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记忆的沉淀
作者:飘雪的撒哈拉丶      更新:2017-10-12 10:45      字数:3706
    在医院调查了一天,没有找到一个熟悉我的人,完全找不到记忆的线索。只知道那所医院在七年前发生了一场爆炸,而那位老爷爷在和我说到那里时,也因为要做检查,被家里人叫了进去,之后就离开了。

    七年前的事故吗?与我失去记忆这件事情是不是有关系呢?

    好像我忘记了一件事情,一木医生说过有东西要我带给爸妈的,从医院回去的时候我竟然忘记了。我看着墙上的时钟,已经十点钟了,一木医生应该已经休息了吧,我还是明天早上再去吧。

    第二天起床时,已经八点多了,好像有些睡过头了。简单的洗漱过后,我就去了一木医生的诊所。可到那里时,公告上写着他今天不出诊。

    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呢?我觉得应该去医院打听一下昨天那位老爷爷提到的事故。

    刚走到医院的大院里,昨天那名戴眼镜的护士就冲我打招呼,“哎呀,你是昨天那个……我记得是……”

    我礼貌地对她说出了名字。

    护士一拍脑袋,就像是自己想起了我的名字一样,依旧对我笑的很甜,“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是春人。怎么样,今天还要继续打听么?我昨天看到了,你找了很多人打听呢,很努力的样子。”

    我点点头,“是的,我昨天在找知道以前医院的人。”

    护士突然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我和你说,我姐姐曾经是这个医院的护士。”

    我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今天的目的和昨天不一样,“我今天是来调查7年前的事故的。”

    护士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事故?”

    我点头,“是的,您知道些什么吗?”

    护士思索了一番,说道:“我想想哦,有关7年前的事故,你想了解哪方面的?”

    “我想……”

    “春人!”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戴着鸭舌帽,嘴里叫着我名字的男生打断。那个男生一路飞奔到了我的面前,在我和护士身边停了下来,他气喘吁吁地说:“你是春人吧?好久不见了,7年……哦不,有八年没见了吧?”

    面前的这个能叫出我名字的男生,我不认识,一点印象都没有。

    护士见状,冲我挥了挥手,离开了。

    面前这个戴鸭舌帽的男生看着我,我看着他,我们面面相觑。

    戴鸭舌帽的男生问道:“你为什么不说话啊?”

    我想不起来,我想不起来他是谁。

    我看着他,满怀歉意地说:“抱歉,我完全记不起来你是谁。”

    男生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我。

    “那个,我……以前的记忆比较模糊……而且……”

    “春人,你是认真的吗?”

    我点点头。既然这个男生能叫出我的名字,他肯定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他认识我,是我以前的朋友。

    我看着他,小声问:“我能问你一些问题吗?你的名字……”

    “我是陆,今秋陆!”

    陆,这个名字应该在哪里听过,很熟悉,但是我却想不起来,“你和我是朋友吗?”

    陆点点头,“是啊,我以前经常和你在这里一起玩。”

    竟然是我以前的朋友,他一定知道些什么,关于我的记忆。

    “其实我正在找以前认识我的人,昨天我问遍了都没有找到!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一些以前的事情吗?”

    陆同意了,“这倒无所谓,我们先吃点东西吧。”

    我早上没有吃饭,就从家里跑了出来,陆这么说我还真是有些饿了,我就答应了下来。

    “去老味道吧,那里的酱汁炒饭相当好吃!”

    我点点头,表示可以。可是陈晨看到我的反应之后有些失落,“算了,还是去小卖店随便买点面包吃吧,反正我也没带多少钱。”

    只要陆能和我讲一些以前的记忆,去哪里吃都可以,我依旧表示赞同。我们两个人在附近的商店里买了两个面包,坐在一旁的长凳上吃了起来。

    陆嚼着面包,好像仍旧不太相信我记不起他了,“你真的……说吧,你想打听些什么?”

    “那个……我曾经好像和一个人定下过约定,我想知道约定的地点,还有那个人是谁。”

    “只说这点不行啊,多加点别的线索我才能想起来的。”

    “对方是个女孩子,好像是叫做小葵,应该是的。”

    陆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什么嘛,你不是说你没有记忆了吗,你还是记得小葵的啊!当时和你约定好的人应该就是小葵,你们关系特别好的!不过你们约在了哪里,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陆竟然也认识我记忆里的那个女孩,也许我就要找到那个女孩了,我激动地说:“陆你也认识小葵吗,她现在还住在这个小镇里吗,可以带我去找她吗?”

    “我曾经搬过一次家,这之后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那联系方式呢,联系方式有吗?”

    陆依旧摇头。

    七年之前发生了事故,七年之前陆搬家了,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陆会不会是因为那次事故而搬家,我如实的说出了我的问题。

    陆还是摇头,“不是,我搬家的时间是在那之前。”

    这样的话,陆也不清楚爆炸是怎么一回事了吧?我低下头,自言自语着:“我听说这个医院以前爆炸,死了不少人。这个医院在爆炸之后,又重建了了吗……”

    “你说什么呢?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可是我听说爆炸的是医院另一边的一部分研究楼,和这边的医院设施没有关系的。所以这里从我在的时候就没变过!”

