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信
作者:唐少瑜      更新:2017-11-29 18:35      字数:3147
    我知道,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渴望,自由的,希望的,拥有的,全在你敞开心扉笑的那一刻。我从来没有告诉你,我是那时就暗恋了你,而你却没有认识我。直到再次在一次聚会中,再一次遇见了你,那时没有幼稚型的你,又在我心上套印着。我从来不知道,哪天你来了我也来了,是多么幸福和说不完的话;我也从来不知道,那一天你走了,我却痛彻心扉,大病一场后,已经是年份已久,我多么希望能再见到你一眼……………………

    也许,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难免不忍,说,这究竟是一场什么样的相遇?什么样的诀别?能让人感觉心都凉透?那么我来告诉你?第一次见面,是在我朋友成亲的日子里,那时你比起所有在场的人都好看,只因为你是当初我看见的那个人。很多时候,我都会问自己,为什么要选择和一个比自己小一岁的你在一起,然后,这个答案是我无法回复自己的,也没有人能回复像这样的问题,

    直到我,有一天,跑过去找你,直到你看见我站在你面前,你轻轻唤我一声“阿珺”我才哭着抱住你的那一刻起。才明白,我的生命如你,你不在了,我的生命就沉入大海。记得,第一次见面你说,很高兴认识我,但你又开玩笑的说,认为我短发会精神好些,给人感觉也好,随后,想了一个晚上,真的就去剪了。

    你不知道,当我以为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总是想起你,我不怕死去,只怕遗憾,遗憾你孤独一个人。而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当我收到你的来信,你说你要成亲了,相隔千里迢迢,从青海怀泪挲流,只希望能赶到你面前。

    青海西宁市寄往大理市(^*)

    姚珺

    拿着信的双手,颤抖地厉害,苏岑泪水掉落在信纸上,抽泣的声音,心灵的疼痛,这时,只有他才会这样痛苦的啜泣着。信纸上已沾满他无尽空虚和痛苦的泪水,纸也被他紧紧的握皱起来,苏岑低头在书写桌上,右手扶在心脏的地方。推开门的人,看着苏岑的模样,着急的说:“二弟,二弟,你的药呢?你怎么样?”苏傅翻抽屉的动作停止,看着已经晕过去的苏岑,紧张的说:“二弟。”苏家人站在大厅内,等着苏家当家人发话。苏老爷子很生气的说:“我养你们都白养了,这么多人都照顾不了二少爷。”苏尹刚踏进家门就听到自己父亲的叫骂声,苏傅看着苏尹,走过去,苏傅说:“妹妹,”苏尹说:“二哥又犯病了?”苏傅说:“这次是意外,你和我来。”兄妹两人一起走绕大厅………………

    “什么?姚珺的信?”苏尹紧皱眉的看着苏傅,苏傅说:“二弟要娶乐诗的事,是二弟自己写信告诉姚珺的。”苏尹说:“二哥自己?难道他还放不下姚珺么?”苏傅说:“我从来不觉得二弟会放下姚珺,你忘了当初是谁舍弃一切和二弟都要一起?只不过二弟和姚珺被活生生的拆散,让我感觉有点心寒而已!”苏尹看着苏傅说:“大哥,难道你要二哥乱伦?”苏傅平常的笑着,说:“关于当年姚姨说姚珺和二弟是姐弟的关系,当时,的确我们大家都很震惊很伤心,然而,也是这么一件事,二弟才一病不起的,也不想再谈。”苏尹也伤感起来,说:“大哥,你那么疼我和二哥,难道你就没有恨过父亲么?”苏傅看着苏尹,低下头,说:“你知道姚珺和二弟多么艰难才能在一起么?”苏尹说:“我知道,虽然我也惋惜。”苏傅说:“那就对了,连他们都无法恨,我又谈什么恨不恨的。走了,我还要去派发药膳。”苏尹看着苏傅离去的背影,不禁地,低下头,皱着眉头,也转身淡笑着。

    乐诗守在苏岑的床边,看着满脸起汗,躺在床上的苏岑,不忍卒读地,泪水流出来。握住苏岑的手,放在她的脸颊上,伤心的说:“苏岑哥,你一定要好起来,我还没有给你看完我的画呢!苏岑哥。”苏岑紧皱眉,慢慢睁开眼睛,看着模糊不清的乐诗,乐诗陪他过了一年,守他。乐诗的泪落入他的虎口处,说:“乐,乐诗,你别哭,我,我没事。”乐诗才抬起头来,泪水更加涌出来。“我每次看着你这么难受,这么痛苦,我都无能为力,我真的很没用。”苏岑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乐诗的头,说:“乐诗,你,是个好女孩,不应该为我这样的。苏岑哥一直都希望你能幸福。”乐诗听到苏岑的意思,说:“苏岑哥,从小到大,我和你感情最好,我只想守着你。你别赶我走。”乐诗轻轻把头躺在他的床被上。苏岑很艰难的说:“我娶你,不过是我父母和你父母的意思,你,难道能忍受我不爱你的事实么?”乐诗眼神伤心,泪水还在眼眶中,说:“苏岑哥,姚珺姐,和你是姐弟,难道一年了,你还不能接受吗?”苏岑这时咳得很厉害,乐诗立即着急了起来……………………

