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离魂幽谷(一)
作者:锋尚锐志      更新:2018-01-13 09:59      字数:3250
    等回到王宫的时候已时近中午了,沐昊等人早已在谨安殿中等候她们。

    “哥哥,我们来晚了。”沐灵满脸歉意的对着沐昊说道。

    “你的那点心思我还不清楚。”沐昊望了她一眼,淡淡的回了一句,沐灵愣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哥哥,你误会姐姐了。”月如一步上前直接了当的说道,接着跟他介绍起她们在望月台的所见所闻。

    寒悦在静静地站着,目光不断地朝着寒邦的方向投去。寒邦不经意间的抬头,四目相对,显得有些局促紧张。看到他这般模样,从下与其一起长大的寒悦心中已然明了了。

    “哥哥,你的玉佩呢?”寒悦响亮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正在向众人诉说所见所闻的月如停下回过头来,瞬间大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寒悦和寒邦兄妹俩的身上。

    “丢,丢了。”寒邦目光游离,不敢去直视寒悦。

    “那你看看这个是你的吗?”说着,寒悦从怀中将在望月台捡到的那块玉佩递到寒邦跟前,寒邦的脸上顿时青紫相间。

    “你——它——寒邦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这是小蝶妹妹一大早在望月台捡到的。”寒悦平静的说道,凌厉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寒邦,“我们的时候刚巧乌里术也在,不知哥哥是何时去的,可曾碰到过他们。”

    寒悦的直白令众人瞠目,寒邦则更是面红耳赤,汗水不断地滴落。

    沐昊在龙台上静静的看着,没有一声言语,正如乌里术所言,寒邦夜会乌里术的事早已有细作告知,只是他现在还不清楚寒邦与乌里术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就没有打草惊蛇,而寒悦的出现则使得一切都简单起来。

    “我是昨晚去的。”寒邦狠狠心一咬牙,抬起头索性全部都讲了出来。

    “仅此而已?”听完寒邦的讲述,寒悦急忙问道,她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寒邦的眼睛,她始终感觉寒邦还有事情没有说出,在隐瞒着大家。

    “好啦,既然事情已经问清楚了,就没有必要再吹毛求疵了。”一直倾听不语的沐昊站起身来说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踱步来到寒邦的身边拍了拍寒邦的肩头:“我们不要中了乌里术的离间计。”

    说着,沐昊望了寒邦一眼,眼神复杂。

    “哥哥说的是。”陌尘看到眼前的情形后出来打圆场,“乌里术这厮一定是想搞乱我们之间的关系,让我们离心离德,他好趁虚而入。”

    寒悦听后也不再言语,只是把玉佩递到寒邦的手中,冷冰冰的叮嘱他以后要记得收好。

    “对了,方才月如妹妹讲到寿华之野的事情。你们是怎么打算的?”望着大殿内略显沉闷尴尬的气氛,沐昊站出来说道,想活跃一下气氛。

    “哥哥,我正想跟您商议此时。”沐灵开口说道,“如果离珞墨羽所言属实,那么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形势可要严峻的多了。僵如果真的从寿华之野逃了出来,那么我们现在应当改变一下计划,先把僵的事情搞清楚,我相信胤斌哥哥有胤辰弟弟以及华夏诸位仙尊道长的帮助是能够抵挡得住鬼方国大军的。”

    “不。”沐昊沉思片刻后说道,“还是按原计划进行。”

    “哥哥!”沐灵不解的望着沐昊。

    “妹妹,现在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刚得到前线密保,太古玄关内胤斌哥哥是苦苦支撑,已失去多位仙长,幽冥王又布下了什么戏龙阵,明显是志在必得,如果我们晚去一步,怕是悔之莫及!至于所谓的僵,我们现在是一点头绪没有,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不确定的事物身上,倒不如拿出精力尽快找到混沌龙元才是。”

    听了沐昊的这一番道理,沐灵不再言语,她深知哥哥很犟,一旦是他认定的事,九头牛怕是都拉不回来。

    “就这样吧。”沐昊环视大殿后长舒了一口气,“就依原计划进行。”

    “是。”众人听后上前欠身唱诺,各自回房收拾打点行李去了。

    艳阳当空,暖风熏人。

    沐灵带着小蝶、小狐、斓曦、月如、离珞、寒悦等朝着寿华之野的方向前行。

    “妹妹,今早在望月台你所说的离魂幽谷是个什么来历?”沐灵放缓脚步,来到离珞身边问道。

    “离魂幽谷?”离珞一下子停住了脚步,望着深邃的天空陷入沉思,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望着沐灵。

    “对,离魂幽谷。”沐灵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今日在望月台时你曾讲过只要找到离魂幽谷便可寻到寿华之野的踪迹了,不知这离魂幽谷是为何物,又在何处?”                                                                          

