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巧舌如簧?怎比言辞如刀
作者:杯酒泯恩仇      更新:2018-09-01 09:40      字数:3206
    第七十三章    巧舌如簧?怎比言辞如刀

    “我应该第一时间就过来的,而不是等到现在。异域星海,嘿嘿,异域星海啊。”

    郝云清没有回答胡鹏飞,而是又站了起来,走到窗前背负着双手,看着窗外白云朵朵,语气中带着说不出来的味道。

    “小飞,如果不是咱们与轩宇公子已经化干戈为玉帛,日后你和阮平绝对会被他整治的无比凄惨。”

    郝云清语气平淡,平静,可是放在背后的手却紧紧地握着,以至于关节都变得苍白。

    “我知道你一时之间想不明白,可是竟然连老二都没能注意到,就真的不应该了。至尊的玄力岂是那么轻易的消弭的?并且还能轻而易举做到的,整个水蓝星有谁能做到?虽然你只是至尊六品。”

    随着郝云清的诉说,胡鹏飞的心一阵狂跳。

    郝云清最后一句看似在说胡鹏飞的修为不高,可是那毕竟是六品至尊,不是玄阶,更不是天阶。

    再者说了,胡鹏飞和阮平两个人当初在龙轩宇的别院时,听到的看到的完全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龙轩宇,不仅没有修为在身,更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蝼蚁一般的存在,竟然生生化解掉了至尊六品留在体内的玄力。

    出现这种情况,要么就是有比他们两个修为更高的人出手,从而消弭了那股玄力。要么就是龙轩宇凭借自己的能力做到的。

    总而言之,这两种情况不论是哪一种,都不是现在的胡鹏飞愿意想到的。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郝云清和胡鹏飞两个人还比较容易接受。

    可是如果是第二种情况的话,不要说能身为当事人的胡鹏飞心惊胆战。就连身负至尊巅峰修为的郝云清也是一阵肝颤。

    “还有,刚才席间听闻石海说了一句,有一天早晨轩宇公子惨叫了一声,却是自己摔了一跤,但是他们却被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最后结果却是不了了之。三弟,石海说的那天早晨应该是你和老二离开这里的同一天吧?”

    郝云清说着话转过身来看着胡鹏飞,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可是苍白的脸上很是明显的有着汗水在汇聚。

    “左右不会超过两个时辰的时间,被人揍得连自己老妈都不认识的人,痛的发出如此惨叫的人,竟然只是摔了一跤,三弟,龙轩宇却是十来岁的人了,就算是再怎么娇气,你觉得他会因为摔了一跤就做出如此丢脸的事来?事后更是因此对手下发泄怒火?最后更是虎头蛇脑的不了了之?”

    “啪”

    随着郝云清最后一个字说完,在他额头上的那一滴汗水也随之掉落在地,很是清脆地发出声响。

    可是不管是胡鹏飞,还是韩云清都觉得宛如一声炸雷响在耳畔,震荡心神。

    “好险……”

    两个人同时说出这两个字,胡鹏飞声音颤抖,郝云清亦带心悸。

    郝云清抹了抹脸上的冷汗,一时间没有了再开口的力气。

    胡鹏飞则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冷汗渐渐地湿透了衣衫,甚至连地面都浸湿了都没有发觉。

    而已经身处天玑国土的阮平同样一阵颤抖,因为此时的他也终于发现了异常。

    “少爷,那天晚上……”

    阮平先是咽了一口口水,双眼满是惊悸地看着龙轩宇。

    “嗯,很痛。”

    龙轩宇的回答让阮平脚下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但是现在少爷我修为不足,并且也不是报仇的时候,所以暂时先记着。不过,等到哪一天我有那个能力,并且想起来了,你放心,我会还的。”

    “少爷,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

    阮平带着哭腔,诚心诚意地认着错。

    “我知道,我也相信你是真心实意的道歉的。”

    龙轩宇的话先是让阮平心中一松,可是没曾想。

    “但是,我就是要报复,你能怎么滴?”

    一句话直接让阮平顿时眉歪眼斜,只觉得生无可恋,前途无亮……

    “不过呢,我这个人又很好说话,只要是让我心里高兴了,我还是可以容忍以下犯上的。”

    这句话一出,阮平又松了口气。

    只不过,只见龙轩宇白眼一撇,嘴里说了一句。

    “可是当时咱们好像不是主仆关系,说是敌对也不为过吧?”

