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
作者:肆柒贰拾壹      更新:2018-08-09 13:16      字数:1836
    前因后果,后果前因,不信佛经,偏用佛理,前言后序,请各位看官听我一一道来。

    深秋的风带着一股寒冷的气息袭击着龙澜这块苍凉的大陆,随着气温的降低,每个人都不自觉的填了件衣服,要么就呆在家里不出门,大街上除了几个流浪汉以外空无一人,这时从东城门走来一个人,他手藏在袖子里,急急忙忙的走着。一阵风刮过,冻得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怀里裹着的东西让他看起来有点搞笑。

    “终于到了,”来人从袖子里面掏出了手哈了两口气,显然天气已经冷到呼出的气都能变成白雾了,他掏出了怀里的东西,对着在门口站着的人说道:“恭喜书远兄喜得贵子。”

    “同喜同喜,高辰兄远道而来,快里面请,”说罢侧身请客人先行。

    高辰行礼走了进去,没走几步便看见本来安置好的桌子空无一人,想来是自己来早了,没有言语,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其他人来。

    临近晌午太阳升的老高,可仍然没有一个同伴前来,高辰心中疑惑看向门口,林书远还在哪里站着,望着远处的街道,摇了摇头随后走了进来。

    看见林书远走了进来,高辰迎了上去虽说面带微笑,但是从那微笑里,不难看出一丝尴尬,“书远兄……”

    林书远看了拱了拱手笑道:“不提也罢,我们开席,这顿以后就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

    “这是为何?”高辰一脸的迷茫。

    “前几年家父在朝堂上得罪了当朝一品大员魏巍,不成想这魏巍现在已经是宰相了,我父亲被派去与蛮族交战,不曾回来,便被扣上了私通蛮族的重罪,的亏有父亲生前好友相助,才避免了抄家灭门…”

    “林家上前听诏,”林书远话音未落,就听见一声似公鸡的叫声,在门外响起,随行进来了七八个人。

    “原来是闫公公,快里面上坐,等在下梳洗一番,沐浴净身以后再来领受皇恩。”

    闫公公白了林书远一眼,没有理会旁边的高辰,“咱家的时间紧的很,希望你不要太墨迹,不然休怪咱家翻脸不认人,”说罢走了进去,在正堂落座。

    不出一会儿林书远跑了出来,高辰就坐在外面,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

    闫公公起身说道:“这为口诏,当今陛下得知林君威投靠蛮族,异常愤怒,特令林家满门抄斩,以儆效尤,”说完,林家四周就已经被官兵团团围住。丫鬟仆人跪在地上,脸上露出了绝望,没有人想逃,因为他们知道逃不出去,即使逃出去也是死,又或者是生不如死。

    林书远面如死灰,颤抖着说道:“闫公公在下有一请求,院子里那位高兄非我林家之人,今日我儿满月,他来庆贺,望闫公公高抬贵手,放他离去。”

    “众人听着,林家内一根草都别给我放出去。”闫公公就这样盯着林书远,一副你能把我怎么地的表情,林书远一脸绝望,也不管闫公公一行,起身走到了高辰身边,鞠躬轻声道:“高兄让你平白无故得此大祸,在下实在过意不去,望下辈子再来偿还。”

    “令公子在哪一间房?”

    高辰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林书远不解,但没细想,脱口而出,“在后院东边的第三个房间里面,”

    “高辰兄你这是……”等林书远起身再找高辰时,高辰已经不见了踪影,但是随风却留下了一句话,“林兄我救不了你林家满门,但我可以保证林家血脉不断。”

    林书远会意,躬身朝着东边一拜,没有声张,只是一拜,丝毫不顾及后面家人的惨叫,和士兵的刀刃,再起身时,尸首已然分家,当天林家起火,全家无一幸免…皆葬身于大火之中。

    离林家不远处的山峰上,一个人居高临下,望着这一切,看着怀中熟睡的孩子道:“都说我风雪九剑独步天下,到头来林家满门,我只救了你一个,唉…”说完一个脚下轻轻一踏,只留下一个虚影,人已不知去向。

    可能江湖就那麼一點,但他却承载着众多侠者心中的执念,从上古到如今,江湖记载了众多侠者的梦,这个梦像蒲公英的种子,流经岁月的长河,奏响无尽的长歌,入心入梦…

    匆匆十年,林家灭门惨案早已被众人遗忘在时间的长河…林君威也不知所踪,有人说他去了塞北,有人说他被囚禁于天牢,更有人说他当了蛮人的一条狗,他从楚国的英雄变成了现在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突然坊间传出了一个消息,那就是林君威有个孙子还活着,就像有人朝着平静的湖面扔了个石头一般,波澜瞬起,可能你会疑惑,为啥听到林君威的孙子还活着,众人就那么激动,其实很简单,修仙资格,林君威孙子就是一个超级大门派发出的修仙资格证书。

    这样怎么能不激动,练武虽说厉害,但后期很难寸进,肉体成圣更是不可能,所以靠修仙来获得长生显然比较简单一点。

    林君威是一位武道高手,有武皇之称的天才,也是龙澜大陆唯一一个可以成圣的天才,他在短短的六十年里,将龙澜诀练到了九层,挫败了蛮族所谓的天下第一,打的蛮族不敢再踏入楚国一步,而龙澜诀也是林家不传之秘,也是因为这样,各大门派也希望通过林君威孙子来获得龙澜诀,锻炼肉体,成圣做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