    “姐姐且容我想一想再做回答。”面对着沐灵连环炮般的问题离珞一时难以招架,她深呼一口气后双目投向了深邃的天空,怔怔的发呆,一言不发,众人见状围了过来,静静的看着,没有上前去打扰。

    “妹妹,有答案了?”这时离珞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沐灵见状急忙上前问道。

    “答案是有了,只不过——”离珞犹豫了一下,水汪汪的眼睛不由得投向了斓曦,似乎在寻求帮助一般。

    “妹妹,有话你直说便是。”斓曦望着她点了点头,鼓励道。

    听了斓曦的话,离珞的目光重新落在了沐灵的身上:“姐姐,离魂幽谷是我们无面兽族的发祥之地。”说着,离珞咬了咬嘴唇,眼眶倏地红了起来,斓曦猜想她大概是想起自己和离歌是这世上最后的无面兽而心生悲戚,“母亲常跟我讲我们的祖辈世代生活在那里,它原本是一处祥和的世外桃源,虽有天敌威胁,但因为有着混沌的制衡,族人们一直都是相安无事。后来混沌残体落下,形成寿华之野,我们的天敌僵被释放而出,制衡打破,在短短的一百年里那里变成了一座人间炼狱,凶惨异常,迫不得已,族长带着大家离开了幽谷,四处游荡。华夏各地均视我们为妖魔,不允许落脚,不得已之下只得全族迁往蛮荒鬼域,寄身于绝迹岭中。”

    听着离珞的讲述,众人在心生怜悯的同时也感到一阵羞愧,为何自己的父辈没有允许他们留下,使得无面兽族四处流落,以致生出后续这些事端。

    “这倒也怪不得你们的父辈。”离珞似乎看透了她们的心思,略带尴尬的说道,“这也跟我们无面兽族的习性有关。”

    “妹妹。过去的事不提也罢,你还是说一下有关离魂幽谷的事情吧。”现在的沐灵只想弄清楚关于离魂幽谷的所有事情。

    “离魂幽谷被称作是寿华之野的桥头堡。”离珞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与寿华之野不同,离魂幽谷的位置是固定不变的,但它却只在月圆之夜才会整体呈现出来,而且每一次只有短短的三天,一旦错过就要再等上一个月,这也是当初我们的族长为了保护族群安全,避免被僵寻找到而采取的一个迫不得已的自保方法。”

    “月圆之夜?”听到这四个字,沐灵立刻陷入沉思,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盯着离珞,“那就是在今夜?”

    离珞点头没有说话。

    “那离魂幽谷的具体位置你知道吗?”沐灵焦急的问道,眼神中充满了渴盼。

    “就在我们正西五十里处。”离珞朝着西方的天际望了一眼肯定的说道,“虽然现在看不到它的身影,但是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它的存在。”

    “离珞,我还有一个问题。”沐灵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问了出来,“离魂幽谷中的‘离魂’二字——”

    听到“离魂”二字,离珞原本明亮的眼睛瞬间黯淡了下去,她的头缓缓地下,渐渐地肩头抖动,众人听到了她低声的啜泣。

    “妹妹,对不起,如果——”沐灵见状一下子慌了神,她没曾想到“离魂”二字竟能让她有这般反应。

    “姐姐,没事的。”离珞抬起头停止了啜泣,“离魂是我的外祖父,离歌弟弟的爷爷。虽然未曾见过外祖父的面,但我常听母亲提起他。母亲说外祖父是这世上最好的首领,也是最称职的父亲,可是——”说到这,离珞的眼圈又红了。

    她低声啜泣着,众人没有说话,她们清楚,此时让离珞哭出来,她的内心将会好受许多。

    “后来华夏各地的修炼者组成猎魔大军开赴绝迹岭狩猎我的族人,还美其名曰为世除害。”过了一会,离珞不再哭泣,两只眼睛肿的像桃子一般,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后来逍遥掌教找到外祖父,说只要交出绝脉珠他便放过我们无面兽族,在所谓的猎魔大军中就逍遥掌教最为卖力,为了保护族群,外祖父答应了,可是谁曾想逍遥掌教得到绝脉珠后便食言了,带着门徒肆意虐杀,没了绝脉珠的庇护,我们只能任人宰割,外祖父也被逍遥掌教所杀。”

    离珞说着,浑身战栗起来,粉嫩的拳头攥的紧紧地,红肿的眼睛中射出仇恨之光。

    “妹妹,你的仇人逍遥掌教现在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了。”小蝶在一旁宽慰起来,沐灵这才发现小蝶的眼圈不知何时也通红一片,起初以为是被离珞所说的感染了,后来当她听到“逍遥掌教”四个字从小蝶口中硬挤出来的时候才意识到小蝶是想起了念尘。

    “虽然仇人被杀,可是我们无面兽族的绝脉珠却依然下落不明。”离珞小声的说道,两眼无光,随后她又叹了口气,“不过现在即便找到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一阵晚风吹过,远处的天际燃起了朵朵晚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