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结盟
作者:jomasee      更新:2017-05-14 22:09      字数:3538
    虽说现在大家都处在一个相对安全的阶段,但是谁也无法保证在大家放松警惕的时候有人搞突然袭击。而且还是在暗中发动,在还没有了解每个人的能力之前,那一根神经永远都是处于紧绷的状态。玲和黄历的反应是非常正常的,毕竟两个人就算说不上绝对的信任,但是就现在的这种情况来看,两个人可以互为依靠,最起码可以结成短暂的同盟来保命一致的对抗外敌。

    玲并没有黄历在说谎,因为刚才的声音实在是过于的蹊跷,在楼上休息的黄历同样也是被这种怪异的声音所吸引的。黄历放缓脚步轻轻地走下楼梯并背对着玲向那边靠过去,做出攻击的姿态以便来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玲也是放下手里的东西警觉的看着周围可能藏有可疑人的地方。

    “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听错的?毕竟你在做饭,而我又稀里糊涂的躺在床上,会不会是因为神经高度紧张而出现的幻觉?””我可不认为是幻觉。如果能让一个修习阴阳术的人出现幻觉,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个人是幻术的宗师级人物,但是我不认为咱们这几个人里会有这样的高手存在。就算真的有这样的高手,我也不认为人家有必要在这里故弄玄虚。“、

    虽然玲嘴上是这样说着,但是警惕性可丝毫没有放松,虽说才过了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因为过分的紧张,两个人的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

    “好像这种声音没有了?”黄历渐渐的把右手放下,同时也收起了掏出来的符咒。”也许是那个人走了吧,我觉得这里依旧很危险。"

    黄历却不以为然的晃了两下自己的胳膊,顺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转身向楼上走去,“我还是继续回去睡觉吧,你的牛排最好做的不要太香,不然把我的馋虫勾出来,我可就睡不着了”一边喊着话的黄历,一边背对着玲摆摆手。

    玲并不是紧张,而之所以这样是有她自己的原因和思考在里面。首先和李唐的分开已经让她产生了不安,这种不安是来自心灵深处的那种,自己这边就算是遇到了危险,凭借着阴阳术也可以有自保之力,但是李唐那边怎么办,他们的特殊体质在这边的世界虽说可以发挥其本来的能力,但是这需要大量的引导。李唐除了脑子和分析能力很好之外,格斗技巧还是说保命的手段,都是零。她很长时间没有这种感觉了,李唐是所有事件的关键,一旦出现了闪失,那么她从一开始的做的一切都将会化为泡影,世界的崩塌,充满谜团的所有事件都将永远无法解开。玲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在这里想着对策,在同时自己可以全身而退的情况下,帮助李唐,虽说在这个世界里,诡才是最高的统治者,但是她的出来,诡已经给李唐开了绿灯,如果自己有机会可以找到诡的话,告诉她,自己拥有可以保护李唐的能力,那么诡就有很大的可能把自己传送到李唐所在的空间里。

    黄历的底细现在来看还不清楚,不过看起来没什么恶意,虽说大家都是在这个空间里,但是每个人会有什么样子的遭遇,大家还尤未可知。不过在这之前做好万全的准备是应该的。玲只是想把目前的这种看似无解的情况打破,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是非常容易让人心慌的。

    在这之前诡的说明交代的十分的清楚,每个人都会遇到不同的事件,但是更多的事件都是和解密有关,有点儿类似于侦探游戏吧。她虽说和李唐在阳界经常会碰到这些事情,但是自己的分析能力还没有达到可以理清陌生事件所有的脉络,所以,这个时候结盟是很有必要的。

    玲大概可以猜的出来诡的意图,把自己和黄历放在如此之近的距离,就是想让他们俩人一起度过即将到来的事件,这种再明显的不过的意思,恐怕黄历也看出来了,所以似乎有意的在保护着玲,不然也不会听到一些特殊的声音就急急忙忙的跑下楼来查探状况,而且刚才的站位也是站在玲的身前,如果真的出现了危险,可以把玲护在身后,看来明天有必要和黄历商量一下结盟的事情了。

    经过刚才这么一折腾,玲本来想吃牛排的心情也荡然全无,把厨房收拾干净后,也就回到房间睡觉了。这房间虽然看着有些古老,但是房屋的设施建设确实不错,柔软而又蓬松的被子,精致的欧式家具,味道醇厚浓郁的红茶,如果不是这个世界她早晚要离开,她还真的想和李唐住在这里,好好享受这里的生活,或是把这里变成两个人度假休闲的地方也不错啊。

    梦界,阴阳界的夹缝,这里的没有真真正正的人,徘徊在这里的除了原住民之外,都是魂体的状态。魂体通常会带有着生前的记忆,在这里他们不用为衣食温饱所担忧,虽说没有痛苦,但是终归也是浑浑噩噩。

