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体育老师
作者:魔爱一格      更新:2017-11-20 11:46      字数:6078
    难道这只是我的臆想吗?米在心里说。

    电话那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米,刚才发生什么事了,苹不见了。”是言的声音。

    “我不知道,她说感觉有风,然后就没了声音。”

    “我在地上捡到了她的手机,可是这里说白了只是个深一点的坑,然后就只有我们刚往前走了几步的另一条路,她怎么会不见了呢?”

    作为一个靠着排除法在考场闯天下的优等生,刚想说或许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就发现电话那端又啪的一声,这回电话挂断了,估计那边的手机也挂掉了。

    这可怎么办,一会警察阿姨也不姐姐来电话了自己要怎么说?

    米一边想一边给晶打电话。

    “喂?”晶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像刚刚的米一样。

    感觉到晶也在害怕之后,米反而让自己镇定下来,不想让晶更加害怕。

    “你们去看看苹和言出什么事了?”米说,一句话让淡定的语气失去了意义。

    “他们掉进了一个大坑里。”那边晶说,“我们五个在向下喊,但是没有回音,只有我们自己的声音传回来。非常恐怖。”米听到了那边几个男孩子在叫着苹和言,回声连连,凑在一起像是鬼魂唱出的交响曲。

    “他们不是摔晕了吧,你们先小心的呆在原地,我这就再报警让警察去接你们。”米说。

    但是,就只听到一声惨叫,然后电话那边没有了声音,确切的说,是啊啊啊啊四个人的惨叫声,有的清楚有的模糊,还有隐约的回声。

    他们也掉下去了,米的心沉到了谷底。怎么办?不靠谱的警察阿姨现在也没有动静,高中生怎么了?高中生不更应该受到保护吗,警察们都是吃夜宵吃死了吗?米的心里各种声音搅在一起,连同刚刚几个人对苹和言和呼唤还有那些惨叫声和回声,在米稚嫩的心里不断纠缠。

    怎么会都掉下去呢?那应该就是有人在后面袭击了他们,把他们都推下去了吧。是那个传说中的老头吗?米来不及往下想,她再次报了警。这次说明了情况之后,警察没有让她失望,但是一切还是晚了。

    十多个警察反复的查找搜寻,但是无论如何在B公园找不到什么山洞之类的,就更不用说找到他们掉下去的坑了。

    我应该阻止的,我应该拦着他们不让他们去的,如果我说不行的话,至少苹和晶会听进去一些,或许就不会去了。米在一旁站着,父母已经赶过来接她,可是她说什么也不回家,一定要等到找到那些同学以后再回去。

    从天黑到天亮,搜索无果。

    B公园重又引起了人们的重视,六个高中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B公园成了政府封锁的禁地,怕还会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初高中生结伴或者单独前往。

    米的噩梦开始了。

    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都有因为失去孩子几乎精神失常的家长来找她问当时所有的情况,甚至说出“你一定是在撒谎,我看你这个孩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为什么就只有你自己能回来,说不定就是你害了他们,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然后有的时候没人管,米就被揪住头发或者衣服拽来拽去,或者有认识的老师或者米也没看清没注意的谁谁过来把丧失理智的中年妇女拉走的时候,孩子妈马上换成了可怜的语气,“我给你钱,我把我们家的钱都给你,你告诉我我的孩子到底在哪儿吧,你可怜一下我养儿十几年,你就帮帮我吧——”

    这样的声音很长很长时间一直出现在米的梦里,或者走路时听到大声说话的声音,都会导致很多很多的声音纠缠在一起。那些明明不是自己导致的应该属于别人的噩梦,开始寄生在米的身上,无法根除。

    米开始有了黑眼圈。开始丢掉所有彩色的东西,开始非常讨厌粉红色以及人多的地方。因为每次在热闹的场所,看着人们像从前的从前那样在一起的时候,她总会想到当初经常去朋友家吃饭,甜甜的叫朋友的妈妈阿姨,然后阿姨那和蔼可亲的样子就是当时米眼里的世界,友善的,亲切的,温暖的,另一个世界。

    她更愿意相信这段时间经历的才是世界本来的样子。

    米希望能像点点一样逃走,或者当初和朋友们一样掉进坑里死掉算了。

    这个时候她想起言讲的那个故事。故事里男人的妻子一直梦到自己在一片坟墓里不断地奔跑,却无论如何也跑不出去,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墓地。

    这个仿佛的想法葬送了米想要逃走的心愿。她害怕逃走了之后逃到的那个世界会和现在的一样残酷。

    所以她决定趁所有人不注意偷偷溜进B公园。她想一切有个交代,大不了就是一起死嘛,有什么?

