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龙泉剑阵(一)
作者:锋尚锐志      更新:2017-10-12 10:00      字数:3286
    庭院之中尸横遍地。

    风逝横眉冷对,乌里术瑟瑟发抖。

    风逝,盘古六子扶风的嫡长子,黑龙国的王储。

    他修为中神,却可借助白虎啸山夺命刀以及幽冥玄月青铜盾的威力在一定阶段将修为提升至上神,十岁时孤身深入蛮荒鬼域绝迹谷,凭借一己之力杀死十三头成年无面兽,更在十二岁时进入黑龙国北部的觉脉岭徒手杀死两条混元三阶的黑蟒,用它们的筋骨皮囊制作成了现在使用的武器。也难怪初闻其名,乌里术心中一惊。

    “他,我今日保定了。”风逝手指玉宵子,白虎啸山夺命刀一横,杀气隐隐,右手掌一展,黑色崆峒珠倏地一声飞到手中。

    “太华仙长接着!”风逝将黑色崆峒珠往空中一抛,太华君稳稳接住。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罢,空灵道人起身便要上前却被乌里术一把拦住。

    “上神请便。”说完,乌里术双袖一展,一阵黑雾腾升,待黑雾散去,他们已无踪影。

    “多谢少侠相救。”太华君上前作揖,再看玉宵子已渐渐清醒过来。

    众人来至平成长老身边,此时他已是气若悬丝,命悬一线。

    风逝将手放置在平成长老的胸口,一道真气从其掌心射出,顺着伤口缓缓注入平成长老的体内,渐渐地,他的脸上有了血色,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伤口愈合,平成长老已苏醒过来。

    望着躺在一旁气绝多时的玉檀真人,众人悲痛不已。

    “师兄,崆峒珠。”太华君将黑漆漆的珠子递给平成长老。

    望着崆峒珠,平成长老一声叹息。

    他将崆峒珠祭起,双手合十,真气从指尖飞出,注入黑色崆峒珠之内,珠子登时通体明亮起来,无数黑色烟雾从中飞出四处扩散开来。

    待黑雾散尽,崆峒珠复归纯净。

    平成长老小心翼翼的将崆峒珠收入怀中,回头再看幻雪阁主的尸首,已化作一缕灰尘随风而逝。

    “敢问几位仙长可是前来参加斗法大会?”风逝上前作揖毕恭毕敬。

    平成长老望了一眼玉檀真人的尸身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原本我师兄弟四人是想夺个头筹回去,却不想大会尚未开始,玉檀师弟便已应劫。”平成长老满眼惆怅。

    “此番我等师兄弟前来也并非只为参加斗法大会一事。”太华君上前顿了顿说道,“如今鬼方国陈兵北疆,黑云摧城,整个华夏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我等实是为抗击鬼方国而贡献岐山一派绵薄之力。”

    “难得仙长一片苦心。”风逝听后感慨不已。

    “殿下,方才我们已商定,将师兄尸首带回岐山安葬。还请殿下告知太阳王,此次斗法大会我岐山怕是无缘了。”玉宵子接着说道,“若日后太阳王有用得到我岐山的地方,我等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听了此番话,风逝与平成长老等人依惜作别,望着太阳城而去。

    “那里应该就是太阳城了。”风逝高站云端,一座气势恢宏的城池出现在他的面前。

    城垛之上甲士林立,城门前一百零八根朱漆古檀木柱分列两旁高高伫立,木柱之上或雕刻游龙戏珠,或雕刻百鸟朝凤,或雕刻虎啸山林,或雕刻万民安居,所刻画面各不相同。

    朝着城内望去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街道铺面焕然一新,朱红砂紫成为了主色调,家家户户门前红灯高悬,琉璃闪光,为了迎接此次斗法大会,太阳王可是下了不少功夫。

    “侄儿风逝见过伯父。”转眼间风逝驾云来至大殿。

    沐天端坐大殿龙台之上,沐灵、赢祺等人站在左右两边,他们之下挤满了各门各派的掌教尊长。

    望着眼前人头攒动,沐天心情愉悦。

    “好侄儿快快起来。”沐天道,“你父王此次怎未前来?”

    “回伯父,父王原本是要与侄儿一同前来的,动身之前被繁琐朝政牵绊,一时间怕是来不了了。”

    “无妨,无妨。”沐天抚掌笑道,尽管嘴中说着无妨,沐天的心中却像扎了根刺一般,他当然知道所谓的朝政繁忙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彼此心中都很清楚。

    寒暄过后,风逝将岐山四贤的事告知沐天,众人听后唏嘘不已。

    “灵儿。”沐天回过头来对着沐灵叫道。

    “父王。”沐灵公主起身来至沐天身边。

    “昆仑三山六峰十八岭中的仙长都请了吧。”

    “父王,都已请了,玄凤娘娘已至城北五十里处,西华长老今日动身,只是——”

    “只是什么?”沐天眉头蹙了一下,目不转睛的盯着沐灵。

    “只是天成子前辈还无消息,只差人送来了一封书信。”说着沐灵将书信交与沐天,“灵儿也是刚刚收到。”沐灵又补充了一句。

    天成子,不周山的掌教,修为上神,其寿仅次于盘古,被华夏各国修炼之人奉为长辈。

    看完书信,沐天笑了起来对着沐灵说道:“看来我这太阳王的名号还不及灵儿你这一张俊俏的脸。”

