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奇怪的紫金雕
作者:杯酒泯恩仇      更新:2018-01-13 00:43      字数:3129
    不过它不知道的是,如果是白虎没有穿越之前是断然不会有丝毫的让步,绝对要拼一个鱼死网破不可。

    堂堂四大圣兽,除了那几位德高望重神威无匹的存在,其余的又有谁安能被四大圣兽放在眼里?

    更何况自己的主人被杀害的这般血仇!

    剑灵听到白虎的话后,心中跟着一阵刺痛,可以说青龙白虎这四位圣兽剑灵是看着他们长大的,虽然并没有什么交际,可是白虎如今还能活着,就是被龙轩宇和枭龙剑救下来的。

    再加上那种远在异乡遇到同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对白虎他们性情很是清楚的剑灵怎能不产生一种悲感。

    “既然如此,白虎,今日之事容我日后赔罪,告辞了。”

    金鬓狮知道再说什么已经没有任何用处,很是直接的告罪一声,接着就是一个纵身消失在森林深处。

    听到金鬓狮的话,看到金鬓狮的动作,裂地熊一边不停地往自己右掌吹着气,一边对白虎瓮声瓮气地说道:“老虎,今天打得真心不痛快,来日咱俩好好干上一架,俺先走了。”

    裂地熊的这句话别说是紫金雕,就连白虎都感到很是无奈,剑灵这时脸上带着很有趣味的表情看着裂地熊,和声说道:“大黑熊,以后就算是白虎忘了我也会提醒它这次约定的。”

    “如此多谢阁下了。”

    说着瞥了一眼青翅蛇,嘴角一撇。

    “呸,什么东西,自己打不过人家想要报仇就挑明了做,拿着不是当理说,俺老熊都觉得丢脸。”

    裂地熊的表情和话语,让剑灵彻底明白这件争斗的原因何在,想来绝对是青翅蛇和啸天狼从中作梗,否则以金鬓狮和裂地熊的性格,绝对不会干出这样的事。

    没有理会灰溜溜离去的青翅蛇在消失前那道阴冷地目光,至于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的紫金雕,剑灵真心奇怪它到底有什么想法。

    “喂,他们都走了,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白虎语气依旧冰冷,不过剑灵还是听出来里面带着一丝愧疚。

    紫金雕依旧不语,直直的看着白虎,只是眼神开始汇聚怒火。

    “我说小虎崽子,你是拆了人家的房了,还是上了人家的床了?这表情咋看着都不像是寻仇,而是在告某个人的状啊。”

    致命危机已过,剑灵又看到紫金雕的表情和眼神很奇怪,饶有兴趣的看着白虎问道。

    “滚一边去,就他这见不得人的模样能上了老娘的床,想疯了他的心。”

    剑灵的话让白虎还没怎么着,紫金雕顿时气急败坏地用一种女性的声音叫了起来。

    “哎呦我去,感情你是一只雌雕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眼拙没能看出来,请姑娘某要见怪。”

    剑灵这下子尴尬了,自己没事插什么嘴,一旁的龙轩宇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不说,还有一个已经生机全无的潘烟儿等着自己处理呢。

    嘴里忙不迭地道着歉,脚下不着痕迹地一脚将白虎踹到紫金雕面前,自己去到潘烟儿身旁查看情况。

    没等期期艾艾地白虎说出话来,刚把手搭在潘烟儿手腕上的剑灵突然间身体一震,一股惊天杀气从他身上悍然喷薄而去。

    “好一条青翅蛇,好,好,好!”

    剑灵好不容易退去的怒火,这次更是觉得几乎都将他的心烤焦了般炽热。

    三个好字竟是从他牙缝里一个一个挤出来的一般,冰寒刺骨,杀气滔天。

    “前辈,主人她……”

    白虎看到剑灵如此表情,心中一紧,顾不得理会紫金雕,两只眼中满是奢望地看着剑灵问道。

    “她中的是青翅蛇的本命之毒,已经无药可救了。”

    怒火攻心的剑灵还没有开口,一旁的紫金雕用满是唏嘘地语气说道。

    “青翅蛇!”

