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刺客
作者:听雨      更新:2018-03-02 17:28      字数:2815
    换了一身便装的楚林风和梁芷柔翻墙一起出了王爷府,梁芷柔任由楚林风揽着自己在屋顶上跳跃,还好现在是半夜,没有人看到自己的身影,不然她堂堂王妃的形象可能要毁于一旦了。

    楚林风似乎很享受此刻的相处模式,梁芷柔发现他们在同一个地方绕了很多次。

    “王爷该不是迷路了吧?”说出自己的疑惑的梁芷柔突然有点担心自己的安危。

    面对梁芷柔的疑惑,楚林风很想保持缄默,但又怕产生误会,干脆换了一条新的路线。

    “嗯?不兜圈了啊?”楚林风把头扭向别处,就是不敢看梁芷柔的方向,楚林风在梁芷柔心中的印象一变再变,梁芷柔在楚林风的怀里感受不到夜里的寒冷,一直浏览城里的夜色,一直到了护城河边,两个人才停了下来。

    住在这里的都是从梁国流浪过来的平民,每过一个月,就会多有一波人来到这里,这是楚林风和楚凤歌一直暗中接济流民的地方,楚林风带梁芷柔来这里是希望梁芷柔能融入自己的世界。

    梁芷柔看着眼前的流民,心中思绪万千,尽管梁国政策开放,但是战争仍然没有停止,受苦的永远是老百姓。

    “如果有一天,你成为了掌权者,你要怎么做呢?”梁芷柔面对眼前的人间疾苦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或许有一天,会出现一个新的掌权者,结束这个霍乱的局面。

    “至少不会是以战止战。”楚林风言简意赅的话语,梁芷柔没有深究,或许有一天他真的可以成为那个让百姓远离疾苦的皇者。

    楚林风和梁芷柔的距离很近,近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梁芷柔慌了,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拥抱,突然觉得楚林风岂止是风流,简直就是一个登徒子嘛,这种男人天生就是女人的克星。

    “警告你,不要乱来。”梁芷柔后退半步,隔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在你的心中,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梁芷柔没有想到楚林风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宽容,有度量,有智慧。”这些都跟楚林风没有半点关系。

    楚林风看梁芷柔的眼神越来越温柔,梁芷柔感觉自己要融化在这温柔之中,只好佯装咳嗽一声破解尴尬。

    “三皇弟,这么有闲情逸致的,半夜还出来玩啊。”楚天佑提着一把佩剑出现在了楚林风的身后,楚林风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楚天佑的声音。

    “二皇兄,晚上好。”

    “天佑哥哥。”梁芷柔的一声天佑哥哥,让楚林风听起来格外的不舒服,就好像他是外人一样。

    楚天佑没有理会楚林风的眼神,从小到大,楚林风总是喜欢他喜欢的东西,好像这次也不例外。

    梁芷柔快步的走到楚天佑的跟前,脸上又绽放出了纯真的笑容,楚天佑习惯性的摸了摸梁芷柔的鬓发,梁个人之间的互动被楚林风看在了眼里,心里涌起了一股不知名的邪火。

    梁芷柔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看见楚天佑,心理非常开心在这个地方看见老朋友。

    “天佑哥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么晚了,绝情谷难道还有事情要为难你这个谷主吗?”

    “冰雪聪明。”绝情谷一向属于江湖门派,不归朝廷控制,现在谷中因为要炼药需要占用朝廷的地方,楚天佑就是因为这个才半夜出来找楚凤歌,却不曾想在半路遇到了梁芷柔和楚林风。

    商量好计策的三个人决定夜闯皇宫,亲兄弟之间毕竟好办事,尤其是夜里,事实是三人光明正大的从五午门进入了皇宫,此刻的楚凤歌正安然的在殿内休息。

    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梁芷柔看了一眼飞快地在屋顶移动的两个身影,心情无比复杂,头一次发现有武功的好处。守门的禁军发现来人是三王妃,纷纷让行,梁芷柔轻巧的来到楚凤歌休息的大殿,殿内灯火通明,很显然人还没有睡下。

    梁芷柔正想敲门,忽然传来一阵女子的呻吟声,梁芷柔正准备敲门的手僵在半空,打扰别人的好事是不是不太好?

