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不雅视频
作者:拙守静安      更新:2017-10-12 17:36      字数:2352
    柳韶华闲适优雅地打开车门,下车,浅笑着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事,这点小事不必你操心,我已经交给公司公关部处理了。”

    华绮梦放下心来,又觉得自己因为一点小事就慌乱太小家子气,尤其在某人闲适自得的衬托下,于是,对某人更加不满了,撇撇嘴,说:“你自己身上发生芝麻粒般大小的事,也用得着惊动公司的公关部?”

    柳韶华正色说:“公司无小事,公司的副总更没有小事。”

    华绮梦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没有说话,在不久的将来,柳江集团白花花的银子如流水般消失,印证了柳韶华的这句话。

    柳江集团公关部给出的官方回复是:柳韶华与华绮梦是旧相识,接到华绮梦的电话后赶往酒吧,接走友人。

    这样的回复不出大众的预料,虽然还有一些吃空的网友,想围观灰姑娘与王子虐恋情深的故事,但更多的人接受了这一讯息,尤其在华绮梦转发了柳江集团公关部官微这条微博,并坦言:我只是受华总恩惠的人之一,没想到华总拿我做友人,受宠若惊啊!@柳韶华谢谢您。

    一个“您”字,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酒吧打人事件如果到此为止,也算是一个普通的新闻事件,可偏偏,后续事件出乎所有人想象——

    华绮梦在柳韶华家窝了一些时日,感觉整个人都长毛了,舆论压力稍稍退去后,就离开了他的别墅。她自己的出租房里已经落了一层灰尘,除了泡面以外的食物全都过期变质了,甚至连抹布都发霉了。华绮梦郁闷不已,只得大晚上跑去便利店买生活必需品。

    货架前,华绮梦放下昂贵的进口香皂,拿了一个最家居的舒肤佳。之前在国宝TV小赚一笔,就大手大脚的花,压根没有存下余量,最近没工作,也就没了收入,才知道钱要省着花,生活不得不精打细算。

    烟酒区,两个略显邋遢的男人侧身站在货架前,看起来像是在挑东西,实则用眼角瞟着华绮梦。

    “是不是她?”一个男人带着猥琐的笑意,对另一个说,虽是问句,却已经确定答案。

    对方给了他一个你懂我懂的表情:“可不就是。”

    “啧啧。”那男人垂涎称叹,“真看不出来,这猫儿特有料。”

    感受到陌生灼热的视线,华绮梦抬头,冷然看了那两个人一眼,低头继续挑东西,似乎那两个人不过是空气,不值得她露出什么表情。

    摄于华绮梦杀气腾腾的眼神和“能打”的威名,那两个人悄然离去。

    华绮梦觉察出了异样,只当是之前酒吧打人事件的余波作祟,没有放在心上。

    而此时柳韶华已经气炸了,他面色青白,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上以羞耻的姿势叠加在一起的赤身男女,女的姿容妍丽,媚眼如丝,男的清俊无双,一身薄汗,看起来倒像是制作优良的三级片,前提是,那对男女你不认识。

    可偏偏这样的前提不但不成立,而且自己还成了视频的主角。素来冷静自持的柳韶华气得拳头紧握,手背青筋暴起。

    “华总。”林挺艰难地叫了一声,心头滋味莫名。那视频是他发现给柳韶华看的,看他这么气愤,他也跟着气愤,心疼。只是除此以外,心里还有别样滋味。

    早知道他迟早会属于别的女人,可心里还是不舒服。他很确定自己的性取向没问题,对别的男人毫无感觉,也不想跟华总有肢体上的过分亲近的接触,他,大概是病了吧。

    柳韶华腾地起身:“林挺,调查夜色真正的控制权掌握在谁手里。”

    林挺似有所悟,若有所指地问:“华总是说——”

    柳韶华拧眉,并不欲多解释,冷声催促道:“快去。”自己起身走出办公室,皮鞋撞地的声音回响在空荡的办公楼里。

    白色迈巴赫在城市的动脉里穿行,疾驰如风,甚至一度闯了红灯。车内,柳韶华神情凝重,副驾驶座上丢着他的手机,手机屏亮着,显示正在拨打梦梦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机械女音再次响起,柳韶华的眉心再次狠狠地皱起。

    手机又自动重播,依旧无人接听。

    下一个红绿灯口,车流较大,柳韶华停下车,将手机的自动拨号设置关掉,指尖支在太阳穴上,重重地叹息一声:“华绮梦,你可不要出事。”

    华绮梦终于将浴室里边边角角的尘土清理干净,累得腰酸背痛,边拧着抹布边做拉伸动作,就听手机在想,连忙去拿手机。

    拿到手里时,呼叫已经结束,看着手机上十几个柳韶华的未接来电,华绮梦差点惊讶得跌掉眼球。是地球要大毁灭还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柳韶华竟然会给她打这么多电话。

    华绮梦莫名地心情大好,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二郎腿翘过头顶,很有节奏地摇啊晃啊,吊儿郎当地回拨电话。

    柳韶华刚刚开过一个绿灯,正全神贯注地进军下一个,听到手机响,本不欲理会,不过是瞟了一眼,顿时喜上眉梢。

    “喂?梦梦?你还好吗?”天地良心,柳韶华很少这么急切地问话过。

    “我?”华绮梦不明白柳韶华为什么这么问,敛起脸上的嬉笑,带着哭腔说,“不好,糟糕透了,累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本意不过是想向柳韶华撒娇,说说自己打扫卫生有多辛苦,可偏偏有车在柳韶华附近鸣笛,他并没有听清楚华绮梦说的什么,只隐约听到几个词,说什么“糟糕”,“想死”,吓得心都要吐出来了,带着颤音厉声说:“梦梦,别挂电话,我马上就到,有什么问题交给我解决,好吗?”

    华绮梦有些懵懂:“你来做什么?有什么事吗?”

    柳韶华心急如焚,并不欲多解释:“你别动,什么都别做,再有五分钟,我就到。”

    他马上就到!华绮梦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起来,慌不迭地收拾被她摆放的乱七八糟的洗刷用品,可千万不要给他留下邋遢的印象啊。

    三分钟后,华绮梦出租房的门被叩响,是柳韶华到了。

    华绮梦开门,笑着说:“你来的好快。”

    “梦梦!”看到全须全尾的华绮梦,柳韶华才将一颗心放回肚子里,张开胳膊抱住眼前的人儿,喃喃说,“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华绮梦被柳韶华突如其来的拥抱和道歉搞得摸不着头脑:“我当然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你能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干嘛这么急着道歉?”

    “你不知道?”柳韶华一时不查,脱口问出。

    华绮梦神色微紧,推开柳韶华,转身走进房间:“进来坐吧,好好说说我不知道什么。”她话说得很强势,柳韶华却看到了她扣得发白的手指,她紧扣的手指似乎掐在他脖子上,让他如同缺水的鱼儿一般,窒息,冰冷,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