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奇怪的银行抢劫犯
作者:秋日红叶      更新:2017-12-13 22:50      字数:4140
    许向阳听了陈东旭的查访汇报,也不由得暗暗心惊,专案组好不容易找到了关键嫌疑人的线索,不料徐海子竟然被杀,冥冥之中仿佛有人在暗中监视着专案组的一举一动,从而抢在了专案组之前采取了行动。

    是谁能知道专案组内部的信息?难道专案组有人与嫌疑犯……?这当然不可能,但问题出在哪里?许向阳百思不得其解。

    吴建国在这当口去抢劫银行被抓,如果他不去不抢银行的话,是否也会落得和徐海子一个下场,看来这吴建国抢银行是不得已而为之了。

    许向阳找来了黄中信科长,黄科长最近忙着4.12案子的查访工作,技术科的日常工作关心比较少了点,当听得三天前在江东县被杀的那个人竟然就是4.12案子中的重要嫌疑人徐海子,一时不由得愣住了。

    “许队,没想到被杀的竟然是我们要找的重要嫌疑人徐海子。”黄科长说着一个劲的摇头叹息。

    “看来这案子不简单啊!对方好像知道了我们要找徐海子,所以抢在了我们之前杀了他。”许向阳若有所思的低声说道。

    “是啊,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徐海子的情况?”黄科长自言自语的说道。

    “哦,许队,我听孟科长说了,杀徐海子的凶手手段很是高明,选在人多的街上,趁对方不注意,迎面一刀捅在了对方腹部,伤口其实刺的并不深,但被害人却立时毙命。经法医对死亡原因取证检验,引起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刀上涂有一种叫箭毒木的药物,此药毒性非常强,一旦进入人体血液,具有见血封喉的效果。”黄科长说道。

    “看来我们面对的对手不简单啊,好在吴建国现在关押在安新警局,如果吴建国不去抢银行,估计他的结局和徐海子一样。”许向阳说道。

    “是啊,这吴建国一定是案子的知情者,他已经感觉到了生命危险,所以就想出了一个抢劫银行被关进警局来保护自己。”黄科长说道。

    “是啊,我们明天上午就去被抢劫的银行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然后直接去提审吴建国。”许向阳说道。

    第二天上午,许向阳、黄中信、王兴青三人首先来到吴建国抢劫的红星工商银行支行,支行行长杨德兴找来了几个当事人。说起那天的银行抢劫犯,大家总体的感觉就是一个神经病;手里挥舞着一把菜刀,大呼小叫的冲进了银行,说他是神经病,但又不砍人,嘴里一个劲的大声喊着:“把钱拿出来!我是来枪银行的!”但又没实质性的动作,好像就是闹闹事而已。

    当天下午,许向阳三人赶去了新安区公安局,新安区刑警队长邱昊和许向阳很相熟,说起吴建国的抢劫银行,邱昊感觉很奇怪:“据三名前去抓捕吴建国的刑警反映,这个抢劫犯,在银行大厅里挥舞着一把菜刀,大叫大喊声势很大,但总觉得不像是抢劫,就是闹闹事而已。”邱昊摇了摇头说道。

    “是啊,我们走访了被抢劫的银行员工,他们也有这个感觉。吴建国是4.12案子的关键人员之一,他一定是意识到了生命危险,所以用抢银行来达到被关押的目的。”许向阳说道,然后把案情的大概情况向邱昊介绍了一下。

    “邱队,我有一个想法,如果吴建国不愿意配合我们,我打算放他回家,我们派人对他实行24小时监视性保护,希望你们能给予配合。”许向阳说道。

    “没问题,我们一定配合你们。”邱昊爽朗的说道。

    吴建国家庭和睦,经济状况尚可,也没有欠债等突发情况,也没有精神上的毛病,大白天实施不可能的抢劫,抓捕归案了还大喊大叫扬言还要抢劫?很明显,他这是故意通过抢银行而达到入狱,而入狱的唯一目的只有一个:逃避被杀。吴建国作为4.12案子的知情人之一,眼看同伙一个个遭遇不测,于是就导演了抢劫银行。看来吴建国在4.12案子里的角色,不是犯罪嫌疑人就是案子的知情人。

    在审讯室里见到了吴建国,略微有点胖的身子,脸色苍白,显得一脸的局促不安。

    “吴建国,为什么要抢银行?”许向阳问道。

    “因为欠了赌债,逼得紧,没办法,想去抢点钱还债。”吴建国低头答道。

    “欠了谁的债?具体姓名,哪里工作?”

