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被看得浑身发毛
作者:大萌妻      更新:2017-10-11 15:22      字数:2072
    “你别管那么多了,你就说……姓秦的,快开门,让你开门听到了没有!”

    第二句的时候是一个中气十足的男人声音,然后电话那端就是一段乒乒乓乓和求饶的声音。

    “你们再宽限几天,我女儿马上就把钱送过来!”

    “哎哟,你们别打头!不是说,说好了再给个两三天时间,怎么你们今天晚上就过来了,哎哟!”

    男人跟女人的求饶声交织在一起,秦优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就听到嘟嘟嘟的声音,有人把电话给挂断了。

    秦优放下手机,她的手都是哆嗦的,电话那边的声音真真切切,应该是有一大帮子人突然冲了进来乱砸东西,好像是因为秦明欠了什么东西。

    她又连续拨了好几个电话过去,都被对方给挂断了。

    等到第十七个电话的时候终于接通了电话,秦优一听对话通了就噼里啪啦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我爸那里?你们想要做什么?”

    “你就是秦永明女儿?”

    “是。”

    “有什么事情到同善小区B单元六栋3602号来说。”

    “稍等一……”

    “嘟嘟嘟!”

    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秦优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她走到秦墨的房间里面,见小人儿睡得正熟,给他轻轻关上房门,她换了一身衣服,拎上手提包,最后又不放心地带上她早就买了的电击棒和防狼喷雾出了门。

    秦优“奢侈”地叫了一辆出租,等到了目的地后大方地扔给司机五十块钱,“不用找了!”

    司机看了看计价器上的49.99,又看了跑远的女人,踩上油门,飞驰而去。

    秦优路痴,不认路,在小区里面问了七个大妈六个大爷还有三个小孩后终于找到了同善小区B单元六栋3602号。

    按响门铃的时候,秦优的心情是复杂的。

    都说敌不动我不动,可是现在敌不动她也得懂,她对敌人没有一丝一毫的了解,还是孤军奋战,不知道最后将会怎样。

    秦优拿着防狼喷雾站在门的北面,门打开的时候应该是往北面开的,站到这里她可以避免敌人第一时间发现她!

    秦优觉得自己很聪明,然而——

    她忘了门可以挡住她的身子,同样可以撞到她的头!

    幸好那个开门的人似乎意识到不对,动作放轻了,不然秦优今天什么也不用干了,倒在地上昏迷就行!

    见开门的光头疑惑地看着门后面的她,秦优讪讪地笑了笑,“我就是秦永明的女儿,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好吧,她见到这哥们快一米九的身高,身上的腱子肉一块一块的时候就怂了!

    光头让开身子,“进去吧!”

    秦优神经紧张地从光头身边走进去,一步三回头,深怕光头做什么不道德的举动。

    光头神经粗糙,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小心思,在她进去以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秦优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人往往对封闭的空间更过于忌惮,她也不例外。

    光头看精神病一样地看了她一眼,“人就在里面,走吧!”

    秦优这才打量了一下她所在的房子,两室一厅,空间还比她租的大,看样子她这个继母还是乐意于享受生活啊!

    地面上很狼狈,到处是被砸的东西,秦优小心地避让开那些东西,跟着光头往主卧的位置走。

    主卧空间并不大,可是里面挤了乌压压的一堆人,甚至有不少人没地方站就直接站到了床上。秦优不由得吐槽,没地方站就站到大厅里面,干嘛非得站到床上,就爸爸和继母两个人,也用不到他们这么多人看着吧?

    秦优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看向光头。

    光头冲着那一堆人喊了一声,“人来了,你们挡着路怎么走?”

    哗啦啦!

    一堆人立刻往旁边让开,一个个目光放在秦优身上上下打量,那样子恨不得把她的衣服扒下来,仔仔细细看个遍。

    秦优手摸着手提包里面的防狼喷雾,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紧绷起来,这么多人,看她的目光实在太过肆无忌惮,就像是看一头无力抵抗的小绵羊!

    光头轻声咳嗽了一声,那些人才都收起目光。

    秦永明正跪在中央,头上已经有了白发,看起来让人觉得狼狈。

    他的身边跪着一个妇女,妇女发福的身子套了一件艳红色的连衣裙,波浪圈在紧身连衣裙下更是明显。她化着很浓的妆,但她的眉毛画的太粗了,看起来很怪,这就是秦优的继母了,她都不明白秦永明当时是怎么看上这个女人的。

    秦永明见秦优来了,脸上浮现一抹惊喜,“小优你来了,你快跟他们说,你是简家的二少奶奶,那三百万根本就不成问题!”

    秦优没有搭理他,转身问光头,“大哥,我爸他们一直在小县城里面,平时也接触不了这么多钱,不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欠了你这么多钱?”

    刚才她已经观察过了,所有的人不管做什么都会先看一下光头,他肯定就是这群人的头儿了。

    陈红云还没等光头说话就开始大声嚷嚷了,“我那天闲的没事就去赌了两把,明明只欠了他们三万块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三百万了!这些人肯定以为老娘是好欺负的,把三万的欠款直接改成了三百万,这根本就是在讹人,骗老娘的钱!”

    秦优瞪了她一眼,“妈,你别说话!”

    陈红云坐在地上,手指指着秦优,“行啊你小优,现在你成了简家二少奶奶了,是不是就不把老娘放在眼里了?当年要不是老娘把你从家里赶出去,你能遇到简越这个金龟婿吗?真是不识好歹的东西,以为爬上简越的床就可以不认老娘这个妈了?”

    秦优脸色难看,“如果我不认你,现在来这里做什么!”

    陈红云嘴巴一咧,眼睛里面挤出来几滴泪,指着秦优就骂,“你这个小兔崽子,老娘养了你你就这么对老娘,真是个小白眼狼!要不是老娘养了你几年,你还不知道死哪儿去了呢,现在爬攀上富人家就敢这么对老娘,老娘真是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生出来你这样的小贱人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