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何去何从(二)
作者:jomasee      更新:2018-09-05 17:42      字数:3540
    逛街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紧张的心情可以得到些许的放松,回想以前,自己经常一个人出门逛街,当然了更多的时候是在有玲的陪伴下。一个人逛街未免看起来傻傻的,曾经李唐看到过一个问题,说你一个人做过的最孤独的事情是什么,诸如一个人看电影吃饭吃火锅,结合自己的经历,大概就是曾经有很长时间一段时间上学。人类是群居的动物,没有其他人的陪伴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这大概是源于我们自身的基因,遥想几万年前,那时的我们还没有进化,如果想生存下去,成群结队是十分必要的,后来我们变成人类的时候,出现了智慧,群体的作用更加发挥的淋漓尽致,从最开始的群落到后来的种群,家族,以至于我们现在的国家,这些都是人类是群居动物的表现。李唐喜欢孤独,同时也害怕着孤独,就像在黑夜里行走,借着不那么明亮的路灯可以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同时又想着如果路灯能够再暗一些就好了,可是一旦灯光变暗甚至变的即将消失的时候,内心的恐惧感就会油然而生,这是我们不能抵抗的本能。传说普罗米修斯把天火传到人间,于是人类学会使用了火,烹制食物驱散黑暗,用于保护自己,到后来用于战争之上。而中国的神话则是由于有火神祝融的存在所以人们能够使用火,这是过去人们对未知事物的探索,而在那个年代我们的科学技术不发达,满足不了人们的好奇心,对于问题的解答只好寄托于神灵,久而久之,都变成了神灵的功劳。这是无可厚非的,我们对于已知的或者说是一眼就可以看穿的事情都会做出自己的理解,当未知事物来临的时候,我们会有恐惧,比如把一条体型硕大的狗放在你的眼前,你的第一感觉恐怕就不是可爱了,而是害怕。他也一样,进入干扰世界的最初的时间就是这个样子,不知道自己应该要干什么,就像是坐着一艘小船漂在大海里,而偏偏这片海域又是那么的风平浪静,表面上波澜不惊,殊不知当你垂下鱼竿或者是把一只手放在海里才能感受在海面之下的惊涛骇浪。多么不恰当的比喻。

    此时玲的精神状态倒是比他好上很多,看的出来,玲是在享受和李唐二人单独约会的时光,玲打开手机点开了推荐烤肉店的应用,一页一页的划着。路边的树木仿佛没有以前那么茂盛了,不知道是因为到了季节还是说因为万物有灵已经预知到了世界即将灭亡。灭亡这个词语是李唐向来不喜欢的,但是此刻的心理活动,李唐却是用了灭亡这个词语。灭亡表示没有再次出现生机的可能,这是一件多么悲伤的事情,人生一世自己什么都没有做成,在正值青春年少的时候要迎来终结的时刻。

    过了一个路口,迎来了较为繁华的地方,两边最多的就是烧烤店和一些快餐店了。李唐想起来中学的时候,这边路边的报刊亭有一个长年卖方便面的小摊子,不是零售的那种,是卖煮好的方便面,听上去十分的荒唐吧,都吃了方便面了,何苦再去外面吃。可是这家的生意出奇的好,店家卖的不是我们平时在超市或者是便利店买的那种,是散装的,就是没有包装,一个大纸箱里装着很多方便面,一排一排的整齐的排在箱子里,那个牌子叫什么来着,好像有个名字,年头太多了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店家是一对小夫妻,那时候他们大概和李唐现在的年纪差不多,男人负责煮面,女人负责添汤配料,一个大圆筒,下面放着一个煤气灶,桶里面的水咕噜咕噜的滚着,男人拿起一个小漏勺,啪的一下扔进去一个面饼,用那个很长很长的筷子搅一搅,然后盖上盖子,两分钟后,盖子一掀开,手气勺落,噗地一声煮好的面就落进了一次性的饭盒里,女人从这边接过来一样一样的添加作料,有的人不要的作料会提前说,吃面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汤了,一锅好汤决定了面好吃的程度,而现在的面馆大多都把这个忽视掉了,总是打出什么纯手工面,原产小麦面,而汤的味道做的普普通通。就像是吃饼干一样,好的原材料固然很重要,但是烤制的方法不好,那么味道也会差强人意。两块钱一碗的面,李唐吃了整个初中生涯,他最喜欢的就是其他的作料都不加,只是加一点点的盐,然后加上满满一大碗的汤。老板最开始的时候对于他的这种吃饭很是奇怪,后来李唐对他的汤大加赞赏,老板夸李唐有眼光,说他家的汤是从爷爷那里传下来的,曾经家里就是开面馆的,家里用的就是最普通的面条,但是生意很是红火,别家的店铺百思不得其解,认为自己家无论是面条还是配料绝对都是比他家好上很多倍的,后来知道诀窍在于汤。等到后来家里的店铺倒闭了,因为他的爸爸沉迷赌博,把家里输了个精光,等到爷爷临死前把汤的秘方给了他说是给孙子留下个活命的东西,后来他出来打工做学徒,等到积累了一些钱之后就自己支了个摊子,开始卖面条。他自己也说,现在的人的口味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的配料讲究的都是实打实的真东西,现在的调料勾兑的味道已经让人们的味觉不如以前那么灵敏,只要是味道浓郁,吃起来有香气那么就是好吃,所以自己也就着原来的配方改良了一下,更适合于现代人的口味,但是基础的几样东西是没有改动的,汤汁的鲜美决定了味道的美味与否。

