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沐雅馨的身世
作者:丫頭      更新:2018-05-16 01:46      字数:2413
    沐雅馨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她低着头一言不发,两个手术室的结果,一个是喜,一个是悲。她不懂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

    “雅馨,你收拾收拾东西就走吧,你以后是左家的女儿了。”沐雅馨攥紧了手上的死亡通知单,并没有理会她妈妈说的话。

    “妈妈,其实我不是您的女儿对吗?”沐雅馨站起身,没人知道她说出这句话下了多大的决心,“我看过你和爸爸的血型,是生不出来o型血的我的,对吗?如果我没猜错,左家的小女儿应该才是您真正的女儿对吗?而我,应该是左语嫣吧。”

    “之前我觉得我应该是被人丢弃的。所以我很感谢妈妈您能把我捡回来,所以我也一直没有说出来,因为我把您当做我的亲生母亲,到了今天我才发现,妈妈,当初是您为了能够养活您的两个心脏病女儿才把我和真正的沐雅馨替换了对吗?”沐雅馨说出这些话的语气十分平静,因为现在对于她来说,她究竟是谁的女儿已经不重要了。她脑海里一幕幕都是她和沐雅晴的过往,那个会偷偷给她塞零食,偷偷给她自己美丽衣服的小女孩,似乎一直未曾走远。

    “你果然很聪明,”沐雅馨的妈妈做到了椅子上,神情很坦然,“当年,我生了一对双胞胎,却意外查出来他们都有先天性遗传心脏病,当时你们的爸爸也因为贪污公款坐牢,所以我根本养不起两个有心脏病的孩子。正好那天左家夫人也生了一个女儿,我就利用了我在医院的朋友,把你们调换了。对不起,一直以来连累你。”

    “妈妈,你现在让我怎么面对左熙泽呢?”沐雅馨准备离开了,或许,这里真的不适合她。从小就没有感受到父母的温暖,一直以来都是她的妹妹给了她所有的关心,是的,所以她才会不顾一切的去赚钱,甚至,做她最讨厌的事情。好不容易,钱赚够了,妹妹没有了。而间接导致自己妹妹死亡的人,是她的妈妈和自己的亲生哥哥,可笑至极……

    沐雅馨来到左语嫣的病房前,果然,她的脸和沐雅晴的脸一模一样,而沐雅馨对着左熙泽并叫不出口这一声“哥哥”,她也不想毁了左语嫣现在的生活,听白珊珊的形容,左语嫣是一个美好到骨子里的人。如果真的是这样,请代替沐雅晴好好的活下去。

    突然一个打扮的很好看的妇人和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沐雅馨赶紧躲了起来。这一对夫妻透过窗户看着左语嫣,突然那个妇人就哭了。

    “老公,你说咱们嫣儿是不是要好起来了。”原来这一对夫妻就是左熙泽的父母,也是她沐雅馨的父母。

    “是的,没事了,一切都好起来了。”左爸爸搂紧了左妈妈,虽然佯装淡定,可紧张的双手还是暴露了他的喜悦。

    原来,自己的父母是这么美好的人,沐雅馨也好希望得到她们的疼爱,她也好想有爸爸妈妈的关心,会鼓励她,会表扬她,也会保护他。突然有那么一刻,沐雅馨想冲上去对他们说“我才是你们的女儿”,可是她忍住了,或许这一切才是最好的安排,而且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爸爸妈妈是都会接受自己,这一切都是未知。

    “阿姨,我可以抱抱你吗?你长得好像我的妈妈。”沐雅馨始终是忍不住,红着眼对左妈妈说出了这句话。

    或许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母子感应把,左夫人看到沐雅馨也是不由得一阵心疼,赶忙抱住了她,“乖孩子,别难过,你想抱多久抱多久。”

    这句话使沐雅馨哭出了声。原来妈妈的怀抱可以这么温暖,原来妈妈的关心真的是世界上最让人暖心的事情。

    “其实,我……”

    “嫣儿醒了,”左夫人激动的声音打断了沐雅馨的话,“孩子,我女儿醒了,你等我一会儿。”

    沐雅馨看着左夫人转身的动作,以内隐隐作痛,悬在半空得手也收了回来。看着病房内其乐融融的三个人,沐雅馨感觉自己挺多余。爸爸妈妈,我爱你们,再见。 在以底说完这句话以后,沐雅馨转身走了,她要带着给妹妹治病的钱离开了,她可以养活自己,不需要谁的施舍,也不需要谁的照顾。

    “左熙泽,请你办好我妹妹的葬礼,照顾好我的妈妈,这是我的最后一个请求。”沐雅馨编辑完最后一条短信,抽出手机卡丢到了垃圾桶里。

    沐雅馨带着面具来到了“绯色”酒吧,想必这个时候南宫影找她应该已经找疯了,没错,沐雅馨也是童爱。而沐雅馨说的一直不想做的事就是舞女,因为这个来钱快啊。

    沐雅馨换上演出服,来到舞台上,她清了清嗓子,拿起话筒:“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表演了,谢谢各位对我的厚爱,接下来为你们献上最精彩的表演。”

    沐雅馨放下话筒,按下一个按钮,舞台四周突然升起了一根根铁栏杆,把整个舞台包裹起来。底下的观众知道童爱最拿手的表演要来了。

    突然舞台上一块舞台凹陷下去,很快的又升了上来,多了一只老虎。对,这就是童爱一直是顶梁柱的原因,现在的人都喜欢刺激,什么能比美女与野兽互相搏斗有趣。童爱虽然有威亚,鞭子。但如果失误还是会有危险。

    沐雅馨用鞭子抽打在地上进行挑衅,老虎似乎也被激怒,朝着她狂奔而去,沐雅馨边往前跑,边按威亚上的上升按钮,沐雅馨在空中飞了一会儿,又下降到舞台上,进行挑衅,如果跑的不够快,或者按钮按的不及时,都会被老虎伤到,毕竟老虎的凶残摆在那里。

    一场表演下来,沐雅馨已经满头汗,而且刚刚一个分神,导致后背受轻伤,因为穿的是红纱裙,并没有人发现。但她的表现又将今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沐雅馨回到休息室,就趴在床上,后背的疼痛让她直冒冷汗,因为她不想露脸,所以她并没有助理。最后一次,终于结束了,南宫影,这是献给你的表演。

    沐雅馨对着镜子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刚换好衣服,南宫影就冲了进来。

    “我不是让你别做那种表演了吗?”南宫影捏住她的双肩,“你受伤了没有,告诉我。”

    沐雅馨看着南宫影担忧的眼神,突然就笑了,她伸手抱住了南宫影,原来世上除了爸妈之外还有南宫影对她特别好。

    “谢谢,我没事。”沐雅馨松开了南宫影,把手放在面具上,本来想摘下面具告诉南宫影自己的样子,但想到自己马上就要离开,觉得并没有这个必要。沐雅馨踮起双脚,将自己的唇印在了南宫影的唇上,在南宫影要加深这个吻的时候沐雅馨躲开了。

    “我累了,有点困。”沐雅馨对南宫影撒着娇,南宫影估计也被这一时的幸福冲昏了头脑,于是,就点了点头,离开了。

    沐雅馨看到南宫影离开的背影后,心里默念了句对不起,人就消息在了休息室了。

    南宫影,我爱你,但我只愿此生,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