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苍山为证 洱海为凭
作者:左云      更新:2017-08-02 15:33      字数:4823
    孟洱海抬起头,婆娑的泪眼好像是被洱海在月光下蒸腾起的雾气迷蒙了,往事历历在目,可是早已物是人非,如今才能体会汪月亮的那句话,只要和爱的人在一起,在哪里都是幸福的。

    可是再到哪里去找自己爱的人呢,妈妈不在了,月亮不在了,现在有的只有一只和自己一样孤苦无依的小狗。

    孟洱海抱着它,它对着孟洱海耳鬓厮磨,孟洱海听着它委屈的呜咽心中更是悲戚,它也是大自然的精灵,可是却可以如此直抒胸臆地表现着自己的悲伤,为什么自己就不可以呢?

    抬头看天,月亮愈发明亮,天地之间没有任何遮蔽,只有在这样的天地间月亮才是最圆最亮的。

    那月影处的沟壑真的是广寒宫吗,如果里面住着一位嫦娥,她可是会不知疲倦地舞蹈,她跳的可是自己的孤寂?

    如果她觉得孤寂一定会邀汪月亮和她一起吧,那么自己抬头看着的月亮不就是自己心中的月亮了吗?

    苍山沉默,洱海无声,可是孟洱海好像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一般,嘴角上扬,抱紧了怀里的小狗,笑着对它说:“从此以后咱们都不寂寞了,我来陪着你,让月亮来陪着我好嘛?”

    小狗听懂了他的话一般哼唧了一声,瑟瑟发抖的身躯有了暖意,往孟洱海的臂弯里拱动着。

    回望洱海,一缕缕清风徐来,带着潮润的气息,那便是洱海的味道,就像每个人都有着独特的味道一样,孟洱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要把这股气息永远留在心底,带着它就像是带走了自己的乡愁。

    时节已经是初冬了,可是这里却依旧是繁花似锦,面对洱海总是春暖花开,如此诗意是谁拒绝得了的呢?

    一棵木莲树就在近旁,孟洱海走过去,看着细碎的花瓣零星地挂满枝头,他摘下一朵来轻柔地插在小狗的耳边,小狗竟然没有拒绝。

    晨光乍露,一片红霞飞满东边的湖面,月亮依旧傲然悬在当空,丝毫不惧日光的来袭,孟洱海闭上眼睛,一夜的徜徉让他在微风中晃动了一下身躯,眩迷的神采并不是倦意,而是另一种喷薄欲出的炽烈情感。、

    自己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汪月亮,苍山洱海最美的时刻便是这日夜相交汇的刹那,水连朝阳山接月,这是何等的壮观,苍山,洱海不仅仅是柔美的,也有如此曲高和寡的神态。

    这才是最迷人的,自己为什么早就没有想到呢,如果要记住一缕乡愁,这时的美景才是点睛之笔吧,月亮就应该依稀婚纱站在这里,站在这个时刻才是最美的。

    将小狗放进网兜里,操起单反相机来按动快门,留住的就是苍山,洱海在自己心中真的最美!

    天际悠悠飘荡着几朵云彩,孟洱海愣住了,这便是传说中的望夫云吗?那么洱海可就是千年而下那悲伤恋人破裂的心间盛满的伤心的泪?

    可是此时的云应该不能叫做望夫云吧,因为是自己在这里守望,守望着月亮,而天光再起,月亮已经若隐若现了。

    是自己在守望月亮,可是月亮不一样在守望自己吗,如果是这样,那这望夫云可是为着自己而来?

    孟洱海痴痴地想着,呆呆地站着,空气都是柔润的,像洱海的水波,抚慰不只是脸庞,而且浸润到了内心。

    诗意的栖居,恬淡的生活,这里的一切都在展示着人情,人性的至高追寻。

    天色终于一点点亮了起来,月亮终于隐去不见,可是孟洱海不愿就走,他想大声疾呼,想要告诉月亮,自己错了,错在以为洱海只有在夜间才是美的,却原来这十二个时辰的交替并没有夺取洱海丝毫的美态。

    它在时空的交错里永远都保持着自己不同的柔姿,丝毫不知疲倦地吸引着为之癫狂的心。

    洱海的柔波下露出葱郁的水草,在回旋的波涛里起伏不定,像是绵柔得可以徜徉的青青山坡,让人生出想躺在上面的冲动。

    长发垂髫的碧柳倒映在水草纸上摇曳生姿,想必也只有这里才会有如此美景吧,此时的北国早已是万木凋敝的时节了。

    想起自己刚到是白族的长者奉上的三杯红茶来,第一道叫饮苦茶,说是年轻时的艰辛,第二道是饮甜茶,意思是中年时的收获,最后一道是饮回味茶,人生磨难,到了老年就什么都不怕了。

    这又是一道多么完美的命题,如果自己不亲自到洱海,哪里会懂得这么多言语无法描绘的风物人情?

