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前尘往事君已忘,只待回转且莫言
作者:杯酒泯恩仇      更新:2018-03-11 22:31      字数:3074
    第六十七章   前尘往事君已忘,只待回转且莫言

    原来,阮平从认出仇天煞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表现的很是迟钝,虽然他的本意也是想让龙轩宇能够亲眼目睹所谓剑修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来也是想哄龙轩宇开心。

    可是,他却忽略了,龙轩宇的见识并非他想象中的那么浅薄,甚至比他本人都要见多识广。

    另外就是,他忘记了龙轩宇的心智更是凝练如磐石般坚固,所谓事不过三正是龙轩宇做事的原则。

    说实话,一开始龙轩宇还以为阮平是因为突然见到传言已经不在人世的兄弟,心情太过激动,所以导致思维有些混沌。

    可是聪慧的他在阮平被自己训斥了一顿后,竟然还是没有见好就收,反而有一种变本加厉的趋势,于是龙轩宇真的有些怒了。

    “仇天煞,你小子左腋下有一颗花生米大笑的青色胎记,修炼的是轻雨疾风剑谱,你小子的原名叫做阮志,我是你大哥阮平。”

    见龙轩宇眼神依旧冰冷,阮平连珠炮似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我左腋下是有一颗青色胎记,修炼的的确是轻雨疾风剑谱。但是你说我的原名叫做阮志,这又从何说起。”

    仇天煞听到阮平说出几乎没人知道的体征,又说出几乎无人知晓的修炼功法就已经有些相信阮平刚才说的话。

    但是对于阮平说的他原名叫做阮志,仇天煞却是一脸茫然地看着阮平,很奇怪地问道。

    而龙轩宇见阮平已经认识到了错,并且不再装傻,也就收敛了心中的怒火,但是眼神却依旧带着一丝气愤。

    “你怎么可能忘记自己的性命?你对得起死去的爹娘吗?!”

    阮平听到仇天煞的疑问,又是一声大喝。

    吼完之后,连忙一脸慌张地看向龙轩宇,见龙轩宇并没有因此生气,心中稍稍送了口气。

    仇天煞没有回答,而是皱着眉头苦苦思考着。

    就在阮平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龙轩宇却挥手阻止了他,神识传音道:“他失忆了。”

    “怎么可能?怎么回事?”

    阮平有些难以置信。

    “你问我我问谁去?!如果他没有失忆的话,怎么可能认不出你?还有就是,你说他早在七十年前就不在人世了,可是为何现在会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

    龙轩宇一翻白眼,瞥了阮平一眼后,继续用神识交谈着。

    “稍安勿躁,这件事绝对有隐情,不过我想他绝对不会再对咱们出手了。至于会不会继续阻止咱们去找贾家复仇,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果不其然,还没等龙轩宇说完,这边仇天煞已经回过神来。

    “对不起阮大哥,虽然你说的胎记和我修炼的功法都没有错,可是对于什么阮志阮平,我真的没有半点印象。”

    仇天煞面带苦恼,眼神中带着丝丝痛楚。

    “但是能知道我身上的胎记,同时知道我修炼的功法的,这世上除了很是亲近的几个人之外,外人您是第一个。就算您不是我的亲生兄弟,但是关系也绝对是过命的交情,对于刚才的事小弟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

    说到这里,仇天煞停顿了一下,咬了咬牙,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又接着说道。

    “对于您几位要出关的事,我不在阻拦,可是如果你们还要对贾家出手的话,请恕仇某实在没有办法袖手旁观。尽管仇某也看不惯贾家的为人,可惜就算是我不出手阻止,也会有其他人插手阻挠。如果真的换做其他人来,恐怕几位真的会有性命之忧了。”

    仇天煞的话果然如同龙轩宇猜测的一般无二,仇天煞可以放任龙轩宇几人顺利出关。

    但是,对于贾家还是要一护到底。

    阮平听了仇天煞的话顿时急了,刚抬起脚想要喝问,又被龙轩宇一眼瞪了回去。

    “既然如此,暂且就按照前辈所说,我等先出关就是。至于说贾家之事,等我们从天玑回转后再说也不迟。韶棠,对不住了,委屈你再多忍几天。”

    龙轩宇面带微笑,同意了仇天煞的提议,而后又对邱韶棠抱歉道。

    “少主说笑了,就依少主的意思吧。贾家的事等咱们回来了再说也不迟,无非就是让他们多活两天。”