    听到紫金雕的话,白虎瞬间瞪大了双眼,抬头朝着天空一声怒喝。

    如果不是有底蕴超越天道的剑灵在,白虎此时身上散发的这股杀气就连紫金雕都承受不了,由此可见白虎对潘烟儿的注重程度,此刻心中的愤怒又到了何种地步。

    “乱叫什么?活了那么大没有见识也该有常识吧,青翅蛇的本命之毒又如何?我说话了吗?亏你一口一个前辈的叫着,原来心里还是看不起我的对吧。”

    心中后怕不已的剑灵一巴掌抽在白虎头上,没好气地呵斥道。

    先不说听到这话心中一愣复又一喜的白虎,在一旁的紫金雕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就栽倒在地。

    “这可是青翅蛇的本命之毒,号称是‘一缕青翅本命毒,巅峰之尊归虚无’的天下第一毒啊。”

    紫金雕不能不震惊,就连天下巅峰的存在都难以抵抗这种毒,听剑灵说话的意思是说他能破解得了。

    剑灵白了紫金雕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依旧杀机跌宕,看来这份仇除了用青翅蛇和受伤之后就没了踪影的啸天狼的性命来弥补之外,绝无他法。

    而白虎听到剑灵的话后,没有了刚才焦躁的模样,就连眼中都不再带着一丝杀气,浑身气息更是被收敛地彻彻底底。

    只是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着:“他娘的,在这里待得时间久了,让本圣兽大人短了见识不说,就连常识都被遗忘了不少,更气人的是竟然连本大人的胆气都消磨了去,简直是他娘的……简直了。”

    “行了,别在那里嘀咕了。有这功夫还不赶紧去看看那十几个小子到底怎么样了,这点小事还要我来安排吗?”

    被白虎吵得心烦的剑灵一竖眉毛,瞪着眼睛大声训道。

    “你小子不止是短了见识,忘了常识,也不是没了胆气,我看你就是皮痒痒了欠揍!对了,你们两个的事等下去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解决,老子现在很烦,如果谁想松松筋骨老子绝对乐意帮忙。”

    剑灵本来就满腔怒火未消,又被白虎这一闹腾,当即什么也不顾直接开嗓骂娘,一口一个老子的吼起来。

    白虎见状不妙,也不敢多嘴,先是把石海他们摞在一起放在自己背上,而后直接一闪身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紫金雕先是对剑灵略施一礼,跟在白虎身后一起走开了。

    等到此地只剩下自己和昏迷不醒的龙轩宇,以及生机已断神魂被自己收拢在肉身并未消散的潘烟儿,剑灵脸上满是纠结。

    “主人呐主人,你快醒醒吧,求您告诉我这件事我到底该怎么做?”

    就在剑灵郁闷纠结的时候,一直昏迷不醒不曾有任何动作的龙轩宇突然间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差点没把剑灵的心吓得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龙轩宇出现幻觉伊始,他自己也有所感觉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最后更是在不知不觉中彻底迷失了心智。

    而这一切都是在龙轩宇意识中发生的,又是龙轩宇自己引导的,导致剑灵在感到不对劲的时候,龙轩宇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极点。

    如果按照正常的情况发展,龙轩宇虽然不会因此丢掉性命,但是也得昏迷个十天半个月不可。

    而就在这时一场原本不该发生的战斗因为青翅蛇和啸天狼的怂恿,再加上金鬓狮性情耿直,终于使得潘烟儿被青翅蛇毒害。

    昏迷中的龙轩宇其实并非一点意识没有,在他心脏被刺破的时候,意识有了一瞬间的清明。

    也正是这一刹那的神识清醒,才使得他将七情绝欲散的毒全部汇集到了自己的识海,因为他受到前世的经验影响,认为自己现在修为不足,唯有神识算得上强悍一点,唯有将七情绝欲散的毒汇聚到了识海之中,自己才有祛毒成功的把握。

    可是他却忘了这里的一切已经与前世的情况不同,更加不知道七情绝欲散几乎和太极遇强则强的性质一样,如果他任由七情绝欲散的毒素汇聚到心脉,单单是剑灵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毒性化解,完全不会发生接下来导致他性命攸关的险情。

    就在潘烟儿发现青翅蛇想要加害龙轩宇,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龙轩宇无恙的一刹那,龙轩宇其实已经有所感知,可是控制了他大半神识的七情绝欲散太过强大,一时间龙轩宇虽然焦躁不堪,却真真是无可奈何。

    已经疯狂到无以复加的龙轩宇放弃一开始步步稳进的做法,彻底地开始疯魔般的对着七情绝欲散控制的神识开始反击。

    说到底七情绝欲散只是一种毒,并且又是在龙轩宇识海之中,属于无根之水,剑灵之所以没有插手帮忙一来是他知道这个道理,二来是他更加清楚龙轩宇神识的强悍,最重要的是,这也是龙轩宇的一次机遇,如果他贸然插手,虽然能使龙轩宇尽快恢复,可是多多少少会吸收消化掉一部分的毒性,从而会造成龙轩宇神魂凝练程度有所减弱。

    龙轩宇一阵疯狂反击之后,发现自己的神识虽然有些疲乏,可是却变得无比的凝练,运用起来也更加的得心应手,随心所欲。

    于是有所明悟的他愈发的癫狂起来,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潘烟儿的气息,这只能说明潘烟儿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是生机已经虚弱到难以察觉的地步,而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都不是龙轩宇原意接受的。

    ps:不好意思,还是更新晚了,先把昨天的一章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