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风雨骤至
作者:锋尚锐志      更新:2018-10-11 10:01      字数:3173
    烟雾散尽,一声长啸响彻天际,唬的那漫天乌云散尽。

    沐灵、小蝶的身后是一头身高数丈的九尾白狐!

    望见那九尾白狐,不夜子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怎,怎么可能。”不夜子哆哆嗦嗦,汗如雨下。

    “贼人,今晚可还还要与本公主共赴云雨!”沐灵柳眉横挑,一声呵斥,随后右臂甩起,九天断魂鞭倏而飞出直奔不夜子。

    那不夜子早已被沐灵身后的九尾白狐吓破了胆,尚未来得及反应便被九天断魂鞭缠住腰际,而后被狠狠地掷在不夜潭旁。

    看到沐灵平安无事,暗蛟彻底放下心来。

    沐灵却像是没有看到暗蛟一般,从其身边而过,径直走向不夜子。

    被九天断魂鞭捆缚住的不夜子动弹不得,尽管心中满是恐惧,却无可奈何。

    他所惧怕的不是沐灵,而是沐灵身后的九尾白狐。

    这九尾白狐不是别人,正是小狐!

    不夜子将沐灵、小蝶二人掳至不夜洞,为防止意外,将她们的经脉尽封,自诩为做的天衣无缝,然而百密一疏,他什么都想到了,却唯独忘记了小狐在沐灵的香囊中。

    沐灵在距离不夜子五丈之处停了下来,一只紧随其后的小狐却没有停下脚步。

    众人发觉,小狐每靠近不夜子一寸,它身体周遭的气流便会加重一分。

    “姐姐,这是——”暗蛟并没有沐灵的无视冷落而落寞,他快步跑到沐灵身边,想要尽快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何事。

    “嘘——”沐灵冲着暗蛟作了个禁声的手势,眸子却未曾离开过小狐与不夜子片刻。

    “你,你想做什么!”此时的不夜子看起来像极了一个手足寸铁的普通人面对穷凶极恶的歹人一般,先前的嚣张气焰和猥琐神色现在荡然无存。

    听到不夜子的声音,小狐并没有回答,而是在距离不夜子还有三丈的时候纵身跃起,张开血盆大口扑向在不夜潭边瑟瑟发抖的不夜子!

    “我命休矣。”不夜子左右张望后彻底放弃了挣扎,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但就在这时,一道幽光从天而落,直奔小狐而去。

    小狐眼角的余光扫过,身体轻盈的一侧,幽光擦身而过,击中不远处的不夜洞峭壁,瞬间碎石飞溅,小狐稳稳地落在地面上,扬起脑袋冲着幽光射来的方向呲牙咧嘴,低声嘶吼,雪白的爪子不住地刨着地面,似乎随时准备再次发动攻击。

    听到声响的不夜子悄悄睁开了眼睛,看到小狐距离没有杀死自己,满是疑惑。

    正当众人疑惑发生何事时,又有一道幽光从天落下,击打在捆缚着不夜子的九天断魂鞭上,九天断魂鞭像是感受到疼痛一般,倏地缩回,躲在沐灵手中盘绕。

    “是谁?”小狐仰头望天,原本澄净的眸子中紫焰灼灼。

    话音刚刚出口,一团黑色烟雾忽而落在小狐与不夜子中间。

    不久,乌里术从中走了出来。

    “又是你这杂碎!”看到乌里术,沐灵气不打一处来,这就要祭出九天断魂鞭,手腕刚刚扬起,却被暗蛟一把抓住,暗蛟冲着她摇了摇头,而后走上前去。

    “你来此处作甚?不是让你看着黑云那厮么!”暗蛟冲着乌里术呵斥道。

    若是换在平时,暗蛟只要一冲着乌里术发火,不管是真怕还是故意做出的模样,乌里术都是唯唯诺诺,一副胆小如鼠的模样,但这一次他确是像换了个人一样,这令八剑魔君疑惑不已。

    “殿下,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沐灵殿下无恙,也就没必要再去伤及他人性命了。”乌里术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不夜子后缓缓开口说道。

    看到乌里术,再加上乌里术的这番话语,不夜子稍稍放下心来。

    “大法术,你——”蓝魄魔君一脸震惊的望着乌里术,像是不认识他一般。

    在蓝魄魔君及众人的眼中,乌里术留给他们的印象一直都是心狠手辣。

    “至于黑云仙人,殿下宽心,自此以后他是不会再与巫王陛下为敌的了。”

    乌里术像是没有听到蓝魄魔君的话,丝毫不去理会。

    听到乌里术的这话,躲在他身后的不夜子心头一震。

    “还请殿下将这厮交与我,我自会替世子殿下和沐灵殿下教训他的。”

    说着乌里术这就转身,右手中灭善弑魂杖高高举起,嘴中喃喃自语着念叨着咒语,不多时,灭善弑魂杖顶端的珠子中明亮一片,倏而无数道光芒从中射出,落在不夜子的身旁。

    在白光的照射下,不夜子全身瘫软无力,身体竟慢慢地悬浮起来。

    众人呆呆的望着,一时间竟忘记了组织。

    “扑通!”小狐回过身来,弹指间纵身跃起,利爪一会,竟将灭善弑魂杖拨掉在地,光芒顿时消却,而不夜子也随之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我让你把他带走了么!”小狐低吼着,一对紫瞳死死地盯着乌里术,嘴巴咧起,锋利的牙齿漏了出来,“今天,谁都别想把他带走!”

