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咒解
作者:如心      更新:2018-05-21 14:56      字数:2227
    “醒醒。”孟婆叫着醉倒一旁的天目。

    “我好像梦到了什么,蒙眼的妇女,还有蛇与狗。”天目迷蒙中说道。

    “哦,那是西方的神明。”孟婆接过话来。

    “西方的神明?不愧是孟婆,这来来往往的那么多鬼魂,每人在死前总是说些什么,所以您懂这一些东西。”天目说道。

    “嗯。你这是从未来世回来了。”孟婆笑道。

    “如果人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未来,这地府罪魂能少一半。”天目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就没有了秩序,地府不存在了。”孟婆说道。

    “怎么说?”天目疑感。

    “每个人的命由上世乃至几世所结,已经注定好了,当世只能决定下世,不能改下世。”

    “那注定好的不就是人生来带着诅咒,如何化解?”天目问道。

    “今世有多少福禄和罪受是不可以改变的,但是可以选择做多少善事,薄福以厚德培,厄运以道通。纵使今生无救,来世必救。”

    “我有来世吗?”天目一身的常服已化为囚服。

    “梦中所见的,确实不是来世。你的下一世,就算不入恶道,也难成常人,对于你来说,没有未来世更好。”

    “在这里这么久,其实和常世没什么两样,不是吗?”

    “这倒也是。”

    “那边新起一座桥,是什么桥?”

    “地府也与时俱时不是?嫌单调,给懒鬼搭了一座游玩桥,从这头走到那头,过到那头,就可以成人,差半分没过都要到恶道。”一旁的鬼差说道。

    “有多少鬼走到了另一头。”天目问道。

    “从来没有。能走得到就不是懒鬼了不是,别看这桥看上去短,其实走着走着就发现一直在原地,甚至倒退了。”鬼差说罢指着旁边的一只懒鬼让[它走走试试,懒鬼不情愿的上去试了试,一开始走得很好,但是走着走着就越走越倒退,懒鬼索性放弃了,结果就这一停,底下就现了恶道中的一道,直接把它吸进去了。

    “这不是难为鬼吗?”天目说道。

    鬼差笑了笑,“你真的觉得很难吗?”于是鬼差自己过去试了试,一开始是很难很难,坚持了多年也就过去了。

    “这一晃就是人的一世,我在这里看了你一世。”天目说道。

    鬼差嘿嘿的笑了笑,没办法,谁叫咱地府的时间不同于别处,不然这么给罪鬼上刑呢?

    时间明明如“白驹过隙”,但是对于它们来说,却是那么的难熬,回过头来,再坚持一下,坚持一下就过去了。

    “对了,你在这里这么久,你要去哪?”

    “无间地狱。”

    “那确实长着哩。”

    “你还继续在这里办事吗?”天目问鬼差。

    “不了,就在我示范的那‘百年’间,走到桥的另一边后,听到上方指示我可以直接去到善道了,所以我要去转世去了。”

    “要不你也试试?”鬼差向天目说道。

    “大爷的,我都掉过恶道多少回了,不试!”天目突然骂道。

    “其实看上去很难的事,咬咬牙就过去了,有时虽然会退后,但是坚持下去一定能走到彼岸的。”此时天上一道圣光打下,鬼差笑着顺着光投生善道去了。

    孟婆慈祥地看着天目,“要不你再试一回?过了那个桥,就不用去无间地狱了。”

    “我说孟婆,虽然我这正排着队到无间去,还不知道得遭多大罪呢,您就别拿我开涮了好吗?”天目说道。

    “哟哟哟,瞧把你能的,和孟婆这么说话,是真不想出来了吧。”一旁帮孟婆熬汤的帮手说道。

    “这种钝刀子割肉的等待,是会有些让人想找死。”天目笑道。

    “地狱多少层晓得把?罪越重,掉得越深罚得也就越狠,你再这样下去就没救了呀。”熬汤帮手继续说道。

    “我有一个问题,孟婆在这里熬了这么多年汤,不腻吗?长时间做着同样的事,难道不是一种地狱?”孟婆和旁边的帮手笑了笑,在他们笑的同时,地府变得明亮起来,到处鸟语花香,旁边原本满脸痛苦的鬼魂面容和善,穿着再也不是囚服而是华丽的衣裳,遍地的哀嚎换作了欢声笑语,美妙的天籁在耳边围绕,喷香的果蔬摆满了四周。

    “一念天堂?”天目笑道。

    “你可以拥有天堂。”孟婆笑道。

    天目闭眼想了想,然后天目身上挂满了荆棘。

    “恶念太重。”孟婆说道。

    “不然就不用去无间了。”天目被刺得一身是血苦笑道。

    突然天目所拿到的号筹亮了一下。“时间到了。”天目当下就明白了过来。

    “地狱中也要吃喝,择素而食,不要伤害他物。”孟婆嘱咐道。

    “即使这样,我恶念生,造业无数也很难出离地狱了吧。”天目说道。

    “你为什么生恶念和你不能看到天堂一样。”孟婆说道。

    “如果有一天,你能走过那样的桥,你就可以了。”孟婆旋即指了指那座桥示意天目。

    “记住。哪里不是地狱?哪里不是天堂?”

    “为什么要花这么长时间对我说这些。”天目说道。

    “你知道咒诅是怎么伤害到人的吗?”孟婆说道。

    “善人不惧咒诅加身,因为善就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即使咒诅了恶人,因为咒诅本来就是恶的,所以咒诅者也要受伤。”天目答道。

    “那么咒诅的人蠢吗?”孟婆继续说道。

    “蠢啊,明知道这样做伤人伤己,就算伤不到人也在伤己。”天目答道。

    “你的恶念就是对自己的诅咒。”孟婆说道。

    “要想不被咒所害,多积福多积善而已。”孟婆继续说道。

    “即使身在无间地狱福薄的人也可以解咒脱离地狱吗?”天目说道。

    “不想下地狱就多积德积善,下了地狱诚心忏悔改过从善,一样可以脱离重苦。”孟婆说道。

    “不是得升天道吗?”天目笑道。

    “天上有多少神佛,你何德何能何样的才有资格投生天道,能少受苦就可以了。”孟婆说道。

    “记得积德行善悔过改正,不管以何等身,终有罪咒释结的一天,执迷不悟,越堕越深。”孟婆说道。

    “其实这道理我都懂了,我是不是可以不用到无间地狱走那一趟了?”天目突然调笑道。

    孟婆听罢也哈哈大笑起来。她再指了指那座桥,“你走得过去,我保举脱无间之苦。”

    “知而不行,等于不知。”天目和孟婆同声道。

    孟婆愣了愣,明白了天目只是想逗自己笑笑,又笑了起来。

    “金也空,银也空,死后何曾在手中。 官也空,侯也空,尽是苦债恨无穷。 ……”

    天目远去。而孟婆则继续给鬼魂递着孟婆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