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摄魂冥咒
作者:锋尚锐志      更新:2018-02-13 11:30      字数:3278
    旌旗猎猎,刀戟横陈。

    站在云端之上的胤辰望着脚下的锁龙关陷入沉思。

    “殿下,我们到了。”祥云落地,墨羽在其耳畔轻声说道。

    胤辰回过神来,抬头望去,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处充满历史沧桑感的殿堂,门楣中央的额匾上书着“启明堂”三个大字。

    “这里是?”胤辰回过头来望向墨寒。

    “回殿下,这里便是天子陛商议军机大事的场所。”墨寒躬身说道,“殿下且在此处稍等片刻。”

    说罢,墨寒理正衣冠,趋步进入启明堂内。

    正当胤辰四处张望,观察这里的景致时,约有十来个脸上满是泪痕的民众从启明堂中走出,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每个人的脸上都堆积着阴云,胤辰感到很是奇怪,刚想上前问个究竟,墨寒出现在了启明堂的门口。

    “四殿下,陛下有请。”说罢,墨寒引着胤辰进入内室,墨羽则守候在门口。

    “陛下,四殿下到了。”墨寒轻声提醒道。

    正在皱眉沉思的胤斌当即抬起头来,胤辰看得真切,他双眸中通红的血丝语气惨白的脸色形成鲜明对比,脸上写满了焦躁与不安。

    “皇兄!”胤辰躬身作揖。

    “四弟不必拘礼,都是自家兄弟。”胤斌见状急忙上前扶住胤辰的双臂说道,“某还要多谢四弟出手相救,使朕免遭毒手。”

    “兄长言重了。”胤辰连忙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都是自家人,没必要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说着,胤斌冲着墨寒使了个眼色,墨寒从旁边搬出一个凳子安排胤辰坐下。

    胤斌走到窗户旁,冲着灰蒙蒙的天空望了一眼后,一声长叹。

    “兄长可是在为鬼方国一事发愁?”看到胤斌这幅模样,胤辰登时站了起来,胤斌却示意他坐下。

    “倒也不尽然全是为了鬼方国。”胤斌盯着胤辰缓缓开口说道,“想必四弟方才进来时已经看到那些民众了。”

    “小弟正想问兄长,他们是何人?为何各个都是愁容满面的?”胤辰疑惑的问道,一双桃花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胤斌。

    胤斌摇了摇头,显得极其无奈,无奈中又藏着一丝丝的愤怒。

    “他们都是些寻常的百姓罢了。”胤斌开口道,“如今鬼方国如狼似虎,处处肆虐,百姓们也不得太平。”

    “兄长,这是——”胤辰听得出胤斌的此番言语中饱含深意。

    “近日锁龙关附近的村落中经常有孩童丢失,幼者不过襁褓数日,长者也才五岁出头。”胤斌顿了一下,望着疑惑不解的胤辰继续说道,“我差人在锁龙关方圆五十里内搜寻,但却一直没有结果——”

    “那些人就是丢失孩童的父母?”胤辰恍然大悟,心痛之余也对胤斌充满了敬意,堂堂华夏天子竟也会顾及如此细琐之事。

    胤斌点了点头。

    “哥哥勿忧,此事就交由小弟去办了。”胤辰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主动请缨。

    “四弟若能亲往,那是最好不过的了。”胤斌意味深长的望着胤辰说道,“此事若是交予他人,为兄确实有些不放心。”

    正当胤斌、胤辰两兄弟商议寻找孩童之事时,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身影冲入房间,扑通一声趴在了二人面前。

    胤斌仔细瞧去,登时大失颜色,趴在面前的人浑身是血,气若悬丝,而他正是胤斌派出去寻找失踪孩童的护卫。

    “怎么就你一人?其他人呢?”胤斌急忙蹲下身去扶起那护卫。

    “回,回陛下,除了我,我之外,都——”话尚未说完,那护卫脖颈一歪没了声息。

    胤斌一下子愣住,良久无语。

    “兄长。”站在一旁的胤辰轻声喊道,“兄长节哀,小弟定不辱使命!”

    一声言毕,胤辰轻身而退。

    “殿下。”胤辰这边刚刚踏出启明堂的门槛,墨羽近身上前。

    “墨羽,你可知摄魂冥咒。”胤辰停下脚步望着墨羽。

    “摄魂冥咒?”墨羽听后一愣,满脸疑惑,“殿下怎无端提起此等邪法禁术?”

    “你见到那人了吧。”胤辰说着冲着启明堂内望了一眼。

    墨羽点了点头。

    “皇兄问话之时我在那护卫的脖颈处发现一个黑色符印,符印周遭焦灼一片,若我猜测不错,那应当便是摄魂冥咒了。”胤辰思忖片刻后说道。

    “殿下,您想说什么?”墨羽依旧不解,“摄魂冥咒我是知道的,只是因其过于凶残,早已被华夏各地所禁,除非——”

    想到此处,墨羽心中一惊,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

    “不错。”胤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摄魂冥咒是华夏禁书,亦是我华夏独有,所以鬼方国得到此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一个声音从启明堂门口处传来,胤辰、墨羽放眼望去,说话的正是墨寒。

