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老实人求救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2017-10-11 09:36      字数:3136
    吴若蓝白他一眼,“不夸你也不骂你,只是让你以后遇着事情,千万千万要控制自己,不要这么冲动了,好不好?”

    林昊苦笑道:“难道我能见死不救吗?”

    吴若蓝想了想,无奈的叹气,因为刚才的情形,别说是林昊,自己也忍不住扑上去了,不过最后还是道:“那还是像你说的,咱们以后尽量少出门,这天下的事情太多,眼不见为净的好……啊,不好!”

    林昊见她突然叫起来,以为后面又有车撞来或是前面又有车祸,可仔细看看,却什么都没发现,疑问道:“怎么了?”

    吴若蓝道:“刚才那个路口,有摄像监控的,你救人的一幕,肯定全被拍下来了,你表现又那么拉风,肯定要上新闻的,到时候被那些人发现,那你……”

    林昊笑了起来,“我以为怎么了呢,原来是说这个呀!姐姐放心吧,我没被拍到。”

    吴若蓝疑惑的道:“没被拍到?怎么可能?”

    林昊点头,“我下车之前,已经仔细观察过了,那个老旧的路口,仅仅只有一个摄像头,我冲上去之前,就将它震歪了!所以拍不到我,也拍不到我们的车!”

    吴若蓝这才隐约记起,林昊上前救人之前确实是踢了路边的一根柱子的,当时以为他是乱发脾气,没想到竟然有如此用意,佩服的看他一眼,捂着丰满的胸部松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

    林昊摇头,“也不能太放心,当时路口很多人,不少人都拿着手机来拍摄的,我的样子有没有被拍到不说,但我们的车牌号肯定被人记下了!”

    吴若蓝又慌了神,“那,那该怎么办呢?”

    林昊淡淡的道:“除了让老天保佑,还能怎么办!”

    吴若蓝道:“可是……”

    林昊道:“别着急,一切顺其自然吧!他们真要来的话,我也不见得怕的。只要他们别来得太快,再给我点时间就好了!”

    吴若蓝听懂了前半句,却听不懂后半句,疑惑的看向他。

    林昊没有解释,只是默然的驾车……

    一路无话,回到了诊所。

    车子刚驶入院子,便看见里面闹轰轰的!

    林昊与吴若蓝互顾一眼,以为是那八妖如约过来了,又在诊所里闹腾。

    两人急忙抢进去,却见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八妖并没有来,但诊所里却躺着一个中年妇女,旁边还站着俩人,一个年约五十多的干瘦老头与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俩人均是手足无措,满脸焦急。

    另一侧,梁大牛正对吴仁耀道:“大叔,你就救救我妈吧!别的不看,就看在我们逢年过节给你送猪肉的份上可以吗?”

    吴仁耀苦着脸道:“大牛,这次真的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我搞不清楚你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严伯道:“大牛,我看你还是赶紧把你妈送医院……若蓝,林昊,你们回来了!”

    吴仁耀也注意到了两人,见林昊光着膀子,只剩一条裤子穿在身上,膝盖还磨破了,里面现着血迹斑斑的伤口,不由疑问:“你们这是怎么搞的?”

    林昊没有解释,而是凑上前去查看牛婶。

    梁大牛见林昊回来,仿佛绝望中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忙抓住他的手道:“林大夫,你救救我妈,你救救我妈!”

    林昊推开他的手,一边去摸牛婶的脉,一边道:“你别着急,我会尽力的。”

    吴仁耀见状忙道:“林昊,你别乱来,牛婶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咱们诊可接不起这样重症的患者。”

    林昊不以为意的道:“这算什么严重!大叔你别叨叨了,哪凉快先哪呆着!”

    吴仁耀被气得不行,“你要是耽误了她的治疗时机,发生了什么问题,后果由你自己负责!”

    “我负责!”林昊掷地有声的说一句,没好气的问:“这样你可以闭嘴了吗?”

    吴仁耀更是被气得跳脚,指着林昊道:“你……信不信我炒你鱿鱼!”

    林昊竟然道:“我不信!”

    吴仁耀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嘴巴一张就道:“我现在就……”

    “爸,你可不敢乱说话!”吴若蓝被吓坏了,赶紧一把捂住父亲的嘴,将他生拉硬扯到院外……

    没一会儿,林昊已经给牛婶把了脉,问脸色苍白还冒着冷汗,意识却勉强清醒的牛婶,“牛婶,你感觉怎么样?”

    牛婶支撑着虚弱的回答道:“很难受,头好晕好晕,而且很痛,还想吐,胸口堵得像塞了石头似的,全身没有一点力气,看人也模模糊糊的。”

    林昊一边听,一边给她做体格检查,当看到她的瞳孔有些缩小的时候,又问道:“今天你有出门干活吗?”

