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引子第十一节    獐 子 肉 有 么
作者:13998437507      更新:2017-08-03 00:54      字数:2265
    第一卷引子第十一节    獐 子 肉 有 么

    望着天边消失的人影,地上的4人沉默了一会,紫衣男子率先开口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你哪个村子的,你们村归那座城管辖,”朱兢克道:“叔叔,我叫朱大……我叫朱兢克,今年12岁,我们村叫朱家甸,归奈都西城外事处管。”紫衣男子想了想,原来就在附近郊区居住,随后朱兢克把自己从游泳到现在的经历说了一遍,对面的三人都仔细的听着,不时还问问一些细节,等朱兢克讲完,他们也没说什么,中间的妇女用一道水流蒙住了朱兢克的眼睛,背起朱兢克向城内飞去。

    朱兢克看不到周围事物,只感觉到自己好像在天上飞一样,等他能看到周围环境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一个大厅里面,整个大厅整洁明亮,家具摆放的规规矩矩,地上铺着牛毛地毯,地毯上绣着各种动物,动物颜色和野外的动物一模一样,所有的动物都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大厅的正堂上有三个座位,两侧每边都有20多个座位,每个座位边上都有茶几,茶几下都有弃物桶。大厅左侧有一条向下的楼梯,可以走向楼下,右侧没有楼梯,但是有一扇比较大的门,门外连着一个很大的阳台,紫衣男子和蓝衣妇女没有坐在正堂上,在两侧有茶几的两个座位上相对就坐,黄衣男子站在蓝衣妇女的身后对着紫衣男子说:“二哥,我先回去冥思去了,高人刚给我调理完灵胎,我先抓紧修炼几个月,无论什么事你们两人做决定,我举双手赞成。”紫衣男子开口道:“好的,大哥,”黄衣男子又对蓝衣妇女说:“扈儿,我先走了,任何事你听二哥的就行,我什么事都没意见,你们先商量。”蓝衣女子头也没回,冷哼了一声:“想修炼就快点去,好好做你的冥思,别拿着冥思的幌子在那里偷吃,今天高人的话你也听到了,别死在她们肚皮上就行。”黄衣男子也没有接腔,径直走向了右侧的大门,在那个大阳台上,腾空而起,向远处飞去,朱兢克这下看明白了,那个大阳台原来是起飞用的啊。

    “来人”,紫衣男子开口道:随后,一名老者和一名妇女快步从楼梯上走了上来,站在男子面前,一起弯腰施礼道:“二位老祖好!小的等候吩咐。”紫衣男子说:木樱,送上来一壶三叶万年红来,领这个孩子下去,找几件像样的衣服给这个孩子穿上,做点吃的给他,看看他喜欢吃什么就给他做什么。”“是老祖”叫木樱的妇女领着浑身一丝不挂的的朱兢克下了楼梯,楼下也是一个大厅,但这里就没有楼上那种严肃的气氛,光线相对比较暗,靠墙的阁柜上放着好多瓷器罐子,每个罐子上都有一张字条,上面的字朱兢克认不全,但大概看了看,也明白了,那都是些茶叶的名字。另一边墙边上,有两排长长的椅子,一排坐着10多个女子,一排坐着10多个男子,大家都静静的坐在那里,闭着眼,也不知道在练功还是在养神。木樱开口道:“春花,给老祖上一壶三叶万年红,用宁池雪精清水,烧到刚刚开即可,取茶叶14钱,泡48息,把水倒掉,再把水填满送给楼上二位老祖。“是”。叫春花的女子立刻睁开眼站了起来开始做事。夏柳,秋菊,你二人拿着令牌,去尚衣阁拿两套这个孩子能穿的衣物来,然后帮他洗完澡换上。”“是!”又有两名女子站起来开始给朱兢克量身体。木樱对着朱兢克问道:“你最喜欢吃什么?”朱兢克大着胆子问道:“我想吃的都能给我吃么?”木樱说到:“除了龙肉,狐狸肉,剑齿虎肉,梅斑莽肉我们没有,其他的你可以随便要。”听了对方的话,朱兢克心里虽然翻江倒海但脸上仍然一脸平静地道:“我想吃獐子肉,不,是葱油饼夹獐子肉。”因为他别说吃了,木樱说的那些肉,他听都没听过,索性要一些自己认识的动物肉吃吧。木樱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又没说,对着那些男子道:“六只獐子,两只清真,两只红烧,两只腊汁,再配两个养胃的菜,两个健体的菜,两个活血的菜,两蛊清肠的汤,外加10张葱油饼。”说完这些‘刷’站起了6人,走向了厅外的厨房。

    “哈瓦图,你去告诉奇台,上午我们出去没什么大事发生,都过去了,另外,带过来一台精神测试器,一台元素测试器,再去找扎台媚苓,让她带着玲珑和小玉一起过来。”楼上,紫衣男子向对面的佣人交代了这些事后开始和蓝衣女子谈话。

    这紫衣男子名叫司马正汇,是西奈司皇家掌控者司马家族的太上长老,离开大厅出去修炼的雄壮黄衣男子叫司马正行(xing),是这紫衣男子的同胞大哥,对面和她说话的女子名叫拖拖扈儿,她和司马正行是夫妻两人,也是司马正汇的大嫂。现在朝堂上执政者,也就是所谓的皇帝,是她和司马正行的血脉中延续至第6代玄孙,叫司马奇台,司马奇台同胞兄弟三人,他的两个弟弟分别叫司马齐战,司马齐阳。司马奇台的妻子,也就是所谓的皇后叫扎台媚苓,两个公主女儿分别叫司马玲珑,司马小玉。

    因为这个世界可以修炼,随着修炼者的进阶,修炼者会增加寿命,辈分低的孙子已经死去,高辈分的爷爷还活着这都很正常。我们介绍的是修者的层次,兄弟就是现在还活在世上的修者,至于他们的其它普通人兄弟或许还很多,但都没有战力,或者已经老死,我们不做介绍。

    另外看到前面司马正行叫司马正汇“二哥”,而司马正汇称呼司马正行为“大哥”。这不是笔者的笔误,是有原因的,修炼界达者为先,低一阶的修者要向高阶的修者称呼“大人,或者前辈”,同阶中,修为高者为大。譬如说,灵阶老师培养出了一名至尊学生,这老师就要称呼这学生大人,但这学生仍然称呼老师为老师。司马正行是火系武士,初王修为,司马正汇是暗系刺客,仲王修为,按照修炼界的规矩,哥哥司马正行就要反过来称呼司马正汇大哥,但是他们又是同胞兄弟,就有了这种各称呼各自的叫法。两人一个叫对方大哥,一个叫对方二哥的称呼。另外他们同行的蓝衣妇女拖拖扈儿是水系初王修为,他们三人是西奈司目前最高战力,而司马正汇是整个莽古区最高战力,当然东神域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