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作者:白生      更新:2019-03-10 20:22      字数:846
    “一天又过了,今天好像是星期天了。我—!该如何怎样呢?”

    胡生追忆着什么,迷茫叹息长说。

    “胡生,请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班主任有点气愤地叫着我。

    不过,稍微想或缓和一会儿。便回答对了。

    班主任的脸色好看一些了,可眼睛却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会儿。

    我不敢看他,心里发了毛似的。

    这时,李祥朝我说:“你怎么呢?这学期你好像变了。是不是你家出了什么问题?”

    被李祥这样一问,我不该说什么。

    可李祥却不管我,接着继续说:“你这是第几次惹曾老头生气了?看刚刚的样子,放学有你好受的。可惜,兄弟不能陪你。”

    经李祥这一说,我心里突然想起那刚才的目光。有点怯怯的。

    曾老师,好像也不注意我了。李祥也识趣地闭上了嘴。

    整个一间课,什么都有听进去。

    直到,“叮—叮!”放学地铃声响起。教室里马上空空如也,李祥也不知踪影了。

    我早已习惯了,自觉来到了办公室。我低下头,“报告。”“进来。”

    传入耳中的不是沉重粗噪的男声。

    可我太害怕,紧张了。一点儿也不怎么想。

    “胡生同学,抬起头来。我有那么凶吗?”映入眼中的是一位年轻貌美,佳人丽质的女老师。

    我的脸马上变得红了起来,而正当我想努力不让自己脸红时,她那温暖柔软的手摸在我额头上,这让我更加的不堪。

    她的脸着急起来,担心,害怕,关心。

    “不会出什么病了吧?怎么会怎么热呢?”

    “老师,我没事。谢谢!老师的关心。”我非常感动老师这么关心我。

    但我才突然想起,曾老师呢?他怎么不在呢?这是怎么呢?

    她像似早就知道了我会这样?我不明白?但事已至此了。

    原来,她告诉我。他辞职了,今天是他最后为我们而上的一天。他去休养了。按理说,我应该很激动,高兴,遗憾,疑问。向她问他为什么要走?或是不是因为我。还是怎样?可我没有。

    我只是耐心地听她说完,她忽然把我额头上的发丝轻轻抚开。

    我意识到我很没礼貌,到现在,我都还没问她的名字。

    她的手绵绵而又温暖,今人很舒服。“老师,你叫什么名字?”

    “老师叫方丽。”

    方丽,方丽。真好的名字。方方正正又美丽。我在心里暗暗说了几下。

    回家去吧。方丽轻沉说。

    …回家…他走在路上不知该如何…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