰带和细细的绿色丝带,整个人散发着仙气。

    “我去,人人都说,红配绿,狗都嫌。乖乖龙迪龙,这小妞,绝了,在红色于绿色的搭配上,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作为一个现代人,真的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怅然而涕下”在本美女感慨的时候,就被那小妞视为“情敌”了,,

    “魅夜哥哥,她是谁啊?跟你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喜欢她?不对,,,,她是不是爱慕你啊?我这么有魅力,你都没动心,她看着也就那样”

    此时,本美女是背对着那小妞的,,“我去,,虽说,,在现代的洛听溪是小家碧玉,,没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资,但是,,,,司徒听溪可是万里无一的美人了!就那小脸,,,作为一个现代女性,,我都看呆了,,,她的身体里是我,想不迷人,,那是不可能的,,敢说本美女长滴不咋滴,,嘿嘿,,,,,”

    缓缓的转过身,走到青衣男子身边,很自然的拉着他的手,“相公,,她是谁呀?你怎么可以去找别的女人,,而且,,还是这么没档次的,,适当的微微一笑,,那叫一个倾国倾城啊,,青衣男子有看呆了。”

    魅夜根本没有注意到,,,司徒听溪刚才喊他“相公”,只是直直的盯着司徒听溪看,

    那粉衣女子已经快要气爆了,“你,,你凭什么喊魅夜哥哥“相公”,你们成亲了吗?真是不知廉耻,”看着那小妞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就一个字,,,爽!

    不由得往那青衣男子身上靠了靠,,,,邪魅的笑着,“你看我们这个样,,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说罢,,还来了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尾音,,,,“嗯哼?”

    “你个贱人,,狐狸精,,你,,你抢走了我的魅夜哥哥,,,我跟你平了,我呸,,,”那小妞竟然,,,,吐口水。

    看我怎么修理你;“哎呀,我去,,你有口臭,,,,,口水发黄,,,有炎症,,,,用我的家乡话说就是,,你有妇科病,,,上火了,,,白带太多,,有异味,,,,看样子,,应该病了许久了吧?你可要注意身体啊,,,,女性问题,,,得重视啊!”

    那小妞彻底火了,,,“贱人,,你说什么了?姑奶奶听不懂/有本事,,,你离魅夜哥哥远点,,有本事,,你也让你有那个什么妇科病啊,”司徒听溪差点没被口水呛到,,,妈呀,,,跟一个古人说这个,,,真的是,,   脑残。

    本美女在那苦笑,思考究竟应该怎样跟古人交流了?这边,,那小妞,,已经一个鸭掌呼过来了,,,“妹妹当心”司徒璎珞已经急的不行了,,那女子要对自家妹子动手,他却无法阻止,,,冲过去也来不及了,,,说时迟,那时快,在那小妞的鸭掌快要接近司徒听溪的小脸时,青衣男子一把抓住了那鸭掌,,狠狠地一甩,,“够了!”

    这下……那小妞彻底阉了,“魅夜哥哥,,你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你欺负我娘子,,你觉得我会允许吗?”青衣男子说这话的时候,,腹黑的笑着,看着司徒听溪,,“娘子,,为夫让你受委屈了”,

    我心里那个气啊,,,竟然占我便宜,,,谁是他娘子,,,本美女都不认识他。不过为了气那粉衣女子,,,本美女只好忍着,

    “妹妹,,没事吧?”,,司徒璎珞过来了,,一个劲的问我,,有没有吓到。直到确定我没事,,才罢休。

    “你又是谁啊/”那小妞还没有意识到她闯祸了。还在那傻逼的问我哥哥是谁。

    “我是她哥哥,司徒璎珞”

    “你,,你是司徒璎珞,,那  ,,那你就是司徒听溪?”

    本美女优雅的来了句’“如你所见,,如假包换,,我就是司徒听溪。怎么?”

    “司徒听溪,,京都第一才女,果真名不虚传,跟传闻一样垃圾,长得就是没有本小姐好看。你知道本小姐是谁么?说出来吓死你,,本小姐是上官将军的嫡女,上官悠悠,本小姐的姑姑可是线下最得宠的皇贵妃,,,我哥哥跟你哥哥官位同级,,,你爹跟我爹官位也差不多,,何况我还有姑姑,,,司徒听溪,,你惹了我,,跟我抢男人,,你会死的很惨。”说完还嚣张的笑着,,一副她就是天王老娘的样子,

    “你有什么可嚣张的?你看看你,,穿的那么可爱,,行为那么可恶,拽的像根黄瓜似得,你以为你头上有点黄瓜绿,,你就是黄瓜啦,,我告诉你,,你那头上的黄瓜绿在你这就是苦瓜癍,你看看你,,明明就是苦瓜,,硬要说你是黄瓜,,你当别人傻啊,,,你比二百五十还要厉害了,,,说到这,,真心给你个大大的赞1没事,,多吃点巧克力”

    “你说什么了?巧克力什么鬼?你又骂我是不是?”

