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哥我错了
作者:海公公      更新:2018-04-25 19:38      字数:1777
    我听到了一个声音,我确定我听到了,那是一个欠我200块钱的王八蛋,他说三天还到了四天还没还,不过这也不重要,毕竟谁还没有记性不好的时候,我在等几天,这一等就是一年多,就像歌词里写的那样:我没忘记你你忘记我,连借钱你都记错,证明你一切都是在骗我,我看你还怎么说,你说过几天就还我,一等就是一年多,三百六十五个日子不好过,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把我的钞票换给我!好吧,又想多了,可我怎么能听到他的声音呢?他也撑死了?不可能吧,就算我们哥俩都有俩个人底有共同目标,有共同爱好,有共同语言,有啥嗑都能往一块唠唠,那也不至于连死了都在一块吧。不对,是不应该一块死吧,这小子还没对象呢啊,我好像也没结婚呢,但我至少有对象啊,嗯,那200块钱就不要了,就当给他相亲的启动资金吧。唉,我现在都变成鬼了想他干什么,就算要钱也应该让他换成冥币吧,我从原来就一直好奇,冥币这个东西在阴曹地府是不是真的能用?冥币的面值怎么换算呢?现世有烧黄纸的,有烧“元宝金条”的,有烧天地银行的印刷品的,那这个面值就不能等价换算了吧,如果按印在上面的数字,十亿百亿一张的和黄纸怎么兑换呢?是不是有汇率?哪个更贵一点呢?如果大家平时用的钱数值都这么大,那是不是买颗葱都得用几亿?买完怎么找零?在地府坐公交是不是一次就得投十亿?那买房子就要天文数字了吧。也不知道地府的房价怎么样,参考现世来想的话越靠近森罗宝殿应该越贵吧。奈何桥鬼门关什么的应该也不便宜,毕竟是著名的景区,像我这样的人要是在地狱买房应该会住在十八层地狱的第十八层的城边子吧。不对,地狱是让人受苦赎罪的,我怎么想这么多有的没的。那里一定是一片苦海,所有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铁狗铜蛇刀山火海,刀怒斩雪翼雕……哎呀,这是咋了,思维咋又放飞了呢?不对,这话也应该不是我能说的出来的吧,这种思维方式和说话的语气,这不是海哥吗!

    不对不对,我怎么像他呢,他脑子又不好使精神又不正常,我就是死也不要像他!对哦,我已经死了,我就是死了也不应该像他!而且我总有种言不由衷的感觉,就是那种在吃饭的时候明明我想吃鱼翅但是点菜却点成了酸菜炒粉一样的感觉,不只是因为穷,穷只是一部分原因,只是一部分…好吧,我承认是很大一部分原因。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就有这种感觉,一种自己不是自己,你大妈也不是你从前的大妈那种感觉,就才刚刚开始,从听到他的声音开始。更致命的是,我甚至能够隐隐约约在脑子里听到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人禀阴阳之正气,形似天地以相同,而分金木水火土,色殃东西南北中。我观你额有刚骨有肉,是大贵之人,但眼下无肉刑克子女,眉有瑕疵刑克兄弟,鼻曲不直官非缠身,有贵无福祸患无穷啊,今日以我二人再此相见,所谓相逢即是有缘,我这有一道化煞符一百块卖你要不要啊,五十也行,大哥别走啊……”

    倒霉倒霉倒霉,今儿还真是诸事不顺,刚碰上一个全家倒霉的财主,想给他破绽一下,大家各取所需,毕竟广结善缘对我来说总是没什么坏处的嘛,说得好好的,刚跟他一提钱这家伙跑得比兔子还快,真是活该他长得一副倒霉模样。算了,也没什么心情给人看了,也是时候出去转转玩玩……不不不对,是寻名山访高友取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平复道心提升一下修为了。离开之前去看一眼丁哥吧,老爷子老太太那儿也应该去照看一下了,谁让我欠他钱呢,是吧。

    坐了六个多小时的火车,来到了丁哥的家,嗯…丁哥现在的家—一个小土包。丁哥的老家在农村,按照当地的风俗是土葬的,肉体直接入土不受火炼,取个入土为安的寓意。不过丁哥并未葬在祖坟,是何故老爷子没说,我也就没打听,可能是当地风俗使然,虽说未进祖坟,但此处阴宅也可谓是风水宝地了。常言道:何为风水地,藏空能聚气。青土带黄点,黄土夹黑皮。枯枝插下活,青黑如胶泥。天空如烟柱,清浊能分离。虽然我对阴宅了解不多,但是好坏还是能看出一点的,丁哥所在之地是一个凸起的小山包,四周环山呈梅花状微微向内包裹,虽然并不是很完美,但也算是个神仙地了。烧了点纸,上了柱香,我便跟着老爷子回到了家里,陪老爷子喝了点酒,就早早的睡下了。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场梦,我梦见丁哥的坟头冒除了青黄色的烟,随着烟气的弥漫,坟头上长出了两米多高的坟头草,这些草闪着奇异的光,伴着风左右摇晃,草与草摩擦的声音如同音乐般充满节奏,不知不觉中我便动了起来,蹦蹦跳跳身不由己。烟雾,闪光,音乐,梦幻的感觉仿佛在蹦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