    邱韶棠也知道此事有些难做,虽说阮平只是后来者,与他们的关系没多么深,可是怎么说也是一个队伍的人,说不定日后真的就是生死之交了,所以没必要搞得太难看。

    于是乎,原本以为轻而易举的事,发展到现在,却只能虎头蛇尾的不了了之。

    不要说阮平脸上有些发烫,龙轩宇心中郁闷,就连仇天煞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反倒是作为受害人的邱韶棠,却没事人一样,反过来不停地劝解着龙轩宇和阮平不要想太多。

    这边事情敲定,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也就随之消散,一方是不想出手,一方是不能出手,于是乎彼此就这么相视苦笑一声,相对席地而坐。

    “我说你小子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普一坐下来,阮平实在忍不住地问着仇天煞。

    “阮大哥,说实话,这七十年来的事虽然我不敢说完全记得,但是每件大事我都铭记于心,有些也能说出个大概。至于之前的事,我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了。不过听楼里的人说,我原本就是一品楼的执事,因为练功心急走火入魔导致记忆短缺了。”

    仇天煞带着歉意地说道。

    “放屁,什么走火入魔导致记忆短缺,我看完全就是他一品楼搞的鬼。”

    阮平牙齿咬得嘣嘣作响,目中几乎能迸出火花来。

    “当初咱们兄弟二人一同跟随云清大哥闯荡江湖,虽然说步步维艰,可是兄弟几个在一起也是笑看生死。直到一百零六年前天刑势力发展到了瓶颈,楼庭阁宇从一开始的不屑一顾,到明里不曾阻止暗中却小动作不断。为了能够使替大哥解忧探听他们的计划,先是明威潜入逍遥阁,接着白斩卧底望月庭,然后朗云去了凌云台。”

    “剩下势力最为强悍的一品楼,云清大哥始终拿不定主意该派谁前去。可是,又不能没有人在一品楼探查情报。于是,七十六年前一天夜里,你留下一纸书信后悄然离去,虽然你并未说出去向,但是我们都知道情报最后的仇天煞就是你。”

    随着阮平的诉说,仇天煞微微地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低垂的头,不知道是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还是在听阮平说话。

    “一是因为仇天煞告诉我们的都是关于一品楼的情报,第二就是情报是在你走了之后才有的。于是因为有了当时四个庞然大物的内部情报,使得天刑每每能够化险为夷,也早就了今日天刑几乎能与他们比肩的地位。”

    “然而,终于有一次你递送情报时行踪败露,一品楼在天下颁布针对你的云山竹楼令,当我们几个兄弟知道这一消息后,就立即出发前去接应,可惜还是晚到一步,一品楼传讯各方江湖势力说你已经被灭杀。”

    说到这里,阮平眼中满是泪水,嘴唇更是抑制不住地有些哆嗦。

    “事后不久,朗云他们三个偷偷地回到天刑,并且带回一个让我们带着一丝希望的消息。”

    阮平突然间浑身杀机凌然,目光更是冷冽透骨。

    龙轩宇他们知道,估计跟仇天煞忘记自己的出身有关,否则阮平也不会说那个消息让他们带着一丝希望。

    “当时我记得是明威说出来的,他当时说因为你的事,‘楼庭阁宇’给各自所属势力中人服下一种名为‘虚梦今生’的药物,此药对身体机能无损,但是却可以使服下此药之人忘却以前。再经过各方高层施以秘法,可以让人只对所属势力效忠。”

    讲到这里,阮平就不再说话,而是用带着一丝宠溺的目光看着始终低着头不言不语的仇天煞。

    邱韶棠和雷两个人这时已经完全相信阮平说的话都是事实,心中不由得对阮平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而龙轩宇却是心中一愣,因为阮平说的这些,几乎就跟地球上所说的中蛊加催眠。

    不过没有亲眼所见,至于孰胜孰略就不得而知了。

    “阮大哥,我相信您说的都是真的。”

    沉默少许,仇天煞终于还是开口说话了,不过说的话却让阮平近乎心碎。

    “但是,关于贾家的事,我真的没有办法不管不问。至于其中缘由,请恕小弟实在不能告知。”

    “算了,阮老爷子,这件事暂且先放下,咱们在这里已经浪费小半天的时间了,有什么事,等咱们从天玑回来再说。我想到那时我应该有把握可以分析出仇前辈失忆的原因,至于能不能治好现在我没有把握。”

    龙轩宇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

    接着阮平四人也跟着站了起来,为了使龙轩宇几人不再与贾家势力接触,仇天煞走在前方引路,带着龙轩宇他们四个从其他地方出关。

    “小弟,好好地等我回来,知道你还活着,我就很知足了,你记住,就算是你要了哥哥的命去,只要你能无恙,那么我绝对没有半点怨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