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两个计划
作者:宛并冰城      更新:2018-05-10 22:57      字数:1611
    我们以为保全了一切,其实不过是另一种的牺牲。

    局面僵持下来,场中的人一直在试探,没有进行过一次全力以赴的进攻,都是一触即分。

    巍盛有些担忧,时间拖得越长传言就越对他们家族不利,也对月儿不利,这让他心急如焚。同时这样打下去等于被那个奴隶小子不断触碰,这对于一个父亲怎么能忍。

    猎城感觉自己要输,他从没有过这种情况,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正在蔓延全身,他甚至产生了其他的想法,比如逃跑。可在这种情况下逃跑就意味着背叛,丽儿是绝对死定了,而那近在眼前的力量也会随之消失,这是他们绝对不能承受的,等于变相的背叛。可背叛又是什么?猎城疑惑不已。

    智语隐藏在奴隶群中观察者场中的情况,他倒是凭借天赋察觉到两人有什么不对,可是他也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对。

    他准备带那个女孩走进一点,却发现她不见了。他一开始是在人群中发现正在吃东西的她的,之后两人就一直站在一起,可现在她不见了,智语想了一下,认为她是去抢吃的了,也就决定先不急着找她,于是智语最后向人群中扫视一眼便向前走去。

    睿木丽儿正在内城中摸索,她们从一开始就没把希望寄托在猎城能打赢权利者,她们要自己潜入内城去找药物。

    计划非常完善,猎城的挑战一定会吸引大多数权利者前往,这使得她们能够偷偷潜入,虽然丽儿受伤行动不便,但这里不是有一个喜好残虐别人的人吗,正好是一个掩饰,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直接拿到药。

    就算被发现了,又怎么样,那么多奴隶进来,守卫一定都去维持秩序了,靠那些女仆来抓她们吗?不可能,所以她们只要小心一点就行,这个计划不能算是完美无缺,但可行性绝对比挑战权利者得到药要大的多。

    睿木扶着丽儿谨慎前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猎城的挑战,她们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什么人,就算有在遇到之前她们也提前发现躲开了。

    她们走进一处样式别致的房子。它是那么的奇特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远道而来,恢宏的威严在它身上尽数展现,高大而又简洁的主体像是一整块岩石碉凿而成的,有些地方也有繁复的花纹雕刻但却不显繁琐,不过可能因为年代久远雕刻有些模糊,尽管如此却仍无法损伤它的光辉。

    睿木看的有些入迷,这不像人的造物。尽管还不清楚内部,可凭它的外表就足够震撼每一个人。

    “这是智者时代遗留的,只有那时代才能有样的杰作,能够仅用构造的魅力便征服任何人”丽儿自己也在惊叹这座房子,顺带给睿木讲解一下,这不是她第一次见,但她每一次见都会如同第一次见到一样,被震撼。

    “别看了,我们还是快走吧”丽儿拉了拉睿木要她赶快走,“能见到这样的房子说明我们已经快到了,剩下的要靠嗅觉去闻了,希望还能恰好抓到一个懂药的人”

    两人使劲用鼻子吸气,试图用这种方法找到药房,不过这种方法实在不雅,现在她们两个就像是在路边搜寻食物的野狗。

    两人也感觉自己有些不雅,不过为了不惊动其他人,她们也只能选择这种笨方法。如果她们出事,会连累猎城,那些权利者很难不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她们现在背负着她们所有人的命运,她们不得不小心。

    巍盛正在想到底用什么办法才好,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时间拖得这么长他们家族会因此蒙羞,但对方引来这么多奴隶使他们难以下手,一旦出错只会是更大的耻辱。

    他的脑中闪过一道闪电,他想到了什么,随即起身离开了训练场,城主的异动自然引起了波动,不少人想要跟随巍盛一起离开,不过被阻止了,巍盛留下满是疑问的众人独自离开。

    场外的喧嚣也引起了炎月的注意,她的情况很糟,身上快要使不上力了,还有莫明的羞耻感使她心烦意乱,父亲的离去使她更加慌乱,她冒险直接开始全力进攻。

    其实这才是最好的方法,猎城原本就不是她的对手,之前只是没有真正开才打显得不可捉摸,她所面对的情况猎城也有,谁先摆脱谁就赢了一半。

    炎月猛然抬腿侧踢,快如闪电,猎城则因为自己产生背叛的想法而意识恍惚,没来及躲开,受了伤但也无大碍,炎月在之前被自己的奇怪感受消耗了大量体力,尽管还能做出相应动作,但力量却大大的打了折扣。

    疼痛也刺激了猎城,让他意识集中了起来,她们双方的筹码开始对等,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