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安媛的身世
作者:喵爷      更新:2017-10-11 15:23      字数:2244
    “迟天皓,我想回安家一趟。”安媛开口说道。这是和许念念聊天之后下的决定。自己是安家私生女这个问题没得跑了。或者安家有什么东西可以给自己点方向,了解自己的身世。

    回安家?

    听到这三个字,迟天皓便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怎么?嫌弃我这里了?”

    觉察到迟天皓语气中满满的调侃。

    安媛清淡的笑笑,“我回去整理整理我的东西,然后带过来,不然你这里很多我也不方便。”

    这摆明了就是借口,迟天皓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相信安媛的话,“衣服可以再买,生活用品可以买,你还有什么东西要拿的?”

    为什么连回趟家都得要说的这么清楚,安媛走到他面前,“我就是想用我以前的东西,不可以吗?”

    迟天皓撇撇嘴,“好吧,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

    似乎觉得自己过分拒绝了迟天皓,安媛有些过意不去,随后开口道:“现在整个城市的人都知道我是你迟天皓的妻子,回安家去,不会怎么样的。”

    迟天皓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媛,直到安媛脸都红了,才得意的点点头。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安媛准备了下,就准备出去,“回去千万风头千万别被压下去了!”身后的迟天皓悠悠传来了一句话。

    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知道了。”回复了这句话后,安媛便出了门。

    不过以她现在的身份,和她与生俱来的伶牙俐齿,应该也是吃不了亏才对,迟天皓呢喃自语。

    安家

    “霍启,你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跟我说好看,你这是在敷衍我么?”

    安蕊身上穿着一件新买的名牌裙子,本想让霍启看看行不行,没想到他瞧都没瞧上一眼就直接回答,这不是敷衍是什么。

    而霍启,本身因为公司事情而忙的不可开交,一方面还要讨好奶奶,已经很不容易了,来到这里,还得受安蕊这个千金小姐的坏脾气,是谁都受不了。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有你这么对待老婆的吗?”

    老婆?

    霍启微微一笑,“安蕊,你搞错了吧,现在你还不是我老婆呢,我们还没结婚。”

    一句话,更让安蕊火冒三千丈,这个霍启真是越来越胆大包天了,这种话都敢说出口,“霍启,就算我们还没结婚,也是未婚夫妻,我肚子里都有你的孩子了,你居然还敢这么说?”

    当初他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安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上了她什么,搞得现在一团糟。

    “安蕊你够了,我奶奶至今都不肯承认你这个儿媳妇,你别老拿肚子里的还在说事,而且你说你,你都快成一个孩子的妈了,还整天买新衣服,买高跟鞋,你是孕妇哎,穿高跟鞋也不怕摔了?”

    “霍启,你这个王八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到现在都还妄想着安媛那个小贱人,我告诉你,你别痴心妄想了!”

    一提到安媛,霍启就更激动了,“都是你,当初要不是你勾引我,我跟安媛也不会解除婚约。”现在想想,安媛比这个安蕊可好太多了,尤其是那皮肤,白白嫩嫩,细细滑滑,光想都会流口水。

    “疯婆子,我懒得跟你吵。”

    安媛刚踏进安家大门,就听见了这两个人的争吵,嘴角上扬一丝弧度,带着些许的戏谑,“几天没回来,家里可真是越发热闹了!都吵到家里来了。”

    看到安媛,可谓有人欢喜有人哀怨,她缓缓走了进来,如此高贵冷艳,白皙的肌肤令人垂涎欲滴,没想到婚后的安媛,更加楚楚动人了,霍启看得眼睛都直了。

    没出息的家伙。

    看霍启花痴的眼神,安蕊气上心头,对安媛更没好脸色,“呦,这不是我那好姐姐么,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人迟二少不要你了?”

    字字句句都针对着安媛,以为安媛会因此大发雷霆,但她没有,反而笑道:“我的好妹妹啊,你的骂人功夫跟以前可没什么两样,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你……”安蕊被堵的哑口无言。

    反倒是霍启,慢慢走近了安媛,“阿媛,欢迎你回家,迟天皓不要你没关系啊,我要你啊,我不介意你结婚了,我还是可以接受你的。”

    这个男人,还是跟以前一样风流花心。

    安媛上下打量着他,“霍启,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混蛋!”

    “随你骂,随你骂,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但是现在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阿媛,我们和好,嗯?”

    霍老太太至今承认的还是安媛,要想得到他想要的,就必须要得到安媛的心,这样霍老太太才会把所有一切都交到他手上。

    但安媛,可从来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是沾染了一坨大便的那种草。

    “我的小蕊妹妹还在等你呢,你怎么舍得抛弃她呢?”安媛看了看站在一旁早就气炸了的安蕊,“她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呢。”

    “管她什么孩子,我爱的人是你不是她,一切都是她勾引我的!”

    安蕊上前对着霍启就是一巴掌,“混蛋,你居然敢这么说我,你以为我是好惹的么,我告诉你霍启,你以为这个女人身家清白呢,一个连亲生母亲都不在哪里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被爱?”

    听她这么说,难道安蕊知道些什么?

    为了从她口中套出自己的身世,安媛气愤,“安蕊,我忍你很久了,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安蕊仰头大笑,“你当真以为你是安家的私生女么,你以为安怀民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么,我告诉你,大错特错,你只不过是个被人抛弃的孤女而已!”

    被人抛弃的孤女?

    安媛瞪大了眼睛,原来她不是安家的私生女,安怀民也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而是另有其人,看向安蕊,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不相信,这些只是你的胡言乱语而已。”

    “我胡说?整个安家有谁不知道,只有你安媛,被人蒙在鼓里而已,要不是你母亲是爸爸的妹妹,他才不会把你抱回来,如果没有你,我就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千金小姐,而你夺走了我一半的东西,我恨你!”

    所以她的母亲是安怀民的妹妹,所以安怀民才会把自己抱回来抚养,可是这对他有什么用呢?

    那么她的母亲现在在哪里,安媛想知道,“安蕊,我们好歹是姐妹,你连这种话都讲得出来,我真是看错你了?”

    “姐妹?”安蕊冷笑,“谁跟你是姐妹,我爸妈都在我身边,但你呢,你根本不知道你的父亲是谁,你的母亲到现在都下落不明,你还说我跟你是姐妹么?”

    她的母亲下落不明,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