    一旁的梁大牛忙替母亲回答道:“我妈的身体一向很虚弱,一般不怎么出门的!今天也一直在家里。”

    林昊问道:“昨天呢?”

    梁大牛摇头道:“昨天也没有!”

    林昊又问道:“那她是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

    梁大牛道:“昨天早上的时候就说头微微有点晕!”

    林昊蹙眉道:“那前天呢?”

    梁大牛想了想道:“前天我和我妹妹在家后面的山上给荔枝打药,我妈给我们送了饭的。”

    “那就不会有错了!”林昊说着,从背包里掏出针盒,银针刷刷地往牛婶的身上扎下,同时还头也不抬的对吴若蓝道:“姐姐,阿托品2毫克皮下注射,每20分钟一次,反复用药,直到她出现阿托品化为止!250毫升的生理盐水加氯磷定1克,静脉滴注,然后用20%的甘露醇250毫升静滴。先这些,快!”

    吴若蓝闻言,也顾不上父亲了,赶紧往后面的药房跑。

    看见林昊开始给母亲用药之后,梁大牛忍不住问:“林大夫,我妈这到底是怎么了?”

    林昊道:“她是农药中毒了!”

    “这,这怎么可能?”梁大牛被吓了一跳,随既双膝一软,就跪到在母亲面前,“妈,妈,你怎么这样想不开,儿子虽然没本事,可让你吃饱饭还是可以的,咱们家虽然穷,可我能撑起来的。”

    一旁的干瘦老头,也就是牛叔也被吓得不行,长吁短叹的道:“孩子他妈,你这是干啥啊!这日子过得好好的,你怎么就喝农药呢!”

    梁大牛的妹妹梁小妹则被吓得泪流不止,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牛婶则是茫然的看着三人,又看向林昊。

    林昊有些啼笑皆非,“你们这是干嘛,我说牛婶是农药中毒,又没说她是喝了农药!”

    梁大牛被彻底弄糊涂了,挠着头问:“林大夫,我妈没有喝农药,怎么会农药中毒呢?”

    林昊道:“农药中毒有很多种的,有的是直接喝下去的,有的是从呼呼道吸进去的。有的经皮肤黏膜沾染的。牛婶这种,无疑就是吸入或皮肤沾染的,所以才这么多天才表现出来。”

    梁大牛仍是挠头的道:“可我妈又没出过门,农药我从不在家里用的。”

    林昊道:“前天牛婶给你们送饭的时候,你们不是正在喷洒农药?”

    梁大牛道:“对啊,今年荔枝挂了不少果,可虫子也不少,我们在打虫的。”

    林昊道:“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她在农药浓度最大的地方呆的时间太长了!”

    梁大牛道:“她在树下坐着陪我们一段时间的。”

    林昊道:“那不就是了,现在天气这么热,喷酒的农药很容易挥发到空中,荔枝林里又不是那么透气,加上牛婶的身体原本就虚弱,中毒有什么奇怪呢?”

    梁大牛恍然,然后又疑问道:“那我跟我妹又怎么没事呢?”

    “牛婶年迈,虚弱,中毒的几率自然比较大,发作的也自然比较早。”林昊一边说,一边刷刷的拉药柜,抓了一副中药后递给梁大牛道:“以防万一,你把这副药拿回去煎了,然后你跟你妹妹一人一半喝下去!”

    梁大牛扭头看自己的母亲,问道:“那我妈她……”

    林昊道:“放心,她这是轻度中毒,并不是特别的严重,我能治好的!”

    梁大牛感激又愧疚的看着林昊,“林大夫,我,我……那天……”

    林昊挥挥手,淡笑道:“没事,已经过去了!”

    梁大牛终于勉强咧开嘴笑了一下。

    反复的使用阿托品之后,牛婶也已经达到了救治标准的阿托品化,加上林昊的针灸,情况开始渐渐的稳定。

    吴仁耀的诊所,是一栋近百平米的一层混凝土结构的平房。

    原来的格局是三室一厅,三个房间一个充当药房。一个原本是杂物房,后来收拾出来给林昊做了卧室。另一个是房东堆放的箩筐锄头农具一类的东西,因为用不着,吴仁耀也没理会。

    现在,林昊购买了一堆的医疗器械与化验仪器设备,一会儿就会送来,自然要赶紧的收拾。

    在牛婶的情况完全稳定之后,林昊与吴若蓝便开拾整理,守着母亲的梁大牛自然也跟着帮忙。

    不但他们忙活,就连在后面一边看龟,一边劝吴仁耀的严伯也被支使上了,让他去帮着叫人来安装简易隔门。

    吴仁耀见大家都在忙,谁也没空搭理他,感觉没意思,也只好跟着帮起忙来。

    当一辆送货的车将东西通通都送来之后,吴仁耀得知还倒欠二千块,又是一通嘟哝数落。

    东西全都摆进诊所,并安装好之后,诊所已经大变了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