    不到而立之年,可是苦与甜早已交替而来了,现在的自己就是什么都不怕的时候,因为失去的可以在瞬间转化为永恒,再也见不到的月亮不正是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了吗?

    如果还有一个地方能气定神闲,自然就是非这里莫属了,它非但自身如此,更能让流连其间的人也如此,这才是最奇妙的所在。

    苍山,洱海永恒,则人间的至情至性便也永恒,月亮也就永恒了。

    徜徉蓝天下碧湖中的洱海,神清气爽间,目光所见是如黛的苍山,是博击长空的水鸟,是白云绕松的绮丽,是浩渺卓然的绿湖;心中所领略的是大理洱海的如画美景。

    惟其如此忍心才是恬静的,不着任何世俗的污染,一切污秽早已被青山碧水涤荡的了无痕迹了。

    世间可是还有一个地方能像这里一样,有天的澄澈多姿,水的碧秀钟灵,有化外之民的与世无争,也不乏石井的逍遥快活。

    远远望去,苍山的渔村里已经升起了炊烟,星星点点的是睡眼朦胧的山民在眺望洱海了,哪里会有人能在每一个醒来的清晨就吐纳于日次臻美的天地之中,这样的山水之间。

    一片澄明之中,乌云都变得淡了,像是孩子的画笔,不羁地描摹中总要加一点任性的颜色,让一切都呈现出永恒的暖色调。

    阳光跳出洱海的水面,金色便肆意挥洒,笼罩万物的霸气在顷刻之间氤氲浮荡,一展无遗。

    只是阳光可会知道,其实就在自己来临的夜间,月光轻柔的挥洒并不比它有丝毫的客气,却从不如此张扬而已!

    金色的光芒推挤着洱海的碧波,层层叠叠地悦动着朝面前铺陈开来,金色就成了孩子手里的画笔,饱蘸了一笔明亮,毫不吝惜地投入水中,无需抖动,水便无私地容纳了它,只是水的威力更甚,稀释了光的刺目,使之柔和宜人,即便是跳跃在波涛之上的那一丝光晕都成了柔美的点缀。

    孟洱海的心里裹着笑意,极目远眺,苍山山麓的田园在望,连接着洱海的青碧,原来山水都是一色的,耳边出去风声就是白鹭的嘶鸣,闭上眼,再也没有丝毫的杂音存在,天地一片澄明。

    并没有想象中嬉闹的人群,也没有吵杂的声响,这里的一切都是宁静的,非要找一句最凝练的语言来描述苍山洱海的话,也只能用大音希声这四个字了。

    朴拙之美才是至上之美,自己梦过千遍万遍的苍山洱海以一种绝然不同的姿态站立在自己面前,如许震撼来的如此突然,孟洱海有些猝不及防,如果有一种感情能代替思念,那就是此情此景吧。

    它并不是让人就此忘却思念,而是让你把思念完全地融合在了这一方山水之中,让你的牵绊就此留了下来,带走的只能是一颗纯净的心。

    月亮,我不会再找你了,因为你一直都和我在一起,是苍山,洱海告诉我的,或者说我们就一起留在了这里,我若是日后再来也不是来看你,洱海来找回自己,因为是你把我留在了这里的山水间,这里的月光笼罩之处,这里的每一道波光和水草里,每一处山间的花木中。

    没有一夜不眠的疲惫,怀着的是一颗轻快的心,孟洱海想要奔跑,网兜里的狗儿低沉地抗议,孟洱海干脆把它放到地上,然后飞跑向前,它果然在不情愿中紧紧追赶上来,摇动着抗议的小尾巴。

    那是浮萍吗,飘荡在近岸的草丛中,随着沼泽水域的深浅或密或疏地聚集着,跳虾迎着日光极力想跳回到水里去,却无法掌控自己的方向。

    是渔歌,孟洱海站住了脚步,洱海上飘来一阵渔歌,不知是从哪里飞扬而来,刹那间像是天外之音,回旋的曲调不免让人想起在这里随处可见的刺绣,那高亢如云的绕梁之音又像是一根灵动的彩线在画图上飞纵而已,让一副平平的画变得立体。

    这山水就是那副刺绣中永不变更的画吧,而渔歌就是让山水立体起来的魂声色之间的契合就在这里,孟洱海只觉得自己也就是画中的一处景物,只是不知道幻化成了绣品中的那根彩线而已!

    若是这样,自己当真就是画中一景了,而月亮就是那画魂,就是渔歌,只是不是此时的,应该是夕阳西沉之时的,月歌唱晚,唱的大人孩子都归家之后,这一方天地才是月亮的,也就是自己的。

    那时的自己也就不是此刻的自己了吧?

    孟洱海茫然醒悟,可不是吗,到了渔歌唱晚之后自己就是那苍山上铺陈开来的皑皑白雪,就是月亮的冷辉,就是图画中的留白,什么都不是,却又是最深沉的额存在,是这幅图画中最性情的所在。

    留白,原来自己念念不忘的留白就应该是自己,孟洱海醉了,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难道乡愁不是别处,正是此情此景中的自己吗?