    “这个,是在赌场里借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样吧,等会你带我们去赌场走一趟吧。”

    “这个,这个,……我。”吴建国开始支支吾吾了。

    “你和李红斌、鲁新民、徐海子是同学吧。”许向阳突然转变了话题。

    “是的。”

    “你知道了他们的情况了?”

    “不是很清楚。”

    “还要装是吗?”许向阳突然厉声说道。

    “知道他们出事了,但具体情况不太很清楚。”吴建国低声说道。

    “72年5月13日,你们在黄山路绿地做了什么?老老实实的说清楚,否则的话到时就别后悔了。”许向阳突然问道。

    “72年5月13日?黄山路绿地?什么事?”吴建国声音有点颤抖的低声咕哝道。

    “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先回家好好想一想,过一个星期我们再找你,怎么样?”

    “放我回去?我抢银行的事?……”吴建国不由的一愣。

    “不是没有抢成吗?”

    “这,这?……我,……我想还是留在这里想吧。”

    “还是回家去想吧。”许向阳说着站起了身子。

    “我,我,……警官,……唉,算了,反正是迟早的事,我都交代了吧。”突然吴建国像是下了决心似的说道。

    “好,那就说吧。”许向阳说着坐了下来。

    “72年5月13日的晚上,我们四个人在回家的路上……”

    “哪四个人?”许向阳问道。

    “哦,是李红斌、鲁新民、徐海子。”

    “说下去。”

    “哦,我们四人走到黄山路抚兴路路口的时候,一辆卡车停了下来,从卡车上下来了二个学生,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

    “什么时间?”

    “大概是晚上10点。”

    “是什么车子?车上还有其他人吗?”

    “是一辆帐篷大卡车,车上还有其他的学生。”

    “那二个人什么穿着?”

    “都穿着军装。”

    “车上其他人的穿着呢?”

    “也是穿着军装,好像都是文艺宣传队的学生。”

    “说下去。”

    “徐海子见周围没人,就问我们敢不敢玩玩那个小姑娘?我们几个在外面都喝了点酒,借着酒兴强行把那小姑娘拉到了绿地里面轮奸了。”

    “那个男孩子呢?”许向阳问道。

    “那男孩子被我们打晕了也被我们拖到了绿地里。”

    “你们四个人都参与了对那小姑娘的轮奸?”

    “嗯,是的。”

    “那小姑娘什么年龄?”

    “看上去比我们小几岁,大概在14或15岁吧。”

    “你把那二个学生的体貌特征说一下。”

    “女学生人长得比较清瘦,很漂亮,梳了二个短辫子,1米60不到的样子,男学生长得比较强壮,大概有1.米70的样子。”

    “谁先奸污了那姑娘?”许向阳突然拍了一下桌子怒声说道。

    “是,是徐海子第一个,然后鲁新民,接着是我,最后是李红斌。”吴建国声音有点颤抖的低声说道。

    “说下去!”许向阳怒声喝道。

    “后来我们就走了。”

    “什么时间离开的?”

    “大概10点半吧。”

    “这段时间你们就没有被路人发现?”许向阳问道。

    “这天晚上刚下过雨,街上没什么人。”

    “后来呢?”