    “殿下。”墨寒躬身作揖后继续说道,“我华夏内部有人重拾此术,且暗中与鬼方国相通。”

    “元婴鬼母?”墨羽登时脱口而出,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除了她再无二人。”墨寒思忖片刻后说道。

    “若是她,那锁龙关附近孩童失踪一事她是逃不了干系的了。”胤辰叹了口气,“只是不知她现在何处。”

    “殿下勿忧。”墨寒上前一步说道,“方才我问过陛下,启明堂中的那位护卫是从锁龙关北三十里处的乱石谷回来的。”

    “那就好办了。”胤辰听后心头一阵轻松,原本紧锁的眉头舒展了不少,“墨羽。”说着,胤辰转向墨羽,墨羽心领神会,冲着他点了点头。

    “那就有劳殿下了。”墨寒躬身道,“陛下身体尚未痊愈,小人便不能陪同一起前往了。”

    “照顾好皇兄便是大功一件。”一声言毕,胤辰召来一朵祥云,携着墨羽一起纵身跃上,朝着乱石谷急速而去。

    乱石谷,锁龙关正北三十里的一处乱石堆砌的方圆不过十里的荒僻山谷。

    这里岩壁陡峭,怪石嵯峨,光秃秃的山谷中很难看一一抹绿色。偶尔有几颗树木透过乱石中的缝隙倔强的伸出细弱的、光秃秃的树干,一片萧索景象。

    不时地有几只乌鸦扇着双翅咕呱着从灰蒙蒙的天际划过,落在孱弱的树枝上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这里便是乱石谷了。”按下云头,胤辰指着谷口处的一块巨石说道,巨石上镌刻着“乱石谷”三个大大的红字。

    “殿下。”墨羽走上前来,冲着胤辰努了努嘴,胤辰警惕的望了望四周,在离谷口不远处的地方发现了十几具华夏士卒穿着的尸体。

    “看来就是这了。”走上前去,胤辰发现死者面容狰狞,脖颈处均有摄魂冥咒的印记。

    “殿下小心!”墨寒一声急喝,纵身扑上,将胤辰死死压在身下,随后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洞口处的巨石四分五裂,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四处散开,刹那间粉尘飞舞,气流涌动,谨记着咔嚓一声传来,不远处的一颗树木折断,惊得乌鸦聒噪乱舞。

    “谁?”胤辰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而后右臂一甩,紫气东来通文扇倏地一声从腰间飞出,化成紫光剑悬停在胤辰跟前。

    胤辰伸手将其抓住,桃花双眸紧紧地盯着乱石谷深处。

    不多时,乱石谷内狂风骤起,乱石齐飞,无数扬尘席地而起,被狂风挟裹着直冲谷口而来。

    “殿下!”墨羽执起青云剑护在胤辰身前,“且交给我吧。”

    “墨羽,你且退下。”胤辰将左手搭在墨羽的肩头说道,“我来会他一会。”

    “可是——”墨羽满脸焦急,急于辩解,却被胤辰打断。

    “不碍事。”胤辰望着他沉静的说道,“我若真如此不堪,又有何颜活于世间!”

    说罢,胤辰将墨羽推至一边,右臂一振,紫光剑锋瞬间被一团气旋包裹,气旋之中紫色火焰跃动,清晰可辨。

    不多时,挟裹着沙石的旋风在乱石谷谷口处停了下来,急速的涌动的气流将不远处的尸首悉数卷起吞噬。

    “休要故弄玄虚!”一声喝毕,胤辰右臂抬起,将紫光剑横在面前,瞬间数十道紫光脱离剑锋直直射入厚厚的云层,云层中登时传来雷霆炸裂的轰鸣之声,紧接着一道道紫色闪电在天际穿梭。

    “呵呵,好大的口气。”一道阴森冰冷的声音从停在谷口处的旋风中传来,尖锐的嗓音不男不女。

    墨羽抬头望去,心中一惊。

    只见十几具华夏士卒的尸首附着在旋风的表面,嘴巴蠕动着,手臂也在不断地挥舞着,很显然,刚才的声音就是从他们口中发出的。

    “小子,听本尊一句劝,就此放下兵器尚可给尔等留一具全尸,否则就如他们!”声音刚刚落地,只听得噗哧一声,刹那间血肉横飞,肺腑四散,一股股腐肉的腥臭之味迅速蔓延——那附着在旋风上的尸身被瞬间撕裂,变成尸块冲着胤辰、墨羽二人砸去。

    胤辰见状连忙念动咒语,紫光剑锋一道寒光闪过,跃动不息的火焰喷薄而出,火苗瞬息之间蹿至数丈之高,将迎面抛来的的尸块化为灰烬。

    “倒是有些能耐。”尖锐刺耳的声音再度响起,此时已明显听出是一道女声,“本尊今日便陪你这小娃娃好好耍耍!”

    话音落地,一道幽光从旋风中射出注入天际。俄顷,空中乌云翻滚,雷声大作,本就不明朗的天空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尚在天际穿梭的紫色闪电像是被吓破了但一般钻入云层不见了踪影,一道道闪亮刺目的闪电落下,击打进旋风之中。

    未几,只听旋风中一道浑厚的爆裂声音响起,无数沙石从中甩出,直扑胤辰!

    一时间风卷云涌,杀机充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