    在去之前她是这么想的。就算B公园被封了每天都会路过公园路总会找到机会,她确定自己一定能进去,因为那个偷了懒的警察阿姨,她觉得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会偷懒。

    那么她就有机可趁。

    所有人都会偷懒,那么害了朋友们的那个人也会偷懒。米在台灯下握着笔想着,一边的嘴角翘起,眼睛里四溢着从没有过的阴险,如果她能看到自己,想必会和记忆中,在她的生活里一切不幸开始的那天早上,点点充满怨恨的神情重合。

    周日。点点很早就起来和家人一起吃早饭了,因为这一天的时间米都打算在公园周围寻找能溜进去的时机。

    自从米变得阴郁,米妈唠叨的毛病就改了不少,因为每次看到米不再不耐烦的说她老太太更年期,而是低着头,脖子上被抓伤的红印蹭在领子上,但是米的脸上只有一片暗影,米妈就不会再说什么,只会心疼的看着米,把盘子里最好的肉夹到米的碗里。

    因为有了计划,米的神情轻松了起来,她在心里已经觉得自己是个看透生死的人了。

    看着米的状态好转,米妈开心了些。

    “我们家还算好的,你看点点才是真的命苦,没上过学不说吧,也从来没享过什么福,这人还不知道去哪儿了,不过这孩子有想法着呢,我看她就没少交朋友,没有上过学的人能和你的同学交上朋友,真是不简单啊,你说是不是。”米妈边说边冲着米津了津鼻子,每次她说你说是不是这句话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表情。她以为米瞪大了眼睛只是因为不知道这件事,所以米妈接着说。

    “我看你的那些同学没有几个真的好孩子,都是一个比一个虚荣,才上高中就用比我的还贵的化妆品,你看看他们的父母那样子就知道了,一个个都往我闺女身上赖,还动手…”米妈东拐西拐的说到这里哭了起来,“关我们家孩子什么事儿啊,要不是我闺女他们连自己的孩子死在哪儿的都不知道…”

    “可是点点怎么会接触到我的同学呢?”米说。

    “那天我上街去看衣服,就看到点点和你那个叫晶的同学在一起,那是你们午休的时间,点点把一个发夹别在晶的头上,两个人很要好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亲戚呢?”

    米突然想起了晶说过的一件事。

    刚入学的时候,米和苹还有晶三个女孩军训的时候站在一起,米在中间,经常拿教官帽子后面耷拉着的线头等等的事情开没有恶意的玩笑,所以三个人在一起很欢乐。

    只是后来晶开始缺席中午三个人说好一起吃的午餐,说自己喜欢一个饰品店,每天中午都想去看看,米和苹说要陪她,她总说有人陪她去。现在想来,那个人应该就是点点吧。虽然,米无法知道她们是怎么认识的。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晶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所以在去B公园之前一定会先到附近探路。很多次去的时候都看到萧索的B公园里有个抱着黑猫的小女孩在慢慢的走,和学校里那些或活蹦乱跳或郁郁寡欢的同学一点都不一样,她就好像一直想走出那个诡异的公园却一直走不出去而放弃了一样。后来晶对女孩的兴趣超过了对B公园的兴趣,所以有一天晶壮着胆子翻过栅栏追上了点点。

    “那个…”晶的手拍在点点的肩膀上。

    点点的肩膀剧烈的收紧,惊恐的向后望,以为是她爸爸或者不太可能出现的妈妈不知道因为什么理由要找她的麻烦,剩下的人,就不知道了,没有谁理过她。

    点点怀里昏昏欲睡的猫因为这震动抬起脑袋尖叫了一声,那声音一点也不可爱。

    这一人一猫的反应反过来也吓了晶一条,但是这惊吓让她笑了起来。

    “你好,”晶微笑着,“我叫晶,你呢?”