    刚要起身的阮平浑身一抖,直接趴在了地上,很好的诠释了什么是灰头土脸,外加五体投地。

    然后,龙轩宇嘴角含笑地搀扶起阮平,说了一句:“只不过,我一般很少记仇,所以一直秉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理念,万事都好商量。”

    这句话一出,阮平几乎都要落泪了,刚想说话,却又听到一句。

    “可是,我不想那么做。”

    “少爷您就饶了我吧,以后老奴绝对听话,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哪怕错一丝都不敢。您让我撵狗我绝不赶鸡,哪怕是被鸡挡了路,我就算是绕过去也绝不理会。只求少爷您饶了我吧,呜呜呜……”

    身负六品至尊修为的阮平,终于被某大公子几句话搞得忍不住哭出声来,看其悲伤的模样真心让人心碎,闻其哭声更是令人肝肠寸断。

    一旁的邱韶棠和雷一开始不明就里,可是两个人都不是笨人,听到龙轩宇说到很痛,就已经明了,原来那天少爷真的被人打了一顿。

    原本对阮平心中有气的两个人,看到罪魁祸首竟然被自己的少爷几句话说得掩面痛哭的模样,先是觉得很是解气,然后又觉得阮平实在是可怜,最后更是彼此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眼中也满满的都是恐惧。

    甚至有一种想要和阮平一起抱头痛哭的冲动。

    君之今日,岂不就是我等未来……

    再回忆起在惜梦森林里的种种……

    邱韶棠和雷更是眼角含泪,嘴唇发青,浑身颤抖犹如筛糠……

    “真没意思,少爷我不过就说了几句话而已,有那么大的杀伤力吗?瞧你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怜模样,以后不要说你认识我,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臊得慌。”

    很是出了口气的龙大少爷一撇嘴,心中痛快无比,嘴上更不饶人地说道。

    “行了行了,看你哭的那么伤心,少爷我实在是于心不忍,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哄哄你?”

    “少爷,求您就别再说了。”

    阮平闻言顿时止住了哭声,慌忙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站起身来。

    “常闻别人说什么巧舌如簧,可是哪里比得上少爷您的言辞如刀啊。”

    阮平浑身哆嗦着,一脸的委屈。

    “得了,这口气少爷我出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留给胡鹏飞胡大至尊吧。至于你,咱们算是扯平了可好?”

    龙轩宇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微笑,眼中却满是悲伤,尽管一闪而逝不被外人所发觉。

    “此处离天玑帝都还有多远?”

    “回公子的话,还有八百多里,如果全速前进的话,还需五天就能到。”

    邱韶棠很明确地回答。

    “五天,时间有些长了。”

    龙轩宇看了看天,若有所指地说道。

    “少爷,如果昼夜不停的话,只需不到三日就可到达。”

    “哈哈,那还等什么?走着。”

    龙轩宇哈哈一笑,当先一掠而起,转瞬间身影已到百丈之外。

    阮平紧随其后,不急不缓地跟在龙轩宇身后三丈处,而邱韶棠和雷又跟在阮平身后三丈。

    一行四人就这样向着天玑帝都疾驰而去,尽管速度飞快,竟然不带一丝风声。

    三日后傍晚,天玑帝都天玄城外五里的官道上,龙轩宇一行四人安步当车姗姗而来。

    “这里所蕴含魔法元素果然远远超过其他地方,怪不得天玑开国皇帝要定都于此。”

    龙轩宇背负着双手当先而行,感觉到越往前行空气中蕴含的魔法元素越多,龙轩宇轻声说道。

    左手边落后他半个身子的阮平闻言,开口接着说道:“少爷说的不错,就连咱们这些修者都要选择灵气比较充足的地方修炼,更何况一个帝国的都城。”

    “不过,可惜龙腾帝国虽然占据了最好的位置,奈何他们却是太自私了些。”

    “哈哈,阮老爷子这话说的再对不过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鸟都能为食而亡,更何况人乎。”

    龙轩宇闻言大笑一声,眼睛微微眯了眯,大喝一声:“进城!”

    随着龙轩宇的声音,夕阳渐垂,漫天的白云一时间变得血红。

    邱韶棠和雷两个人看了看天空,心中没来由的突然产生一种嗜血的冲动。

    两个人更是清楚的感觉到,阮平身上散发出一种屠戮天下的杀气。

    至于作为头脑人物的龙轩宇,却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眼神平静,气势平淡。

    到了已经没有多少行人进出的城门口,龙轩宇对着守城士兵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腰牌,只见那名士兵先是很随意的接了过去,而后浑身一颤,险些没有将玉牌从手中滑落。

    “龙公子请随我来。”

    那名士兵没有多说,先是将身躯站的笔直,对龙轩宇施礼,紧接着在前边引领着龙轩宇四人向城内走去。

    “禀告裘将军,龙腾龙轩宇公子他们到了。”

    那名士兵带着龙轩宇他们来到一个房间门口,先是轻轻地敲了敲门,而后语气中带着颤音向着屋内说道。

    屋内一阵急促地脚步声响起,房门被人猛然用力拉开。

    只见一名年约四十,身高近七尺,白面无须,身着银丝盔甲体格魁梧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位被称作裘将军的中年男子先是看了看龙轩宇几人,而后又向四周看了看,眉头微微一皱,眼低一丝精芒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