    “父王?”沐灵疑惑的望着沐天。

    “天成子前辈信中说道只有你去请,他才会来。”

    听了这话,沐灵打了个激灵。

    她听人说过,天成子性格古怪沉闷,喜静,严肃,规矩极多,许多人私下称呼他为呆板的老头。一万年来他一直待在不周山上,对于上门造访之人也多半是直接轰出,很不近人情。父王沐天曾多次造访,每次均是碰壁而归。

    想到这儿,沐灵一脸的不情愿,她抬起头来看着沐天,沐天正笑盈盈的望着她,眼中满是期待。

    “灵儿,此番你若能请得天成子前辈,则斗法大会已然成功了一半。”沐天接着说道。

    “孩儿领命。”沐灵回道,声音已然低了许多,对于此行,她并无把握。

    “赢祺、风逝、小蝶听令,你们随沐灵一起前往不周山请天成子前辈下山。”

    “伯父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协助沐灵姐姐。”风逝望了沐灵一眼,眼中桃花绽放。

    祥云之上,沐灵等人说说笑笑讲述着各自的故事趣闻,风逝有意无意的朝着沐灵凑来,沐灵觉察到了他的动作,慢慢的朝着祥云边缘靠拢。

    “喂,你再靠近,姐姐可就要掉下去了。”小狐扬起脑袋瓜对着风逝说道,一脸的傲娇。

    风逝听后连忙后退几步,脸倏地一下通红起来。

    “姐姐快看——”小蝶朝着云端之下指去,定睛一瞧,地面上两位女子正在奔跑,身后是一群山匪歹徒。

    沐灵见状急忙按下云头,跳落在地。她不由分说的祭起长鞭,将追在最前面的一个歹徒打倒在地,把那两位姑娘护在身后。

    “哪来的野丫头,敢挡大爷的道!”

    被打倒的那名歹徒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

    沐灵尚未答话,风逝右手一甩,白虎啸山夺命刀呼啸而起,一个轻盈旋转,那些歹徒瞬间尸首异处。

    “你也太毛躁了些。”沐灵嗔怪道,“待问清身份也不迟嘛!”

    风逝无言,摸了摸后脑勺一脸尴尬,原本想好好表现一番,却不想这群歹人太不禁打。

    “多谢诸位相救。”一位看起来年龄稍长一些的姑娘上前欠身道,抬起头来,赢祺却愣住了。

    “斓曦姐姐?”

    “你是——赢祺?”望着赢祺的模样,百里斓曦有些不敢相认。

    赢祺拼命的点了点头。

    兄弟姐妹相认,斓曦跟大家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将一直躲在她身后的离珞也介绍给了大家。

    看到离珞,赢祺的心里那最柔软的地方被仿佛某种东西触碰了。

    “你们要去不周山?”听了沐灵的讲述,百里斓曦望着他们,“算上我一个吧。”

    这时,离珞扯了一下斓曦的手,斓曦急忙改口:“算上我们俩。”

    谈笑间,沐灵等人来至不周山下。

    不周山位于太阳城西北一千五百里处,与蛮荒鬼域仅有百里之遥。

    不周山是昆仑山脉中最大的一座,绵延百里不绝。

    山中巨石林立,树木葱郁,无数奇禽异兽生活于此。

    抬头望去,几缕烟雾飘渺,树林之间一处道观群落若隐若现,那里便是天成子清修之处不周宫。

    众人叩开山门,迎接的他们是一个刚刚弱冠的道童,说明来意,道童却并不放行。

    “你们先去破了龙泉剑阵再来此处,这是规矩。”道童斩钉截铁的说道,语气容不得半点商量。

    “龙泉剑阵?在哪?”沐灵急切的问道。

    “闪着华光的便是。”道童有些不耐烦了,对着远处努了努嘴。

    “这位道友能否明示是哪一座?”沐灵抬头望数了数,闪着华光的山峰共有七座。

    “你们好生麻烦,要不要我把龙泉剑阵也帮你们也破了?”说完,山门猛然合上,众人面面相觑,一脸无奈。

    正当众人准备转身寻找龙泉剑阵之时,山门再次打开,小道童探出脑袋,沐灵以为他回心转意了,欣喜万分,却不想小道童的话给她结结实实的淋了一盆凉水:“你们只有三个时辰,若是三个时辰剑阵不破,你们将永远困在里面。”说完,山门又重重的合闭上。

    “三个时辰,这不是在耍我们嘛!”风逝望着眼前的崇山峻峦说道。

    这时,离珞附在斓曦耳边悄悄说了一句,斓曦望着她:“你确定吗?”

    离珞肯定的点了点头。

    “离珞说龙泉剑阵在那——”说着,斓曦的手指向了一座低矮平坦的山峰。

    众人虽是将信将疑,但时间紧迫,也只能赌上一把了。

    很快,他们驾着祥云来至低矮山峰上面,发现此处剑气隐隐,下方有一处石台,面积比望月台要大上一些。

    “就是这里了。”斓曦微微一下,众人按下云头落在石台之上,石台左方立有一块三丈高的石碑,“龙泉剑阵”四个大字赫然入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