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时期(1981至1982)2
作者:东方秀川      更新:2017-08-09 01:27      字数:3817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三日

    上午九点左右,我们乘车到达了预定的参观地点——兴文溶洞。天气很好,太阳已经升得老高,冬日的阳光暖融融的,使人感到心情惬意。汽车在溶洞前面停了下来,我们下了车,步入了一个很大的石窟。我抬头打量这儿的环境,发现这是个天然形成的大岩洞,它的形状像个大厅,呈长方形,足有一个大礼堂大。我走过许多地方,像这样的大岩洞是第一次见到,它的确是非常特别。我们在这儿休息了一会,县里的导游就叫大家准备进洞。

    我们整队直往里走,见前面不远处有个洞口,里面透出一点微光。我对乐兮道:“哎,洞口在那儿。”示意乐兮与我同路。她笑了笑,咱俩就往洞里走去。洞中有一点黑,但因布了许多彩灯,所以勉强也能看见。大家边走边看景物,间或停下听导游讲解,就这样的彳亍前行,也已感觉情趣倍增。走了一会,乐兮忽指前面的岩壁惊异地道:“噢!小刘,瞧呀,你看那些石花石蔓,真好特别!”此刻我亦正在观览,就立马道:“是啊!乐兮,我还发现更绝的呢,那右边的小石洞里亦有奇观,咱俩可去仔细瞧瞧。”乐兮笑道:“这行!”于是我们向那儿走去。那个洞口比较狭窄,只能容纳一人进出,乐兮让我先去瞧瞧,我就躬腰钻了进去。洞里很亮,里面装有灯饰,我环顾四周,见岩壁上竟有许多白色石乳,它们大小不等,形状各异,晶莹剔透,玲珑别致,在彩灯的照耀下,实在显得太漂亮了。我看了一会就出了石洞,对乐兮笑道:“哎!有钟乳石呢,实在非常值得欣赏。”于是乐兮就去看了,出来也说确很漂亮。我俩在洞口聊了几句,随后便又一道前行。

    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走了很远,这个溶洞很深,里面忽宽忽狭,宽阔的地方可以容纳大队人马,走至狭处则需排成单路队伍才能通行,且有惊险刺激的味道。好在一路上布有彩灯,洞中的石花、石蔓、钟乳石,几乎随处可以见到,那可真是千姿百态,绚丽壮观。走着走着,忽又听见流水声响,我对乐兮道:“呦!前面必有暗河,这是溪流的声响。”乐兮点头,我们继续往前行进。大家又走了一程,见左前方有股清泉从岩缝里流出,涓涓的细流顺条小溪流了一段,就注入了一个深潭。我们来到潭边,见潭水碧净,清澈见底,心情实在感觉舒爽。导游说这儿的水可以饮用,是纯天然的矿泉水,据说还有医疗价值。于是就有人手捧水喝,说很甘洌;我也伸手摸那潭水,顿时感觉有股凉意。

    大家在洞中又看了一会,导游就带队伍往回走了,出洞时大家走得很快,大约十一点左右,所有的人都走出洞来。大家对洞中的奇观都很赞赏,我问乐兮洞里为啥有此景象,乐兮说那是地下的石灰熔岩长期运动和浸润的结果,她说是种自然形态,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造就。我完全赞同乐兮的观点。

    午饭以后,我们又观览了溶洞附近的一片石林。在那里我见到了省财政厅那位厅长,他高高的个子,约五十开外,戴一副金边眼镜,穿了件呢绒大衣;他的脸型略显方宽,表情严肃,看上去还真有官相。我们和厅长一起游览,把主要景点都看过了,然后这才离开石林。我和乐兮、小张走在一起,咱们边走边聊,却都认为这儿的石林没啥特别,显得零散,比云南石林相差甚远。但乐兮和小张却对溶洞大加赞赏,她们都说溶洞不错,颇值欣赏,而我的感受也是同样。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上午散会以后,省里带队的领导告诉我们,中午请大家一起会餐。我心里明白,我们这次全省的会议,到今天就要结束了。下午有半天自由活动,明天各地的同志就可以走了。想到将要离开省城,我不免感到有些惆怅,我此时的心情,或许她是理解的吧!

    与乐兮相处了这些日子,我心里真有些舍不下她,她那么温柔、那么美丽、那么天真无邪、那么热情奔放,怎能让我不动情呢?说真的,我这人向来很难动情,而像乐兮这样的女孩,我生活中还很难遇到。这些天来,她总是像位姐姐似的时时处处关爱着我,在她身边,我会有一种非常特别的亲近感,她那美丽女子的温存和体贴,使我感到十分幸福。

    其实乐兮只大我一岁,但她那种成熟的美丽,还真像位大姐姐呢!我们在一起闲聊的时候,她曾说我单纯、稚气,还说我有儒雅气质,而她就喜欢这样的男孩,她真把我看作了一位可爱的弟弟。虽如此,我更希望我们的关系,还应该有另一层意思,我曾想大胆向她表白,把我的爱意坦言相告,但这些天来,我没能吐露半点秘密,因为我不敢,越是深爱的女人,我对她越是胆怯,唉!这怕是我失败的原因。

    吃午饭了,我和乐兮仍坐在一起,伙食很好、很丰盛,因为是会餐,气氛也就非常热烈。我们一边吃着一边高兴的闲聊,乐兮喝了些红葡萄酒,她的脸色变得红润,显得格外美丽动人。她还是那么活泼开朗,与大家说着话儿。这一顿饭,大家都吃得非常满足。散席以后,乐兮便约我出去走走,我非常乐意,就与她一道走出了餐厅。