    中学时的李唐差不多每天中午都会来这里吃面,等到后来熟络之后,即便是李唐中午不吃面拎着其他的外卖到这里,老板都会给他盛上一碗汤,最喜欢的搭配就是驴肉火烧配这碗汤,火烧的面饼一定外皮一定要酥脆,但是不能掉渣,不可以像油酥烧饼那样,咬下去的时候,会有星许的渣滓掉下来。火烧的外皮酥脆讲究的是整张面皮都脆,用手一撕可以直接一整张的面皮都可以撕下来的这才是合格的火烧。而中间最好是有一层淡淡的椒盐,烤的外酥内软,而火烧整个的面饼也不可以过厚,一旦做的厚了,为了达到酥脆的口感可能会烤糊,而为了让面饼熟透,中间的面会十分的粘牙吃起来口感很差。就为了吃这个火烧,李唐那时候要穿过两条街去买,只有这家的火烧做的是最好的。至于驴肉,其实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有一点不一样的是这家在做火烧的时候不会加特别多的皮冻,皮冻这东西是李唐十分不喜爱的,看起来就像是用水泡大的海宝宝一样,看上去就没有食欲,但是这家的做法让他彻底的改观了,通常火烧中的皮冻都是切碎然后与驴肉拌在一起再配上些许的青椒然后加入到面饼中。这家的做法是吧皮冻切成两毫米厚一厘米见方的方块,然后加入到驴肉中再塞到面饼里,虽说东西是一样的,但是仅仅是因为切的方法不一样,口感上也大不一样,唇齿间可以感受到皮冻的弹性,而又因为独家的做法,皮冻在接触到口腔的时候会化掉一部分形成汁液。

    “那家店我觉得不错啊”玲举着手机拽了李唐向右边看去。

    “好像是新开的啊”

    “是啊,刚开的,以前都没有见过的”

    李唐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悲伤,开业大吉本来是一件喜庆的事情,但是这家店还能开几天呢。

    拉着李唐向这家店铺走去。装修的风格偏中式,而烤肉的方法是李唐的最喜欢的了,不是现在店家为了方便干净使用的电烤炉或者说上面放一块铁板的这种,是桌子中间有一个洞,洞中放上烧红的火炭,在炉子上放一张粗铁丝编制成的铁网,小时候家里会经常在院子里这样弄,烤出肉的味道也是完全不同的,比现在这种便捷式烤肉的味道要香的多,不过也许这是自己的错觉,烤肉嘛,肉不好的话用什么方法烤都不行,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拿过来也无济于事。

    两人选择了中间的一桌,其实本来是想坐靠窗的那桌,可是那张桌子太小了,让李唐感觉十分的不舒服,这也是自己的一个臭毛病,总感觉桌子小了会十分的不自在。

    “我们要不要海鲜啊”

    “我都行啊,可是现在的海鲜没有什么好吃的吧”李唐歪着头看着菜谱,手中翻着页嘴里在念叨着。

    “哎呀,我来我来,这个这个不要,剩下这一页的都要了”

    “这么多吃不完吧”李唐瞥了一眼。

    “你不是说要吃肉的吗,这不都是肉么。我要一份山芋,再来个这个饭团,还有还有,这个小鸡肉饼看起来不错啊,是论份数卖的还是论个数卖的”玲拿着菜单指着上面的菜品问着服务员。

    过去他俩吃饭的时候就是这样,李唐习惯于我想吃什么了,那么我到了那里我就直接去点,看着图片好的是自己想吃的就直接要,不会问太多的东西,可能这也是大多数男人的做法,但是玲就不一样了,只要是她看到心仪的菜品,一定会问一问,听完描述再考虑要不要,很多时候都是问了一大堆,最后来一句那这个就不要了,李唐也说过她,点个菜就不要那么麻烦了,想吃的话就要着,玲一般回的都是那要是不好吃怎么办,不好吃就不吃了呗,下次再来的时候你不点这个不就好了。那多浪费钱啊。

    是啊,多浪费啊,可是李唐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当然这些钱对于真真正正的有钱人来讲算不得什么,可是再有钱有个什么用,过两天还不是一样都一起啊变成了一把灰。

    “就这些了吗,饮料或者酒水要点一些吗”随着服务生的发问,李唐看了一眼玲,玲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烤肉总是要配一点儿酒的吧,有什么推荐的吗”

    “我们自己酿的黑啤卖的挺好的要不要尝一下”

    “好了就这个了,两杯谢谢”

    “好的请稍等”

    李唐还没等开口,就看到玲故作娇羞的样子说道“你这个坏人,居然要和人家喝酒”

    这一幕让李唐笑了随即配合道“是啊,小妹妹,吃完饭要不要和哥哥回家啊”