    我咬下一块面包,嚼了几口咽进肚子里说:“我问了附近的人,但是大家不是刚刚在这里工作,就是刚搬过来,所以我误认为这里是爆炸之后重建的。没想到短短7年,这里的人竟然换了这么多。”

    陆应和着:“是啊,比起7年前,各个方面都改变了许多呢。这种改变,可以说是很奇怪了。”

    奇怪???

    我看着陆,继续问道:“陆,我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医院……”

    陆突然打断了我的话:“等等!这次我要先问你问题,春人,你之前都在哪里,一直以来都在做什么?”

    我把面包的包装袋扔进一边的垃圾桶里,一边回答:“其实我现在有父母,不过没有血缘关系。我和他们一直在隔壁的城市里生活,趁着春节回到了这个小镇里。”

    陆看着我,“养父养母,什么时候有的?”

    我摇了摇头,“具体我也不清楚,我想不起来我搬到隔壁城市之前的事情。”

    “你没问过你父母吗?”

    我想起了那一次询问他们时,养母面露难色,我轻轻点头,“我曾经打听过一次,但是……”

    陆又一次打断了我的话,“算了算了,你要是不清楚,就告诉我你父母的名字,职业还有出生地吧!”

    “我父母都在隔壁的那座城市上班,老家就是这里……名字是……等等,你为什么要问这些?”

    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我说,春人,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而且你……”

    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虽然来到这里是我想起了一些事情,但是也只是一点点。

    见我不讲话,陆拉着我的手臂说:“那你跟我来一下吧!”

    我跟着陆走进了医院,看到他在一间病房门口停下脚步,对门口的护士说了几句话,护士就给我们两个开了门。

    走进病房,我又一次问到了那股令人怀念的香气……

    我看到了医院的一个楼层里,有两个八九岁的孩子,一个是我,另一个好像是陆。

    陆说:“这之前的事情,我也告诉驱了。”

    我问:“那驱是怎么说的?”

    陆说:“他让我不要太在意他,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所以我决定了,我还是要去,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和我弟弟友好相处呀!”

    我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没问题,驱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不过你到了新的学校,周围全都是你不认识的人,没关系吧?”

    驱点头说:“还是有点不安的。”

    我说:“可是你多了个新爸爸呀。”

    陆摇头说:“父母倒是无所谓,不管是我妈,还是新爸爸,都不算是家人的……唉……我要是大人的话就能带着驱去上学了。当然了,春人也会带着的。”

    我打趣说:“原来我是顺带着的吗。不过你还是要好好上学,毕竟你不是真的病了。”

    陆点头,“这是没错,可是驱看起来和我也没区别啊,还有小葵和其他人也是。”

    “马上就见不到陆了,嘿嘿,你真的能行吗?还有另外一个人,你也马上就要见不到了呢。”

    陆突然涨红了脸,有些语无伦次,“你,你说什么呢?”

    我笑着说:“你自己清楚呀。”

    “啰嗦,我才不在乎。”

    我突然收起了笑容,“不过,以后确实会变得有些寂寞呢。”

    陆看着我,认真的说:“春人,我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我说:“那到时候我们一起吃炒饭吧!就是浇汁的那种!可是陆实在太贪吃了,感觉你在离开后自己会先去吃。”

    “我不会吃的。”

    “绝对不会吗?”

    “绝对不会的。”

    我看向窗外,“总之,我就期待着你回来了。好,得记住了,不能忘。”

    陆说:“春人,我和你的约定,我绝对不会忘记的。”

    两只手掌击在了一起,这是一辈子的约定。

    ……

    回忆至此戛然而止,我看到了那个躺在床上熟睡的少年,下意识地问道:“这是驱吗?”

    陆点头,疑惑地看着我:“你不是记忆消失了么,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

    我回答说:“在走进这间病房时,我想起了一些事情,但也只有一点点。他是睡着了么?”

    陆点头,“驱最近整天都在睡,这似乎就是LMD病的初期症状。”

    LMD?这个词我第一次听到,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陆继续说着:“等LMD完全发作,他最多就只能活两年了。春人,你怎么看?”

    这该怎么说呢?

    “有没有什么能治疗他的好办法?”我问。

    陆回答道:“没有。”

    我们两个呆呆地站在驱的病床前,许久,陆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回去吧!”

    我和陆走到医院电梯旁边的一个自动售货机前,陆停下了脚步,缓缓说道:“我说,春人啊。来到这里,我就想起来了,我和你,还有驱以前经常会在这附近玩……”

    陆往自动售货机里投了两个硬币,从里面取出两罐饮料,递给我一罐,指着售货机旁边的墙壁笑着说:“你看这里,还留着我们当时的涂鸦呢。”

    陆说的我一点都想不起来,我站在他的身边默默地看着他,听他继续说着。

    “你总是想去院子里,你说你想呼吸外面的空气。”

    陆拉开易拉罐,喝了一口饮料,继续说:“我说,春人啊,你最开始向我打听了小葵的事吧?”

    我轻轻点头,小声说:“是,我想问来着。那个,她现在怎么……”

    陆叹了一声,看着窗外沉声说:“她死了,就在7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