    一定是了,乡愁是什么,正是人之对于山水的眷恋,而眷恋本身就是乡愁,自己可不就是乡愁吗?

    人的思念也许会有偏差,却也不外乎思念人和山水两种,那些思念山水的人何以想得到自己思念的却是另一个人呢?

    苍山沉默,洱海无声,因为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吧,人这一生无论走过多远的路,看过多好的景,见过多少的人,喝过多少的谁,而最终的魂却只能归于一处。

    这一定是自己的魂归之处,而月亮只不过是先自己一步到了这里而已!

    孟洱海激动着,虽然洱海的夜月之前升升落落,从不曾记得谁来过,谁又去了,可是总会记得自己吧,因为无论到了那里自己都会在它升起的时候注视着它,说一声,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追寻着你!

    洱海的月亮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为自己擦拭行囊,让前路变得更加义无反顾吧!自己就是漂洗过风尘的旅人,以后要走进的不是一段神秘的传奇,而是再朴实不过的生活,这个生活中有妈妈,有月亮,有所有自己眷恋的人。

    如果要给洱海夜月一个定义,她就是自己的月亮,是不可更改的忠贞和守望,旁边缭绕着挥之不去的望夫云,让漂泊无定的自己一直深爱,一直陶醉,一直感动。

    强烈的归属感鼓动着孟洱海的内心,碧波荡漾的洱海浮动着醉意,只有离自己内心最近的人,离灵魂最近的人才能听得懂这波涛的倾诉,自己的倾诉也才能让波涛听懂。

    “月亮,我把自己对你的思念留在了这里,你每天晚上都能在这里的山山水水见看得到,听得到,好吗?”孟洱海对着洱海的碧波喃喃自语。

    “我就算是离开了,我的心也永远留在了这里,就让他滞留在这里的浑然山水之间,留在记忆的最深处!”

    孟洱海弯下腰,抱起那条小狗,逗弄着它,对着它说:“也许你就是这里赐予我的,让我带走的关于月亮的一切,你也是在月亮的冷辉中沐浴过了,不是吗?”

    小狗乌溜溜的眼珠滚动着,低声哼唧,像是回答。

    而自己说的话洱海好像全数收下了,回应的是一排排汹涌的浪花,像是在眨眼,就像是自己无数次幻想过的月亮与渔火的眨眼一样,暧昧而深沉。

    浪花的一起一落之间时间好似都在凝固,让宛如伤痕一般的浪尖与浪谷之间慢慢抚平,不留丝毫痕迹。

    人心到了这里才能尽情舒展,一点也不错的,清风拂面不着丝毫凉意,自己也变成了与之浑然一体的美景了。

    人在山水间,所有对于山水的描摹都是苍白无力的,因为描摹用的是旁观者的角度,唯其身处其间,最直观的感受才能推动感情的铺排。

    那一碧如洗的蓝天像是为月亮再次光临挂好的幕布,不许一星半点的云来破坏,又像是此刻孟洱海的心情,柔波翻动的水面更是做好了投影的准备,让月光不至于在水中飘散。

    轻轻的风泛起一道波纹,那就是自己的思念吧,它正拖着自己的思念在洱海里弥漫开来,只有洱海才能用着恢弘的气势让自己的思念一展无遗地表露在月光下,让月亮看得见,听得见,记得住。

    自己就是月亮的乡愁,月亮也是自己的乡愁,这种缠绵不散的思念才是最美的,较之山水更为空灵的秀美,更为炽热的情怀。

    一切都放下了,便是离开也无憾,因为离开就是留下,留下就是离开,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印在了心里,镌刻进了灵魂。

    这里的每一缕清风,每一片花瓣,每一片清辉,每一道月光、这里的风花雪月都是自己的,都是打包好的记忆,都是苍山洱海与生俱来,又是为自己准备了千万年的礼物,只能着自己的到来。

    向苍山洱海告别吗,别了!可是却不忍,因为想要留下,其实不用道别的,因为自己早已留下了,留下的就是自己的一颗心,像是漂泊游子交给目前的那句不变的誓言,总会回来的,或者带着父母的嘱托在人生之路上永不停留。

    如果说自己人生就是一个圆,像月亮一样的圆,所有的的漂泊也不过是月亮的光晕而已,那牵绊的圆心始终都在之里,任谁也无法改变,任谁也割裂不了的。

    孟洱海抱着小狗一步步走去,身后的风还在吹,水还在唱,山还在伫立,只有月亮隐在天光之后不曾露面,它却看得见,只是无声地看着自己,看着自己踟蹰的脚步一点点远去,每一步都留下了一个思念的种子。

    这粒种子必然在这里开出自己的风花雪月,开出苍山,洱海又绚烂的美景,只是在平实的图画中不一定看得到的,却又是这片美景不可或缺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