    “姐姐,小狐这是怎么了?”看到小狐这副模样,众人大吃一惊,把那乌里术也唬了一跳,暗蛟朝着沐灵低声问道。

    “不夜子是她的杀母仇人。”沐灵面色凝重的说道。

    听到沐灵的回答,暗蛟愕然。

    “小狐小心!”正当小狐背对着不夜子警告乌里术时,小蝶突然大喊一声。

    听到小蝶的呼喊,小狐顿时觉察到背后一阵阴冷之风袭来,当即纵身跃起。

    小狐这边刚刚跃入空中,一滩乌水擦其肚皮而过,径直飞向乌里术。

    乌里术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连忙挥起右臂,用肥硕的衣袖掩面,随后只听得“滋滋”之声入耳,随后缕缕黑烟从乌里术的袖筒升起。

    是不夜子!

    不夜子趁着小狐背对自己的时候念动咒语,从不夜潭中取来一捧潭水,妄图将小狐化为乌有,却不想被小蝶发现,坏了他的计划。

    “找死!”不夜子的鲁莽举动彻底惹火了小狐。

    小狐身体一个旋转落在地上正对着不夜子。

    不夜子见情况不妙,想要撒腿就跑,小狐哪里肯放过他!

    但见小狐前肢顿地,身后的九条尾巴瞬间边长,弹指间将不夜子的双腿捆缚。

    不夜子“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紧接着,小狐运气,聚于尾部,尾巴高高扬起,不夜子也随之凌入空中,之后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顿时荡起烟尘滚滚,往复几次,不夜子哀嚎不已,全身的骨骼尽碎。

    “救我——”不夜子趴在地上,满是血渍的右臂朝着乌里术伸出。

    “自作孽不可活。”乌里术看了看不夜子,又望了望沐灵等人,摇了摇头,留下一句话后化为黑雾消失在不夜深渊的上空。

    看到乌里术远走,不夜子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没了光彩。

    “昔日你杀我母亲,今日我要让你用命来偿!”小狐咬牙切齿的吼道。

    沐灵等人静静的看着,没有人上前去劝阻。

    言毕,小狐的一条尾巴将不夜子的脖颈紧紧缠绕。

    不夜子眼球突出,呼吸愈加的困难起来。

    与其说不夜子已经放弃了挣扎,倒不如说筋脉皆断的他已经无力挣扎了,只有暗淡的眼神中还留存着一丝求生的渴望。

    “将你这杂碎留在世间只会徒增祸乱!”小狐恶狠狠地瞪着不夜子说道,“过了今日,三界九族中将再无不夜子!”

    言讫,小狐将尾巴扬起,放置在不夜潭的上空。

    不夜子朝着脚下的不夜潭望了一眼,眼神中尽是惊恐。

    或许此时的不夜子充满了懊悔若是当初没有前往太阳城附近捕猎灵兽,又或者当时所捕猎的灵兽不是小狐的母亲,那么他也许就不会有今日了。

    但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小狐平静的盯着不夜子,而后尾巴一松,此时的不夜子犹如一个石块一般笔直的坠落进不夜潭中,甚至连涟漪都没有泛起。

    “结束了。”小狐抬头冲着不夜深渊的上空望了一眼,轻轻道了一句,一颗眼泪滑落眼角。

    一抹残阳射下,西方的天际通红一片。

    小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一道光芒闪过,小狐又变回了原来的体型,昏了过去。

    “小狐!”看到这般景象,沐灵连忙冲着小狐跑了过去。

    “小蝶姑娘,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夜洞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暗蛟直勾勾的盯着小蝶,眼眸中充满了疑虑。

    “这一切都是因果吧。”小蝶望着被沐灵抱在怀中的小狐叹道,“不夜子这厮被你们叫出山洞后,小狐从姐姐的香囊中跑了出来,将捆缚我们的绳索咬断。原本以为我们就会这么平静的出来,可是万万没想到小狐在不夜子的桌子上发现了它母亲的皮囊!”

    “什么?”暗蛟听后愣住了,满眼的震惊。

    “这不夜子自从被贬下凡界后就处心积虑的想要恢复往昔的威风,于是便做起了猎灵者,妄图借助灵兽体内的灵丹来提高自己的修为,而小狐的母亲则成为了他的目标,那个时候小狐才出生不久啊!”

    “可是,你方才也讲了,那个时候小狐才出生不久,眼睛都还没睁开吧,它又是如何断定它的母亲就是不夜子所杀,而不夜子桌子上的那张皮囊就是它的母亲呢?”暗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暗蛟殿下,您应当听过母子连心吧。”小蝶望了暗蛟一眼后淡淡的说道。

    暗蛟听后沉默不语。

    他想起了自己的母妃,玄凤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