    九年后

    乐狄看着船艇靠岸,心中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姚珺,该怎么和她打招呼。当姚珺穿着深蓝色的连衣裙,提着中等的手提箱,看着这大理,曾经,她就是在这里失去了所有,现在也是。乐狄和姚珺碰面,对视着,姚珺没有开口,乐狄随笑说:“我知道你回来,所以来接你。”姚珺很客气的说:“谢谢乐二少爷。”乐狄听到这么陌生的话,心里段然感伤,说:“你住旅馆,还是…………”没等乐狄说完,姚珺说:“我住旅馆”乐狄看着不笑的姚珺,说:“我知道,一年前,你受到的伤害有多大,姚珺,我……”姚珺说:“我这一次回来,是因为苏岑,至于你们为什么要那样说,都不重要!”姚珺狠心绕过乐狄的身侧……姚珺停住脚步,“乐狄,不得不说,还是要谢谢你。”乐狄苦笑不得,“呵呵~呵呵~谢谢我?”乐狄就这样的看着姚珺的离开。

    当年带走了姚珺,姚珺和他在一个美好的地方成亲,而乐狄从未和她有过夫妻之实,在哪度过了七年的美好!这是姚珺答应的。

    后来,姚珺得知苏岑的事,全是乐狄和自己母亲的交易,筹码就是她,为此,乐狄忍痛割爱选择和姚珺和离,回到了大理城,一个不如以往的大理城,一个不如以往的乐家。

    走在街上的乐狄,听不到街上的任何热闹声,只听见姚珺刚才的心,和那双绝望没有温度的双眼,她的心死了。这是乐狄给自己的一个答案,乐狄双眼皮贴紧皱,泪水在眼眶,手扶在心脏处,这般模样……突然乐狄跪在地上,泪水流出来……………………

    “九年了,没想到,还能听到姚珺这个名字。”苏傅紧紧的握着苏岑收到姚珺的信,原来,早在一年前,苏岑就已经找到了姚珺,不,应该是姚珺找了苏岑。苏尹看着苏傅,“那,乐诗怎么办?这婚?”提到乐诗,苏傅也很伤心,“阿尹,这故事,就你和离呈是幸福的。”摸着苏尹的头。

    如今的姚珺,如今的年代,如今的潮流,都大不同以前了!短发的姚珺,依旧的淡紫色旗袍装,穿着当初和苏岑相遇时的淡紫色的高跟鞋,依旧气质非凡,只是少了以往的高贵和笑容。

    乐诗坐在梳妆台,望着镜中的自己,一笑,闭眼,泪滑下,过得真快,自己都已经三十三岁了。新娘装的自己,依旧是那般靓丽。

    苏傅来到她的背后,“我以为你做这个决定有快?看来还是舍不得?”乐诗抬头见他,转过身环抱着苏傅的腰!苏傅抚摸着她发,“要哭就哭吧!有我在。”

    当姚珺踏进苏家门的那一刻,远远的就见苏岑坐在摇椅里,呆呆的,就那样,深深的心痛,潸然泪下。

    苏傅,乐诗,苏尹,苏南,还有一个躺着苏岑,都看着姚珺,当姚珺走到苏岑的面前,姚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向着她他们鞠了一下躬,然后,微笑的推着苏岑……

    乐狄见姚珺带着苏岑的那一刻,他只有不停的看着她带着苏岑走上火车,姚珺看着乐狄的那种说不出来的话,最后,姚珺还是别过脸去。

    青海,姚珺给苏岑披上了围巾,“苏岑,你知不知道,青海湖在这个时候是很美的,只是天气有些冷,不过好在都有我。”姚珺看着不动的苏岑,顿然,又落下泪来,“你知道吗?没到大理城的时候,我的家乡就是这里,我答应过你,不论怎样,都会陪着你……你……”说着,说着,又哽咽起来!

    苏岑,突然摸起了姚珺的头,“谢谢”当姚珺抬头看他的那一刻,苏岑的脸上已是满满的泪水。

    致词:

    生活中,不知道,你会经历过什么?但请你坚持,坚持,再坚持。

    最不起眼的简单,最平凡的爱,也有幸福的一天。

    如果,你觉得生活都没有意义的话?你还拿什么去说爱人?

    在此,我送所有读者一句话:每时每刻,当你想要放弃的那一刻,想想当初,为什么走到了现在。

    ——树下野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