    随后赶来的楚林风和楚天佑,没有听到刚才的呻吟,直接踹了门进去,这一踹不要紧,直接惊醒了屋内正在干活的两人。

    床上整整齐齐,没有一丝凌乱的痕迹,此时屋内的两人正在互相进行推拿,听到踹门声,楚凤歌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喊了一声抓刺客。

    “皇兄。”不知是楚林风先开口,还是楚天佑先开口。

    “二皇弟,三皇弟。你们这么晚了,夜闯朕的行宫有何要紧事?连三王妃都来了。”楚凤歌看清来人后,就挥退了守在门外的禁卫军,殿内的嫔妃也退了出去,只剩下四目相对的几个人。

    “两位皇弟现在可以说了吧,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大家都是一家人。”楚凤歌很了解这个二皇弟,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要求他,绝对不会来皇宫里面找他,楚天佑的整个心思都放在了绝情谷上,绝情谷在江湖上的地位与日俱增。

    如果说天下是皇帝的,那么江湖的老大就是绝情谷,绝情谷之所以会有今天的地位,除了实力以外,更是因为乐善好施,行侠仗义。

    “皇兄,是这样,绝情谷最近正在炼制一种能够克制瘟疫的解药,需要用到一些珍贵的花卉做引子,所以想借皇兄的御花园一用。”楚天佑说出此番前来的目的。

    “好说,好说,那你两夫妻又是为何而来啊。”

    “皇兄的怡红楼里面的头牌借我一用。”楚凤歌善解人意的笑了笑,毕竟都是男人,但是家里已经有一位娇妻了,为什么还要去外面拈花惹草?难道两个人感情不顺?

    楚凤歌打量的目光一直在楚林风和梁芷柔身上流连,似乎想通过两个人的表情看出一些什么东西。

    梁芷柔也回了楚凤歌一个安然的微笑,楚凤歌决定不理会这两个人之间的破事,于是原本还打算询问两个人感情状况的话语也就没有说出口。

    “可以,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们两个就先回去吧,朕还有些事情要解决。”楚凤歌召唤了刚才帮他推拿的丫鬟进来。

    就在两个人转身的那一刹那,丫鬟从袖口中掏出了一把匕首,向没有任何准备的楚凤歌刺去,防备不及的楚凤歌被刺到了左肩,鲜血不断的涌出来。

    反应过来的楚林风急忙把梁芷柔藏到了身后,楚天佑直接拿起佩剑,不出两三招,剑身就已经架在了丫鬟的身上。

    “不要伤她的性命,留活口。”楚凤歌一手捂住伤口,一手拉过丫鬟。

    “为什么要这样?”

    “不要恨我,我舍不得你比我先离开,所以我先走了。”丫鬟咬了自己口中的毒药,大量的鲜血与楚凤歌的衣裳混在一起分不清楚,哪些是那个的血液。

    楚林风和梁芷柔看着眼前这个落魄的帝王,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接到情报时的楚天佑和楚凤歌两个人商量之后决定冒着危险夜闯皇宫。

    小宫女是江湖上一直反对皇帝的门派送进宫里的人,现在阴谋被梁芷柔和楚林风识破,自知无法完成任务的小宫女,选择在最后的关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小宫女自幼年起就呆在皇帝的身边,在常年的相处之中,发现楚凤歌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早就已经把原本进宫的任务抛在了脑后,此番冒然刺杀,定然是江湖人士已经开始伺机而动。

    一场巨大的阴谋在等着他们,楚凤歌比任何人都要伤心难过,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竟然变成了要刺杀自己的刺客,但是作为一名合格的皇帝,不容许自己伤心太久。

    梁芷柔很同情这个小宫女,小宫女对于楚凤歌的感情不会低于在场的每一个人,在一场刺杀行动之中,最痛苦的人应该是她,要对自己最心爱的人下手,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残忍的事情。

    “天佑哥哥,我们先回去吧,让陛下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梁芷柔越过楚林风的视线跟楚天佑说话。

    “嗯,那我就先回绝情谷了,三弟,好好保护小柔,如果要是让我知道她在你的府里出了什么事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办。”

    “二哥,你变得越来越啰嗦了。”

    “那是你太幼稚。”楚天佑转身离开,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