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 推波助澜
作者:艳骨      更新:2019-03-02 09:10      字数:3472
    凤舞安抚好夜子寒便让夜子寒在房间内休息,自己便要带着蓝狮去寻白虎。所谓做戏要做全一套,刚刚都哭晕过去了,现下醒了还在房间休息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姐姐,我也要和你一起去找小寒。”夜子寒虽然是从凤舞说的话中听出了一些门道,想来傲寒应当是没有性命之忧的,但是他还是担心,毕竟在现在他的心里,对于凤舞姐姐对他和傲寒的好可以完全的信任,但是对她的能力可是没有什么信心。简单的说了就是他觉得凤舞就是仗着蓝狮白虎两位大能在身边有恃无恐的当烂好人。

    “你先休息一下,小孩子睡眠不足会长不高的哦。”凤舞本就对昨晚没好好管着夜子寒和傲寒,竟然让他们两个也喝了不少的酒就心生愧疚,这厢是万万再不能让夜子寒再生颠簸了。

    “好吧,姐姐,你一定要找回来小寒,我们还要一起去你客栈的啊。”夜子寒知道凤舞担心他身体承受不了,便也没有强求要跟着出去,反正不跟着凤舞出去也可以自己出去的。

    凤舞也不疑夜子寒会有其他的行动,便和蓝狮出门打听消息去了。本就是为了做戏,凭着传音之法凤舞已然知晓白虎带着傲寒进了密林,正想办法甩了这些官兵。

    凤舞便带着白虎悠悠然的在街上瞎逛着,心湖镇本就不大,这走着走着便又到了仁轩当铺,前些天争抢的两把匕首还在柜台最显眼的地方寄卖着。凤舞心下一阵纳闷,按道理来说夜景希对这两把匕首势在必得,那天自己走后以傲轩想来也是不会和钱过去不,到现在都没有将匕首卖给夜景希,这其中必有什么蹊跷。有两种原因,一种便是夜景希与傲轩是死对头,或者寄卖这匕首的人与夜景希是死对头,所以他们宁愿和钱过不去也不愿将匕首卖给夜景希。但是这种情况从这几天两人的表现来看应当是微乎其微的。那么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便是这匕首藏着什么大秘密,傲轩将匕首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寄卖就是为了引出能够解开这个秘密的人来,显然夜景希也知道匕首中藏着什么重要秘密,但是他却不是那个能够揭开秘密的人,于是便有了想要买匕首但是遭到拒卖的情形。

    “舞儿,那两把匕首有老主人的气息。”蓝狮见凤舞盯着两把匕首若有所思,便用法力将匕首检测了一番,没想到却有这般收获。凤岳使得顺手的武器颇少,这名为龙锁的匕首便是其中之一。龙锁原只有一把,现下却不知什么原因成了两把,这也是为什么蓝狮用了法力检测才感受到其中凤岳的气息,如若是原初的龙锁,就算是个不懂法力的也能够看出其中的不凡,何至于沦落到被寄卖的地步。

    相传龙锁能够召唤青龙,更有拔开龙锁者得天下的传说。但是蓝狮只是听过这样的传说,自凤岳得了这把匕首似乎是不曾使用,所以蓝狮也未曾真正见证过龙锁匕首的威力。

    “要不我们去把匕首抢过来,我觉得这匕首肯定是傲轩放在这故意想要引什么人来的。”不论他是想引什么人来,凤舞才不想叫这个家伙得逞。

    “舞儿,这样不好吧,这光天白日的你就直接这样去抢,容易暴露你的身份,以你现在的情况还不宜过早的暴露出来。”蓝狮也是服了自家小主子想一出是一处,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来。

    “不是我去抢,是你去抢,用你的原形去抢。”凤舞看着蓝狮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便又解释道:“神兽白虎现身,招来了太多的关注,就日兴朝心湖镇这么一个小地方一下引来了多方势力的关注,如果再加上神兽蓝狮的出现,想必日兴朝的二王爷想要篡位势必是不可能了。况且现在白虎和傲寒被困在了密林里面,难以脱身,我们制造点大动静,分散一下各方势力对他们的关注。而且,你不是说了匕首是我爹的东西,我那可不得拿回来吗?”

    两个人当下决定分头行动,凤舞走回客栈,打算去与傲轩以及夜景希等人辞行。蓝狮则行至一个无人的小巷,现出狮子原型,还特别傲娇的甩了甩一身的皮毛,再以极速跑进了仁轩当铺,为了让当铺的伙计看清是一头蓝色的狮子抢了匕首,还特意的停了一会,不然以蓝狮原形的速度,想必他们就只能看到一阵蓝色的风,然后匕首便不见了。

    蓝狮抢了匕首便朝着白虎早前所跑方向的反方向去了。

    傲轩听得凤舞要自己去寻傲寒,便想着是不是要调一波官兵跟着,一来也是帮着寻找傲寒,二来随行监视凤舞的行踪。但是没有过多一会的功夫,便有人来报神兽蓝狮将两把匕首抢走了。傲轩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现下也没工夫去管凤舞辞行的事情了。

    “凤舞姑娘,你看今年心湖镇的花灯节这般动荡,是在下招待不周。那咱们就此别过,他日有缘再见。”

    “告辞。”凤舞料定了傲轩不会强留,捂嘴笑着和傲轩说道。凤舞也是知道傲轩这话里有话,花灯节这般动荡,其中大部分原因不就是凤舞惹出来的吗。偏傲轩还只能打碎牙齿活血吞,凤舞看到傲轩吃瘪自然也乐得开心。

    凤舞走回夜子寒的房间,却没有看到人。“这家伙跑哪里去了?”