    :哈哈,,我已经快笑死了,,“看在我今天心情不错的份上,,我再说一次,,,,没事多吃点甜食,,,整天顶着个这个苦瓜脸,,很欠揍的啦!不吃甜的也没关系啦,,不要把自己装扮的橡根黄瓜,,,你这样,,人家会郁闷,,,,,究竟是黄瓜还是苦瓜?还是说,,黄瓜苦瓜变异了,,,,给别人造成困扰,,让别人死太多脑细胞,,很不道德哦!”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今天,,不管你如何辩解,都无法掩盖你勾引魅夜哥哥,”上官悠悠感觉她说不过司徒听溪,,又不想在喜欢的魅夜面前没面子,,慢慢的,口气软了些,

    天知道。司徒听溪看着上官悠悠那吃瘪的模样,,那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上官悠悠是吧?你听好了,我司徒听溪从来没有勾引过你的什么魅夜哥哥,,就他那小白脸……忽悠花痴女可以,,在本小姐这儿,充其量就是个陌生男子,我拜托你长长脑袋好不?我司徒听溪用得着勾引男人,言尽于此,”

    “听溪,我们走,,像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发疯的女人肯定是没打狂犬疫苗,你看看她那样,有娘生没娘教的,,没必要跟这种人打交道。”司徒璎珞生怕自家妹子吃亏,,逮着空儿就把听溪美女带离了危险地带。

    “司徒兄,怎的这就走了?你妹妹可是毁了我的名声,她要对我负责的。”

    司徒璎珞愣了愣,看着这哥们,平时交情还好,,不是个无理取闹之人啊,,怎的今天要自家妹子对他负责了?自家妹子到底做了什么,竟然到了要对一个当朝三皇子负责的地步。虽说,,自己平时不怎么了解世俗,却也知道,,一般,,要求负责,都是男子的行为对女子的名声造成影响才会被要求负责的,,,,而且,,一般都是,,男子对女子负责……怎的,,今天,,一个男子要求自家妹子对他负责,,这个人,,还是当朝太子的亲弟,,,眼下最得宠的三皇子……

    “你个没脸怪,嚣张什么啊?凭什么叫本小姐对你负责?你要是想要女子,,这里,就有花痴一枚,,送你了,,拿走,不用谢。”说话的同时就把上官悠悠推了过去。

    上官悠悠根本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她只看到魅夜哥哥那张帅帅的脸离她越来越近,,,本能的嘟起嘴巴想要亲切问候她心心念念的魅夜哥哥,“该死!”在上官悠悠还没能一亲芳泽的时候,魅夜一句咒骂就闪开了。

    看见自认为迷死天下女子的魅夜吃瘪,,,哎呀呀,,本美女心中,,,那叫一个“爽”啊,,,,,,没办法,,作为一个现代人的本性又出来了,,在那唱着“甜蜜蜜,,你哭得甜蜜蜜,,”,,下一句,,我还没想好歌词了,那没脸怪就闪到我这来了,

    “司徒听溪,,你什么意思?”

    “额,  我,, 我在唱歌啊,,,怎么了?是不是很好听?放心,,你随便听吧,,我  不收你钱的。当然,,如果你觉得良心过意不去,,非要给我钱的话,,我也能勉为其难的接受个100两的,嗯哼,”司徒听溪一眼无辜的说着,还眨了眨眼睛,,,真的是挑不出毛病,,,,是的,,,这话,,任你怎么听,,都没毛病……

    小编:我的个神呀,,,司徒听溪,,你这小嘴怎地就那么会说了?

    司徒听溪:那是,,好歹本美女也是清华大学历史系系花,,,没点墨水可能吗/

    小编;;'好说,,只要你不罢工,,,你说你是神仙我也力挺到底啊

    司徒听溪:神仙算什么?本美女告诉你,,,你看过大幂幂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最后,,浅浅跟夜华在一起了对不?我跟你说。,,,他们吵架了,浅浅跑到凡间来历劫了,……

    小编:你想表达什么?

    司徒听溪,,呵呵,,,我就是上神白浅,,,,,

    小编;;;;;;

    司徒听溪、;冒看见本美女这么美吗?美貌与智慧并存,,,,我就是白浅,,以后,少惹我,,,你惹不起,

    小编:  我去,,,这妹子没救了……蜜粉,,加花粉,,,,,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