    是的,就是因为这惊吓的动作,打破了晶心里同样有的防范,她看着点点,那眼神像在牛头马面和人鬼蛇神的夹杂中,一只猫和一只猫的相遇。

    “我…我叫点点。”点点有点不知所措的说。

    然后在B公园萧瑟的风景里,常常出现两个女孩的身影,她们有的时候会穿过公园,晶会带着点点去逛街,去书店,去很多地方。

    晶会和点点说很多事,学校里几个多嘴多舌的女同学,还有好看的男孩子,还有几个不错的和几个不喜欢的老师,那样的一些事而已。点点经常是沉默的,因为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怕自己说出来的事晶并不感兴趣,那样说不定就不会再和她这个根本就完全无聊的人一起玩儿了,那样就没有任何人会和自己聊天了。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晶的学校里发生了一件事。

    在学校里和晶算得上很要好的只有五个同学,六个人正好三男三女,三个男生长的都比较搞笑,所以和爱情什么的没有关系。六个人之所以很好是因为都喜欢恐怖的东西,但是他们只是觉得那很好玩儿。每个学校都会有一些奇怪的传言,一天体育课因为暴雨天而转移到室内上,体育老师是个帅气的年轻人,所以看着闹哄哄的同学们想着想着坏笑了一下。

    “哎,别说话了,我给你们讲鬼故事怎么样?”体育老师说。

    同学们特别奇怪的真的安静了下来。

    体育老师再开口之前有很多女同学已经用手堵住了耳朵。

    “你们知道城市里阴气最重的两个地方是哪儿吗?”

    “医院——”同学们几乎异口同声的说。

    “还有呢?”

    “…”

    “墓地?”“公园?”“殡仪馆?”同学们在下面小声嗡嗡一边有几声明显地回答。

    “另一个地方就是学校。今天就说个咱学校以前发生的事儿。三年前我刚到咱们学校,还是个实习老师到时候,在学校里也没有什么朋友,那时候教的学生跟我也不怎么熟,我没事打游戏什么的打累了就喜欢上主教学楼顶层放放风。有一天我从上面下来,碰到保洁大妈就打了个招呼,她看着我就问我干什么去了,我说上楼顶吹吹风。她就吓得顺手抓起了旁边的扫帚,我以为她要打我,但是她哆哆嗦嗦的说你可不能去顶楼啊,顶楼那前几年有人掉下来摔死过啊。我就纳闷,有人掉下来过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啊,我就问是怎么一回事啊?大妈说一年前有个高三的小姑娘因为学习压力大总喜欢上楼顶去放风,下来的时候碰到大妈也总会跟大妈打招呼,然后聊聊天。有一天姑娘心事重重的从楼梯往下走,差点一头栽下来,大妈就以为她是学习太累,劝她好好休息,毕竟身体要紧,结果姑娘脸色苍白的蹲下,拽着大妈的裤腿说自己见到鬼了。大妈就觉得这孩子是真该休息一下了,都说上胡话了。女孩说自己在黑暗里看到奇怪的东西,后来仔细想了一下那个地方是B公园啊。大妈完全不相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就说姑娘啊,别想太多,能考上什么学校就是什么学校不用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尽力了就可以,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总会胡思乱想一些有的没的,都是自己吓自己罢了。唠叨了半天,姑娘估计是实在受不了了,明明是自己想说话但一看大妈比自己能说,所以就走了,第二天晚上大妈就听到学校里突然乱糟糟的,学生们也冲出了自习室,说是谁掉下去了什么的。大妈一想那姑娘前一天的状态,就觉得大事不好,但已经太晚了。姑娘已经从楼上掉下去了。平时也没人听大妈唠叨,所以她也就只和我说了这件事,至于姑娘是从楼上跳下去还是不小心掉下去还有她究竟看到了什么,没人知道。我刚到这个城市来,还不知道B公园的事情,然后那天晚上就忍着大妈经常无厘头的跳篇,断断续续的总算听完了B公园的事儿。然后对应了一下,我就知道姑娘那个时候看到的是什么了,只是我也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讲到这里,下课铃响了,班主任出现在门口,体育老师停住不讲了,同学们觉得非常扫兴,下课之后一群人追着老师问到底看到了什么,但那是因为周围人太多,老师传播这些事本来就不好,所以体育老师就说下次再讲。

