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儿 4
作者:丑儿      更新:2017-12-20 16:49      字数:1180
    我们在她家住了几天,两个老人好老实好质朴哟,听说我是他们女儿的老板,并且自己花钱跑这么远送女儿回家养病,双双扑通跪下给我们磕响头。

    老人说他俩一辈子没走出过大山,没见过汽车;生病给女儿打手机是托人到镇上邮所里排了3个钟头的队打给女儿的。

    他们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日出而耕,日落而息。

    老一辈认命,年轻人却挣扎着走出大山,走出贫穷,老人说,村里40岁以下的劳力都跑了出去,家里除女儿到外打工,她的三个哥哥也都在外面打工,平时的农活不管多重,全靠自己;实在收割不动的庄稼,就让它烂在地里沤肥……

    老人唠唠叨叨年轻时的往事。

    12、3岁那年,兴起了合作社。一天,正是玩耍天性却挑着沉重粪桶给庄稼淋灌的他,被一群挤挤攘攘向屋角涌去的老乡吸引。

    他挤拢一看,队里那头高产的种母猪,早被几个乡亲拉耳朵扯尾巴的捺住,队长正在扯着喉咙嚷:快上快上,秋后队里多给你几斗粮。

    一位身强力壮的汉子,正面红耳赤的脱着短裤。人家不给咱队的种母猪配种呵,只有用人,配出来是不是一样?怕被我老汉骂,我再也没见过。老人淡淡的说着,在石磨沿磕磕叶子烟杆。

    我听得如雷轰顶:世上居然还有如此荒塘的事儿?太可怕了。几天后,我们便离开了。唉,你说,中国的领导到底知不知道,中国还有这么边远贫穷落后的山区?

    家庭?有、有过。

    她显然有些兴奋:我给你看的那首诗,便是我写给我那冤家的。

    他是个好人,结婚几年来,对我嘘寒问暖对我好,但他始终不知道我到底是干啥工作的?只知道我用钱很潇洒、大方。

    纸包不住火。

    他有一天终于知道,大怒之下,狠狠揍了我一顿,砸坏了家里的大屏幕液晶电视冼衣机空调和床,离家出走了。

    孩子?

    我们本身信奉丁克,没打算要孩子。

    唉,他就是我顽皮而牵挂身心的孩子,现在也不知住在哪里?身上有没有钱?裹没裹上坏女人?这年头,男人也不容易,外面诱惑太多,陷阱太多!一不小心,就被骗上当,就身败名裂

    前天晚上,院里一下来了九个年青人,个个身材高大,朝气蓬勃,都是本市××高校的大一学生。

    来干什么?来寻刺激呗。

    姐妹们可高兴极了,纷纷争着上钟。

    你说,今儿个除了贩毒和杀人,人们还有什么不能做不敢做的?这个冤家呀,说来怪只能怪自己,当初,我要是下定决心给他说实话就好了,嗨,当初在这事儿上我怎么总是犹豫不决的?你知道,这可不是我性格。

    他离开的时候,正下着绵绵秋雨。

    深夜,望着淡蓝色的雨夜,多少往事涌上心头:要是我父母没下岗,要是我母亲还建在……泪水盈满我眼眶。我经历了太多的艰辛,咽下了太多的苦楚,这一切向谁倾诉?

    那天晚上我哭着一挥而就,写了这首诗。

    唉!个人无法挑战命运,也无法逃避时代,我们这一代和你们这一代,不幸成为社会大变革中无辜的牺牲品。

    中国将踩着我们的尸骨,走向真正的繁荣昌盛。

    别、别别,我是说心里话,别让老师你见笑了。她弯腰埋下头,抿住了嘴唇。哦!我曾熟悉的孩子气和天真,又缀满她的眉梢和笑靥。

    窗外,落日浑圆。

    城市小草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