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亡灵诅咒(一)
作者:锋尚锐志      更新:2018-10-18 11:14      字数:2092
    雷霆震震响彻九天,无尽硝烟弥漫。

    箭矢交织,无数的滚木礌石凌空而起。

    残阳斜射,血红色映照下的胤斌满目沧桑。

    “陛下,是时候了。”一道清风吹来,清灵道长落在胤斌的身边。

    “这么快么?”听到清灵道长的声音,胤斌转过身子冲着他望了一眼,眼眸中闪过一丝苦笑,接着道,“原本还想着能够在这绝龙岭再呆三天呢,谁曾想连半天都不到就要这么放弃了。”

    说罢,胤斌的目光落在残破的大蠹旗上,痴痴地望着,良久方才有了反应,不住地摇首叹息。

    望着胤斌的这幅神态,清灵道长只是静静地看着,既没有上前劝阻,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清灵兄,你和陛下再次感慨什么呢!”西华长老的声音飘然而至。

    胤斌当即回过身去,望见身上满是血渍的西华长老连忙作揖,西华长老大手一挥,高声说道:“陛下就不要搞这些繁文缛节了,还是赶快撤离此地为好。”

    此时,鬼方国大军在苍蛟的带领下已将华夏军队的阵地悉数占领,绝龙岭被其团团围了起来。

    听到西华长老的话,胤斌黯然无语。

    “陛下小心!”就这这时,西华长老突然一声大喊,随即右臂猛地一挥,一道弧形气旋从其衣袖内甩出,继而“哐当”一声传来,一支流失断成两截落在胤斌的身旁。

    “非是我不愿意离去。”未几,胤斌缓缓开口说道,“只是墨寒前去寻找轩辕泽,至今音讯全无,我等若是就此离去——”

    胤斌说出了自己心中所忧。

    “我倒是何事。”胤斌话音刚落,西华长老忽而提高嗓门接着说道,“陛下勿忧,此时交与贫道便是,陛下还是尽快随着清灵兄一同撤往太阳城,再做计较才是!”

    “陛下。”西华长老的话刚刚出口,一直站在胤斌身边沉默不语的清灵道长直勾勾的盯着胤斌缓缓开口说道,“陛下尽管宽心,墨寒与轩辕泽将军安然无恙,只不过他们现在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什么麻烦?”听到清灵道长的这句话,胤斌原本黯淡无神的双眸突然散发出光彩,殷切的望着清灵道长,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这件事陛下就不要过问了。”清灵道长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天下苍生与墨寒、轩辕泽二人孰轻孰重,想必陛下心中清楚的很吧。”

    听到这话,胤斌一愣,旋即满脸愧疚之意的冲着西华长老作揖道:“前辈,墨寒与轩辕泽之事就拜托了!”

    一语言罢,胤斌转身大步流星而去。

    望着胤斌步履铿锵的身影,清灵道长不住地摇首叹息。

    “清灵兄,这是怎么了?”西华长老有些不解的问道。

    “陛下宅心仁厚,怕是迟早要吃亏啊。”清灵道长满目担忧的说道。

    西华长老一时无语。

    “若是陛下生在寻常人家,宅心仁厚算是积累功德,可是陛下毕竟为华夏共主,如此心肠放在太平盛世倒也不错,但在这风云激荡之际,没有些铁血手腕,迟早是要——”

    说到此处,清灵道长突然停了下来,双眸投向了惨淡的苍穹。

    苍穹中黑雾弥漫。

    “清灵兄这是累了?”看到清灵道长这幅神态,西华长老倍感吃惊。

    像是万千余年来,西华长老还从未见过清灵道长如此。

    “他是怎么说的?”西华长老突然盯着清灵道长问道。

    听到西华长老的问话,清灵道长将目光收回,沉吟片刻后说道:“他说这一切自是劫数,我等还是早些做些打算。”

    “可是——”尽管心中早有了预感,但是对于清灵道长的回答,西华长老还是吃了一惊。

    “西华老弟,墨寒之事便拜托了,至于华夏——”说着,清灵道长的目光投向了胤斌消失的方向,“至于华夏之事他早已做好了打算。”

    言讫,清灵道长衣袖一甩,脚底祥云丛生,紧随胤斌而去。

    阴风疾疾,雷霆轰隆,震耳欲鸣。

    望着黑色冤魂挥起的巨拳,轩辕泽镇定自若。

    “黑骨,你也不过如此。”轩辕泽睥睨一眼冷笑道,“多少年的老把戏了,还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呵,好大的口气!”听到轩辕泽如此说,黑骨一声冷嘲,接着便不再言语。

    但见他右臂一旋,一股阴冷之风从其背后窜出,而就在此时,那正朝着轩辕泽挥去的巨拳顷刻间停住,忽而光芒闪烁,片刻光景竟又有无数巨拳幻象从中喷薄而出雨点般的冲着轩辕泽砸落飞奔而来!

    “亡灵诅咒!”看到这般景象,轩辕泽一愣随即脱口而出!

    声音刚刚落地,轩辕泽双臂驾起,护在头颅上方,口中念念有词。

    刹那间一道清晰可见的气流在轩辕泽的身边拔地而起,弹指间将其护在其中。

    就在气流化为屏障将轩辕泽护在其中的瞬息之间,无数的巨拳幻象乒乒乓乓落下,击打在屏障之上。

    俄顷,屏障上光芒四溅,火焰灼灼。

    随着巨拳幻象的攻势不断加强,轩辕泽渐渐地觉察到体内真气正在流失,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

    “轩辕泽,本尊倒要看看你这厮还能撑到几时!”很显然,轩辕泽的状态被黑骨窥透的一览无遗。

    “休要在那放肆!”轩辕泽咬紧牙关厉声呵斥道。

    此时,轩辕泽的额头已是汗水密布,衣襟被浸的湿透,整个身体在不知不觉中朝着后方缓缓移动。

    地面上,一道鲜明的划痕清晰可见。

    话虽如此说,但轩辕泽心里清楚他不可能就这么僵持下去,且不说修为真气正在损耗,就是时间也不允许。

    “将军!”墨寒在一旁看得真切,连忙冲着轩辕泽大声呼喊。

    听到墨寒的声音,轩辕泽一愣,旋即冲着墨寒望去,却看到墨寒冲着黑色冤魂的左边努嘴,轩辕泽的目光随之望去,突然间发现在那黑色冤魂的左边不远处是一滩水汪,心中一亮,登时有了主意。

    “孽障,你的死期到了!”一语言罢,轩辕泽那原本紧抱的双臂突然松开,身体瞬间站直,而生成不久正在护着他的屏障也在弹指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望见他这副动作,包括黑骨在内的所有人一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