    玲好像来到了一个森林,这里仿佛全部都是松树,郁郁葱葱遮天蔽日,有些从松针间隙漏出的阳光,照过来,却也显得那么的阴暗。泥泞的道路伴随着这条小路 向森林深处延伸,玲慢慢的向着里面走去,森林的尽头是一栋别墅,一栋白色的看上去十分破旧的别墅,当玲慢慢靠近的时候,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让玲无法再向前走一步,后背的丝丝凉意以及头皮上传来的阵阵酥麻感,让她不敢转身。女人的本能,害怕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大声的喊叫出来,就是这一喊,玲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在什么森林里,而是躺在床上,被子也被自己踢到了地上。

    原来是梦啊,梦界居然还会做梦。翻身下床,踩着拖鞋,洗脸漱口洗澡,一气呵成,玲只有在洗漱上不拖沓,或者说,她在任何事情上都不拖沓。打开房门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黄历歪在沙发上一边看着杂志一边啃着披萨。”哟,早啊美女“

    “你倒是挺早的,大早晨的吃热量这么高的东西。”

    “嚯,别闹,你也不看现在都几点了,虽说我们现在是在梦界,但是时间的换算可是一比一的啊,这都中午了啊,我的大姐。”

    玲被他这么一说,下意识的撇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都快十二点了,可能是因为昨天的床太过于舒服,让自己放松,从而忘记了时间。还有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奇怪的梦,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她总觉得,自己在梦中的时间起码超过了六个小时。因为修习阴阳术的关系,自己的作息时间十分规律,不可能仅仅是因为换了个世界空间就改变。而且阴阳术注重的是灵魂的修行,那个梦中的恐惧确实是直击灵魂的感觉,所以十分有必要的到那个森林去看一看。

    下楼之后,玲坐到了黄历的对面准备找他说一下结盟的事情,但是没想到黄历先开口了。

    “我说,你觉得你一个人能够从这里走出去的几率有多大?”

    “我?要是我说其实我不需要出去呢?”

    “你有病啊大姐。来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你出去从这向前跑一百公里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你居然说不想出去?”

    “我有个提议,要不咱来结成同盟吧,我知道你会阴阳术,我也会啊,虽然我肯定在这方面不如你,但是基础的术式和招式我还是没有问题的。等真的遇到了不得了的对手,我的格斗术冲锋在前,你的阴阳术强化辅助,绝对所向披靡啊,而且照顾你是女的,有危险我先上,你负责掩护,摆明了便宜你。“

    听着黄历唠叨了一大堆,玲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黄历的这番话可以说是说到了她的心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是最正确的选择,可是正如黄历所说,他对自己的格斗术相当的有自信,若是同仇敌忾还好,如果真正最后遇到危险的时候,黄历要是反水了,玲可能在短时间内没有御敌的办法,毕竟阴阳术的发动需要时间,电光石火间,黄历瞬间就可以出卖了自己。

    玲在脑子里把这些想法转了无数圈,但是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一言不发的看着黄历,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些什么。而此时的黄历似乎处在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他怕玲拒绝他,毕竟自己贸然提出结盟的要求,而且又没有什么可以百分百打动人心的条件,但是他没本法啊,昨晚上那种恐惧,让他实在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格斗可以击退眼前的敌人,但是看不见的敌人怎么办?妖魔鬼怪这种的,他自己以前是不相信的,但是眼前发生的这些事情,怎么还能再让他保持着以前的那种想法,所以他需要借助玲的力量来保护自己。至于反水这种事情,他是没有想过的,首先是他自己的性格原因,他本身就是一个十分粗犷的汉子,再加上练习的格斗技,让他十分的注重义气,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女人的情况下。这种想法虽说他有,但是并不是表示玲不会怀疑他。而粗线条的黄历,并没有想到这个层面。

    玲十分想说出我并不信任你这句话,当前这种类似于博弈的状态下,这句话却又是无法说出口。

    “结盟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得知道你的理由,你自己也说了,对自己的格斗技十分的有信心,那么就算是我,恐怕在近身缠斗中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找我结盟,我有必要知道你的理由。”

    黄历紧绷的面部松了下来,他其实十分害怕玲拒绝他,听到玲说的这句话,黄历就把自己昨晚梦到的情景和玲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玲听了之后还是吃了一惊的,梦里的内容和自己昨晚上的场景一模一样,这也就意味着自己有不得不结盟的理由,毕竟这算是诡给出的一个谜题,而且这谜题是需要他们两人一同完成的,也就是说,少了两人中的任何一人都不行。

    她并没有把两个人梦中场景完全相同的事情告诉黄历,只是答应黄历的同盟请求。就在玲准备去找些吃的东西时,黄历掏出了一个牛皮纸袋,还有一把刻有狮子头的钥匙,他说这是在房间里找到的。

    接过来之后,发现牛皮纸袋里有一张地图和一张照片,而这张照片里赫然显示着昨晚玲梦到的那栋白色的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