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杜海涛
作者:狂徒      更新:2017-10-12 17:40      字数:2071
    我下意识的侧身躲过,曼童一下没扑到,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快跑!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管他门外面有多少厉鬼,这个小孩散发出的阴气比外面所有厉鬼加在一起都要浓厚。

    万一这个大师压制不住,老子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知道身上哪来的力气,我噌的一下站起来想外面跑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开门的那人走了进来,我一头装在他身上,身体不受控制的想后面到去。

    与此同时,我看到一抹黑影闪过,对我咧嘴一笑后来到我心口的位置,钻进去。

    而这时,原本坐着的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边,手里正握着我带来的那把匕首高高扬起。

    “你要干嘛!”我瞪大双眼看着这个大师,这匕首扎下去,可是我心脏的位置啊!

    不过在匕首来到我胸口之前,我双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摇晃颠簸醒了。

    睁开眼睛发现居然是在出租车上,我像是猛的清醒一般,坐的笔直目视前方。

    “卧槽!小伙子,大晚上的你可别吓我。”我突然的动作把司机吓了一跳,司机一脚踩在刹车上,刺耳的轮胎摩擦地皮声音响起。

    “赵强,你醒了?”松紫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

    我转头看了她一眼,双手在胸口上乱摸了几下,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松了口气。

    “放心吧,你没事。”松紫见我这样,笑着打趣。

    “恩,曼童最后怎么处理了?”我忽然想到那个被禁锢在佛牌里的小孩,如果不是他要害我,我到也不会赶尽杀绝。

    不过说来那个小孩也是可怜的很。

    被亲生父母杀了,做成曼童。

    怨气不大才怪。

    “它被大师留下来供奉了,等到了时候,大师送它投胎。”松紫低声解释道。

    我听了之后,没再说什么,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休息。

    在那个大师家的时候的确有些奇怪,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一般,拼了命的想逃跑。

    想到这,我忽然想到之前在大师门外的那些鬼魂。

    “我们是怎么出来的?”我急忙询问道。

    现在是在荒郊野外,如果在遇到什么鬼怪,想逃命都不知道往哪逃。

    “放心吧,你看这个。”松紫淡淡的微笑,打开她的包包露出里面的符纸给我看:“是之前给我们开门那人送我们下来的,大师也给了我们这个。”

    “恩。”我点点头,总算是安心了一点,不过想到之前松紫给大师的钱,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今天花的钱,我拿到钱还给你。”

    “不用。”松紫摇头,一脸内疚的说道:“说来那个佛牌还是我给你的。”

    听到松紫说这个,我心里一震:“那个佛牌你记得是谁给你的吗?”

    那个东西是松紫给我的,松紫并不是有意想害我,可是给松紫佛牌的人是什么心思?

    “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松紫双眉紧皱,似乎有些被不大确定的样子。

    我看着情景,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心里一直揪着。

    松紫能收那人给的东西,说明那个人跟松紫的关系还不错,但是现在松紫似乎有点不大确定到底是谁给的。

    这事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奇怪。

    我们没有在回家,而是直接来到公司,算算时间,已经该上班了。

    只是工作比较特殊,晚来一会,也并没有人打电话让送货。

    这一切都和刚进公司时,张晓峰说的一样。

    下车后,我和松紫一起向公司走路。

    准备上楼梯的时候,松紫忽然停下来,很认真的看着我说道:“赵强,你说人的记忆可以被篡改吗?”

    “啊?”我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人的记忆怎么可能会被篡改?

    这不是开玩笑的吗?

    “真的。”松紫苦涩的笑笑:“我现在怎么也想不起到底是谁送的佛牌了,但是我总觉得这个东西是我朋友送的……”

    “这个……”我紧皱着眉头,也想不出来这个东西要怎么解释。

    虽然现在有看起来很神奇的催眠术,但是谁会因为一个佛牌去催眠松紫呢?而且,如果真的有人这么做了,那么他想得到什么?

    想等着松紫被佛牌里面的小鬼害死?

    松紫死了,那人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也想不出来个一二三四,于是我只好笑着安慰松紫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精神不太好才会想不起吧。

    听到我说的话,松紫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之后走上楼梯。

    我和松紫一起进去公司,张晓峰看着我古怪的笑了一下,便赶紧转过身装作认真上班的样子。

    松紫跟我说了一句之后,就进入自己的办公室了。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出手机准备看点东西,打发下时间。

    张晓峰用手肘捅了我一下:“你行啊,这么快就跟咱们主管成双成对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出去办事了。”我白了张晓峰一眼,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是去办事了啊……”张晓峰贱笑着调侃。

    对此,我并没有解释什么。

    今天出去见大师和见大师的原因都不能告诉张晓峰,否则他只会不安。

    让他误会着,至少不会提心吊胆的。

    “看你的手机吧。”我敷衍了一句后,塞上耳机看我现在正在追的打仗片。

    就在这时,公司的门被推开了。

    “你好,请问你们这里是不是还招人?”一个声音响起,我拿下耳机转过身,看了下来的人。

    胖乎乎的,身上穿着得体的西装,带了一个金丝边眼镜,不像是来应聘的,倒像是来检查工作的。

    “你来应聘?”我说道。

    “恩,在网上投了简历,来这里面试。”那人嘿嘿一笑。

    “里面,主管在里面。”我给他指着松紫的办公室说道:“进去吧。”

    那人跟我道谢之后,来到松紫办公室外面敲了几下门就进去了。

    “诶,我说,公司又来一个人,你不去看着点,不怕主管吃亏?”张晓峰贼笑趴在桌子上,眼睛在我和松紫办公室之间来回打量。

    “就你的话多,别看手机了,估计一会主管要出来给我们介绍同事。”我把视屏按了暂停,放在桌子上,打开面前电脑上公司的信息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