    但是,就没有下次了,那天晚上,老师就和四年前那个女生一样,从主教学楼的顶楼摔了下去,死了。

    重点是后来学生们问了一下,主教学楼进天台的门多年以来一直是锁着的啊,而且学生们以只要是课外的事情就有的旺盛精力打探了所有的保洁大妈,但是没有任何人说和这个体育老师聊过天。

    这件事让同学们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有鬼,虽然这并不是直接的推论。

    所以第二天的中午,晶和点点说了这件事。本来低头吃面的点点抬起了头。

    “他说看到B公园有什么东西?”点点问。

    “说是奇怪的事,也没来得及说到底是什么。”晶非常遗憾地说,“被姑娘看成鬼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不会真的是鬼吧?”晶小声尖叫出最后一句话,看着点点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哎,你总去B公园有没有发现过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点点看着晶,摇了摇头。

    其实点点差一点就说了事情的真相。就只是一念之差。

    可是晶接下来却说:“我打算查一查这件事。”

    点点攥着筷子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眼里没有一点点开玩笑的神色满是认真的表情。

    “怎么查?”点点问。

    “虽然天台现在封的很严,但是老师既然能进去,我也一定能进去,而且我现在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不论看到什么我都会离得远远地,不会蠢得从楼顶掉下去的。”晶一脸傲慢的说。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点点问。

    “什么?”晶困惑的问。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呢,很危险,和你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啊。”

    “因为想知道呗。”晶转着眼珠想了想,却什么理由也想不出,只说了这么一句。

    点点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晶,没有再动从来都喝的一滴汤都不剩的面条。

    晶想要嘱咐点点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因为学校不想这件事传出去,但是因为觉得点点也没有什么人能告诉,所以没有说。

    那顿饭接下来的时间,晶一直在说这件事之后,今天早上就听到办公室里的老师说体育老师是因为失恋了,又为体育老师的帅气外表颇为惋惜了一阵。

    他们是不知道的,没有学生跑去和他们说体育老师讲的那些事。因为学生口中的话,如此离谱的情节,他们是不会信的。

    然后晶打听了一下,代表班级参加了体育老师的葬礼。葬礼结束以后,晶开始行动了。她按照原本的打算靠到体育老师父母的身边,颇有技巧的安慰了一阵之后就问起了体育老师有没有日记。

    “日记?”体育老师的妈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坐直了身子,还没说话就被旁边体育老师的爸爸拦住了。

    “书本什么的已经丢掉了,虽然是教体育的,但是这孩子有很多书,都是黑色封皮的推理小说什么的,都一起丢掉了,只留了些衣服,我不想孩子他妈以后看见了难过。”然后就掺着老伴走了。走了以后还回头看了晶几眼。

    晶很失落,因为就算明显的有猫腻,她也不能去翻体育老师的房间,也不能去翻他家附近的垃圾桶。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了,结果再要离开的时候被叫住。

    “孩子!”

    晶回过头,看到体育老师的爸爸在看着自己。

    “你过来一下。”体育老师的爸爸(我们就叫他体老),左右看了看,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晶走了过去,体老又带她走到一个更安静的地方。

    “你刚问道日记的事,我怕谁知道他写了什么以后会以为他是个神经病,所以刚刚我马上结束了谈话,但我想了想,你问起来,应该就是知道些什么,是不是?”

    “我得看一下日记确认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我也不敢乱说什么。”晶说,“但是我相信体育老师是个思路清晰的好人。”虽然最后这句话晶说完了觉得很别扭,但是想表达的意思清楚了。

    体老掩饰不住悲痛的神色:“他从小就是个好孩子,虽然淘气,但是很善良,他不应该是这个结果。”体老说不下去了。

    晶攥紧了拳头,突然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从前对恐怖故事那样觉得好玩儿,也不是因为想知道,而是因为想知道的原因,因为在潜意识里,她也觉得体育老师不应该是这样的下场。

    没想到老人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了一个本子。

    “本来是打算毁掉然后扔了,但是放到袋子里就忘了,这才想起来。”体老把本子递给晶,“你拿去看看吧。”

    晶双手去接,老人却没有松手,他看着晶的眼睛。

    “我不指望人们怎么对我说他的好,但是我绝对不希望有人诋毁他。”

    晶深深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