    凤舞本不欲与夜景希辞行的,但是偏偏这时见着夜景希走了过来,“凤舞姑娘,听说你要自己去找傲寒?”

    “有问题吗?”凤舞看着夜景希那拽的跟个二百五的样子,没好气的回答他。

    “姑娘带着个小孩,白虎又先行回去了,只有蓝狮一人在身边,就你的这点小伎俩,怕是傲寒没有找到,你自己便要丢了吧。”夜景希看着凤舞那爱答不理的模样愈发对凤舞起了兴趣,便又加了一句“小爷我勉为其难的决定要护送你一程。”

    凤舞一阵冷汗,亏她第一面见夜景希的时候还觉得他美得惊为天人,现下看来这副皮囊之下有这么颗臭屁的心,没有一点是可以天人媲美的。

    “你可不要跟着我,虽然你之前救了我,但是我也放弃和你抢匕首了,也算是咱们扯平了,现在这种情况咱们还是桥归桥路归路的好。”凤舞可不想自己的计划再生枝节,夜景希这么大一个不定因素跟在身边的话实在是太危险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发现了蓝狮白虎的秘密了。

    “昨晚和我在一起那么高兴,这才出了房门多久,姑娘你就翻脸不认人了啊。”夜景希白衣翩翩,一副柔弱小生的模样,嘴里说着着话,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叫这附近路过的客人全都听了去。在加上他一副纵欲过度娇羞的模样,引得大家都停下来对凤舞指指点点。

    凤舞听着这话简直是没脾气,好你个夜景希,故意毁我名声,偏偏自己还反驳不得。因为从某些程度来说,他说的确实是事实,只不过昨晚是一起喝酒而且也不止他们两个人。

    蓝狮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传音也没有任何回音,既然你夜景希这么想当护花使者,那就给你个机会好了。

    “行行行,你可别说了,昨晚大家一起喝酒是很开心,你要是这么想和我一起走,那你就跟着吧。”凤舞的话一出,周围的看客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位公子缠着这位姑娘啊。看夜景希的眼神也变了变,这位公子太不厚道了,害他们差点把好人当成了坏人。

    夜景希没有想到凤舞会这么轻松的就答应了,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原地。

    “夜大少爷,不是要和我一起走吗?快跟上啊,省得待会又在这毁我名声。”凤舞对着夜景希白了一眼,出声让他跟上。

    “我们现在去干嘛啊,夜寒和蓝狮呢,他们两个都不在你就走了?”夜景希从房间里面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夜寒和蓝狮。

    “你傻不傻啊,他们出去了啊,我们现在去找他们。”凤舞想着夜子寒这个小家伙肯定是不满自己不带他出去,等自己一出门肯定就偷溜出去了。这样在房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还不如出去找找。

    “你知道吗,咱们之前都看中的的匕首,被蓝狮神兽抢走了。你说神奇不神奇,就这么一个小镇,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现了两个神兽,之前相传神女现身了,但是据说是在新都朝,那里还开了一家神女来客栈,不过看心湖镇的情形,想来这神女倒不是在新都朝,在这心湖镇才是真的。”夜景希在凤舞耳边开始叨叨了起来,想来他和凤舞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似乎经过抢匕首的事情之后,夜景希对凤舞反而变得有更有话题了。

    “大家都这么期待神女现世吗?”凤舞好奇的问夜景希。

    “那是当然啊。”夜景希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凤舞,“你不知道吗,神女降世,若是哪方势力能够得了她的帮助,那便必定是获得天下大统的一方。所以啊,这神女的消息才这么多人去打探。”

    “既然这样,神女的意义这么重大,你怎么非要跟着我离开这。”凤舞可不认为夜景希是看上自己了,这才死皮懒脸的要跟着自己。

    “你可不要误会啊,我是为了你带着的小孩,他是我皇兄的独子吧。”夜景希自然不会承认他确实是因为对凤舞有兴趣,夜子寒的身份其实他也不太确定,正好可以借机试探一下。

    “你知道了?”凤舞下意识就脱口而出。

    “刚刚不确定的,现在确定了。”夜景希看凤舞的表现心里马上就明白了。不过,他就奇怪了这么个不靠谱的姑娘怎么就得了莲妃和日兴朝太后的青睐,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她。莲妃这个被自家兄长保护得太好的女人也就算了,日兴朝的太后可是经历了诸多朝堂风波的,怎么也这般糊涂。

    “你诈我!算了,算了,我也不和你计较了,咱们还是快点去找寒儿吧。”凤舞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鄙视了夜景希一百次。看来自己这个没有什么自保能力的劳什子女神身份是万万不能暴露出来,不然非得被这帮人吃得渣渣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