    “后来?……后来大家很少提起过这件事,几个月后大家就毕业分配到了不同的地方。我们平时很少联系,对这件事大家也没有再提起过。直到今年5月,我听到了李红斌在宾馆发生的事,后来他又自杀了,当时心里也没有往这件事想过。直到听说鲁新民出了车祸,我去了他家里,他老婆说起了那张奇怪的照片,我看了照片后才知道李红斌的死和鲁新民的车祸和16年前的事有关,心里很是紧张和害怕。三天前我去了江东县想找徐海子商量,没想到他竟然被人杀了。我知道一定是当年的那二个学生开始对我们报复来了。思来想去,与其不明不白的被对方杀死,还不如躲到监狱里,于是就想到了去抢银行。警察同志,我说的都是实话,希望不要放我回家,有什么需要问我,我一定会配合你们的。”吴建国说着抬起头紧张的望着许向阳。

    “真是恶有恶报,好吧,你就先在这里呆着吧。”许向阳大声说道。

    4.12案子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这是发生在16年前的一起轮奸案,案犯人员已经浮出了水面,涉及4名轮奸涉案犯,二人已死,一名在医院里尚未苏醒,一人被关押在警局。4.12案子的嫌疑人估计就是当年被轮奸的女生或男生,或二人联手对当年施暴者的报复。

    专案组进行了专题的分析讨论,许向阳首先谈了对本案的想法:“各位;文革期间,龙海市盛行文艺宣传队,许多大型单位都有自己的宣传队,其中也有一些是学校或区一级组织的中学生文艺宣传队。那年代里,单位遇到重要活动时常常会邀请宣传队演出助兴。那二个学生估计就是参加了某一个单位的演出活动,演出结束后,单位派车子送宣传队学生回家。二名学生是在黄山路抚兴路口下的车,我根据以上的推理得出结论:那二个学生就住在黄山路抚兴路附近,他们的家和学校也应该在附近。其次,卡车是沿黄山路向西行驶的,也就是说,那天搞庆典活动的单位应该在抚兴路以东的某一家单位。故我打算,黄科长组织人员负责对黄山路抚兴路一带的学校和街道进行查访,重点围绕当年有哪些中学生参加了文艺宣传队?特别要重点查访72年5月13日发生的相关情况。我和陈队分别对黄山路以东各个单位进行排查。各位看看这样是否可行?大家都可以发表意见。”许向阳说道。

    “许队说得很有道理,我同意许队的分析和工作设想。”陈东旭首先说道。

    第二天上午,专案组各小组赶到了指定区域开始了细致的查访、排查工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许向阳一组在查访中查到了一个重要信息:1972年5月13日,是龙海市港务局第二装卸区成立党委的喜庆日子。

    龙海市自1967年1月12日正式成立了龙海市革命委员会,龙海市市党委随即就靠了边,各级党组织也随之靠了边,从上到下,一切权利归革命委员会领导。直到1972年4月,龙海市第十七棉纺织厂首先挂牌成立了“龙海市第十七棉纺织厂中国共产党委员会”,龙海市港务局第二装卸区紧跟其后也挂牌成立了党委。作为龙海市第二家成立党委组织的单位,不仅是港务局的大事,更是第二装卸区值得喜庆的日子。所以那天下午,第二装卸区不仅召开了隆重的庆祝党委成立大会,晚上还专门举办了文艺宣传演出,参加演出的共有三支演出队伍,一支是龙海市纺织局宣传队,一支是红旗钢铁厂宣传队,另一支是江浦区少年宫学生宣传队,学生宣传队被安排在最后演出,约9点半演出结束,然后单位派了车子送学生们回家。

    黄科长在查访中也有不小的收获,黄科长把周边十二所中学和十几个大街小巷跑了个遍,把当年中学生参加过文艺宣传队的学生名字作了详细记录和备注。

    下班之后,许向阳在市局专案组办公室拿出了一叠资料细细的翻阅着,黄科长提供的58名学生的文艺宣传队名单做的很仔细,在许多名字旁备注了学校名称、家庭住址,有的还标上了宣传队的名字。突然许向阳看到了二个熟悉的名字,其中一个名字旁边标注了家庭住址。

    熟悉的名字,熟悉的家庭地址。

    “这,这?他们也是当年文艺宣传队的队员?他们?……”许向阳不由得怔住了,随即闭上了眼睛低头思索着,良久,许向阳突然低声惊呼了一声:“不好!”说着猛的站起身子急急的奔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