    我们顺着餐厅门前一条小路走了一段,前面有个花园,周围有些绿树和草坪,我和乐兮就往那个花园走去,我们散了会步,就在花园旁停下说话。乐兮叹道:“唉!快分手了,咱也不知什么时候还能见面。”我看得出,她说话时,脸上流露有依恋的表情。我便应道:“是啊,时间过得也真太快!想到要走,我还真的有些不舍,我觉得咱俩相处挺好,我很开心,但咱们也只能以后见了。”乐兮笑道:“是的,我也感到非常开心,我觉得咱俩甚是投缘,这或许就是人生路上寻觅知己的巧合吧!”她凝视我,又说:“听说明年二月省财政厅要组织你们汇审决算,那时我将回家探亲,也许我们又要错过见面的机会。”我说:“是吗?这事我倒没有听说,不过如果到时我来你不在蓉,我也会去嘉州看您。”乐兮爽朗地笑笑,表现出了高兴的神情,于是便道:“那行,那当然好呀!我可以把咱家的地址写个给你,到时欢迎你来作客。”随后她就写了字条,希望我能前去找她,我答应了。

    我们顺着花园小径散了会步,就一道回宿舍去了,这时已是下午两点,许多同志都已外出,宿舍此刻没多少人。我和乐兮站在室外的走廊上,我们相互看着对方,内心都有依恋之感。乐兮还是微笑着,她的脸颊妩媚红润,眼睛很美,浓密的秀发呈现有一种诱人的魅力。而我却显得纯朴稚气,面对这位漂亮女孩,我却不敢向她表白。我内心有种情感压抑,它使我不敢敞开心扉。我只能默默地注视她,心中却已充满爱意。我和她就那样对视了很久,最后她说:“就这样吧!希望有机会咱再见面。”我点头应允,并说有时间写信给她。临别前我们握了下手,彼此都显得有些羞怯,我看见乐兮晕红了脸,然而她那美丽的神态,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脑里……我和乐兮就这样惜别了,这以后她忙于办理自己的事情,我没有再见到她。

    一九八二年二月十八日

    早晨起床后,我就念着去找乐兮,有三个月没见她了,心里不免有些惦记。这次来省城汇审决算,前后工作三天时间,直到昨天才算结束。来成都的第一天,我已听说乐兮回家探亲去了,我记得上次分别时她说过此事,而我也对她说过,如果来成都见不到她,我定要去她家乡找她。这几天我虽因工作不能走开,但心里总是想着此事。

    八点钟左右,我去车站买了车票,乘客车去了距成都不远的那座城市——嘉州,那是一个山水秀美的地方,沈乐兮的家乡就在那里。我抵达嘉州时已是上午十点半钟,下车以后,我便想着去找乐兮告诉我的那条街道。我顺着大街走了一段,就找个人问了下路,那人告诉我说:“再走一段往左拐弯,有条小街便是。”我向他谢过,就往那个方向走去。沈乐兮家住在一个公司里面,我想去到那条街后再问下路。

    没过多久,我就走到那条小街,我走了一段,开始注意想要找的门牌号码,但毕竟对这儿不太熟悉,觉得还是问一下好。这时我看见有三个女子正站在我前面说话,我就朝着她们走去。嘿!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与乐兮竟那样有缘,这实在是太凑巧了,在我前面的三个女子中,有一个女孩竟是乐兮,我已十分清楚的认出了她。她还是那么美丽动人,大大的眼睛,中长短发,肤色显得白净了些;她上身穿件带点花的素色棉袄,下着青蓝长裤,看上去很朴素大方,并且略显几分秀雅。见到了她,我高兴极了,我非常激动的向她走近叫她名字。听见有人叫她,她转过头来,当她发现站在她面前的竟是我时,她是那样意外的惊喜,她很兴奋的叫我一声,就对身边的女友道:“哎,我有点事,得先走了。”随后她就招呼了我,和她一道去了她家。

    原来沈乐兮家就在附近,我们没走多远就已到了。我进她家后见到了她的母亲和妹妹,乐兮很热情的向她妈妈介绍了我,我也礼貌的叫了伯母。接着乐兮就请我坐下,她沏了杯热茶放我面前,然后高兴的和我说话。乐兮的妈妈站在旁边,见我们聊着,她没有说话,我看得出她脾气很好、很贤惠,她是一位善良的母亲。我和乐兮聊了很久,我们聊得很开心,有三个月没见面了,这次相见,彼此的心情都很激动。乐兮依然对我很好,她还是那么温存,那么体贴,那么真切地关爱着我,我看得出,她总是在充当姐姐的角色,而我却不知说什么好,我心里想说的话,最终还是咽了回去。乐兮告诉我,她还要几天才回蓉上班,下次也许在成都见面。她问我能否多玩两天,她愿陪我去看大佛,我说以前我已看过,我下午还得赶回雅州,不过这次能见到她,我已感到非常满足。

    大约十二点半,我向乐兮及她母亲辞行,我说明日赶早上班,所以今日必须回去。沈乐兮说她送送我,我们就一道出了她家。咱俩上了大街,很缓慢地向前行走,我和乐兮挨得很近,使我再次感受到了这位女子的那份柔情,我觉得心里真很爱她。

    乐兮送我走了很远,咱俩边走边说着话,她总是那么热情洋溢,那么真挚的在对待我,使我真不想就离开她。但我还是克制了自己,我知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最后还是向她辞别。我说还会给她写信,相信见面还有时机。乐兮深情地注望着我,目送着我离她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